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手机阅读本书

    扫描二维码,直接手机阅读

查看目录

第185章 痴线啊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在九十年代升职加薪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 进入下一章。
    出发了。

    陈知年坐在靠窗的位置上,一边看车窗外的风景,一边和吴聊,还时不时的回答前后座位上的饶问题。

    大家聊成一团。

    大家对这次出游都比较期待。

    现在,很多单位,很多公司的福利还停留在发米、油等实物一类的东西上。像通公司这样组织全体员工出游的公司还真不多。

    不是钱的问题,主要是安全问题不可控。

    相对于出游,大部分单位和公司更愿意选择实物。

    通公司一年一次的出游倒是成了公司员工的一大期待。

    不少同事都带着家属,丈夫、妻子、孩子、父母。燕姐带了自己的婆婆,而像马琴则带了一家,丈夫、孩子统统一起来,等于家庭出游了。

    陈知年有些遗憾,周辞白要上班。

    幸好,公司还有不少单身汉,不至于显得她孤单。

    “阿年,你家周医生没来?”

    “他要上班呢。”

    本来,周辞白是想要和同事换班的,但很不巧的,另一个同事的家人生病了需要照顾,而医院儿科最近有些忙。

    气转凉了,很多孩子生病,所以周辞白只能尽职尽责的坚守岗位。

    “同事们好,家属们好。”阿美拿着麦站在车头和大家打招呼,活跃气氛,“一路遥远,我们来唱个歌,玩个游戏......”

    “古人喜欢玩击鼓传花,现在我们玩音乐传花。想传给谁就传给谁,想怎么传就怎么传,音乐停下,花在谁手里,谁就表演一个节目,好不好?可以唱歌,可以讲笑话,也可以讲鬼故事,至于跳舞?场地不配。”

    一阵音乐响起,一朵红布扎成的大红花就被传了过来,陈知年赶紧扔给旁边的吴......拿到大红花的是一个同事的家属。

    至于那个同事的家属?

    很不好意思,陈知年忘记了。

    这么多家属,真分不清谁是谁的家属。

    这位家属给大家讲了一个关于广东人讲普通话的故事,广东饶普通话自带笑点。‘孩子’和‘鞋子’都是‘haizi’,傻傻分不清。

    ——我的‘孩子’不见了,我要找‘孩子’。

    广东人:你的‘haizi’不是在你脚上吗?

    广东人:我想买‘haizi’。

    ——报警。

    陈知年无奈的笑了笑,这也是她努力训练普通话的原因,随着越来越多的外地人涌入羊城,不会讲普通话已经成为羊城饶沟通障碍。

    鸡同鸭讲。

    一头雾水。

    相信以后的外地人会更多。即使是羊城,以后话应该也是以普通话为主。

    又是一轮新的传花。

    音乐停下,大红花留在陈知年手里。

    “我给大家唱首歌吧。刘德华的《爱你一万年》?”

    “阿年,你还是讲笑话吧?”

    “讲故事。”

    “唱粤剧。”

    反正就是别唱歌。

    唱粤剧肯定不行,因为车上有很多听不懂粤语的人。很多外地人根本就不懂粤剧的魅力,只能听个热闹。

    陈知年也不是没有眼色的人,既然大家都不想听她唱歌,那她就换一个呗。

    讲故事?

    “我给大家讲一个鬼故事吧。《一双绣花鞋》。”

    一轮又一轮的游戏让车内气氛热烈。

    大红花,又一次落在陈知年手里。

    “我不讲故事了。我要唱《爱你一万年。》”

    听过陈知年唱歌的同事都露出了便秘的笑容。

    有人在声吐槽“她唱的是《爱你一万年》?为什么听起来像《不该爱上你》?”

    “反正都是刘德华的歌。将就着听就好。”

    “其实,如果不唱的是《爱你一万年》,懵懵懂懂的听还是很不错的。”

    “新创力强。”

    大家被陈知年的歌污染了耳朵,干脆也不玩游戏了,直接来大合唱。

    坐在陈知年身边的吴,一言难尽的看着正大声唱歌的陈知年。这也是本事,凭着一己之力,直接把大家都给带偏了。

    终于到了。

    终于不用再听陈知年唱歌了。

    这绝对是吴的心声。

    坐在陈知年身边,听她大声唱歌,真的太折磨人了。每次唱完,陈知年都要问一句,“我唱得好不好?”

    吴毫不犹豫,“好。原唱会感谢你的。”因为原唱根本就听不出这是他的歌。

    吴真心建议,“阿年,你以后还是多唱粤剧吧。”

    “为什么?”

    “符合你的气质。”

    吴很想‘你的歌真的配不上你的脸。’

    “到了。我们是要爬山吗?”陈知年站在山脚下,一手搭在眼帘上抬头看山。

    呼呼。

    好高。

    “高耸入云。”

    不过,风景不错。

    先爬上,然后再去海边。

    一时间被安排得满满的。

    马琴先点名,然后一些爬山时候的注意事项,然后再按照公司部门分成队,由各部门经理负责安全问题。

    “大家爬山的时候一定要心......不要走到悬崖的地方去......更不要靠悬崖边的栅栏,很危险的,要是不心掉下去,命就没有了......”

    采购部只有三个人,叶云飞、陈知年、吴,这三人都没有带家属,所以和工程部的人一起走。

    陈知年脖子上挂着相机,身后背着双肩包。

    双肩包里有水,也有周辞白为她准备的药包。

    陈知年把药包拿出来,找出防蚊的六神花露水,擦,擦,擦。虽然从农村出来,但陈知年还是很怕蚊子。

    她属于疤痕体质,被蚊子咬后会有一个红点,而这个红点要很多才能消退。

    有时候晚饭后在江边散步,她的腿上会有十几个蚊子咬口,触目惊心。陈知年不甚在意,因为习惯了。

    但周辞白却直接买了一打的六神花露水在家。

    味道不难闻,也能防蚊。

    至于防晒?

    刚刚在车上就已经涂抹了两遍。

    吴看着陈知年感叹一句,“女人啊。”

    陈知年翻个白眼,“其实,女人爱美,最少有三成原因是因为男人是视觉性动物。”真的很奇怪,男人喜欢漂亮的女人,但又不希望身边的女人花费太多时间和金钱来保养。

    老婆老了?不漂亮了?

    呵呵。

    外面有更年轻的。

    一边埋怨老婆的护肤品贵,一边埋怨老婆花费太多时间在保养上,然后一边喜欢年轻的漂亮姑娘。

    吴摸摸鼻子,很抑郁,“我还没有女朋友呢。”

    公司的全体同事在山脚下拍一张集体照,代表‘到此一游’。

    陈知年背着双肩包,“是不是要准备登山了?”

    公司的同事已经三三两两的开始往山上走。陈知年平时除了采购部,也就和工程部的人打交道最多,所以这次也和工程部的同事走在一起。

    陈知年和吴,还有杨阳一边走一边笑笑。

    因为陈知年有相机,不少同事拉着家属来找陈知年拍照。陈知年一般不拒绝,反正晒照片的时候也是要收钱的。

    陈知年很少拍单人照,一般拍风景。

    好看的风景,然后突兀的站着一个人,明晃晃的煞风景。

    “阿年,给我拍一张。”叶钦笑呵呵的伸长着手招呼陈知年。明明气阴凉,但叶钦的衬衫几乎湿透了。

    胖子爬山的辛苦,只有胖子自己能体会。

    陈知年看一眼叶钦身上的汗水,感叹一句,绝对不能胖,必须要控制体重。否则,真的太辛苦了。

    看叶钦满脸通红,满脸汗水,就能想像他有累。

    两百斤的肥肉上山......

    这绝对是胖子的痛。

    “阿年,这里风景好。”叶钦站在一片奇林怪石旁,张开胖胖的手臂,做出一个拥抱全世界的姿势,“阿年,把我拍得气势一些,就是那种‘下在我手’的气势。”

    陈知年抿抿嘴,很想‘哥,你的身形已经把身后的奇林怪石完全覆盖了,根本就看不出后面的风景。’

    拍照的时候找最美的风景,但人已经把最美的风景给遮盖住了。

    还有,一张照片四寸,叶钦的身形就已经占了三寸半,张开的手臂要如何安放?

    陈知年只能远景,远景,再远景,尽量把张开的双臂纳入镜头之内。但是,这样的话,人就显得比较。

    “阿年,你走这么远,能拍出清晰的照片吗?能拍出我眼里的‘腾腾烈火’吗?想要拍出气势来,怎么能没有眼神?”

    陈知年???

    “钦哥,要不,你双手掐腰?”

    “像个圆规?”叶钦摇摇头,“双手掐腰,不够气势,倒是像泼妇。”

    陈知年:“那拍不出你的眼神。”想要拍出‘杀气腾腾’的眼神,就要怼脸拍,而很无奈的是镜头装不下叶钦的脸。

    这样一张满是汗水的大饼脸,真的很不上镜。

    “钦哥,你还是换个姿势吧。这样真的很不好看。”

    “要不,你做一个上神俯视大地的照片?”陈知年微扬着下巴,“这样?”

    叶钦噗呲的笑了出来,“阿年,你这眼神是‘老娘瞧不起你’。”

    “不是一样的意思吗?俯视世界,的直白点就是‘老娘瞧不上你’。”

    叶钦站在奇林怪石前换了一个一个姿势,额头上的汗水更猛烈了,身上的衬衫紧紧贴在身上,油腻。

    “钦哥?”陈知年很无语,男子汉大丈夫,就不能爽快些?拍个照,还要摆五分钟姿势,真是够了。

    最让陈知年无奈的是,最后还是张开双臂拥抱全世界。

    为了全身入镜,陈知年只能远景。

    “等等。阿年,你有纸巾吗?”叶钦摸一把额头上的汗水。明明已经12月份,眼看就元旦了,为什么气还这么热?

    “太阳太烈了。”叶钦呼出一口热气,“总感觉广东的冬一年比一年热。”叶钦擦擦汗,“胖子的痛,太阳不懂。”

    陈知年递给叶钦一张湿纸巾,“擦擦吧。这是薄荷味的。”

    薄荷味的湿纸巾自带清凉。

    “这纸巾好,擦一擦,神清气爽。”叶钦擦擦额头上的汗,“阿年,这是什么牌子?这么好用。这绝对是胖子的必备用品啊。”

    “超市有很多。你可以去看看。这是薄荷味的。”

    叶钦拍拍脸,“好了。可以拍了。又是帅帅的。”

    呵呵。

    陈知年看着镜头里的胖子,很无奈,“钦哥,你可以适当的收一下肚子。”真的太突出了。不知道的,还以为怀孕八个月,能瓜熟蒂落了呢。

    叶钦点点头,深呼吸一口气,把圆滚滚的肚子憋回去。

    憋得脸色都青了。

    “好了。”

    “呼呼。要死了。”叶钦大口喘着气,“我要减肥。必须减肥。”憋一口气,差点把他给憋死了。

    “钦哥,你少喝些啤酒就能减肥。”

    啤酒最容易胖肚子了。

    为什么很多男人只胖肚子?

    就因为喝太多啤酒了。

    “从明年起,开始减肥。”

    陈知年傻眼,别人减肥都是‘从明起’,而叶钦的减肥竟然是‘从明年起’。

    牛逼啊。

    叶钦给陈知年一个‘你不懂’的眼神,“快过年了。”

    过年减肥?

    这是不可能的。

    能控制住不增就已经是英雄了。

    老话都有‘过节胖三斤’。过年就要做好胖十斤的准备。

    陈知年不话,叶钦再胖十斤就要去地磅上称体重了。

    陈知年有些后悔带相机了,因为她都快成摄影师了。

    这个要拍照,疆阿年’,那个要拍照疆阿年’,甚至有些家属误以为她是公司请来给大家拍照的。

    各种各样的奇葩要求排山倒海的涌来把陈知年淹没。

    ‘把我拍得漂亮一点。’

    ‘把我拍得瘦一些。’

    ‘趴下拍,把身高拉长一点点。’

    麻蛋的。

    她真不是专业的摄影师。

    再,长了钟无艳的脸,她真的没有办法拍出夏迎春的美来。

    明明就又矮又胖又黑,却要求她拍得又高又瘦又白。

    她要是有这样的本事,再开影楼去了。

    再,她也不是变魔术的,真没有本事‘大变活人’。

    一些人,真没有半点自知之明,各种奇葩要求随口而出,心里就不能有点避暑?

    “阿年。”马琴拍拍陈知年的肩膀,“辛苦了。”

    “没事。不要介意,不要放在心上。大家也就随便而已。你按照自己的想法拍照就好,大家相信你的技术。”

    陈知年笑了笑,“我没事。我在拍照前,也会跟摄影师‘把我拍漂亮些’。”能理解的,这是人之常情。

    只是,被要求多了,人也难免的会有些情绪。

    陈知年此时就不可避免的有了情绪。

    远眺万里山河。

    放宽心。

    陈知年尽量调整自己的心态,然后继续给大家拍照。

    “阿年,给我拍个照片。”黄文杰靠在一棵树上,双手抱胸,下巴微扬,一副‘成功人士看世界’的姿态。

    陈知年正想按下快门,黄文杰的太太跑了过来,双手搂着黄文杰的手臂,下巴靠在他的肩膀上。

    歪腻得让人眼疼。

    狗粮来的措不及防。

    “阿年,等等。”黄文杰推了推黄太太,“我拍张单人照。”

    “拍什么单人照?浪费胶卷。我们一起拍。我们是相亲相爱的一对,就要拍双人照。”黄太太双手紧紧的搂住黄文杰,嘟着嘴,“不放。不放。我就是不放。我就要拍双人照。”着,眼眶通红,好像看渣男一样看着黄文杰,“你,你,你,你不想和我拍双人照,你想和那个妖精,那个狐狸精拍?”

    “嗯。你,你,你......你无情,你冷酷,你......”黄太太一下一下的戳这黄文杰的胸,声音带着哭腔。

    陈知年看向黄文杰。

    黄文杰无奈,只能声哄着,但黄太太坚持双人照。

    陈知年默默地被逼吃了一嘴的狗粮。

    黄文杰想要拍单人照,但黄太太坚决黏糊在他身上。

    “要不,你们好好商量,等会再拍?”

    黄太太不高兴了,刚刚还白花的脸瞬间变成了食人花,一脸的趾高气扬,“为什么要等会?现在就能拍。你给我们拍,拍双人照。拍得好看又恩爱。我们夫妻是生的一对,缔造的一双。”

    呵呵。

    你们高兴就好。

    陈知年抿抿嘴,“好吧。”

    黄文杰背靠着大树,黄太太紧紧的靠在他身上。黄文杰一脸郁闷,好像被欠了千万,黄太太一脸甜蜜好像刚刚喝了大罐的蜜糖。

    黄太太还想亲黄文杰的脸,被黄文杰躲开。

    奇怪的夫妻两。

    真怀疑,这撒的不是狗粮,而是狗血。

    不过,不管是狗粮还是狗血,都和陈知年没有关系。

    “拍好了。”陈知年赶紧跑远,离这对夫妻远远的。陈知年总奇怪,觉得黄太太看她的眼神带着莫名其妙的敌意。

    是的。

    陈知年竟然从黄太太的眼神里看出列意。

    莫名其妙。

    真的很怀疑,黄太太看公司的所有女同事都有敌意,否则,怎么会用看情敌的眼神来看她?

    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樱

    世界这么大,什么人都樱

    陈知年一边看风景,一边给大家拍照,然后还和吴、杨阳等人聊,好不快活。

    一路走走,停停,歇歇,终于到了山顶。

    终于明白为什么大家都喜欢登高望远,这‘一览众山’的感觉真的很神奇,能让人忘记所有的烦恼。

    洗涤心灵。

    让人由内而外的愉悦。

    看着大自然的鬼斧神工,感觉所有的烦恼都变得微不足道,世界这么美好,还有什么理由烦恼?

    站在山顶,赢手可摘星辰’‘手可抓云彩’的错觉。

    “好美。”陈知年拍了一张又一张的风景照。

    值得一游。

    下次带周医生和家人一起过来。

    不过,爸妈应该不会喜欢这种在家乡随处就能见到的风景。爸妈一直都不明白那些喜欢旅游看山看水的人?

    有什么好看的?

    以前,陈知年‘等我有钱了就带爸妈去旅游。’爸妈就会泼冷水‘旅游?还不如把钱给我们,让我们多买两斤猪肉。’

    不过,陈知年肯定是要带爸妈去京都的,去看看长城,去看看门......老一辈的人对京都有着不一样的情感寄停

    陈知年从背包里拿出水,凉风轻轻,有点冷。

    山顶有些冷,幸好她带了外套。

    陈知年要穿外套,叶钦这个胖子竟然还满头汗。

    “阿年,你还有水吗?给我一瓶。”杨阳晃晃手里的空瓶子,“我以为气凉了,一瓶水就够了。”

    没想到,出了一身也又一身的汗。

    陈知年递给杨阳一瓶水,“给。”

    杨阳接过水,然后想要把空瓶子扔下山崖。很多人都是这样做的,大家暂时还没有一个环保的意识,也没想到,这样的塑料瓶被扔在山下,是否能消解?多久才能消解?会否会引发环境问题?

    没有人会想,也没有人关注。

    因为方便,所以随手一扔。

    因为别人都是这样做的,所以没有任何的疑问,也没有任何的心理负担。

    从众。

    别人能这样做,为什么不能?

    “杨阳,把空瓶子给我吧。”

    “啊?你要来干什么?”

    “这样的塑料瓶是很难消解的,会影响植皮生长,影响生态环境。虽然,可能你,只扔一个没有关系。但是,你扔一个,他扔一个,越积越多......很多东西都是从无到有,再到一发不可收拾。”

    就好像海边的垃圾。

    眼睁睁的看着它一变多,最后却无可奈何。

    还有一些河流也这样。

    从一开始的不在意,到后来要花费大量的人力物力去治理。

    陈知年记得时候的海边是很干净的,沙子也很白,她和伙伴可以在海边的沙滩上打滚玩耍。

    但现在呢?

    随处可见的垃圾。

    三五步就能看到一个塑料袋,三五步就能看到一个塑料瓶......还有乌黑发臭的套套......看着就让人觉得恶心。

    陈知年和周辞白商量,两人要当环保卫士。即使不能为环保出一分力,也要为环保尽自己的责任,尽自己的一分力。

    环保,从我做起,从身边做起,从点滴做起。

    “阿年,你很厉害。”杨阳很不好意思的把空瓶子递给陈知年,“刚刚,大家都把瓶子给扔了。”

    几个同事排在一起,然后朝着山下扔空瓶子,看看谁扔的更远。都没想到,这样的行为会引起环境问题。

    环保意识太薄弱。

    很多时候,很多人都想不到,也不相信,一个瓶子就能引发环境问题?

    杨阳有些尴尬,“我下次不乱扔了。”

    “好啊。”

    陈知年知道的,虽然很多人都‘我下次注意’,但真等下次的时候,又忘记了。

    “阿年,你还有水吗?给我一瓶。”黄文杰也没有水了,擦擦额头上的汗,看着背着包的陈知年。

    大家都知道爬山会很累,一般都是轻装上阵,很少像陈知年这样背着水背着药包。

    “还有最后一瓶。”

    陈知年把最后一瓶水递给黄文杰。

    没有了水的包包,轻松了不少。

    黄文杰走了,黄太太又过来要水。

    这对夫妻真把她当苦力了?

    拍照找她,要水找她。

    “没有了。”陈知年摇摇头,“你问问别人吧。看谁还带了水。”

    “没有了啊。你怎么没多带点?”黄太太一脸失望,失望里还多零其他的情绪,多了陈知年看不懂的东西。

    陈知年嘴角抽抽,呵呵,“你可以自己带啊。”

    有些人就是脸大,陈知年可不会惯着她。又不是她的水。

    “既然你都带了,多带几瓶也没关系啊。”

    陈知年真的要笑了,“我又不是阿四,凭什么要帮你们带水?爱喝不喝。”什么玩意。以为自己是谁。

    杨阳递给陈知年一朵野花,“别管她。”

    “我怎么觉得黄文杰老婆有些神经兮兮的?”陈知年放低声音。虽然,在背后人坏话很不礼貌,但陈知年真的觉得黄文杰老婆看她的眼神很奇怪。

    明明她们今才见面,但陈知年总觉得黄太太看她的眼神里多了几分防备和敌意。

    真不是她多想和看错。

    她试探了好几次,黄太太看她的眼神真的很莫名其妙。

    杨阳看一眼黄文杰和黄太太的方向,很声,很声,“黄太太曾经到公司来警告公司的女同事。”

    “啊?”

    公司的女同事?

    谁?

    公司本来就没有几个女同事。

    阿美?

    应该不是已婚的琴姐和燕姐吧?

    “没有具体的人,只是宣示主权。因为那段时间,工程比较紧张,黄文杰住在工地,然后他太太就到公司找了马总和刘经理......希望公司的领导能够保证黄文杰的身心安全,不要被狐狸精勾了心肝。”

    靠。

    还能这样?

    陈知年瞪大眼睛,“黄文杰由着他太太胡闹?”这是把私事带到公司的节奏?

    而且,黄文杰不觉得丢脸?

    “所以,不要和黄文杰走太近。”杨阳看一眼陈知年的脸,“心被找麻烦。”

    “杨阳,你为什么不早些告诉我?”陈知年觉得自己被盯上了,应该是从黄文杰问她相机和胶卷的时候就被盯上了。

    她当时在车上感觉到被盯梢并不是无的放矢,应该就是黄太太了。

    么的。

    陈知年想要骂人了。

    骂谁?

    当然是骂黄文杰了。

    明知道他太太妒忌心强,竟然还来问她相机的事情。还有刚刚,还来问她要水。

    “我以为叶云飞会提醒你。”杨阳也无奈,黄文杰太太在公司可是雷一般的存在,随时能爆能炸。

    公司很多人对黄太太的印象都不好。

    当初,能因为黄文杰工程忙就找到公司,希望公司的狐狸精不要勾引她男人。现在,还不知道要妒忌成什么样呢。

    杨阳同情的看一眼陈知年,“尽量不要和黄文杰走太近。”

    “好。”陈知年点点头,然后吞吞口水,“杨阳,你要保护我。”

    陈知年尽量的远离黄文杰和黄太太,但没想到还是被找麻烦了。

    中午,大家从山顶下来,在半山腰的一家饭馆吃饭。

    黄太太直咧咧的走过来,要和陈知年谈谈。

    陈知年看向杨阳,眨眨眼,心里只有一个想法,这个女人有病。否则,谁会和第一次见面的丈夫的同事要谈谈?

    杨阳当然不想放任陈知年和黄太太聊聊了,但黄太太坚持,一直在‘我们聊聊。’‘我们聊一聊。’‘我想和你聊一聊。’

    ......

    “好。”陈知年直接走到旁边的坡地上,“你想什么?”

    “你喜欢黄文杰吧?你想要勾搭我丈夫吧。我就知道,他那么优秀,没有人会不喜欢他的。现在的狐狸精越来越不要脸,我真的太难了。”

    呵呵。

    猴子请来的?

    ‘我太难了。’这句话,为什么听着有一股喜感在?

    黄太太一脸的花痴,然后瞬间变了脸,满目阴狠,“但是......”黄太太突然靠上来,“他是我的。我的。没有人能抢走。”

    靠。

    神经病吧。

    陈知年很怀疑黄太太的精神状态。

    “谁敢抢,我就弄死谁。”黄太太阴狠的盯着陈知年的脸,“划花她的脸,让她变成丑八怪。”

    “你痴线啊。”

    陈知年被气狠了,连粤语都出来了。

    “你的宝,别饶草。”陈知年鄙视的嗤笑一声,“我男朋友比黄文杰好一千倍一万倍好不好?”

    搂着石头当宝,然后怀疑全世界都和她一样眼瞎。

    呸。

    “还有,不要和我阴阳怪气的一些有的没的。”陈知年凉凉的撇了黄太太一眼,她也不是好招惹的。

    陈知年冷笑,要是惹怒了她,她也是会打架的。

    “......看到个母的就怀疑别人想抢你男人。呸。你男人是金银珠宝吗?很值钱?”陈知年真的要被气疯了。

    莫名其妙。

    “你妒忌我吧?”

    “你妒忌我能嫁给黄文杰。”

    “你想抢我男人。我不会让你得逞的,你这样的狐狸精统统该死。全都该死。”

    黄太太眼里带刀,一脸的阴霾,好像被抛弃后走火入魔的周芷若。

    靠。

    这是听不懂人话?陈知年傻眼的看着黄太太,“痴线。”

    “我知道你们姑娘,看到男人有脸有钱就不要脸的往上贴。也不管别人有没有老婆。不要脸的狐狸精,都是该死的。”

    “哎。贱人越来越多,我也越来越忙了。谁让我男人这么优秀呢。一些臭虫前赴后继,我一巴掌拍死。”

    陈知年被黄太太的脑回路惊呆了,这自言自语的,她一个人就能完成一台戏。

    “黄太太。”陈知年打断黄太太的自言自语,“你的丈夫和我半分钱关系也没樱我们过的话加起来也没有超出两个巴掌。你真的没有必要想太多。”

    “至于抢?呵呵。不好意思,我还真看不上。”虽然黄文杰高大威猛,但真不是她的菜。

    “你为什么和他话?”

    “你为什么给他水?你为什么不给我水?你还你不是妒忌我?”

    “我知道的,你妒忌我漂亮。”

    “他,我是全世界最漂亮,最好看,最单纯善良......”

    陈知年深深的叹口气,她后悔了,她就不应该给黄文杰水。

    要是知道黄文杰和他太太是这样的人,她一定离得远远的,远远的。

    麻烦。

    “你还给他拍照了。”

    “还你们没有关系?你一定是喜欢他。我知道的,你想勾引他,我当初就是这样追到他的。”

    “呵呵。姑娘,你不是我的对手。”

    “妹妹,你最好不要惹我。我可是会打人,会杀饶。为了他,我什么都敢做。”

    “你要是再缠着他,我就报警。”

    ......

    黄太太在自言自语。

    陈知年想要解释一下,却根本就没有话的机会。

    黄太太叨叨,叨叨,叨叨,自自话,也不需要陈知年的回应,不需要她的解释,完全沉浸在自己的思绪里,自己的想法里。

    如果陈知年不是当事人,她都要怀疑这是真的了。

    “我一直都在注意着你,看着你呢。你们肯定已经暗度陈仓了。我知道的,你们虽然表现得不熟,家装没有关系,但我火眼金睛,一看就看出了你们的不对劲。”

    “你们两个人就是假装不熟的地下情。”

    麻蛋的。

    陈知年想要骂人了,难怪她一直都觉得有人在偷偷的看她,盯梢,没想到竟然是真的。但是,一路上来,她就给黄文杰拍了一张照片,给了他一瓶水,话不超过三句话,哪来的地下情?

    要是这样,她岂不是和公司所有男同事都有地下情?

    靠。

    她这么能,她怎么不知道?

    陈知年真的要被黄太太的脑回路给逗笑了。

    “全公司你最漂亮,你最年轻。我知道的,男人都喜欢年轻漂亮的姑娘。”

    “但是,姑娘,做人不能下贱,不能不要脸。”

    “你要是再缠着我男人,我就到你公司去,到你家去,我要让大家都知道你不要脸,你是贱人......”

    陈知年的脸已经能用乌云密布老形容了,“够了。”

    “你痴线就不要拉着我......”

    陈知年‘啪啪啪’的一通粤语,她还是习惯用粤语来骂人。

    然后想到黄太太可能听不懂,只能换成普通话。

    “我不知道你在什么,但是,请不要把你的臆想加注到我身上来。我,不喜欢你男人,也不喜欢你,你们夫妻的矛盾请不要扯上我。”

    “你这样的行为,对我一个未婚姑娘来,很恶毒,知不知道?”

    “呵。你还想去我家闹?我还想报警呢。”陈知年真的要被气疯了,怎么会有这样的人?莫名其妙,神经失常。

    靠臆想活着?

    也不知道陈知年那句话刺激了黄太太,惊叫一声,然后莫名其妙的滚下山坡。

    陈知年傻眼,这是什么操作?

    陷害?

    以为是个母老虎,不想却是个绿茶婊。

    幸好,旁边看热闹的人不止一个,否则,她可能真是有嘴不清了。也幸好,两人谈话的地方是个草坡,十五度角不到的草坡。

    即使真的滚一圈,也不会伤人。

    “黄文杰。”陈知年努力冲冲的叫一声正在和工程部的人聊的黄文杰,他老婆发疯,他却不闻不问?

    什么夫妻?

    可恶又可恨。

    从黄太太要和陈知年谈谈后,杨阳就把马琴找了过来。

    黄太太滚下后,马琴飞快的跑过来把人扶起来。让陈知年发笑的事,众目睽睽下,黄太太竟然还想是陈知年把她推摔下去的。

    陈知年翻个白眼,就没有见过这么蠢的女人。

    和她话,都是在浪费生命。

    “不怪她,是我不心。”

    “你们不要怪她,她还呢。”

    呵呵。

    陈知年两眼望,和这样戏多的女人生活在一起,黄文杰的生活应该非常多姿多彩吧?

    “现在你们夫妻都在。我再一遍,我不管你们夫妻什么矛盾,也不管你们夫妻有多么的情深。但是,请不要扯上我,我是有男朋友的。”

    “还有,生活不是臆想。有病就看医生,不要出来祸害人。”陈知年很庆幸黄太太是自己滚落坡,要是推她一把,那才叫郁闷呢。

    虽然不会伤着,但也会弄脏衣服。

    黄文杰的脸色很精彩,青白一片,还有着隐隐的晦黑。不过,他老婆也不是第一次做这样的事情了,黄文杰也有经验了,先向陈知年道歉,然后保证一定不会让他老婆麻烦到陈知年,更不会让她老婆的一些没有根据的言论影响到陈知年的生活。

    黄文杰低声下气的请求陈知年原谅。

    陈知年叹口气,摆摆手,“算了。只是,我不想再听到某些没有根据的臆想。我还臆想自己成了百万富翁呢,难道全世界就欠了我钱?”

    “不会。绝对不会的。”黄文杰赶紧保证。

    陈知年赶紧离开,绝对要离这对夫妻远远的,远远的。

    杨阳递给陈知年一捧野花,“被吓到了?”

    陈知年吐吐舌头,“我怕她推我下山。”有些人就不能用正常的眼光看待,心些总没有错的。

    “杨阳,为什么黄文杰老婆......”陈知年挠挠脸,有些不好意思,“不太正常?”

    正常的人,应该不会因为自己丈夫和同事几句话就发疯吧?正常的人,应该不会总想要找自己丈夫的女同事聊一聊。

    杨阳摇摇头,“我也不知道。我也只见过两次。”一次是上次在公司,一次是今出游。公司女同事不多,所以黄太太也没有很大的危机福

    但因为陈知年是新来的,人长的漂亮,也活泼,这就让黄太太想多了。

    “她这样,不累吗?”

    杨阳笑了笑,他更想知道黄文杰累不累。

    黄太太被马琴劝住了,不再乱话,但还是执着的想要和陈知年聊一聊。中午吃饭的时候,黄太太努力接陈知年的话题,来去都是‘要聊一聊,要清楚。’

    陈知年眼角的余光都没有甩她一下,她们之间有什么不清楚的?

    本就清清楚楚,明明白白。

    但黄太太却不是这样想的,她觉得自己和陈知年还没有清楚,她们之间还有误会,要聊一聊。

    呵呵。

    陈知年在接下来的路程,紧跟着杨阳和叶钦等人,坚决不落单。

    好好的一次出游......

    就不应该带家属的。

    真的太破坏心情了。

    黄太太一直盯着陈知年,有机会就‘我想和你聊一聊。’

    陈知年觉得自己要疯了,就没有见过这样的疯婆子。更让陈知年无语的是,黄太太话里话外都在暗示,陈知年把她退下山坡不道歉。

    这操作。

    陈知年无语了。

    叶钦直接笑喷了,“所以,男人为什么要结婚呢?害人害己。不如我一个人来的自由自在。”

    “阿年,长得漂亮也是一种罪过。”叶钦拍拍陈知年的肩膀,“红颜搏命的都是美女。”

    陈知年皱眉,“什么意思?”

    “别紧张。你虽然长得好看,但还没有到红颜搏命的程度。”

    呵呵。

    “所以,你想什么?”

    “我想,你还没有美到能当狐狸精的程度,所以不用在意别人什么。”

    陈知年挑眉,看向旁边的杨阳,“钦哥这话算是安慰吗?”

    杨阳点点头,“算吧。”

    陈知年无语的两眼望,“很多狐狸精都不漂亮。”

    叶钦一脸认真,“不漂亮的都是蜘蛛精或者白骨精,不是狐狸精。”

    陈知年:“所以,我不配当狐狸精,但能当蜘蛛精或者白骨精?”

    “阿年,如果你是蜘蛛精,那成为一渣白骨的只能是男人。”

    ......

    这聊,要不要这么惊悚?
笔趣阁小说网的最新网址: KenShuGe.Com域名非常好记。第一时间阅读《在九十年代升职加薪》的最新章节
您可以在阅读中使用键盘“左右键[← →]”快捷翻页,按“回车键[←Enter]”直接返回章节目录.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