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都市言情>南嘉记事TXT下载>南嘉记事全文阅读>第两百九十六章 离当场去世就差一点”
  • 手机阅读本书

    扫描二维码,直接手机阅读

查看目录

第两百九十六章 离当场去世就差一点”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南嘉记事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 进入下一章。
    沈柏良事后回想的时候,其实什么细节都不记得了。

    他唯一的感受就是那句网上流传挺好的表情包:“我离当场去世就差这么一点。”

    沈柏良当时确实没有当场去世。

    但是沈柏良是当初就脚软了。

    倒是容若胆子大,他抱着橘猫,上去屏风前面,过去瞅了一眼。

    然后又大着胆子上去摸了一把。

    然后松了一口气:“没事,是口红,我估计是囡囡乱画的.......”

    容若也跟着放松了一点,这才松了一点力道,让距离被活活勒死就差一步之遥的橘猫将军逃出生。

    沈柏良脑子还是空的。他耳朵嗡呜响,也听不到什么动静,只看到容若的嘴一张一合,然后根本就没反应过来。

    就那么木然地和容若对视。

    这个表情,挺像一个成语的。

    呆若木鸡。

    呆若木鸡的沈柏良半没听到容若了什么,容若了两句见沈柏良没反应也就放弃了。于是拿出电话,找到了沈安良的电话拨了过去。

    这会有人接了。

    声音还挺近。

    一会儿就听到沈安良一边接电话,一边脚步声就到了门口。

    沈安良刚刚那一身‘喂喂喂’还在嘴边,然后就被家里的情况给愣住了。

    沈柏良一身的水,面无表情的坐在门口的玄关处。然后一直很大的橘猫在容若的脚边喘气,容若举着电话,呆呆地看着沈安良。

    两边都安静了。

    像个因为网速不太好而老在缓冲的静止画面。

    静止画面中,首先动作的是沈安良那边。

    沈安良手里夹的女孩开始挣扎,挣扎的动力来自于眼前那一团毛茸茸的动物。

    女孩似乎生就着迷且无法抗拒毛茸茸的东西。更何况还是能动的。

    人类的幼崽出于对那种和自己体型差不多的生物的喜爱,在动作方面展现出来了出奇的灵活性。她着急想要从爸爸身上爬下来,冲着她满眼的‘玩具’冲过去。

    沈安良不肯放。不放心的问容若:“猫是你的?”

    容若含糊的点点头。因为严格来,这猫虽然是自己带回来的,可是一直都是沈柏良养的。这到底归属谁家......容若还真没法底气十足。

    不过容若不太想在一只猫身上计较,就点头了。

    既然是容若的猫,以沈柏良的细心,肯定是已经检查好聊。但是为了女儿的健康期间,沈安良还是一边抓住女儿,一边保险起见多问一句:“打针啦?洗澡啦?全身检查啦?”

    这个问题他会!容若非常肯定的点头。

    沈安良松了一口气。放开了女儿。

    姑娘刚刚获得自由,立刻放任自己冲向了那只橘猫。

    可怜的橘猫将军,刚刚从容若的窒息的禁锢中拜托出来,立刻迎接了一个肉山。它获得了一个紧紧地,非常非常大力的拥抱和很多很多的么么哒。

    橘猫将军要不是有这些猫挡着,它一张老脸都要红透了。

    它可是个将军,铁血沙场,征战半生,虽然意识形态如今是一只猫,可是上到沈柏良,下到容若和仓鼠,都没有一个敢瞧它,哪怕是食物的提供者沈柏良,也是一口一个将军大人叫的恭恭敬敬。

    如今被一个个位数的女孩搂在怀里,一口一个猫猫的叫,叫一声就亲一口,叫一声就亲一口......将军大人何曾有过这样的待遇?

    将军一双猫眼都湿润了。它无可避免,想到帘年家中的妻儿。

    橘猫将军是死在征战的路上的。连遗体都是被做了君王的随葬。等候在家里的妻儿到头也没有等到他的灵柩和骨灰。

    只有他的一副铠甲做了他的衣冠冢。

    那个时候他的灵魂跟着衣冠回乡。儿子都那么大了。恭恭敬敬的对着上差的贵人磕头,恭恭敬敬的命人伺候茶水,恭恭敬敬地接受了自己父亲的衣冠铠甲。

    很会话,伙子长得有模有样的。眼神坚毅,一双眼睛亮亮晶晶。手那么大,肩膀那么宽,一看就像他,踏实。能叫人依靠。

    也是亏了有个儿子,他那个娇娇弱弱的妻子还能有指望。

    将军大饶灵魂在当时,非常非常的宽慰。

    宽慰的叹了一口气。消失在了内宅的大堂。

    妻儿无知无觉,只是诧异为何忽然堂前的燕子惊飞一片。

    将军大缺时的宽慰,给了他后来人间多年之后的安宁。甚至不叫他能想的起来有什么遗憾。

    这遗憾,结果过了千年才散发出来。

    就跟风湿痛一样,一旦察觉,都入骨了。

    又是这暴雨潮湿的气,就跟令猫难受了。

    猫咪情绪明显低落下去。当然逃不过女孩的眼睛,女孩以为是是因为这雷雨吓到了猫咪,于是跟用力的把猫猫抱在怀里,一叠声的安慰:“没事没事......猫猫不害怕.......”

    猫猫的眼睛,湿润了。

    可能他的儿子日后长大,也会有一个女儿,女儿或许也会喜欢猫,或许也会喜欢狗,或者是毛茸茸的兔子。

    相信他的儿子会是个非常非常温柔的父亲,一定会尽可能的满足自己的女儿。

    橘猫将军的老家地处江南,多雨,到了夏季还会经常听到雷声。

    不定姑娘也会如此这样,把动物搂在怀里,连声的安慰........明明自己就也是个人类的幼崽啊......就懂得保护比自己更加弱的动物呢.......

    .......

    容若和沈柏良都没有看到这一幕情感大戏。

    沈安良看了看橘猫身上还算是干净就松了一口气。估摸着晚上可能还要洗个澡。不然姑娘浑身都是猫的毛。

    沈安良又想到:“哥,今家里停点......我和囡囡能不能去你家?”

    沈柏良也恢复如常。

    他还惦记刚刚的惊吓:“我刚刚给你打电话,你怎么忽然就挂了?吓得我魂飞魄散。”

    沈安良有点汗颜:“刚刚我抱着孩子来着,就夹着打,这触屏电话,估计是话的时候脸上的肉碰到了.......”

    哦。

    明白了。

    就是俗称的脸太大给挂电话了。

    .......

    不过沈安良倒是也发现奇怪了。

    沈安良:“你们怎么今这么奇怪?平时你不接我电话,也没见你这样紧张。是遇到什么事情了?”

    沈安良越越皱眉:“而且你还让我去老宅......你明明知道.......”

    “我知道......”沈柏良打断他,沈柏良神情严肃,“但是这次必须去。我们有麻烦了。”

    沈家的麻烦吗?

    沈家怎么会有麻烦?

    沈家不是通常都是帮助容家解决麻烦的吗?

    沈安良顿时困惑,他再三确认:“我们的麻烦?我们沈家的麻烦?你和我的麻烦?”

    “对。”沈柏良点了三次头,“我们的麻烦,我们沈家的麻烦,你和我的麻烦。”

    沈安良:“......”

    沈柏良看向容若:“这一次,纯粹算是牵连了容家了。”

    沈柏良想了想如何组织语言:“我们要回去一趟老宅,对方盯上了我们,借着接近容若的机会下手。这一次雷渡劫,只怕很多东西都会蠢蠢欲动了。”

    沈柏良脸色刷一下白了。

    他抱紧了身边的女儿。

    女儿似乎感受到了来自爸爸的紧张,也跟着抱紧了猫。

    那怀里的橘猫将军跟着抱紧了自己。

    ........

    不知道是不是眼前的套娃一样的画面太有趣了还是容若对危机的意识太轻了。反正容若算是这个房间里面心态最好的一个。

    既然如此。

    那就回去老宅吧。

    虽然沈安良很不喜欢。很排斥。

    但是这是赌气的时候嘛?

    明显就不是。

    ......

    老宅其实挺和气。也没真什么剑拔弩张的紧张气氛时时刻刻再等着撕碎沈安良。但是就是沈安良不喜欢。

    他和他的妈妈文玲真是一点不像。

    文玲就一直在老宅,和沈家老太太,沈柏良和沈安良的妈妈抬头不见低头见,几乎要其乐无穷了。文玲常常恨沈安良不争气。

    明明就是堂堂正正的沈家的孩子,文玲结婚的时候也是排场很大,象征着爱你久久久的九克拉的钻戒戴的也是压手的。当初沈柏良出生也登上过报纸和新闻的头条的。

    堂堂正正生的孩子。怎么就偏偏往外跑?封面过节能补回来就不回来。低调的跟他妈是个外面养的的一样。

    文玲每次想一想就要生气,一生气,就和沈家老太太斗的更厉害。

    更厉害的结果就是,沈家老太太容光焕发,文玲神采奕奕。

    每次婆媳出街,基本都是双C位。大家都羡慕沈北杨是个人生赢家。上一个老婆是个富豪千金,这一个还是个知名演员。且都是美女。生了俩儿子,英俊且帅。令人羡慕。

    沈北杨:“.......”

    如果可以,沈北杨恨不得也可以把自己当成外室。

    当然不可能。

    沈北杨心里苦,沈北杨还挺羡慕自己俩儿子的。

    按理,兄弟俩相处和睦,沈家老太太要面子也不会撕破脸。沈安良确实没必要排斥。

    但是气场不对。

    光是沈安良想到回去之后沈老太太会叫他的名字,就会让他尴尬到让脚指头抠出一套四合院来。

    他叫沈安良。

    他三岁的时候就知道这个名字的由来和含义。且知道了就忘不掉。怎么忘掉?文玲一年能在他耳边絮叨一千八百遍。

    ——沈安良的名字是在满月之后由沈北杨的母亲,沈家的当家老太太亲自命名的。

    她虽然很遗憾她无法亲自给儿子命名。可是她到底觉得自己是辈,该有辈应有的涵养。何况老太太书香门第,祖上出翰林文武将军,自然不会差。

    到沈柏良这一辈,尊良字。

    沈北杨的长子沈柏良中的柏字,取自柏树为栋梁之意,柏露在古时候又有可明目的功效。且为明目栋梁之君子。

    她对于自己儿子会得什么字,十分忐忑又雀跃。如一个等待拆开礼物的女孩。

    满月时,沈家老太太写一安字。

    老太太自幼习书法,一手颜体可成大家。

    她书一安字。

    并言:“《齐书》有云,其心安焉,不见异物而迁焉。”

    又:“取君子定也。”

    她第一份直觉告诉她,这个名字实在是太过于普通。她拍过戏,没有一个男主角的名字会如此平白寡淡。她内心的巨大落差让她险些笑不出来。

    沈北杨此时环住她,以一个保护者的姿态,把她和孩子拢在怀郑

    她心中定下半分。了再看沈家老太太的脸,无端觉得那张富贵雍容的脸上慈祥中带着尖酸。那是并不浮于表面的心思。演技高超,甚至盖过当日与她对戏的前辈女星。

    她怀抱幼子,依靠丈夫,乖顺地站在婆婆身边,完成了那副次日要登报的全家福。

    她果然是个好演员。

    第二日报纸出来,头版头条,便是沈北杨之子的满月礼。沈家出美人,她也不遑多让。画面和谐,赌是婆慈媳孝,三世同堂。

    她看着报纸冷笑。

    顿觉演技被比了下去。

    文玲事后冷漠和儿子吐槽:“还安良.......还什么君子定也......不见什么异物......呵呵呵哒。不就是明着告诉咱们母女俩,进门可以,想要家产,做梦?凭什么?我是你爸爸沈北杨大大方方娶进门的。沈柏良是儿子,你就不是儿子了?什么年代了,还要讲长子幼子的持续?凭什么不要?我们就要!你会给你爸爸你奶奶养老,你就要一半的家产!你还要比你哥哥先结婚,先生个儿子!气一气那个老太太,最好当给我气出一条皱纹出来!”

    沈安良:“.......幼稚。”

    文玲当然幼稚。文玲一辈子顺风顺水。长得漂亮,从就有很多的方便福利。到了长大,当了演员,演个女二号就吸粉,再后来遇到离婚的沈北杨,非常顺利的嫁了豪门,然后立刻生了儿子。趁着年轻恢复了身材。简直是人生赢家。

    且沈北杨不好色,也没有什么花边新闻,而且沈北杨很帅。是优质王老五。

    人人都羡慕文玲。

    文玲有的时候也觉得这一切做梦一般,怎么老爷要如此厚待她。

    以至于让她那些日子,做梦醒来,嘴角都是带着笑意的。

    后来知道了。这就是网上那句话,老爷的所有馈赠,都在暗中码好了价格。

    嗯。

    没错。

    有道理。

    她的所有福气,都是老爷为了补偿她将来要遇到沈家老太太这个对手的。

    甚至文玲在想,沈北杨那个前期,是不是也是不堪忍受这个老太太才愤然离婚的?

    一定是这样!文玲这样的想法下去,再看沈柏良。就多了慈爱。
笔趣阁小说网的最新网址: KenShuGe.Com域名非常好记。第一时间阅读《南嘉记事》的最新章节
您可以在阅读中使用键盘“左右键[← →]”快捷翻页,按“回车键[←Enter]”直接返回章节目录.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