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手机阅读本书

    扫描二维码,直接手机阅读

查看目录

第433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女将修仙之上神别挡道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 进入下一章。
    即使如此,她归子澜也没想因为要省几块灵石,而拉低自己的逼格,昂了昂头道,“化神境中期修为。”

    “哦,请先行交纳,六千八百块上品灵石,为时一个月时间,若超出一个月需再添加。”这是一笔不菲收入,工作人员心下大喜,刚想据此在玉牌上打上归子澜的相关信息,就听得人群后边传来一个脆声声的女声,“青哥哥,你别拉着我,让妹去揭露这个女修的伪善面目。”

    归子澜凝神,她怎么忽然感觉自己又有麻烦了呢?

    声伴人至,一个身穿粉色衣服的元婴后期女修,高昂着头来到归子澜面前,抖抖肩膀,鼻孔里发出一声不屑的冷哼,转脸对向正准备收费的工作人员,“先辈有所不知,这女修撒谎,她根本不是化神境中期修为。”

    六千八百块上品灵石其实在灵界还真不是个数目,毕竟,进这片深林中历练的修士修为都不会越出炼虚境,而炼虚境又会有其它的历练场所,化神境基本上就是顶了。

    可如果粉衣女修归子澜不是化神境,唉哟喂,如果是炼虚境的话,岂不可以要收她一万上品灵石了,要知道修为越到高阶,灵石就会成倍的上翻。

    其实这也没啥不合理的地方,大家去深林历练只是一方面,更重要的是想要进得里边扩充一下自己的钱包,多得些修炼资源,那些炼气金丹类的修士,打破头能收获几成?一分付出一分收获,所以,对修为低弱的修士指定不能价码太高了。

    偏偏高阶修士,随意拍死一个上品阶的妖修都有可能卖上上万的上品灵石,随意到内围采摘一株上了年份的灵植,兴许就是无价之宝了呢!

    想到灿眼的上品灵石,收灵石的工作人员激动的手都有些发抖了,看向粉衣女修的脸色也带了几分暖意……对于送财童子类型的修士,他们素来热情。

    “哦?道友这话怎么?”

    这位负责收费的工作人员也不过是元婴中期修为,但这并不能影响他收费的热情,虽不能完全落入自己的腰包,但提成也是收入的一部分嘛!

    粉衣女修显是感觉到了收费人员的善意支持,底气十足,声音又高了几分,“几十年前妾身在明语秘境口遇到过她,当时她还只是元婴后期修为,这才过了多久,她竟然撒谎自己是化神境中期修为。

    道友你且想来,明语秘境那是什么地方,只允许元婴修士入内的存在,她如果当时修为已经远超了元婴期,怎么可能进得去?

    如果她是从秘境中得了些机缘,几十年的时间里,怎么可能跨一个大境界?何况还是两个境界呢?”

    四周围大多都是前来历练的归家族人,听得粉衣女修的话之后,一片安静,已经被气的不想话的收费工作元婴中期,抬抬手给了归子澜一个暗示,“道友只需交纳三千上品灵石即可。”

    因为郁闷的都快要吐血聊元婴男修,甚至连归子澜肩头站着的分明是有修为在身的青羽都给忽略了,大把的上品灵石全都飞了,哪里还会在意一只家雀?

    归子澜还能什么?有灵石没处用了才会傻叽叽的主动与人争驳呢!

    忍着忽然捡了一个钱包的欣喜,默默地交了三千上品灵石朝向深林入口走去,只是,她无论如何也没想清楚,虽距离明语秘境已经过到了不到百年时间,又不是太久,可她那时候是元婴后期修为吗?

    这眼是得有多瞎呢,即便当时她是元婴大圆满,稍一努力晋阶化神,又不是多难的事儿,怎还因此而得了个虚伪和撒谎的名头呢?

    将进深林入口的时候,忽然重又听到了身后传来粉衣女修那极有标志性的尖叫声,“你,你怎么可以收我和青哥哥全费呢,我们有七折优惠券,你看看,你睁大眼睛看看。”

    随即传来工作人员不紧不慢的回声,“作废了!”

    “怎么会?不是到申时才过期的嘛,现在还不到午时嘛。”因为怕作废会凭白多掏一笔费用,所以她才和青哥哥卡着时间点儿前来的,这个谁也骗不了她!

    “提前作废!”工作人员根本不买她的账,更不在意能否得罪于她了。

    能来这个地方做如此轻闲且油水颇丰的工作的修士,都颇有点家族背景,根本不会在意一个让他如此厌恶的女修。

    “谁规定的?什么时候?”粉衣女修犹不死心,尖声质问着,丝毫不觉得在大庭广众之下如此行径会有多难堪。

    “本君刚刚规定的修……”是啊,县官不如现管,我刚规定的,你待若何?

    “嘎嘎……”站在归子澜肩头上的青羽几乎笑成了鹅叫,听在归子澜的耳中,第一次感觉,其实也没那么太难听。

    修士也是人,虽无凡人般需要吃喝拉撒以及必须的睡,可灵石在修真界不只是交易流通的货币单位,更是晋阶修炼必不可少的资源,如今因为粉衣女修的多插嘴,那后边拿着优惠券而因为组好了队,做好了安排而不得不入的其他修士,就恨上了粉衣女修。

    本来嘛,啥事儿没有,就因为这女饶多嘴多舌,就让大家多掏了一笔费用,这不是断人仙途是什么?

    被粉衣女修叫做青哥哥的男修叫做归子青,是归家二长老的嫡孙,金木双灵根,资质在归家虽算不上有多好,却也不差多少了,尤其有着一个做长老的祖父做后盾,日子过的还是相当之不错的。

    身边的女修换了一个又一个,而粉衣女修是最稳固的一个,原因只有一个……因为她太蠢了,蠢的有翅膀都不会飞的那种,所以才甘愿跟着这个聪明没用对地方,专喜欢歪门邪道,年纪都快要九百多岁了,却还依旧只是在元婴后期徘徊的男修。

    距离化神境遥遥无期,连他自己都玻璃心稀碎的快要碎罐子破摔了,你这心境得有多么的不堪一击吧!

    因为来这片深林历练的大多是归家族内弟子,一般都本着能不打架就避开的和谐的原则,起码会保持距离和互不侵犯,即便碰上了危险,没准也能搭把手,所以多是三个人或是两个人一组,如归子澜这般肩上只扛着一个几乎被众人忽略不计的乌鸦的修士还真没樱

    既然在入口处,众人已经得知她是元婴后期甚至于大圆满修为,所以那些金丹之流的就自动不敢前去招惹,即便如此,也有不长眼的想要捋老虎的胡须,如今的归子澜实际修为远超这些修士,自然懒得与他们多做计较。

    所以,进得深林没多久,就放出了鸟雀做向导,骑着虎虎边走边寻找可以用得上,而自己空间里又没有的灵植灵物,不在于品种高低,只要没有的便都可以收入其郑

    不过十来的时间,归子澜就收集了几十种空间无有的灵植,这一方面归功于妖雀喳喳的向导和引领,另一方面就是虎虎那不怒自威的吼声了,虽元婴大圆满修为,但在中,外围层面,基本上也是属于无敌的存在了,更兼之刻意放出的威压,更是让四周片的妖兽四处逃窜,生怕逃得不够及时了而遭遇不测。

    在这片深林外围中围,这几只的搭配,基本可以是所向披靡了。

    其实这片深林的面积还是极大的,便连青羽的神识都不能完全覆盖,由此,归子澜想起了初初修真时横穿下界妖兽森林的那段过往,心思一动,便与几只商量着,“要么,咱们也来一次走就走的穿越深林之行,到底看看深林的那一边是哪里,如何?”

    喳喳和虎虎平时其实是被养在空间中的那片秘境中的,虽然修为也有所提升,可到底还是更向往外面的世界,对这个决定自是欢呼雀跃。

    青羽更是欢喜的在她肩头乱跳,黑泽以前不善阵道,如今有了归子澜空间中的书房权限,正在如饥似渴的汲取营养,自然不会在意外界这几只的动作。

    于是,这几只白采集灵植灵物,有时候喳喳和虎虎还会找其它妖兽练练手啥的,至于晚上,因为没感觉到四周有大妖潜伏,归子澜晚上便没有依照修士住洞府的习惯,而是选择住在晚上参入空的大树上,将巧的树屋搭在树叶间,如果不留意,根本不会想到树上会有树屋,树屋里会有人。

    可刚刚躺在树屋的床上,就感觉有人靠近,而且还是熟人,可巧不巧的就停在了自己树屋下的这棵巨树下边,来人非是别人,正是与那个粉衣女修在一起,长的丑想的美的归子清。

    “主人,看这子贼眉鼠眼的样子,不象是要做什么好事儿。”

    最喜欢扒门缝看热闹的青羽这一点儿倒是对了,能够在这种不适宜外出的时候出来约饶,指定不会是什么好事情,起码是避开了那个一直与他在一起的粉衣女修。

    “主人,你这会不会有奸、情?”青羽想到某种可能,兴奋的两只眼睛都开始发绿光。

    归子澜回首拍了它脑袋一下,“不好好修炼,整没事儿看话本,扒人家墙头上看实况转播,现在连奸、情都懂了,你你一个连化形都费劲的乌鸦整这样,真的好吗?”

    被拍了脑袋的青羽没吱声,它也是犯贱,习惯成自然,反正主人哪不拍它几下都感觉跟缺零儿什么似的,它大人有大量,男子汉大丈夫,不跟女人一般见识,话本上都是这么的。

    记得有一次在主宫里与冰狼白讨论这个话题的时候,寂阳上神收集完朝霞圣露款步而回,当时还瞟了它一眼,那是它在主宫里这么久,唯一一次被上神瞟过一眼的荣光,直到如今都记忆尤深,想必上神也是觉得它这话颇有深意。

    其实私下里白曾经跟它起过,上神已经有许多年不收集朝霞圣露了,因为上神自己根本不喜欢喝这种饮料,并且它,以上神的神力,想要收集这些俗物,根本不必外出或亲自施法,可那段时间,上神喜欢上了这项活动,它私下总结为,上神是个最讲信誉的男子汉。

    因为,上神答应了归子澜要给她提供可供她修炼的朝霞圣露,所以即便需要亲自施法,亦言出必校

    不过,这话他不能出来,因为那是属于他们这些雄性的秘密,所以,他一直守口如瓶。

    完全不知道青羽的思想已对跑偏了频道的归子澜,神识看到又有两个元婴后期的男修正向这边靠拢过来,看来还真是事先约好的,不过,看后来的两个男修没穿着归家的族服,貌似与自己一般属于外族人员亦未可知,可这般鬼祟的接头儿,能有好事儿吗?

    所以,归子澜暗戳戳的取出两块影印石,准备随时随地的实况转播,同时,第一次在身上贴上了自己刻绘的隐匿符。

    后来的那两个人果然比归子清要谨慎得多,反复观察过四周围之后,方才上前跟归子清见礼,“子清道友可是有事情?”

    归子清一听这话,鼻子都要气歪了,上挑着眉梢,礼都没还,冷冷的哼哼了两声,“之前如果不是你们两个,可以与本君一起钓鱼反杀那些想打我和粉儿的修士,可结果呢,你们怎么?”

    归子澜一听这话就明白了,她就在想呢,如果那个叫粉儿的女修喜欢自作聪明,可这个叫归子清的男修可是个年龄不少的老男人了,怎么也可以如此糊涂了让她当着那么些人跳出去?

    当时不是不能阻止她犯蠢,而是刻意想要引起那些想打他主意的修士的主意,粉儿的武力值并不如何,虽也算是个元婴期,可仅仅是中期,并且这境界和修为还有些虚,当初归子澜只是拧了一把,就把她胳膊给拧断了。

    归家族人认识他们二饶人不在少九,归子清是归家二长老的嫡孙,粉儿是个胸大无脑的绣花枕头,他们跳出来的时候,脸上就差贴上:我们是武力值组合不咋地的土豪,快来打劫我们吧!
笔趣阁小说网的最新网址: KenShuGe.Com域名非常好记。第一时间阅读《女将修仙之上神别挡道》的最新章节
您可以在阅读中使用键盘“左右键[← →]”快捷翻页,按“回车键[←Enter]”直接返回章节目录.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