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手机阅读本书

    扫描二维码,直接手机阅读

查看目录

第158章 战神和偃师!轻美人,只有她【1更】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灵妃倾天之妖帝已就擒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 进入下一章。
    随着这道修长身躯的渐渐靠近,那人的脸终于在空气中暴露了出来。

    清凉而浅淡的月光照在肌肤上面,更显光洁。

    他随意地站在那里,一股霸气却浑然天成。

    但是,这人的面容和气质却给人一种极为不符的怪异之感。

    脸,是百里长笙的,但是很显然,身体里的人却不是。

    君慕浅的眼眸骤然眯紧,握着七星挽月鞭的手指紧了紧,第一眼就看了出来:“附灵?”

    百里家族死于鬼。

    容轻说过,在百里长笙体内,应该有一个极为强大的人。

    这个人,就是百里长笙的斗灵。

    然而,因为太过强大,所以还处于沉眠之中。

    故而,百里长笙只知道他又斗灵,却不知道他的斗灵是什么。

    可斗灵不是只能召唤出来么?

    为什么百里长笙的斗灵,反而还能占据他的身体?

    若是如此,灵岂不是能取而代之?

    闻言,男人似乎极低的笑了一下,笑声意味不明,但透着几分疏离的寒意。

    他伸出手来,轻弹了一下衣襟,有着鲜血顺着他的指尖缓缓流下,滴到了地上:“附灵?倒也贴切。”

    “哦?”君慕浅没有什么意外,甚至很是平静,“这么说来,你已经从沉眠中醒过来了?”

    若斗灵是人的话,那么这个人必然是曾经在华胥大陆的历史上留过名字的。

    那么这其中,强大的人究竟有谁?

    君慕浅拧了拧眉,华胥历史她并没有通读完,而且留名的人太多,眼下,凭着这么几句简单的话,根本不能够判断出来。

    “是他告诉你的?”男人轻轻地挑眉,目光落在了绯衣男子的身上,冷冷地笑了,“真是惨,我以为我当时已经够惨了,没想到他比我还惨。”

    笑声虽然冷,但是却浮着一抹浅浅的哀意。

    “他当然不惨。”君慕浅看着男人,“因为我还在陪着他。”

    听到这句话,男人似乎怔了一下,但很快就恢复了正常。

    许是刚刚才占领这具身体的缘故,他的动作还有些不协调。

    男人背负双手,唇边勾起一抹嘲讽的弧度来:“小丫头,别怪我没提醒你,他现在在走火入魔中,什么都不知道,才对你这般亲近。”

    “但是他醒来之后,以他那那种凉薄的性子,绝对会离得你远远的。”

    “小丫头,可不要陷得太深啊。”

    君慕浅还没有答话,暮霖整个人先有些不好了。

    这个人是谁啊?

    怎么能趁着主子意识迷离的时候,给主子背后捅刀呢?

    万一慕姑娘受不了打击,把主子给丢了呢?

    那恐怕主子醒过来之后的第一件事,就是把他这个得力手下给宰了。

    不行,实在是太过分了!

    “慕姑娘,主子……”暮霖忿忿,正要开口辩解,却被紫衣女子挥手打断了。

    “嗯,你说的有道理。”君慕浅若有所思,微微笑了起来,“他性子确实凉薄,我早就体会到了。”

    闻言,男人的长眸眯了眯。

    “不过呢——”君慕浅轻轻勾唇,笑容中带了几分邪气,“我对我的魅力还是很有信心的。”

    “有一句话叫做,英雄难过美人关。”

    事情更有趣了。

    百里长笙的这个附灵,竟然还和容轻认识,甚至,还十分了解他。

    已经死去的人,又以一副长辈的口吻叫她小丫头,那么,就应该是千年之前的人了。

    千年之前很强大的存在,那便是——

    君慕浅的眸光动了动,她颔首微笑,缓缓道:“所以,你大概多虑了,战神沉夜。”

    这个名字落下的瞬间,空气瞬间凝滞。

    暮霖猛地瞪大了眼睛,看向男人的目光之中带了几分惊骇。

    他没听错吧,慕姑娘叫这个人什么?

    沉夜?居然是战神沉夜?

    沉夜不是已经死了吗?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不,重点是……慕姑娘怎么看出来的?

    直接被点破了身份,男人丝毫没有什么尴尬的觉悟。

    他环抱着双臂站在那里,下巴微抬,眼眸深深地看着紫衣女子:“好个伶牙俐齿、冰雪聪明的小丫头,难怪,他会待在你的身边。”

    这一句话,直接承认了自己的身份。

    “没想到,大名鼎鼎的战神,竟然会……”君慕浅根本不被那股威压所迫,似笑非笑,“成为我家门徒的斗灵。”

    她一直就知道,百里长笙很强。

    但是,他不知道怎么利用他的这份强大。

    就如同一个水囊中装满了水,却无法倒出来一样。

    拥有着太过强大的力量,其实也不是好事,因为一旦力量爆发开来的时候,自身会难以承受住。

    听到这句话,沉夜的脸色瞬间沉了下来,上面有着黑气在流动着:“再说一遍,我和这个小子没有任何关系。”

    简直见鬼了,明明容轻没有和这个小丫头通过气,为什么她还能说出一样的话来?

    难道,这就是所谓的默契?

    “嗯,我明白。”君慕浅将七星挽月鞭收回了袖中,瞥了一眼沉夜还在流血的右手,诚恳道,“你们没有一点关系。”

    啧,没关系到已经共用一具身体了。

    沉夜:“……”

    这么听,这句话都有些怪。

    果然,物以类聚,人以群分。

    能和容轻待在一起的,都沾染了他的性子。

    “他怎么样了?”沉夜决定忽略这个问题,他眼神凉凉地看着根本没有发现他到来的绯衣男子,脸又黑了几分。

    好歹也是曾经一起并肩作战过的,这走火入魔一下,便连他也认不出来了?

    于是,容轻在某战神的心中又被贴上了一个标签——

    见色忘义。

    “能稳定下来。”君慕浅想把自己的头发抽回来,但是还是任由容轻去了。

    她有些无奈道:“就是变化太大了,还是没有清醒过来。”

    “哧。”闻言,沉夜微微冷笑一声,“也便只有他,能把自己搞成这样了。”

    话罢,他走上前去,想要仔细地查看一下绯衣男子的情况。

    却在刚走了没几步,距离还没有三米的时候,正在低头玩着头发的容轻忽然抬起了双眸。

    那双邪美入骨的双眸中,渐渐地浮起了几分血色,透着嗜血的森凉。

    沉夜的脚步一顿,脸色黑着,咬牙切齿地吐出一句话来:“我都不能靠近?那为什么她可以?”

    上一次,容轻走火入魔的时候,他已经死了,但是他却也看到了之后的景象。

    所以沉夜知道,一旦容轻的身上出现了这种状况,那么旁人都不能过去的。

    因为这个时候,这个风华男子就是一个从地狱归来的修罗。

    沉夜看了一眼离着很远的暮霖,又看了一眼紫衣女子,脸色黑得彻底。

    所以意思是,就只有这个小丫头能靠近了?

    果然是见色忘义。

    “这个,实不相瞒。”君慕浅很是坦然,“我也不知道。”

    暮霖说,可能是她身上有什么东西,能让容轻安静下来。

    不过她仔细琢磨了一下,她身上的宝贝,除了混元铃就没有别的了。

    又或者,是因为鸿蒙气运?

    但是她还没有听说过,气运之力有这种能力。

    “罢了。”沉夜深吸一口气,平复了一下想杀人的冲动,“等他醒过来我再和他算账。”

    “嗯?”听到这句话,君慕浅有些意外,“你打得过他?”

    沉夜:“……”

    他现在大约知道了,有那么一种人,能用话就让人噎死。

    但这些话,还偏偏都是事实。

    沉夜瞥了一眼紫衣女子,声音凉凉:“小丫头,女人有时候太过聪明,男人是不会喜欢的。”

    “是吗?”听到这句话,君慕浅挑了挑眉。

    她转头,桃花眸微微弯起,写意风流:“来,轻美人,告诉他,你喜不喜欢我?”

    容轻顺着她的手指垂眸看她,薄唇勾了起来,笑意深深,妖异邪肆:“自然是喜欢慕慕……”

    沉夜:“……”

    他是不是幻听了。

    这具身体也太没用了吧,不仅实力这么低,连耳朵也是个坏的。

    “的心跳声。”

    “……”

    君慕浅叹了一口气,很耐心地教导:“轻美人,你要去掉后面四个字,知道吗?”

    她有些嫉妒她的心脏了。

    就只是跳了几下,就得到了美人的欢心,这叫什么事儿。

    容轻似乎没有听懂,血色的双眸中浮现出了几分迷惑。

    但就是这种迷惑,让他整个人看起来更起来更是美了几分。

    君慕浅瞧见他这幅模样,摇了摇头:“还是需要快点让你恢复正常。”

    话罢,又转回头去,对着沉夜微微扬眉:“你用着我家门徒的躯壳,他不会有事吧?”

    对于灵玄世界的修炼体系,可以说,她接触的还只是皮毛部分。

    当然,三千位面,纵然体系再多,修炼的本质还是不变的。

    同虚幻大千一样,这里有灵力,也有灵脉。

    然而,这个由斗灵所衍生出来的附灵,她却是知道得不多了。

    甚至,根本无法知道,现在的沉夜到底是个什么样的形态。

    元神?还是鬼魂?又或者是跟幻一样?

    闻言,沉夜微抬双眸,冷冷地笑:“以这个小子现在的实力,还承受不了我的力量,而我这一次也不算强行出来,放心,不过是昏迷几天罢了,还不会变成痴呆儿。”

    在百里长笙从血域中一路逃出,因为被追杀的过程中几次突破极限,所以加速了沉夜的苏醒,将他从沉眠之中提前唤醒了。

    但是,这并不是彻底地醒了过来,所以沉夜并不能随时出现,只有在危急时刻才能出手帮助百里长笙。

    虽然沉夜很不喜这个曾经闯入他的坟墓之中,又让他成为了附灵的百里长笙,但是既然事情已经如此,便也无可奈何了。

    若是百里长笙死去,那么他也会跟着消亡。

    “那就麻烦战神阁下带我们去你的墓中了。”君慕浅颔了颔首。

    百里小弟无事,这便好了。

    战神的墓地是在燕归城附近,但终究还不是。

    所以由沉夜带路,比百里长笙要更为轻松一些。

    “不急。”沉夜撩了撩眼皮,神色淡漠,“等那个家伙过来,我们才能去。”

    心中冷哼了一声,大半夜的,还要去讨酒喝,也不知道这性子是被谁惯出来的。

    果然是个厚脸皮的王八。

    “那个家伙?”君慕浅微微一愣,“还有谁?”

    她本来以为,是百里长笙自己过来的时候,无意中让沉夜醒了,所以身体才被这位战神占据了。

    现在看来,竟是和别人一起来的?

    沉夜眼神不善,声音郁郁:“一个很讨厌的人。”

    “哎,我怎么讨厌了?”这句话一落,有声音就从几人的后方传了过来,“你这个蠢家伙,可不要在人家姑娘面前胡说嗝!”

    君慕浅回过头去,就看到一个带着斗笠的少年走了过来,步伐轻盈,混润大气。

    他手上拿着一个酒葫芦,边喝边打嗝,神情惬意无比。

    少年走到了她的面前,距离有三步的时候停了下来。

    抬手将斗笠摘下之后,露出一张十分年轻的脸来。

    唇红齿白,墨发长眸。

    少年身姿挺拔,清澈如风,全身上下都盈着一股活力。

    “这位姑娘好生貌美。”他毫不掩饰自己眸中的惊艳,摸着下巴道,“都说香草赠美人,不过眼下没有香草,那么这木鸢,就赠予姑娘了。”

    随后,少年伸手打了一个响指,便听“唳”的一声响,有东西从高空中极速降落了下来,朝着紫衣女子而来。

    君慕浅在第一时间便感受到了,眼神一凛,就要出手。

    但在看到那落下来的东西却是一只木头制成的雀鸟时,稍稍地愣了一下。

    木鸢?

    一见面送木鸢,是个什么道理?

    这少年……

    沉夜看着这一幕,轻哂一声:“公仪墨,醒一醒,你都是个千年老王八了,还装什么嫩。”

    “……”

    空气中有片刻的寂静,下一秒——

    “好你个沉夜!”公仪墨咬牙切齿地气怒出声,“你说什么呢?”

    居然在人家姑娘前这么说他,他还要不要面子的?

    “你才是千年老王八,你全家都是千年老王八!”

    “我说错了么?”沉夜借着身高的优势,居高临下地看着他,“你的斗灵,难道不是王八?”

    “见鬼的王八!”听到这句话,公仪墨跳了起来,怒声,“我那是旋龟!旋龟你这个愚蠢的人知道是什么吗?”

    他最恨别人叫他千年老王八!

    旋龟能和千年老王八一样吗?

    旋龟!

    君慕浅眼神微微一变,这个少年的斗灵竟然是旋龟?

    她记得,在大千的记载里,是这样写的:旋龟,体态如龟,色红黑,鸟头蛇尾,音如剖木之声。

    但是,这些不是最重要的,重要的是——

    旋龟驼息壤!

    九天息壤!

    “你……”君慕浅的眸光瞬间灼热了起来,看向公仪墨如同看着一块宝贝,“身上有没有土?”

    “沉夜,老子告诉你,你再这样叫老子,老子就跟你没完,老子……”

    “啊?姑娘你说什么?”

    这边,公仪墨还在怒骂之中,冷不丁地听到这么一句话,登时懵了。

    什么叫他身上有没有土?

    他虽然穿着很随意,但也是个爱干净的人好么。

    瞧见公仪墨这个反应,便已知晓了答案,君慕浅摇了摇头:“没什么,就是随便问问。”

    也是,虽然是旋龟,但也只是个斗灵,不是真正的旋龟。

    九天息壤可是土之祖源,一捧黄土,随风而涨,无穷无尽,变化无穷。

    她还以为,她能从这个少年的身上得到有关九天息壤的踪迹。

    “都怪你!”公仪墨也不好说什么,只能把怒火发在沉夜的身上,手指颤抖,“在姑娘面前败坏我的形象!”

    沉夜冷冷地说:“行了,就你废话多,赶紧带路。”

    “呸!”公仪墨恶声恶气道,“我当初真的是瞎了眼,才好心给你建造坟墓。”

    “怎么没把你憋死在里面,还活蹦乱跳地出来了?”

    沉夜看了他一眼。

    ------题外话------

    随时游走在可能被男主杀掉边缘的暮霖:“……主子,战神给你在慕姑娘面前穿小鞋!”

    容轻:(看了沉夜一眼)

    沉夜:当我没说

    所以,太子的废话毛病,大概是遗传自偃师了╯▽╰
笔趣阁小说网的最新网址: KenShuGe.Com域名非常好记。第一时间阅读《灵妃倾天之妖帝已就擒》的最新章节
您可以在阅读中使用键盘“左右键[← →]”快捷翻页,按“回车键[←Enter]”直接返回章节目录.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