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手机阅读本书

    扫描二维码,直接手机阅读

查看目录

第186章 血腥之梦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师父我想谈恋爱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 进入下一章。
    秦河是被吵醒的。

    他本来睡得正酣,可是迷迷糊糊的,耳边好像听见了一声声不可描述的旖旎喘息。

    秦河精神一惊,当即就睁开眼睛,翻身坐起。

    他,秦河,可是个冷酷的杀手。

    杀手绝对不能有感情,更不能夜半发情。

    秦河本来以为是之前那位容他们借宿的女郎的撩拨,让他心乱了,所以才会在入睡之后,做这样的春梦。

    他抬起手,轻轻地拍打了自己的脸颊两下。

    此时此刻,他摇动的心旌刚刚平静,脑子里就不由自主地跃出了一个明媚的身影。

    秦河心里一麻,有什么东西微微刺痛。

    他闭目深呼吸,将这些杂念完全地从自己脑子里清除出去。

    大仇未报,秦河自知不配去想这些有的没的。

    然而就在他准备重新躺回床上继续睡的时候。

    他的耳朵里又一次听见了那种,压抑欢乐的,魅惑的,略带喘息的笑声。

    秦河眼皮一跳,瞳孔微震。

    不过很快他就确认了,那不可描述的声音,来自隔壁。

    这……是那位老车夫,老当益壮?

    他老人家之前不是累得不行了吗,还有体力和精力大半夜的整这个呢?

    秦河无奈地一笑,只是觉得那位年轻女郎实在是有些……寂寞得紧了。

    但他完全没有去多管别人闲事的心思。

    秦河重新收敛心神,准备再次睡去。马车颠簸,他白虽然只是坐在马车里,但是也挺劳心费神的。现在有机会睡床,得好好珍惜。

    秦河自持的能力是很强的。

    隔壁的声音时有时无,或轻或重,丝丝缕缕地传入他耳中,但他心如止水,充耳不闻。

    这就是一位善于潜伏、把握机会的铁血杀手的自我修养。

    秦河在任何环境中,都能让自己有效地休息。

    就在他即将睡过去的时候。

    隔壁愉快的喘息突然风格一转。

    那位老车夫口中发出的声音不再愉悦,而是带上了某种痛苦和绝望。

    然后就是捶床撞墙的声音。

    一阵阵地闷响。

    秦河瞬间就没了睡意,青白的血气在他身上一闪而过,他整个人变得无比清醒。

    老车夫那边,出事了。

    秦河杀饶手法很高明,如非必要,他喜欢将目标一击杀死,迅速,准确,让目标没有丝毫痛苦。

    但是如果他义父秦观潮有了特殊备注的话,他也会奉命用最残酷最可怕的手法,将目标折磨到死。

    那种被极端痛苦淹没之后发出的哀嚎声,秦河很熟悉。

    而隔壁屋子里,老车夫现在所发出的声音,正是那种绝望的哀嚎。

    秦河一缩肩,直接朝前一顶,血气迸发,撞破了墙壁。

    砖石碎了一地,秦河从墙洞钻出的瞬间就拔剑。

    剑光惊起,携带着闪亮的血气,将这间屋子映照得明亮起来。

    秦河看见,在老车夫睡觉的床上,那位大方的女郎,正骑在老车夫的背上。

    老车夫面朝下,半个身子伸出床外,他两条胳膊正疯狂地挣扎舞动。

    而那位女郎,此刻浑身泛着青黑色的光芒,从她胸口正中央,有一根黑色的细管,插进了老车夫的后腰,细管起伏不断,正从老车夫体内汲取着什么!

    秦河的剑直取女郎的脖子。

    他来得迅猛,剑式更猛。

    然而这速度极快,威力极大的一剑,本来应该是避无可避的,可那女郎竟然在剑锋临近的一瞬间,将脖子朝后方折去,她的后脑勺直接贴在了自己的后背心上!

    这种变化秦河根本就没有料到。

    他这一剑斩了个寂寞。

    秦河撤剑回身,踏地摆步,准备继续快攻。

    可他步法尚未踏开,那女郎就脑袋复位,双手一推,将床上的老车夫推向了秦河。

    秦河持剑的右手展开,怕伤了老车夫,用左手去接他。

    可是秦河指尖才碰到老车夫,迎面就被泼了一头一脸的炽热血浆。

    眯眼扭头,避过泼向双眼的血液,秦河一睁眼,就瞧见了惨烈的一幕。

    床上的女郎胸前的细管像蛇一样扭动着竖起来。细管上血液滴落,细管的前端,管口处,有一大块暗红色的腑脏,正一点一点地被吸进细管里去。

    而地面上,五颜六色,红白黄紫绿,流了一路,混合成一大滩模糊黏腻。

    把老车夫推出来的那一刻,老车夫的大半个后背,就都被撕碎开来。

    “嗬……呃……”

    老车夫身子轻颤,他似乎想抬起手臂,但是却没有力气。

    秦河瞧着怀里的老车夫,老车夫最终双眼凸出,嘴角溢血,就此咽气。

    秦河心里只是微微一颤,他便抛下老车夫的尸体,蹂身再上。

    他对死亡早已麻木。

    老车夫死了,事实既定,多悲伤无用。

    但他还能给他报仇。

    女郎胸前的黑色细管正不断膨胀,将那些从老车夫体内吸取的五脏六腑送到她的身体郑

    秦河这次没砍她的脖子。

    他一剑就劈断了那根细管。

    哗啦啦又淌了一床。

    女郎呲牙怒吼,发出野兽一样的怪剑

    这是个什么玩意儿?

    秦河脑子里只有这个念头。

    不管是什么,都得死。

    他挥剑如惊涛,气势如骸浪,压得那女郎动弹不得,只能跪坐在床上,任由秦河一剑一剑地砍在她身上。

    可是。

    秦河每一剑砍下去,剑身给他的反馈,都不像是在砍人。

    而更像是在,砍一块石头。

    他的剑劈砍在女郎的身上,发出的竟然是金铁相交的声响。

    甚至势大力沉的那几剑,还砍出了刺眼的火星子。

    那女郎将胸前的细管收了回去。

    她身上的青黑色光芒愈发地炽烈。

    秦河退开,然后她就从床上跳了下来,双手成爪,直抓向秦河的脸面。

    秦河血气震颤,将她挡开。

    那女郎落地之后站直身子,秦河看见,她身上之前被劈砍的地方,皮肤撕裂,露出了里头青黑的,金属一样泛着光泽的真正躯体来。

    “不是人?是铁坨坨?”

    “是神,送你上路的死神。”女郎开口,娇媚地轻笑。

    若不是此刻她半身沾血,狰狞恐怖,她话的声音,还是很能撩人心神的。

    秦河也当过很多饶死神。

    他并没有对这个女郎感到惧怕。

    他只是在思考,怎么对付这一身金铁,刀枪不入的家伙。

    从刚才开始,秦河唯一奏效的攻击,就只有斩断从这女郎胸口伸出来的那根细管而已。

    可她已经收回了细管,且那细管砍断了也似乎没有山她。

    杀饶办法,秦河有很多。

    可是面前这个长着人样,却不是饶东西,让他感觉到有些棘手。

    不过,管他是石头是铁块,是什么妖魔鬼怪,砍成两半,看她再蹦跶。
笔趣阁小说网的最新网址: KenShuGe.Com域名非常好记。第一时间阅读《师父我想谈恋爱》的最新章节
您可以在阅读中使用键盘“左右键[← →]”快捷翻页,按“回车键[←Enter]”直接返回章节目录.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