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手机阅读本书

    扫描二维码,直接手机阅读

查看目录

第五十二章 跪拜女孩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画诡图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 进入下一章。
    阿玉闻言微微一愣:“要我帮忙?你想要我帮你什么忙?”

    我苦着脸看了阿玉一眼,随后才冲着阿玉说道:“臻队以前就是负责你的案子的,所以我想问问你关于臻队的事儿。”

    阿玉闻言微微的挑着眉头:“你不相信你的臻队?”

    我挠了挠头冲着阿玉说道:“不是我不相信他,只不过最近的事情实在是太多了,我不想去猜忌谁,可是我也不能一直蒙在鼓里吧?”

    阿玉嗯了一声:“等到你们帮我办了事情,到时候我自然会告诉你臻队的真实身份,好了,时间不多了,我还有别的事情,时机一到我自然会告诉你,再见吧!”

    她说完之后身体就慢慢的消失掉了。

    我看到阿玉消失,心头空唠唠的,但是刚刚阿玉放的一句话却让我心头一阵奇怪,什么叫真实身份?

    阿玉走了之后那个老头子没有再回来。

    我坐在台阶上静静的发呆。

    好在这一夜还算是过得平静,在阿玉走了之后就没有再发生什么事情了。

    一直到了第二天的早上,我才慢慢的有了困意,不过正在我要去睡觉的时候,臻队却回来了。

    他看到我坐在台阶上发呆,皱着眉头冲我问道:“你什么情况,昨天没有休息么?”

    我苦笑了一声:“我都连着睡了三天了,再这么睡下去的话估计我的小命就要没了。

    臻队也没有多想,冲着我点点头:“恩,对了,跟你说一件事情,那个女孩子的身份我调查出来了。”

    我给臻队这么一说,心头都跟着猛地抽搐了一下:“你说什么?你是怎么找到的?”

    臻队嘿嘿一笑,随后冲着我说道:“我是警察,这些年结交了不少朋友,通过关系我查到了一个死掉的女孩子,然后我根据情况找到了那个女孩子的家里。”

    我虽然惊讶,不过对于警察来说应该算不上是什么难事儿。

    臻队说完,抬起头朝着四周看了一眼,随后就冲着我说道:“咦?大师呢?怎么没有见到他?”

    昨天在臻队离开的时候,老头子就表明他们不是一路人了,所以这个时候我有些纠结,到底要不要告诉他指南针的事情。

    我正愣神,臻队就低下头瞄了我一眼:“你怎么了?在想什么?”

    给臻队这么一喊,我猛地回过神来连忙冲着他说道:“没……没什么,钟大师走了。”

    我知道臻队一定会问为什么,我权衡了一下,他最近也帮了我不少的忙,这事儿和他也没有多大的牵连,告诉他也无妨,于是我就把老头子在看到指南针的时候的反应说了一遍,当然在这里我删除了很多的东西,如果让臻队觉的我在怀疑他的身份肯定不好。

    臻队闻言,一脸可惜的摇了摇头:“这样的人要是能交个朋友以后对我们肯定会大有帮助……哎……真是可惜了。”

    我哭笑了一声冲着臻队说道:“行了吧,人家都走了,你说这样肉麻的话还有什么用?现在天色还早,你去休息一下吧,然后咱们就出发,你觉得如何?”

    臻队摇摇头:“不行,来不及了,今天已经是第五天了,如果再不去解决那个女孩子的事儿你可能就要一命呜呼了。”

    他说的没错,不过现在大白天的,那个小女孩会现身么?

    臻队看我愣神,轻轻的的拍了拍我的肩膀:“走吧,白天那个女孩子可能不会现身,但是咱们还有别的事情要去做。”

    我哦了一声,心说还能有什么事情?

    虽然我这么想着,话到底还是没有说出来,毕竟臻队一直是在帮我的,这会儿让他生气了对我也没有什么好处。

    他这会儿回来,大概是想要我先拽过去再说,所以我也没再多想,跟着臻队一起走出了这片地方。

    和之前一样,我们在路上为了躲避生人走的路基本上都是草丛和树林。

    等到了女孩家门口的时候,我已经疲惫不堪了,身上也给树枝划得到处都是伤口格外的狼狈。

    我抬起头看了女孩的家,这女孩子的家里应该是特别穷的那种,土墙都坍塌了一半,门口挂着用白纸糊成的灯笼,挂着招魂幡,在第上撒着一层圆孔钱很是凄凉。

    我微微一愣,这就是那个女孩子的家么?怎么破败成这个样子了。

    臻队看到我一脸的震惊轻轻的叹了口气:“我那个时候也没有想到会是这样的景象,这一家没什么人来,走吧,咱们进去看看。”

    我哭丧这脸,虽然我觉得有点凄凉,但是那女孩子和我非亲非故的,没有必要让我也来吊丧吧?

    臻队看我一脸不情愿,撇了撇嘴拽着我就往前走。

    我虽然不情愿,不过力道却比不上臻队,给他拖拽着一直到了门口,我这才看到在院子里摆着一个破木板,木板上似乎是躺着一个小孩子给一块黑不拉几的白布盖着,在木板的前面跪着一个女人,头发都变成了白色,正跪在地上一张张的烧黄纸。

    这女人应该是那个小女孩的母亲了,我朝着四周看了一眼,这里除了女人之外再没有别的什么人了。

    我们进门的时候,女人就感觉到了我们,有气无力的抬起头朝着我和臻队瞥了一眼,她的眼睛布满了血丝已经深深的凹陷了下去。

    那一刻,我不知道自己怎么了,心就像是给刀搅着一样的疼。

    女人扶着地面慢慢的站了起来:“你们是什么人?”

    臻队跑过去扶住女人这才说道:“我们是警察,这个女孩子是你的女儿吧?您的孩子已经死了很多天了,这么多天都没有下葬,一定是有什么怨屈吧?不妨跟我们说说,或许我们能帮到你。”

    女人听到臻队的话眼睛一亮张了张嘴吧像是想要说什么,不过片刻之后她的眼睛里的光又暗淡了下去。

    臻队挑了挑眉头:“如果你不介意我们可以给女孩上一炷香么?”

    女人点点头:“你们等一下,我去拿。”

    她说着站起身来就朝着屋子里走了进去。

    臻队趁着女人进屋,连忙走到女孩子身边把盖在她身上的白布揭开看了一眼,然后快速的合上走到我身边低声对我说道:“果然有怨屈。”

    我听他这么一说,微微的皱了皱眉头,正想要问臻队是什么情况,女人就已经从屋子里走了出来,我也只好作罢。

    臻队接过香,跪在了火盆前,看到我还像是根木头一样杵在原地,他连忙冲着我使了一个眼神。

    我知道臻队的意思是让我跪拜那个女孩子,说实话,那个女孩和我非亲非故的,我实在不想这么做,但是臻队的眼神很犀利,让我有些害怕,只好咬着牙跪在了地上冲着女孩子磕了三个头。

    这才和臻队站了起来,臻队看了女人两眼:“你可以告诉我们你的孩子是怎么死的么?”

    听到臻队的问话,女人的眼眶一下子就红了起来:“摔死的。”

    我和臻队两个人相互看了看,刚刚那个尸体的模样我并没有看清楚,所以女人说摔死的我倒也没有觉得奇怪。

    臻队看了女人一眼,表情有些不对,不过这个时候的臻队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硬是没有把话说出来。

    女人说完重新跪在了地上给小女孩烧纸,臻队眯着眼睛看了看女人,随后就冲着女人问道:“那你的孩子是在什么地方摔死的,方便告诉我们么?”

    然而让我们两个没有想到的是,臻队的话问完了之后那个女人却像是哑巴了似的一句话都不说,只是低着头往火盆里填纸钱。

    我看了看臻队,臻队冲着我摇摇头,然后低声跟我说道:“咱们出去。”

    我疑惑地看了臻队一眼,臻队却什么话都没有说,自顾自的朝着门外走了出去。

    看到臻队往外走,我便不再耽搁,跟着臻队一起走出了院门。

    刚刚出去的时候,臻队的眼睛就开始四处乱撇了起来。

    我看到他的眼睛一直在四处乱撇不由得愣了一下,随后我就冲着臻队问道:“臻队你看什么呢?”

    臻队收回眼神,转头看了我一眼:“你看看这四周,没有高山,虽然有林子,但是也不足以把人给活活摔死,刚刚那个女人在撒谎。”

    我挑了挑眉头:“那个女孩子到底是什么样子的?我刚刚没有看到尸体,你现在跟我说了我也不知道啊。”

    臻队微微一愣,随后一拍脑门:“哎,我给忘了。”

    我疑惑地看了臻队一眼,这驴头不对马嘴的说的都是什么呀?

    臻队叹了口气,自言自语的说道:“如果等到晚上我们就能弄清楚是怎么回事了,只是我怕到时候来不及了。”

    臻队这么一说,我就更加疑惑了,冲着臻队问道:“什么来不及了?”

    臻队却不跟我说,低着头不知道在想什么……
笔趣阁小说网的最新网址: KenShuGe.Com域名非常好记。第一时间阅读《画诡图》的最新章节
您可以在阅读中使用键盘“左右键[← →]”快捷翻页,按“回车键[←Enter]”直接返回章节目录.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