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手机阅读本书

    扫描二维码,直接手机阅读

查看目录

第844章 真重生你也配?彻底凉了【2更】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灵妃倾天之妖帝已就擒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 进入下一章。
    传音入密!

    云洛然的神经瞬间紧绷了起来,身子也是一挺。

    她慌张不已地抬起头来,在瞧见周围的人都没有其他的反应之后,松了一口气。

    云洛然迅速低头,也传音入密,咬牙切齿道:“君慕浅,你想干什么?”

    她没有听错,君慕浅对她说的那句话是——

    你以为,你真的是重生的?

    可君慕浅是怎么知道的?

    云洛然很是疑惑,这件事情,她没有和第二个人说过,哪怕是和她十分亲近的清鸾。

    她不信任任何人,只信任自己。

    云洛然自然也不会想到,已经有两个虚幻的世界将她出卖了。

    可她又怎么可能不是重生的?

    她当然是重生的!

    天道眷顾她,才让她回到了过去,让她掌握先机,让她可以抢夺他人机缘,从而问道巅峰。

    前世,她被逐出镜月宫,到头来落了一个五马分尸的下场。

    那么今生,她自然是要避开这样的结局。

    不仅如此,她还要让君慕浅这个见死不救的贱人,也尝一尝这样的下场。

    君慕浅微一扬眉,也不在意那些正义人士想要杀她的目光。

    她好整以暇地看着脸色变了又变的云洛然,尾音勾着:“本座想做什么?”

    “呵呵……”云洛然发现她讨厌君慕浅的原因,便是君慕浅总喜欢在她落难的时候踩她一脚,还十分的假惺惺。

    以前是,现在也是。

    “君慕浅,没错,我是重生的又如何?”云洛然冷笑了一声,“你别假惺惺了,你明明就是想看我笑话,你装什么?你装给谁看呢?”

    君慕浅点点头:“本座确实是想看你笑话,但不得不承认,你还不如一直会上树的母猪好笑。”

    “君慕浅,你……!”云洛然气得不轻,“你居然骂我是猪?!”

    “不,自然不能侮辱猪。”君慕浅微微摇头,“猪至少都知道,什么叫做寸草春晖。”

    如果云洛然只是针对她,她可能还真的不会去理睬。

    但是云洛然把算盘打在了她师傅和镜月宫的其他弟子身上……这笔账,不可能不算。

    要算,还要百倍奉还。

    “好,我承认,镜怜是我杀的。”云洛然神情怨恨,“谁让她瞧不起我?谁让她把好东西都给你?”

    “明明那些年来,我更为敬重他,我甚至为她端茶送水,沐浴洗衣,可到头来又得到了什么?”

    “我不甘,我愤怒,所以我要杀了她,君慕浅,你满意了吗?!”

    君慕浅眸中泛起了冷意:“若不是师傅,你本该死在外面,早早夭折了。”

    “是,没错。”云洛然接着冷笑,“可她既然救了我,就应该一直帮我,明明就是不想让我修习《太阴诀》,还说什么是因为我不适合。”

    “镜怜的心,都已经偏到地底去了,可你呢?你就不一样了,镜怜不仅亲自传授你功法,还帮你寻来趁手的兵器,但这些我一样都没有!”

    她自认为她不比君慕浅差,凭什么她就什么也得不到?

    “好在老天开眼,让我重生了。”云洛然重重地喘了两口气,她恶狠狠地笑,“君慕浅,你没想到吧?我被你们欺负那么长时间,终于也能让你们尝尝这种滋味了。”

    君慕浅的眼神更冷,但依旧没有动手。

    她手指微张着,其内有淡淡的金光在流转。

    抱着想要刺激君慕浅的想法,云洛然大笑出声,将自己做的所有事情都说了出来:“那些弟子不是瞧不起我吗?我就让他们尸骨无存!连轮回转世的机会都不会有!”

    “镜怜不是只把我当狗养吗?那我就让她痛苦地死去!”

    “从我十八岁那一年起,我就开始在她的饭菜里下毒。”云洛然越说,越是激动,眼尾都红了,“但表面上,我依旧是那个胆小懦弱的徒儿,镜怜根本对我毫无防备。”

    “我就看着她的身子一天一天地垮下去,直到最后七窍流血而亡,哈!真是痛快,她死前都不知道是我杀了她,我真是太解恨了。”

    君慕浅看着云洛然疯魔狰狞的面容,突然轻笑,极寒极凉:“你以为,师傅真的不知道?”

    她被镜怜一手养大,也很了解镜怜的性子。

    虽然她不知晓镜怜修的是什么大道,但也清楚镜怜是一个淡然不争的人。

    是真的超然,并非是仙灵玉那般浮于表面。

    镜怜很善良,否则也不会将她和云洛然捡回去。

    她甚至可以想到,镜怜在看到云洛然给她送带毒的饭菜时,会是什么样的心情了。

    虽然对外宣称,镜怜只有长生境巅峰的修为,但实际上,却是化神境初期的实力。

    彼时云洛然还只是灵心境,镜怜又怎么会看不出来这种小把戏?

    可是,镜怜还是毫不犹豫地吃了下去,即便深知自己会因此死亡。

    君慕浅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她微微阖眸:“师傅是想让你回头啊……”

    听到这句话,云洛然愣了一下:“什么回不回头,我又没有做错,君慕浅,你说得什么废话!”

    君慕浅低头看了一眼自己的手掌,她掌心一合,两指快如闪电,直接掐住了云洛然的喉咙。

    动作极其地凶狠,像是一只受伤的野兽。

    “啊!啊——!”猝不及防之中,云洛然尖叫出声,“君慕浅,你干什么?你想干什么?”

    当着众人的面这么对她,君慕浅她疯了吗?

    “你说师傅对你不好,你说师傅只偏心我……”君慕浅微微冷笑一声,“可是师傅为了你,都不惜牺牲了自己的生命,你怎敢辱她?!”

    她若是知道镜怜会这么做,她绝对会去阻止。

    因为云洛然无论如何也不会回头,不仅仅是因为完全坏掉了的性子,还因为那些心魔。

    “君姐姐,你胡说什么!”云洛然脸色难看了几分,她挣扎着,“师傅明明是你杀的,当着诸位英雄豪杰的面,你居然还想把这杀人凶手的罪名按在我身上。”

    “君姐姐,我敬爱你,我可以为你而死,只要你说,我就可以,但是你不能污蔑我啊……”

    话罢,又伤心地哭了起来。

    沉浸在悲伤之中的云洛然,完全没有注意到其他灵修的神色已经变了。

    但是,她还是很疑惑,怎么没有人出来为她说话了?

    这些正道人士,应该现在就诛杀了君慕浅这个贱人才是。

    云洛然抬起头来,想要查看一番。

    这时,耳边却飘来了一句话。

    “哦,忘了告诉你——”君慕浅唇边笑意清寒,“你刚才说的那些话,都没有用传音入密。”

    “!”

    什么?!

    云洛然的眼睛瞪大了,她惊慌地看向周围,在发现所有灵修都用一种极其痛恨的目光看着她时,傻眼了。

    不、不可能啊,她就算再蠢,也不可能忘记用传音入密。

    一定是……

    “君慕浅,你害我!”云洛然猛地转头,紧张地解释,“诸位英雄好汉,千万不要信她,她一定是用了障眼法,她在污蔑我!”

    然而,这一次她无论说什么,都不会有人信了。

    “原来是我误会了尊主,云洛然才是蛇蝎心肠。”

    “可不是吗?镜怜宫主对她那么好,她竟然还恩将仇报,简直就是一条毒蛇。”

    “尊主,杀了她,一定要杀了她,我们都支持你!”

    面对所谓的正道人士再一次讨伐,君慕浅却是根本没理。

    她微撩了撩眼皮,清淡两字:“闭嘴。”

    “……”

    声音又很快没了。

    药无法冷嗤了一声:“先前要杀帮着云洛然杀君丫头,现在又支持君丫头杀云洛然,你们已经不是墙头草了,你们就是一群蠢货。”

    只说不做,还惯会煽风点火。

    听到这句话,那些灵修的脸色白了青,青了红,像是被甩了好几个巴掌,脸上火辣辣得疼。

    他们羞愤不已,转身就遁。

    左右现在灵道大典也结束了,根本无人会管他们。

    “君慕浅!”云洛然眼见着再也装不下去,她尖叫了一声,“你要是敢杀我,我就让人挖了镜怜的墓,让她永世不得超生!”

    君慕浅眸光更戾,杀意满满:“不巧,你没有这个机会了。”

    镜怜是她亲手埋葬的,虽然当时她还不知晓镜怜是云洛然毒杀的,但也清楚云洛然的性子。

    狗急跳墙,云洛然肯定会做出鞭尸这种事情来。

    但是,她晚了一次,不会晚第二次了。

    君慕浅眼眸微低,嗓音森冷:“听说,你是用这只手剥了嬴子衿的灵脉?”

    “谁?嬴子衿是谁?”云洛然现在只想着逃命,哪里还有反抗之心,“君慕浅,我承认我杀了很多人,但你也不要再给我按罪名……啊啊啊——!”

    极度的疼痛,让她惨叫出声。

    “刺啦!”

    一团光带就被抽了出来,没有丝毫的缓冲。

    “灵脉……”君慕浅看着手中的光带,淡淡勾唇,“看来,你是没有遗忘洪荒了。”

    这条灵脉,分明是一条神脉,还在一百神脉排行榜之上。

    她还记得帝江说过的话——

    不管是强的神脉,还是弱的神脉,都只是他们三千魔神露出的一点力量,根本不是神脉天赋者自己所能拥有的。

    云洛然已经疼得说不出话来了,她瞪着眼睛看着逐渐消散的光带,目眦欲裂:“还给我!还我!”

    怎么回事?

    怎么重生一次,她的结局还是如此?

    明明最开始的时候,她一直顺风顺水,心想事成。

    都是因为君慕浅!

    都是!

    云洛然的牙齿咬得咯吱咯吱响,恨不得把紫衣女子撕碎。

    “你根本没有重生,不过是多了一份记忆而已。”君慕浅看出了她的想法,似笑非笑,“这份记忆,是虚构的,是被强行灌输到你的灵魂之海中的。”

    “你得了这些记忆,自以为自己重生了。”

    “虽然,本座还不知晓这个幕后之人到底是谁,不过‘他’确实很厉害,能够算出这么多事情来,但你……”

    “只是一颗棋子,却妄想着当控棋之人。”君慕浅低笑,“云洛然,你可真是可怜。”

    即便云洛然不是真的重生,但这部分半真半假的记忆却强行将她变成了一个重生者。

    这个幕后之人,委实恐怖。

    君慕浅眸光一冷,一定是一个卦算强者,才能够得知未来那么多事情。

    而且,专门打造云洛然这么一个假的重生者,只是为了阻碍她的脚步?

    听到这些话,云洛然不敢置信地抬起头来。

    她耳朵嗡嗡作响,视线也一阵阵发黑。

    呆滞了两秒后,她发疯似的嘶吼起来:“胡说!你胡说!”

    假的,一定是假的!

    她怎么可能不是重生的?!

    “真的重生,你也配?”君慕浅冷冷地笑,“放心,本座不会那么简单地杀了你,你怎么对他们的,本座就怎么对你。”

    手指一抬,指尖一点。

    “嗡——”

    空间一个波动,云洛然就被定在了空中。

    任其再怎么挣扎,都没有办法挣脱。

    君慕浅抬眸,淡淡道:“就从经脉开始吧。”

    “唰唰唰!”

    灵气牵引而来,迅速地凝聚出了无数灵气风刃。

    这灵气风刃极其的凌厉,不过短短片刻,就挑断了云洛然所有的手脚筋。

    她被逼得痛叫出声,眼泪都流出来了。

    “接下来——”君慕浅视线下移,落在了云洛然的丹田之上,缓缓握拳,“到这里了。”

    云洛然惊恐万分:“不!不——!”

    “嘭!”

    一拳打出,引得阵阵灵气风暴。

    但就在同一时刻,突然!

    从云洛然的后方,猛而卷起了一股黑色的罡风,直冲着紫衣女子而来。

    气势汹汹,威力盛盛。

    其能量波动,绝对不亚于化神境巅峰!

    来了!

    ------题外话------

    发了个大的月票红包,看到有宝宝抢了一百多币~

    听说你们不想要抽奖要爆更,嗯??!!!

    明天继续虐渣~

    云洛然没有真的重生,让我看看有没有人猜到!
笔趣阁小说网的最新网址: KenShuGe.Com域名非常好记。第一时间阅读《灵妃倾天之妖帝已就擒》的最新章节
您可以在阅读中使用键盘“左右键[← →]”快捷翻页,按“回车键[←Enter]”直接返回章节目录.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