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手机阅读本书

    扫描二维码,直接手机阅读

查看目录

第二百二十三章 自己抽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明末最强赘婿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 进入下一章。
    自己抽

    杭州府,一八十里外的山路旁,一间临时搭建的木屋内!

    一名年轻后生,大热天的,依旧穿着一身黑衣,扬了二正的靠在椅子上,表情十分轻松。

    对面坐着三个汉子,都是赤`裸这上身,很是壮硕,一脸的大胡子,手臂上青筋暴起,瞧着就凶。

    “兄弟,咱明一起就过去呗?”

    年轻后生摆了摆手,轻飘飘的说道:“我今天来是告诉你,明天我不去了!!!”

    “不去了?”唯首的汉子一愣,眉头紧皱,语气有些不善的回道:“事做一半,你说不干就不干了?我们大伙都围着你转啊?”

    “你找其他人也一样,我有点急事!”年轻后生表情不变的解释了一句。

    “放屁,这么急我怎么着搭手的人?我给你在加五百两,你明天跟我一起去!”

    年轻后生歪着脖子扫了一眼唯首汉子,呲牙一笑,语气不容置疑的回道:“不是银子上的事,我真有急事,明天必须得回去!”

    “当啷!”

    一把剔骨刀摔在了桌面上,唯首汉子抱着肩膀,歪着脑袋看向年轻后生,眼睛瞪得溜圆:“明天你必须得跟我走!”

    话音刚落,年轻后生动了,速度奇快无比!

    “嗖!”

    剔骨刀被年轻后生捡起,直接扎在了离他最近那人大腿根上,另一边的人刚要动,直接被年轻后生一脚踹在胸口,躺在地上。

    “啪!”

    “你他娘的跟银子有仇啊?”唯首汉子站起身来,掐着腰气的转了一圈,好似并没有多意外是的。

    年轻后生,把剔骨刀扔在地上,搓了搓手掌回道:“有些事,有些人,不是银子能衡量的,这次的银子我分文不要了,下次有事你找我,我还来!”

    说完,年轻后生正了正身子,呲牙一笑,冲着被自己所伤的那名汉子说道:“你的眼神太不友善了,下次在一起搭手,你给我乖一点,天地就是在宽,跟我跑,你也不行!!!玩刀?哼,我让你们三个绑一起也不是我对手,没什么意思,我走了!”

    话音落,年轻后生大步走出木屋,步伐十分沉稳,一副

    王者气质,丝毫不怕屋内的三人偷袭。

    屋内!

    “大哥,他谁啊?这也太狂了吧!咱们兄弟什么时候受过这个气?你怎么不还手?”

    唯首汉子磨着牙闷头回道:“那他娘的是陈良,我还手干什么?也挨一刀?来之前我就跟你说过,你一直用那个眼神看人迟早得挨收拾,我说什么来的?准不准?现在痛快了?”

    眼神不友善的那位汉子委屈的撇着嘴:“我也没想到陈良有这么年轻啊!”

    “你一天能心思明白什么玩意?你真是够倒霉的了,这次的活你别去了,在牵连我们。”

    ………………………

    两日后,杭州府内!

    陈良一人一马从容而归,此刻正是晌午,最热的时候!

    “整口西瓜,渴死我了!”陈良把马绳递给一旁的漕帮兄弟,随即冲着接应自己的齐达喊了一句。

    齐达递过西瓜后,语气有些调侃的说道:“陈爷,你说你回来就回来呗,干啥非得给疤瘌的面子折的?咱们也不是不认识,都是一条路上的跑的,以后也有见面的时候,这弄的多不好!”

    “呵呵,没什么不好的,他要真有那个本事,何苦花这么多银子请我呢?”

    “我是说这个事,毕竟疤瘌跟刘爷也认识,您说是吧?咱这也算是一门血脉了,弄的真挺不好的,疤瘌那边说了不少埋怨话……”

    天地良心,齐达的话无非就是跟陈良唠叨几句而已,也是为了陈良好,想让陈良稳重一些。

    可是陈良不这么认为,在陈良的世界观中,那是一直以自己为主导的,我看你不顺眼,你多说一句话,多看我一眼,我马上就出手收拾你,才不管你是谁,有什么背景,有多少本事呢,咱就刀刃上喊话,谁不行,谁就躺下!

    “你在教我做事啊?”陈良猛然转过头来,面无表情的看向齐达!

    就这一眼,齐达腿肚子就有点哆嗦了,是的,他也意识到自己的话确实有点多了。

    “不敢!”

    “自己抽!”陈良指着齐达的胸口,戳戳逼人的喊了一句。

    “啪!”

    齐达抡圆了劲给了自己一个巴掌,随即赔笑这看向陈良。

    “你要是不服,去问问刘浪,问他敢不敢教我做事。”陈良仰着头,狂傲无比的喊道:“在江湖上,你行,那不用自己说,得靠外人捧,相反也一样,你要是不行,那拉多少人马也没用,疤瘌他自己就是个怂货,手下的人也都是废物,我还用看他们脸色行事吗?”

    “您说的对,是我多嘴了。”

    陈良鼻孔冒气的冷哼了一句,随即大步奔着码头走去,他是决定要去常州府了,此刻前来就是要跟刘浪打个招呼。

    码头内,夹板前,阳光明媚,小风一吹,浑身是上下都暖洋洋的,很是舒服!

    “必须得去啊?”刘浪此刻是不想陈良走的,因为这次跟陆南有矛盾的不是外人了,而是漕帮的人,这窝里斗太难看了!

    陈良啃完西瓜往湖里一扔漫不经心的回道:“南南找的我,肯定是有急事了,我一定要去!”

    “疤瘌让你踩了?”

    “对!”陈良此刻已经有些不耐烦了,也正常,除了阿福和陆南外,他很少跟别人有对三句话以上的时候!

    刘浪掐着腰在夹板上转了一圈,随即咬牙说道:“陈良就没你这样的,要做什么一刻都等不了,就这么急吗?那

    陆南的话是圣旨啊?”

    “要是圣旨,我还真不在乎了,我来不是跟你商量,就是告诉你一声!”陈良眉宇之间乍现一丝凶气。

    刘浪沉默了许久,随即缓缓抬头,一字一顿的回道:“你知道这次跟陆南扳手腕的是谁吗?”

    “我管他是谁呢?”陈良转身就要走,不愿意在跟刘浪多说了!

    “是郑明,也是漕帮的人,你一旦去了,出了事,那我怎么帮你说话?整个漕帮都在调和我跟郑明,这个时候我帮着外人对付他,帮主怎么看我?”

    陈良仰起头来,双目紧盯刘浪:“外人?陆南和阿福是外人?对我陈良而言,漕帮才是外人,郑明行吗?我追他的时候,他跑没跑?刘浪你知道为什么上次你折的那么彻底吗?我告诉你,在江湖上你想得到尊重,想得到名利,那看的是你自己有没有本事,遇到事就调和,谁怕你?”

    刘浪一时无语,陈良的这个歪理说的确实有一点点道理,虽然挺极端的!

    “我陈良一生两个信条,我踩着的死,踩着我的死,我管他是不是漕帮堂主呢,就是天王老子来了,惹上我陈良,我陈良也一人一矛接待他!”

    话音落后,陈良直接抽身走出了码头,带着平时跟自己

    比较亲近的一些人,大概十几个吧,直接上马离去。

    而为此,刘浪只能干瞪眼,因为他压根就管不听陈良,在往下说,很容易当场就吵起来,那样的话,还不如放任陈良走呢,这样或许事还能小点!

    “刘爷,咱怎么办啊?不管了?”齐达凑上前来,轻声追问了一句。

    刘浪足足沉默了一刻钟,而齐达也足足等了他一刻钟!

    “叫齐人马,跟我走一趟常州府吧!”

    “可您要是露面的话,那郑明可就有说的了。”

    刘浪话语十分无奈的回道:“陈良露面,不就跟我露面是一个意思吗?你说这个郑明,哎…非要惹上陈良这个活阎王…”

    “您是说郑明挡不住咱家陈爷?”

    “哼!能挡住陈良的人,还没生出来呢!”刘浪嬉笑一声,背着手,也离开了码头,准备人马,同时当天也奔着常州府而去。
笔趣阁小说网的最新网址: KenShuGe.Com域名非常好记。第一时间阅读《明末最强赘婿》的最新章节
您可以在阅读中使用键盘“左右键[← →]”快捷翻页,按“回车键[←Enter]”直接返回章节目录.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