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手机阅读本书

    扫描二维码,直接手机阅读

查看目录

第328章 惊吓(二)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别跑,哥渡鬼呢!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 进入下一章。
    惊吓(二)

    穿着黑色运动服的男子,右眼伤的有点儿严重。

    他紧捂着右眼,鲜血不断顺着指缝向外流淌,“你还有大招?我怎么不太相信呢?”

    “咱们几个稀里糊涂的死掉,因为死的太快,心里不会存有丁点儿怨言。”

    “和其他的邪祟相比,我们不占有任何优势啊!”

    “你那所谓的大招…”

    他刚刚说到这里,就见红衣服男子已经使出了大招——他扑通一声,直挺挺跪了下去。

    他语气无比的真诚,苦苦哀求着,“隐藏在幕后的大

    boss啊,求求你,别再玩我们了。”

    “像我们这样的面兜,你收拾起来哪会有成就感呢?”

    “要不…你去收拾我家主人吧,他身子骨结实、扛折腾,他还很欢迎你去主动找他呢!”

    黑色运动服男子,脸上露出鄙夷。

    没想到同伙的大招,居然是跪地求饶,外加出卖自家主人。

    做鬼怪都做得这么没有骨气,看来这家伙是没救了。

    “咦?我是不是按住了1只刺猬?”

    红衣服男子突然发出一声轻呼,右手在地面上压了压,“圆形的,毛发很坚硬、很短…嗯哼?这上面居然

    还有个窟窿?”

    “唉呀妈呀——那不是窟窿,那是嘴!”

    “我按住了1颗脑袋!”

    “危险!危险!Go、Go、Go…咱们赶紧快逃啊!”

    让红衣服男子这一顿咋呼,黑衣服男子的神经再度绷紧,他这次没再沿着楼梯向上爬,而是随便选了一个方向,沿着走廊拼命的狂奔。

    “医生说:想要植发,就要先剪掉头发。”

    “于是我满头长发,就只剩下0.5CM。”

    “医院出现变故,我的手术一拖再拖,我变得人不人、鬼不鬼,再回不到从前啦!”

    “你们两个别走!你们留下来陪我,好——不——好——”

    在两名男子刚刚停留的地方,1道身影慢慢钻了上来。

    她光秃的脑袋上,剃着极短的板寸,如果不是听到她纤细的声线,很难相信她是个女生。

    黑衣服男子得以逃脱,红衣服男子却被这女生缠住。

    他半长的头发,被那女鬼紧攥在手中,随着对方不断发力,头发一缕一缕的往下掉。

    “嗷——疼啊,疼啊…你快放手!”

    “别喊!你回答我:留下来陪我,你看好不好?”

    “我陪你妹啊陪?嗷——”

    “呸!胡说八道!我妹她还活着呢,今年她芳龄43。你陪她?不妥不妥…年龄上不合适的。”

    最后1缕头发脱离红衣服男子头颅时,他光溜溜的头顶上已经满是鲜血。

    因为薅头发的动作太过粗暴,过程中,他甚至有几块头皮,大块大块的被扯开,露出下面斑斑赖赖的筋肉。

    “主人说:当头颅断掉的那一刻,我今晚的游戏就要结束。”

    “想要重新恢复活动的能力,必须要等到明晚9点以后。”

    红衣服男子恨恨的念叨着,“本来我今晚是想玩儿的

    尽兴些!”

    “谁能想得到,会遇到你这么个光头神经病?”

    “算老子倒霉!老子不陪你玩儿了!我要断头——自杀!”

    咕咚——

    在红衣服男子的拉扯下,他的脑袋终于从脖颈上掉落下来。

    咕噜噜滚到女鬼脚下时,他的嘴巴还在一开一合,正说出最后1句话。

    穿着蓝白色病号服的女鬼,像是踩皮球一样踩着他的脑袋,正在犹豫着,要不要继续朝着黑衣服男子追杀过去。

    抬头看清远处景象时,女鬼勾起嘴角,烟熏妆一样的大眼睛里,闪过一抹好奇,“这是从哪儿冒出来的1个帅哥?他怎么比我还会玩儿?”

    …

    黑衣服男子还不知道身后的情况。

    拼命向前狂奔时,只感觉这走廊像是没个尽头一般。

    不过好在离女鬼越来越远,而且对方没有从身后追来,这仿佛让黑衣服男子显得轻松了些。

    “不管那两个家伙怎么样,我总要先确保自身安全。”

    男子轻声嘀咕着,脸上挂着自私的表情,“我们这几只断头尸,身上几乎没有怨气,又被主人施了术法,不能去阴冥,只能在阳间当最下等的鬼。”

    “如果能看穿我们的虚实,随便哪只鬼怪,都能肆意的欺负我们。”

    “幸好我和其他的断头尸,还有那么一点点的不同,我常年坚持跑步,跑路的速度当然比他们快。”

    “只是…今天我好像有些超常发挥?”

    黑衣服男子看了看走廊两侧。

    两侧景象飞快的后退着,表明他此时奔跑的速度极快,已经远远超过平时的水平。

    “我可以前后扭头,但…想要低头,怎么变得如此困难?”

    黑衣服男子终于意识到了什么,想要低下头时,却遇到了极大的阻碍。

    脖颈好像被什么东西卡住了似的,无法让头颅低垂下去。

    “你想要低头啊?你早说啊!我帮你啊!”

    在黑衣服男子的另一侧,1张奶油小生的英俊脸庞,突兀的露了出来。

    两颗脑袋大眼瞪小眼,足足让黑衣服男子愣了好几秒,他这才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儿。

    “你…你抢走了我的身体?你什么时候对我动的手?我怎么丁点儿都没察觉到?”

    黑衣服男子带着明显的惊恐。

    难怪自己的速度,会突然变得这么快。

    原来他的头颅被人托了起来,身躯早就不知被丢弃在何处。

    更让他感到心惊肉跳的是,所发生的这一切,直到现在自己才有察觉。

    这家伙是谁?怎么下手那样麻利?

    英俊脸庞的主人当然是婴蜮。

    他龇着白牙,朝着对方笑了笑,“你的头颅和身体本来就分了家,我是帮你拆散他们,暂时让你休息一下。”

    “哦,对了,你的头颅再次断了,你总不能一直这样说下去吧?”

    “睡吧,睡吧…我会找个地方,远远地把你脑袋埋葬起来,让你的头颅和身躯,再没法汇聚到一起。”

    婴蜮的话仿佛提醒了黑衣服男子。

    他果真听话的闭上了嘴巴和眼睛,不过残破的眼皮,没能完整覆盖住他的眼珠。

    失去焦点而且呈现灰败色的眼球里,还带着浓浓的惊恐,似乎生怕婴蜮真的做出他说的那件事来。

    这一个3人小分队,暂时就算告一段落。

    婴蜮胳膊下夹着1颗脑袋,来到走廊的某1个角落,抓起黑衣服男子的右脚踝,拖着他的残躯,一步步向着1楼洗手间走去。

    洗手间冰冷的地面上,小娟等三人再度会合。

    不过这一次,他们全都身首异处、失去了今晚这次活跃的机会。

    吓唬两名男邪祟时,都是在按照我的计划进行:陈医生这一禁忌中枢发挥了作用,让楼栋中依次出现了高大邪祟、肉泥小人以及寸头女鬼等。

    同时婴蜮参与其中,跟着做了个小配合。

    在温小可“动听”音乐的加持下,邪祟心中滋生的恐惧感,会成倍的增加,而判断力和自控力,则会严重下降。

    就算没有婴蜮和温小可参与,陈医生收拾这三个家伙,肯定也是手拿把掐,只是时间上会稍有演长罢了。

    秦巧突然现身,倒是挺出乎我的意料。

    当黑、红两只邪祟疲于奔命时,秦巧冷不丁在洗手间的镜子里钻出。

    没有任何心理准备的小娟,在见到秦巧的本色出演后,连3秒钟都没挺住,噶的一下,当场崩溃。

    连秦巧自己都有些纳闷,喃喃嘀咕着,“我有那么吓人么?其实…我只是想跟妹妹聊聊天的。”

    我忍着笑,动作轻柔的把秦巧的头颅抱在怀里,免得悬浮身前、徒耗魂力,“谁要说你吓人,我就跟谁急!咱家秦巧小名叫啥啊?叫:秦美丽啊!那可是美的不要不要的。”

    秦巧脸色羞红,轻啐了一口,“呸!韩大帅,你浑身上下,就数那张嘴最好了!”

    《忧郁的星期天》旋律,还在楼栋里继续回荡着,因为2楼和3楼,还有断头尸在活跃着。

    其实在揭穿这些断头尸的身份后,我就萌生了这个想法,想让秦巧吞噬掉他们身上纯净的死气,以此来修

    复自身的伤势。

    这一次,秦巧倒是没反对我的提议。

    她只是轻轻叹了口气,表明她虽然不太情愿,但理解我的苦衷,愿意为了我而将就一下。

    经历过电影世界的重大变故后,我手头的人手明显不足。

    尤其缺少像铃儿、秦巧这样,能独当一面、关键时刻能自行做出最优判断的。

    婴蜮的特殊能力很强,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他的阴煞术法甚至比秦巧还要厉害。

    不过它的缺点同样明显:只知道被动的执行命令,永远不会去主动的思索问题。

    一旦发生突发状况,甚至需要我多线同时作战时,婴蜮的作用就很有限了。

    而在收服鬼巫族子弟以及那些断头尸时,我死皮赖脸的缠着陈医生求合作,其实也有拉拢她的意思。

    我来不及详细调查陈医生的状况。

    现在我只知道她很古怪:现实世界中,她是个容颜苍老的女人;可一旦昏睡过去,那个年轻冷漠的陈医生,就会在阳光医院楼栋里出现。

    她会化身为阳光医院的阵法中枢,如果那些医生和病号的阴魂仍在,陈医生无疑是十分强大的。

    她能让擅闯阳光医院者,陷入无穷无尽的噩梦轮回,对方最终能否苏醒,全在陈医生的一念间。

    不过阳光医院已经是此一时、彼一时了。

    陈医生想要重新获得原有的中枢能力,必须依靠我镇塔里的特定场景。

    只有经过我点头同意,带有邪恶气息的阳光医院,才会真正出现在阳间。

    “这次合作过后,陈医生应该很怀念以前的日子吧?”

    “她会不会答应我的请求,往后担任阳光医院板块的管理者呢?”

    电影世界的禁忌松动,给了我一些启示,里面各个场景管理的太过松散,这才给了鬼主机会,让他把残躯逐一送了出去。

    如果我能在各个场景选好合适的管理者,整个电影世界会不会就变得铁板一块?

    不管多厉害的邪祟进入其中,恐怕都得乖乖投降吧!

    没有任何漏洞的禁忌樊笼大阵,简直是所有邪祟的噩梦深渊啊!

    我刚想到这里,忽然间感应到楼栋里,出现了意想不到的变化。

    镇守在三楼的鬼巫族子弟,咬破了右手食指。

    他屈指一弹,几滴鲜血洒了出来,却没有落在地面上。

    与此同时,那几名断头尸身躯一震。

    身上不约而同散发出妖冶的红光。
笔趣阁小说网的最新网址: KenShuGe.Com域名非常好记。第一时间阅读《别跑,哥渡鬼呢!》的最新章节
您可以在阅读中使用键盘“左右键[← →]”快捷翻页,按“回车键[←Enter]”直接返回章节目录.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