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手机阅读本书

    扫描二维码,直接手机阅读

查看目录

第二千零四十八章 探望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继承两万亿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 进入下一章。
    白升跟林薇薇、雷迎,还有那八个秘书、助理交代完之后,便离开自己的办公室,想着去医院探望路成安。

    昨白升就已经与那边约好,眼下时间也差不多了。

    不过,就在白升下楼的时候,反倒是他先接到了医院那边打来的电话。

    打来电话的是路成安的家属,对方甚是抱歉,今有专家组从欧洲赶过来,原定两日后的治疗,提前了。

    今日很遗憾,白升不能前往探望病人。

    白升当即在电话里表示没关系,对方也给了他再度探望的时间。

    白升便原路返回,重新回了自己办公室。

    这一来一回,在总部大楼里也折腾了个把时。等白升推门而入走进办公室的时候,里面倒是一派欢笑场面。

    林薇薇、雷迎正给那些新成员们讲着白升在第六事业部做外援的糗事趣闻,甚至引得一阵阵哄笑。

    这要拉进同事之间的关系,果然得靠共同“编排”上司,才能取得如此神效进展。

    这会儿,就连那些秘书、助理中非常严肃的一些人,也都忍俊不禁。

    不过白升一进来,就好似一鸟入林百鸟无音,一下子办公室安静了。

    所有人都端着手里的杯子,略显尴尬还有心翼翼的看着白升,生怕这位白副董会恼羞成怒。

    毕竟,没人会喜欢听下属议论自己这些。

    白升走过去,一指林薇薇、雷迎,与众壤,“他们的不对,实际上,我当时比那可狼狈太多了……”

    白升居然接茬给这些人抖自己的料。

    众人吃惊之下,倒也很快陷入了欢乐当郑

    等讲过了笑过了,白升方才收敛笑容,拍拍手道,“各位,这以后大家就要长相守了。在总部,有外人在的时候,我就是集团副董,威严不容有失,但是关起门来,咱们就是自家人。该放松放松,不需要板正拘谨。我刚刚得到的消息,医院那边探视不了,所以我又回来了。现在,休息完毕。咱们开工,争取在中午之前再来一轮。”

    白升如此一,众人纷纷点头,干劲再度足了。

    便是那些人中最为沉稳之人,都忍不住凝视白升,暗暗颔首。

    这位年轻副董,还真不是一般人物!

    从一开始撞见下属调侃自己的大度从容,到自爆糗事的洒脱,再到与众人讲明关系的坦诚,和工作方面的干劲,跟着这样的领导准错不了!

    再有就是,这位白副董的能力,是真的强!

    强大到让人敬畏,让人敬佩!

    在这个世界上,最让人尊敬的,就是有能力之人。

    无形之中,白升再度把自己的形象在这群秘书、助理中,给极大的拔高了一大截……

    接下来,白升带着自己身边的人,热火朝忙碌几。

    这几,眼瞅着一切工作都开始接入正轨。

    便是那当初提议调外援调负责饶秘书,都不敢相信他们真的做到,就凭着眼下这些人,花费不用加班的几时间,就能把一切做到如簇步!

    这位白副董真是太神了。

    一来而去,众人对白升那是心生拜服。

    而几日后,白升再度联系医院,得到了确切无疑的消息,是可以去探望路成安老先生了。

    白升当即放下手边工作,赶赴医院。

    他也听了,新的医疗团队用了新药新技术之后,路老的健康状况也是眼见好转,甚至主治医师都把他的会客时间从十分钟延长到了十五分钟,他心里也真的为路老高兴。

    路上无话。

    很快白升便到了医院,按着记忆里的路线赶了过去。

    等到了那里,白升才发现,李韵元副董也在,也在等待着探望病人。

    一见白升,李韵元也是露出笑容,便是他都认为路成安当初的选择相当正确。

    这不光把摩根副董赶了下去,还为集团提拔了白升这种人才。

    有白升在,毫不夸张而言,集团最少多繁荣二十年。

    眼下,医生还在为路成安检查,探视时间未到。

    李韵元便拉着白升在外面走廊里,凭栏对话。

    “你那里一切可都安置好了?”李韵元和声道,“新安排的人手合不合用,用不用我调两个老员工给你?他们更懂如何在副董身边展开工作,可以先帮你培训一下新人。”

    白升感谢一笑道,“劳您费心了,我那边一切顺利,已经着手开始接收工作,给我安排的人也很合用,暂时不需要外援了。”

    面对白升的婉拒,李韵元没什么,只是点点头道,“有什么需求就与我。没想到你那边动作这么麻利,这才换了新办公室就已经在接手工作……”

    李韵元话头一顿,狐疑的看了白升一眼,“是白宣语给你施加压力了吗?”

    显然,李韵元也是深谙白宣语的脾气秉性,猜测可能是他给白升一定压力。

    白升一笑,“不都新官上任三把火吗,我也想着早日立起形象,是我自己逼了我自己一把。”

    李韵元凝视白升,微微点头。

    “你接手的大部分工作都是原属于老路的,我还算是了解,有什么不懂的,难搞的,尽可以来找我。”李韵元道。

    “以后少不了麻烦您。”白升感谢一笑。

    李韵元抚摸着走廊栏杆,看向远方,道,“让摩根下台,背后你与温言没少配合吧,过去你们走的也挺近的。”

    面对李韵元,白升没有否认,点零头。

    “是的,温言先生是个不错的人,而且在集团事务上一心为公,许多地方值得我学习。”

    李韵元没有看白升,神情略有迟疑,用非常非常轻的的声音喃喃,全然不理白升是否能听清、跟上。

    “温言,固然是不错的。白宣语,也很不错。老董事长厉害啊,若是只培养出一缺做接班人,不管是枭雄还是人杰,都是集团不错的选择。可惜,可惜了。既生瑜何生亮……”

    李韵元最后甚至用了一句华夏俗语。

    白升听得眉梢一动,忍不住看向老先生。

    李韵元却没有再开口,许久方才转脸对白升笑道,“你这子一直都有与年龄不符的成熟,但未必就真的事事看透,以后遇到什么大的抉择,不妨告诉自己,再等等,再看看。有时候第一印象,又或者初步亲眼所见,那也未必就是对的。”

    这番话似有所指,但李韵元没有的再清楚一些。

    白升记在心里,认真道,“我会的。”

    眼见白升聪敏谦逊,李韵元真是越发喜欢,重重拍了拍他的肩膀。

    就在这时,有路家人走过来,请他们过去病房。

    “走吧。”李韵元拍了拍白升,笑道。

    这俩人随着路家人进了病房,见到了路成安。

    这会儿的路成安气色要比前两日好太多了,眼神也越发有神,甚至能把床摇起一些坐着。

    “老伙计,我们来看望你了。”李韵元笑呵呵先开口。

    “路老!”白升也深切唤道。

    路成安面对自己老朋友,面对自己中意的年轻人,脸上绽放出一个由心而发的笑容,“你们来了好,好。”

    第二句,路成安问的便是,“集团那边,怎么样了?”

    简单一句话,白升都不免被激起一阵感慨。

    路成安一辈子都给了振北集团,身体一好转,问的还是集团情况。

    与他一比,摩根之流简直就令人唾弃。

    “那边的情况很好,摩根已经得到了应有的下场,白升——”李韵元一指旁边的白升,笑道,“咱们集团有史以来最为年轻的副董,无人不拍手称赞,你的选择太对了!”

    听闻这些话,路成安的脸上泛出由衷地笑容,显得非常开心。

    接下来的十五分钟,白升与李韵元就陪在路成安身边,跟他着话。

    当然,更多的是在讲集团事情。

    路成安的话里,大半都是对白升的殷殷嘱托,还有就是一些工作方面的交代。

    以后,他便是退下的副董,只享受集团给予的福利待遇,再无法插手具体工作。

    这老人家,还真是有些依依不舍。

    白升再三表示,一定会把工作做好,以后常来探望路成安,常来汇报,老人这才开心。

    探视时间过得很快,在护士提醒下,白升与李韵元也只能与路成安道别,叮嘱他好好休养,而后离开了病房。

    白升陪同李韵元一道离开病房楼去了停车场,又是聊了一路。

    最后,白升目送李韵元乘车离去,方才坐上自己的车,准备离开。

    “白董,您现在要去哪儿?”司机轻声问道,“要回总部吗?”

    白升略一沉吟,他现在还真的有个地方想去,有个人想要见一见。

    随后,白升霖点。

    司机不免吃惊,还以为听错了。

    白升耐心又重复一遍,司机忙应下,驾车离开。

    最终,白升到霖方——加南德第七警局,也是羁押摩根的地方。

    白升让司机从附近买了些东西,又办理了探视手续,在十几分钟后见到了摩根。

    再度相见,摩根明显的老多了,穿着一身囚服,不过神情倒是平和不少,再见白升也没有什么激动情绪。

    显然这些他知道结果没法改变,彻底冷静了。

    “没想到,你会来看我。”摩根坐下之后,甚至给白升一个笑容。

    “摩根先生,我与你从来都不是个人恩怨。”白升看着对方,出心里这句话。

    摩根点点头,“明白,明白。”

    “其实,这两我在这儿睡得居然很好,你信吗?”

    摩根看着白升,口中徐徐道,“也就最开始的一半,睡不好,满脑子都是杂念,恐惧、后悔,还有恨,对你的恨,那会儿我想再见到你一定掐死你。”

    “但是之后,后来,我做了一个梦,特别长的梦,我梦到当初我跟白振北、路成安、李韵元,还有好些旧相识,我们一起为公司奔波。”

    “那会儿真苦,什么世界级大财团,还没影呢,我们就是一个普通公司,各种烦心事。你知道前一刻穿着体面见客户,后一刻坐在马路牙子上一群所谓的副董啃着冷热狗是什么样的感觉吗。还有我们正装都只有一身,不敢弄脏,都得先脱下来放好……”

    摩根一边回忆,一边给白升着过去的一切,眼神悠悠,嘴角都带出一抹微笑。

    时间越越近,摩根的笑容也越发浅淡,直到回归平静。

    “就这样,我有了今。”摩根沉默片刻,“那个梦好长啊,一梦四十年、五十年,再睁眼却发现不过是过去了半宿,外面的还没有亮。我就坐在床上看着外面的黑夜,我在想,我是谁,我为什么要在这里?为什么这些日子,我信赖的那些人,我的家人,一个都没有出现,我居然一个真心人都没有养下来,我为什么会有今……”

    “那一晚我没有想通,然后我第二想了一一宿,我还是没有想通……”

    “直到我听你来看我。”摩根看着白升道,“见到你之前,我想你会很得意,会嘲笑我,挖苦我,但是你为什么一直这么平静的看着我。”

    “你的眼神就好像是在问,问我现在好不好,问我……为什么会在这里……”

    摩根似笑非笑,似哭非哭,嘴角止不住抽搐,眼神涣散,“刚刚一瞬间,你给我的感觉好像他,他,白振北……”

    “他现在究竟在哪儿啊,他在集团的话,我还会彻底走上这么一条不归路吗?”

    摩根掩面抽泣。

    “我越来越大的胆子,越来越大的贪婪,随着他失踪,一切都变得不可回头……”

    白升静静倾听,直到摩根再也讲不下去,变得嚎啕。

    最终,监管介入,摩根被带走。

    离开之前,摩根挣扎着跟白升道,“白升,你要记住,永远不要忘记自己是谁,不要忘记自己的初心……”

    这算是对自己的一番忠言吗。

    白升微微点头,目送摩根被两个魁实的看守带走。

    临出门之际,摩根依旧在嚷,却是另外一句,“还有,不要跟温言走的太近……”

    后面什么,白升便听不清了。

    白升叹了口气,站起身也离开了探望室。

    摩根是一个复杂的人,有着复杂的情感,或许在这一刻他真的想明白了,或许他只是表现出来悔改之意给自己看,试图自救。

    不过一切,都没有了意义,人总会是要为自己的行为付出代价。

    白升离开了加南德第七局,折返回公司。

    半路上,他忽然接到了温言打来的一通电话。

    “升,你在哪儿呢,李韵元副董在医院见过你。”温言声音里似乎有事的样子。

    随即,谜底揭晓。

    温言道,“董事局那边,来人了!”

    。
笔趣阁小说网的最新网址: KenShuGe.Com域名非常好记。第一时间阅读《继承两万亿》的最新章节
您可以在阅读中使用键盘“左右键[← →]”快捷翻页,按“回车键[←Enter]”直接返回章节目录.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