• 手机阅读本书

    扫描二维码,直接手机阅读

查看目录

第九百零九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崩坏神话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 进入下一章。
    人尽皆知,火灵公主和梦灵公主都是万灵王非常宠爱的女儿,况且火灵公主与身为千军统帅的江忘川成婚的事情也是闹得满城风雨,红衣女子看这情形,就知道了江忘川和烈焰的身份,赶紧拍起马屁来。

    “恭祝火灵公主与江大元帅喜结连理,愿你们百年好合永远甜蜜,也祝梦灵小公主永远开心快乐,一直这么可爱。”

    红衣女子一边说着一边在地上坑头,梦灵被她说的咯咯直笑,开心的不得了,挣开烈焰的怀抱,跑到红衣女子身边,伸出胖嘟嘟的小手费力的解开红衣女子身上的绳索,然后回过头对烈焰说道“这么好又漂亮的姐姐,你们为什么要绑她啊?”

    红衣女子绳索被解,露出一脸喜悦的样子,又是说了一通夸奖的话,梦灵听了后小脸红仆仆的开心的不得了。

    烈焰与江忘川对视一眼,二人同时看着红衣女子不断向梦灵献殷勤的样子,无奈的摇了摇头,江忘川走过来将梦灵抱了起来,笑骂道“刚刚你不是说人家是小三么,怎么现在又管人家叫漂亮姐姐了?”

    梦灵瞪着一双大眼,一本正经的说道“小三和漂亮姐姐有矛盾么?”

    烈焰轻哼一声,脸色阴沉了下来,说道“夫君,把她放下,就是我们把她给惯坏了。别人夸她两句就找不到北了,如果一直这样,以后遇到真正的敌人被害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

    这是烈焰第一次对梦灵发脾气,梦灵撅着小嘴,就要哭的样子。江忘川对她眨了眨眼,使了个眼色,然后将她轻轻的放在地上,说道“你姐姐说得对,以后不能轻易的相信别人了,知道吗?”

    梦灵撅着嘴,转过身就向着寨子里跑去,哇哇的大哭起来。

    陈咬银见状,紧忙追了过去,烈焰大喝道“别管她,让她自己哭去!”

    陈咬银缩了缩脖子,听话的退了回来。

    江忘川拉起烈焰的手,说道“小孩子不懂事,没必要这么严厉,说两句就算了。”

    “梦灵她不是普通的孩子,她有皇家的血脉。就因为我们什么事都太依她了,才导致她现在对别人没有任何防备,而且她已经六岁了,是因为遇到时空乱流才变成五年前一岁时的样子。”烈焰轻叹了一声,说道“母后一直在发展虫洞计划,父王要掌管朝中大事。他们都没有时间管教她,我是她的姐姐,比她大二十二岁,只有我有时间去管教她。”

    说到这里,她便气不打一处来,回头怒视着红衣女子,红衣女子吓得脸都白了,没想到马屁拍到了马蹄子上,露出一副惊恐万分的样子。

    “你很能说是吗?竟敢明目张胆的在我面前哄骗梦灵公主,你是嫌自己的命太长吗?”烈焰阴沉着脸,回过头看着身边的随从,大吼道“你们都是木头吗?把她给我拉出去砍了!”

    随从们不敢违抗,立即将红衣女子拉了起来,红衣女子吓破了胆,拼命的求饶。

    “住手!”江忘川赶紧让随从们停手,回过头看着烈焰,说道“我知道你不容易,但也不能如此任性吧,你想杀谁就杀谁,还有没有王法了?”

    烈焰冷笑着看着江忘川,说道“你跟我提王法?你以为你是谁?当了个破元帅还摆上谱了?”

    江忘川当场就怒了,抬起巴掌就要打过去,烈焰伸着脸怒视着江忘川,说道“打呀,有种你就打我,不打你就是没种!”

    “不可理喻的败家娘们,我从不打女人,你也别激我,大不了老子一走了之,你就当活寡妇去吧。”江忘川转过身就向着寨子外走去。

    瘦子见二人发这么大火,赶紧追过去把江忘川拉住,独眼也走了过来,对江忘川说道“她虽然是一个公主,但也只是个女人而已。你身为她的男人,就应该懂得替她分享压力,而不是在这个时候和她置气。”

    江忘川看着独眼,冷笑道“老子才跟她结婚一天,她就把我当小白脸看待,动不动就要杀人,你喜欢你和她过去,别拦着我!”

    听到江忘川说出这种话,独眼立即打了他一巴掌,拽着他的衣领,沉声道“你我是兄弟,请你以后不要再说这种话。”

    烈焰把江忘川的话都听在心里,她双眼含泪,哽咽着说道“你知道我为什么要组成灵荼这个组织吗,我都是为了你。早在两年前我就注定要嫁给你,你那时的身份很简单,为了替你减少压力,我一直在为你招兵买马,这些事情连父王都不知道,想不到今日你竟说出如此狼心狗肺的话!”

    江忘川停下脚步,回到烈焰身边,沉声道“我不知道你做这些事情是为了我,我很感激。但我也不喜欢依靠一个女人上位,如果你真的看中我喜欢我,就把我当作一个真正的男人,不要什么事都替我做,我是我,不是你们皇家的工具。”

    “你这是得了便宜还卖乖吗?”烈焰冷笑一声,反问道。

    江忘川的话语嘎然而止,摇了摇头,说道“不可理喻!”

    烈焰的胸脯起伏不定,看起来气得不轻,突然大喊一声道“来人!把驸马和这个贱女人都给我拉下去砍了!”

    江忘川目瞪口呆的看着烈焰,腿一软,当场就跪了。随从们也吓得不轻,他们哪敢砍驸马的脑袋,跟着江忘川一起都跪在了地上。

    看着江忘川跪在地上的无赖样子,烈焰都气笑了,走到江忘川面前,低下身子看着江忘川的样子,冷哼道“你的男人气质呢,怎么说跪就跪?”

    江忘川尴尬的不得了,抬起头看着烈焰的双眼,突然咧嘴一笑“嘿嘿,老婆大人,您是开玩笑的吧。咱们吵吵就算了,别这么当真,瞧把那碰瓷女吓得。”

    此时,碰瓷女因为压力过大吓得直接晕倒在地上,也没人顾得上管她。

    烈焰好气又好笑,伸出手掐着江忘川的耳朵,拎着他回到寨子中的大堂里。随从们跪在地上不敢起身,片刻后大堂里便传来江忘川杀猪般的叫声。

    “公主大人,我错了……求轻饶!咳,别打脸啊!啊,别掐我胳膊,哎呀,我的屁股……”

    多年以后,江忘川悟出一个深刻的道理,那就是……

    发火的女人最可怕!

    “我得了一种病,一种叫做妻管严的不治之症。感觉整个世界都是黑暗的,到处都充满了暴力和蹂躏……好在找到了久违的记事本,让我有机会独自一个人在笔尖发泄自己的情绪。

    超脑系统给我留下了属于我的东西——那个装着我全部家当的包裹。包裹里装着我的记事本和笔,十八颗蓝色的未知晶体,以及一颗神秘珠子,还有三块黄钢重金。这件包裹也是被独眼在山寨里捡到的,我猜测这就是超脑系统所说留下的属于我的东西,不知道超脑系统是怎么将包裹传送过来的,而且还延迟了这么多天才送到这个世界。还有一点也说不通,王朝印玺也是放在这个包裹里的,为什么王朝印玺会先传送过来?”

    江忘川看着记事本,停下了笔,陷入了沉思。

    随着经历的事情越来越多,所见所闻也越来越广。从一个地球默默无名的网络写手,到现在成为了异世界的驸马爷兼职统领千军的大元帅。

    穿越了宇宙,跨越了时空。经历了死亡也见证了死亡,获得了重生也见到了重生。

    这是一种轮回,正如这个世界的名字一样。

    这是一个最接近神的世界,江忘川不知道这种说法从何由来,他也不想知道太多的事情,那样只会徒增烦恼。

    江忘川现在有了地位,可以说应有尽有,唯独缺少的是真正的快乐与脚踏实地的真实感。

    曾经,他幻想过一夜暴富,迎娶白富美,走向人生巅峰。但现在这个愿望自己已经实现了,却没有获得真正的快乐。

    如果命运可以交换,他宁可做一个普通人,还是以前那样的生活。每天都守在电脑前,为了梦想书写着自己的人生,天天被父母唠叨着出去找一副正经的工作。这种生活虽然简单,但最起码还有目标。

    江忘川现在感觉就像游戏里用了外挂一样,自己的属性都调到了最高等级,瞬间拥有一切,除了一刹那的喜悦,完全没有了成就感。

    “如果现在可以选择,我宁可做吊丝也不做驸马,宁可做一个技术党也不做外挂狗!”江忘川的心里发出无声地呐喊,充满了无奈。

    如今瓦金寨的土匪们都搬到了王宫里,成为了自己的禁卫军,万灵王知道后并没有过问此事,烈焰无论做什么他都默许。

    合上了记事本,江忘川从床上走了下来,站在窗边,看着外面的皇宫大院,望着天空晴空万里,却是满心忧愁。

    借着古韵,江忘川想起古人的一首诗词,便忍不住朗诵起来

    “山一程,水一程,身向榆关那畔行,夜深千帐灯。

    风一更,雪一更,聒碎乡心梦不成,故园无此声。”

    门被轻轻推开,烈焰悄悄的走进房间,看着凝望着窗外之色的江忘川,眼神中充满了同情,慢慢地走来,依偎在他的身边,柔声道“刚刚在外面听到你朗诵的这首诗,真是思乡切切,忧上心头,比愁更愁。”

    江忘川伸出手怀抱着爱人,轻笑了一下,恢复了无赖的样子,轻捏着玉手,说道“这人一旦寂寞啊,就好多愁善感,你该多陪陪我。”

    “我这不是来陪你了么。”烈焰眼中柔情满满,轻声道“你知道吗,我很迷恋你一脸忧愁的样子。因为我感同身受。在我十二岁到二十岁的八年时间里,一个人漂流在无边无际的宇宙中,因为我是王的子嗣,必须使自己变得强大,我要在无边的黑暗中历练,经历了刻骨铭心的孤独。这是我的命运,即便身不由几,但也不得不认命。”

    江忘川紧紧的怀抱着她,轻叹了一声,说道“我给你唱首歌吧。”

    “你还会唱歌呀?”烈焰好奇的说道。

    江忘川松开怀抱,向后退了一步,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服,得意的说道“那当然了,你老公的外号可是情歌小王子。”

    烈焰饶有兴趣的看着江忘川,露出一脸不信的样子,说道“还情歌小王子呢,你唱一下我听听。”

    江忘川清了清嗓子,放开了喉咙,清唱了起来

    “硝烟轻起天边,挥剑斩千愁,红颜红尘一笑,惹醉英雄眸。如果今生不能相依相守,换得一世忧,恨长夜,情不绝,爱连绵不休。

    望青山黄沙起,雄鹰展翅吼。问苍天借御剑誓将壮志酬。

    伊人轻抚衣袖,独上高楼,人比黄花瘦。谁用眼泪煮的酒,迷了心头。

    千古江山如画纷争天下,青丝变白发,莫说金戈铁马,梦醒在天涯。

    一醉千秋万世醉尽繁华,那一夜琴声,那一生那一世牵挂,浊酒一杯,还放不下……”

    一曲歌声毕,烈焰听得入神,陷入到歌词的意境之中,忍不住抬头看着江忘川的双眼,追问道“这首歌叫什么名字,好悲凉的意境。”

    江忘川说道“这首歌的名字叫做《醉春秋》,是我很喜欢听的一首歌。”

    “醉春秋,醉春秋,一醉解千愁……”烈焰小声嘀咕着,突然离开了房间,不久后她便带着几个人搬着两大坛子酒回来。

    几个下人将两坛酒放在地上,烈焰满意的点了点头,说道“好了,你们下去吧。”

    “你这是干嘛?”江忘川瞪着眼睛说道。

    烈焰拍了拍手,说道“一醉解千愁啊。”

    江忘川看着这两大坛酒,咂着嘴,说道“行,为夫今天舍命陪夫人,拼了!”

    “痛快!”

    烈焰豪爽一笑,自己举起一坛酒,然后看了看江忘川,江忘川搓了搓手,也举起酒坛。

    二人举着酒坛子撞了一下,打开坛盖,同时猛灌了一口。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书客居
笔趣阁小说网的最新网址: KenShuGe.Com域名非常好记。第一时间阅读《崩坏神话》的最新章节
您可以在阅读中使用键盘“左右键[← →]”快捷翻页,按“回车键[←Enter]”直接返回章节目录.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