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手机阅读本书

    扫描二维码,直接手机阅读

查看目录

663 密信为证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大唐风流小地主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 进入下一章。
    密信为证

    李忘忧就是用膝盖想,也知道这位刑部侍郎口中的胡商奸细,必然是昨日与自己把酒言欢的那位龟兹国商人,老白,白莫苾!

    至于说白莫苾是突厥人得细作间谍,这事李忘忧是不相信的。

    虽然两人昨日是初次见面,但李忘忧却不知为何,就是相信此人。更何况一名身家不菲的龟兹王族商人,有什么必要冒着风险,去帮突厥人收集情报?

    而且哪里有那么巧的事情,昨日自己刚将那郑康伯给揍了个半死,今日被人弹劾。上了大殿,立刻爆出昨夜抓获一名胡商细作的事情。

    要说这是巧合,李忘忧一点也不相信。

    更何况如今这位刑部侍郎还口口声声说此事与自己有关,那显然更是世家的阴谋无疑。

    李忘忧挑挑眉毛:“敢问王侍郎,此事与某有何干系?还请王侍郎直接言明。”

    刑部侍郎王熙仲看看李忘忧,一副皮笑肉不笑的表

    情,阴恻恻的笑道:“户县伯莫急,许是那名胡商熬不过大刑胡乱攀咬,也未必与户县伯有关。”

    他又朝李二躬身揖礼:“陛下,据不良人审讯那胡商交代,长安城中的舆图,便是户县伯昨日交于他的。另有一封给突厥人的密信被不良人查获,据那胡商交代,也是户县伯交于他的。另外据不良人查证,昨日户县伯却与此人与西市胡人酒肆之中饮酒,交谈甚久。此事有胡人酒肆掌柜,以及一众胡姬可以为证。”

    刑部侍郎王熙仲的话,让李二蹙眉不已。

    要说自己这侄子与突厥人勾结,那他是绝对不相信的。身为大唐的开国县伯,李忘忧有什么必要与突厥人勾结,又有何好处?

    不仅他不信,大殿之上的满朝文武也没人相信。

    程咬金直接站了出来:“陛下,此事不可信,子忧这小子虽然时常胡闹,但要说他与突厥人勾结,我是绝对不信的,此事必然是那胡商胡乱攀咬!”

    房玄龄、杜如晦等人对视一眼,也纷纷出言,表示了自己的怀疑。虞世南、孔颖达等人更是出言附和,

    一时间大殿之中因为刑部侍郎的话,喧闹得与菜市场无异。

    “密信在何处?”李二虽然不信,却也只能先询问王熙仲。

    刑部侍郎王熙仲直接从腰间蹀躞中,取出了一封信件,交给米拓,呈给李二御览。

    李二打开信件,上面的内容却让他的眉头锁得更紧了。这纸上,赫然便是李忘忧那独有的瘦筋体,分毫不差,却是自己侄儿手书无疑。

    而上面的内容,更是清清楚楚写着,李忘忧向突厥颉利可汗示好效忠,以及委托胡商帮自己传递消息,自己在大唐内部为颉利可汗内应,期盼颉利可汗早日南下,攻陷长安城…

    李二越看脸色越发铁青,再反反复复将那封信纸看了数遍,却是李忘忧的笔迹无疑。

    “李忘忧,你如何解释这封密信?”李二的声音也变得清冷起来,事实就在眼前,他虽然怀疑,却又不得不信。

    “陛下,臣不知什么密信,更不可能勾结突厥人。

    ”李忘忧当然不会承认,这摆明就是世家为了报复自己,伪造的所谓“密信”。

    “米拓,将这信拿给李忘忧与群臣看看,让他自己看看清楚,是不是他亲笔书写!”李二直接将那密信丢给了一旁的米拓。

    米拓此刻也苦这脸,弯腰从地上捡起了那封信,小跑下了御阶,将其递给李忘忧。

    要说李忘忧是突厥人的内应,打死米拓也不相信。

    更何况此事明显透着蹊跷,什么胡商细作、李忘忧勾结突厥,这种事情连百骑司都未发现丝毫端倪,为何就被刑部下属的不良人给抓到了?

    大殿之上,米拓也不敢多说什么,只能在将信纸递给李忘忧时,递过去一个“自己当心”的眼神。

    对于李忘忧,米拓是心存感激的。

    当初太极宫中“狸猫换太子”一事,若不是李忘忧发现了真相,并且撬开了宫女的嘴巴,万一皇子李治真出了什么意外,他米拓身为内侍省的省监,有几个脑袋也不够李二砍的。

    而且他与李忘忧认识时间不短,这位少年勋贵却也

    未如旁人一般,将其当成阉人,用特殊目光看待,故而米拓自然是愿意亲近李忘忧的。

    方才他伺候在李二身旁,那密信上的内容米拓自然也看在眼中,不免也觉得心惊肉跳。

    即便以米拓看来,这封信也却是李忘忧亲笔手书无疑。

    毕竟李忘忧那瘦筋体,长安城有名,学习的人很多,但那笔迹却是李忘忧的。

    双手接过米拓递来的信件,李忘忧粗粗扫了一遍,心中也不免咯噔一下。难道仅仅一晚上,郑元寿他们这些世家,就准备得如此周密?不仅抓了白莫苾这位胡商屈打成招,甚至还伪造了一份如此天衣无缝的密信…

    若不是李忘忧肯定自己绝对没有写过这玩意,恐怕他都会以为眼前的密信是真的了。

    这字迹,居然真如同是他自己亲笔手书一般。

    “启禀陛下,这信是伪造的,并非臣亲笔手书。”李忘忧摇摇头,出言否认道。

    李二板着脸,盯着他看了半响才开口道:“米拓,

    将那信传给诸公看看,鉴别一下究竟是不是李忘忧所写。”

    李二虽然内心并不相信李忘忧会勾结突厥人,但那封信上,却写出一点原因,让李二不得不怀疑,李忘忧是否真的当面一套,背后一套。

    那封写个颉利可汗的密信,赫然点明了李忘忧要投靠颉利可汗的原因,那便是要报杀父之仇。

    虽然李周当初是因病而亡,但原因则在于玄武门之后,与李二的冲突,从而被贬官夺职,这才导致李周又急又气又羞又恼,一病不起撒手西去。

    密信之中,“李忘忧”将自己父亲的死归结为李二杀兄囚父,大逆不道,又辱骂驱赶忠良,这才导致了他父亲的离世。故而,李二与他乃是“杀父仇人”。如今他委身仇人身旁,便是为了有朝一日报仇雪恨,引导颉利可汗杀入长安城,替父报仇!

    这些话语,却不能不然李二产生了怀疑,怀疑李忘忧是否真如那信上所言,因为李周的事情怀恨在心,有那不轨之心。

    密信交给房玄龄、杜如晦、长孙无忌、虞世南、孔

    颖达等大佬传阅后,众人皆是默不作声,不知应当说什么好。

    这信,这笔迹,还真是李忘忧的…
笔趣阁小说网的最新网址: KenShuGe.Com域名非常好记。第一时间阅读《大唐风流小地主》的最新章节
您可以在阅读中使用键盘“左右键[← →]”快捷翻页,按“回车键[←Enter]”直接返回章节目录.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