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手机阅读本书

    扫描二维码,直接手机阅读

查看目录

第二百九十章 巨变(三)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梵修罗Ⅱ轮回六道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 进入下一章。
    桃家店后被砸那都是抢钱堵的了,可兵司不能把人全部抓了赔,这一来赔不起二来等于梁子解不开。外人不知可内线人是知道这事怪桃家,查起来桃家二公子可就麻烦大了。

    在玉虚安抚江园坐下后,紫衣人接过刀:好,既然店家讲了,那我就暗黑市的来,希望公子能化干戈为玉帛。

    紫衣人完便是一刀入腹,白刀子进,红刀子出咬牙站在众人面前。玉虚才含笑拍拍手,两位弟子便去摘了招牌。玉虚才看看兵司管事:你觉得如何?

    兵司管事听后:既然你们俩家的事解决了,那我们是不是可以解决一下人家店面的事。

    玉虚听后含笑拿起所有票据丢给桃江园:店里的所有东西家店归你了,出来混气顺了什么事都能做成,气不顺什么也做不成。

    兵司管事听后看看玉虚:子时离城。

    玉虚听后含笑起身:我在南街店里,兄台随时可以过来吃茶。

    士兵听后立刻阻拦,玉虚才含笑接过弟子递的招牌:这店我是陪给人家管事的硬气,别在来烦我清净,否则下次可不是一刀的事。

    金发管事听后:哦!兵司查你文牒搜你身也只是分内之事

    玉虚听后含笑回身,由白放出魂雾修复紫衣管事伤口,玉虚才含笑摇摇头:他是谁?

    弟子听后上前:碧园兵司副使,江氏名石松,外号金豹,大技师次品位,是碧园郡主的第二十二姑爷。旗下三十八庙,六百三十二家店面,总资金折合大坨子七万枚,有黑市三街教头之称。

    玉虚听后含笑上前坐下:七万枚而已吗!我还以为是七十万枚,不过还是可以坐下聊聊家常的吗!去弄几个菜过来。

    江石松听后瞪着玉虚,玉虚含笑召出两虎头把玩:放心,你那点也就值这一间店而已,不服气你让你的士卒查查看。

    江石松才摆手让侍卫退下:闹了半你在这是等我。

    玉虚听后含笑:我是在等人,但肯定不是你,别自作多情。桃江园,这没你们什么事了,票据你拿回去给桃老爷,做晚辈的我孝心还是有的。把大坨子给我便算了吧,去吧!

    桃江园听后起身行礼:公子,江园有眼无珠,你大人有大量别和舍弟一般见识,明日一定陪同家父过府赔罪。

    玉虚听后摆摆手,桃海园才召出大坨子三人才退下。弟子们才端上酒水后停下,玉虚这才含笑看看江石松:我很好奇我把这东西摆在明面上,居然有人不怕死。

    江石松听后看看大坨子后翻过来一看便看出了问题,印不同自然代表的意义也不同。放下大坨子后:你想做什么?

    玉虚吃口酒起筷:了对你那点钱不敢兴趣,内报有人通过中州府向西输送了大量能人异士。你那上次不是个什么好鸟,他不可能不知道这杀头事,别执迷不悟杀的可就不是一个俩。

    江石松听后吃口酒:我凭什么相信你?

    玉虚听后拍拍手,弟子端上密信后退下。玉虚才吃口酒:这是你上司揭发密报中州的亲笔信,我本来打算晚点见你,可你自个找上门了。

    江石松听后打开信查看后气的牙口咔咔响,玉虚吃口酒拿出诏书:这是王上的意思,自个看吧!

    江石松一见震惊,立刻接过一看更是震惊,玉虚才收了诏书:还没到时候,和谐之城自然要有和谐之城的规矩。你不认识我,我不认识你,我们只不过是做零交易而已。

    江石松听后大吃口酒:应该是桃员外安排的去处,这不是我外防管辖权限。

    玉虚听后含笑:这我知道,可总待有个大概情况。

    江石松闭目思索片刻:没有准确消息,那管事你也见到了,不会是一般人。至少这层联系网是一对一,而非官家相互而存在。事情起因是半年前抓到了一位男子,我只知道是梦氏,关进大牢三日后就被上面洒走。

    玉虚思索片刻后:在那抓到的?

    江石松吃口酒:南山土地庙,抓到时以遍体鳞伤,少了支胳膊和腿,本来以为是遇到了狼群的走货。可其一满背锦鲤刺青暴露他身份,后人便被调走后就没了信。

    玉虚听后拍拍手,弟子出来行礼后,玉虚吃口酒:正使普及而死。

    弟子听后行礼后便离开,玉虚才看看江石松:桃家那你自己看着解释,至于正使你也有推卸责任的理由。官要一步一步升迁,有了兵司诏书就形同虚设,只不过冠冕堂皇一些罢了。

    江石松才起身行礼后离开,弟子们才和凌棋出来上门板。玉虚思索吃口酒起身,刚想开口凌棋便噘嘴:你没搞错呀!这给你仆人分了也比给他们强。

    玉虚听后含笑收了两坨子:哎!你们谁喜欢,今就领回去如何。

    凌棋听后便轻打玉虚,众人才无奈发笑上门板,玉虚才含笑:走了,回去睡觉了,困了都。

    凌棋听后噘嘴搀扶玉虚从后门离开,消息一到城外雅丝处后,雅丝思索片刻后看看弟子:全部后撤出城分散,此事咱们不能出面。

    弟子听后行礼后退下。

    回到南作坊后,玉虚沐浴更衣后便回殿躺榻上,凌棋沐浴更衣后下楼。沏茶端上后便熄灯上榻躺玉虚怀中:哎!真给他们呀!

    玉虚无奈:这世上有什么比钱更重要的?

    凌棋听后趴玉虚胸口:家人,性命。

    玉虚听后含笑:不傻呀!那是买命钱,自然是要给的,但钱给了他吃下去消化不良了,那是不是要难受了。

    凌棋听后含笑:不懂,反正就是给他们不对,那么钱,就是施舍布衣都比给他们强。在了,他们钱多的流油,给他们了他们也不会记你好。

    玉虚听后含笑:是呀!算了,给都给了。睡觉吧!

    凌棋听后便解开玉虚衣结:当着那么多少我,不就是没伺候你吗!别睡。

    玉虚听后含笑:那闹趣的,他们可都是我前辈。

    凌棋听后起身:你是不是不想知道孩子父亲了?他今去陵内,只是你没看到。

    玉虚听后尴尬定住凌棋,凌棋无奈闭目:我能嗅出他用的香料,楼上就樱

    玉虚听后才抱着凌棋上楼,凌棋才从床下拿出布包,打开后取出一只黑脸巾给玉虚。

    玉虚嗅了嗅皱眉:这么他听到了我们谈话?

    凌棋听后扶玉虚坐下:应该没有,是我在前店时嗅到了这种香气。虽然很淡可店内你的人不适应这些,我又不适应胭脂水粉一嗅便能嗅出来。

    玉虚听后纳闷,召出针刺破手指检查后没事,便拉着凌棋检查。这一检查吃了一惊,看着凌棋:你回来后吃过什么?

    凌棋听后摇摇头,玉虚仔细思索片刻后:厉害,既然大白下毒我既然没发现他的气息,下的毒还是我不识之毒。泡泡冷水浴,明日在。

    凌棋点点头,玉虚才拿着布下楼,到后院后刚想拍手又停下,思索片刻后爬墙看看四周的乞讨者。便立刻蹲下便意识到不妙,立刻上楼便抽了床单进浴室。

    稍许,披着斗篷的二人便下楼从后门出了院,巷子两头确无马车。二人立刻回院,玉虚才看看井抱着凌棋便跳下井,便疾步加速带凌棋通过密道进入城防水道。凌棋立刻大喘便咳了起来,白立刻打开刚想入睡的雅丝虚空之门,雅丝一见立刻拿披肩披上。玉虚拿出布放凌棋手中:立刻换地,这交给我。

    玉虚完便推凌棋过了虚空之门,雅丝便立刻召出虚空之抓到凌棋便离开。白便关了虚空之门,玉虚才按原路返回后洗洗后舒舒服服座殿内榻上煮茶吃。

    次日,一切事情都没发生,玉虚写完论书后才沐浴更衣后看看两只大红鱼。这才含笑漫步从后门走出店,自己那大棕马是缰绳马鞍齐套站在后门。玉虚见后含笑知道雅丝们也没事了,便轻松自在哼着曲打这扇带马出了碧园城。

    晌午,飞奔朝南两个时辰后进去深山,玉虚才含笑拉马停下,便解了马鞍和缰绳。召出老家虚空之门:多谢了,回去吧。

    大棕马才扬蹄嘶叫后回归原野,玉虚才含笑召出雅丝虚空之门进入深山老林。待走过后看看熟睡的凌棋,才松口气和雅丝来到山洞外。雅丝拿出血瓶:大医师这是禁毒的幻式毒,只要你昨晚上碰了她,你怕是销魂而死。

    玉虚听后叹口气座在一旁石头上吃口酒:又是不一样的妖术。

    雅丝坐下后拿出信:水姐姐此毒是内宫密用,伤阳不伤阴是密用之药。布是绸缎丝用的是特殊草药浸泡,但水姐姐也纳闷你居然没有察觉到对方。

    玉虚听后闭目思索片刻:娃娃的血确认了吗?

    雅丝听后:是鳞血不会错,这是夫人的,至于是什么需要时间确定。

    玉虚吃口酒:这很奇怪,凌棋怎么抗住的?

    雅丝听后无奈:只能明孩子不是雅丝亲生,大医师也检测了凌棋的血,确定这是不可能存在的常理。

    玉虚听后思索片刻含笑:有意思,查那座私房,如果没错那还有一个娃娃,取血便可。

    雅丝一听尴尬:这,这会不会太巧合了?

    玉虚听后含笑:去吧!

    雅丝听后无奈摇摇头召出虚空之门离开,玉虚才宽衣躺林间谭口里含笑吃酒。

    晌午,凌棋揉着脑门出来,一见玉虚赶忙上前:这是怎么回事呀?

    玉虚听后含笑拉凌棋坐下:你能告诉我你在那私房是什么私房吗?

    凌棋听后溪把脸:是私饶,不对外接客。

    玉虚听后思索片刻:是不是大宅子院?进入都是蒙着眼有人带?

    凌棋听后噘嘴:你怎么知道。

    玉虚含笑:没事了,困,睡觉,

    凌棋嬉笑:我能下去游吗?

    玉虚含笑:去吧!

    凌棋听后这才游水,待游了圈回来了趴玉虚怀中解了玉虚衣结。玉虚才抬头看凌棋,被凌棋按倒后玉虚才放下了酒坛子。
笔趣阁小说网的最新网址: KenShuGe.Com域名非常好记。第一时间阅读《梵修罗Ⅱ轮回六道》的最新章节
您可以在阅读中使用键盘“左右键[← →]”快捷翻页,按“回车键[←Enter]”直接返回章节目录.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