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手机阅读本书

    扫描二维码,直接手机阅读

查看目录

第六百四十四章 无尘子的冤屈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三哥的拳头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 进入下一章。
    第六百四十四章 无尘子的冤屈

   这位身材瘦弱,跟一根竹竿似的黑衣人“无尘子”,现在觉得自己就是一只已经掉进猎人圈套中的猎物,他越想挣扎,那根看不见也摸不着的绳索,勒在他的脖子上就会越勒越紧,让他有一种无法呼吸、无法喘气和接近于窒息的感觉。

   而且这位身材瘦弱,跟一根竹竿似的的黑衣人“无尘子”此时此刻,他的心里跟明镜似的,他知道,给他们这些黑衣人设计陷阱之人,就是那位武林中、江湖上百年难遇、硕果仅存的传奇人物“白衣大帝”。

   而那位武林中、江湖上百年难遇、硕果仅存的传奇人物“白衣大帝”,由于顾及自己的身份,却将勒紧他们脖子上的绳索,交给了准备来勒紧这根绳索的人,就是那位武林中、江湖上百年难遇、硕果仅存的传奇人物“白衣大帝”的关门弟子,这位长得其貌不扬的年轻人,武林盟主“忠勇侯”阿三少侠。

   “无尘子”回过头,望了一眼现在像一条死狗一样,倒在地上,只有出气没有进气的那位“黄山派”弃徒“黄山老怪”,心中不竟滋生出那种少有的凄凉和悲哀,那种“兔死狐悲”的感觉从心底深处,油然而生,毕竟这位“黄山派”弃徒“黄山老怪”在那个神秘组织里面,和他们在一起共事也有不短的时光,现在却直挺挺的躺在冰冷的地上,嘴里的鲜血犹如泉涌一般,眼看是必死无疑,活不成了。

   能言善辩、见风使舵的这位身材瘦弱,跟一根竹竿似的的黑衣人“无尘子”,望着那位武林盟主“忠勇侯”阿三少侠紧握的双手,不竟心头一震,一股莫名的寒意,袭上心头,让他忽然觉得站在他对面的这位长得其貌不扬的年轻人武林盟主“忠勇侯”阿三少侠,就像是一座他这辈子都没法逾越的大山一样,屹立在他的面前,甚至这位长得其貌不扬的年轻人武林盟主“忠勇侯”阿三少侠此时此刻,身上散发出来的那种无形杀气,已经弥漫在整个“司徒山庄”议事大厅的门前广场上,让这位身材瘦弱,跟一根竹竿似的黑衣人“无尘子”感觉自己现在就像是身负几座大山一样,压得他要想直起腰和正常呼吸都是十分艰难!

   “无尘子”觉得自己以前的那种豪情壮志、英雄气概,刹那间被来自这位长得其貌不扬的年轻人武林盟主“忠勇侯”阿三少侠的无形杀气所击溃,是溃不成军。

   一个人不管在恶劣的条件下,都有一种天生的求生欲望,正是因为这种天生的求生欲望,激起了这位身材瘦弱、跟一根竹竿似的黑衣人“无尘子”的那种能言善辩、见风使舵的才能。

   “侯爷,您可是武林中、江湖上德高望重、名扬四海的武林盟主,您同时也是那令人望而生畏、位高权重的侯爷,您的恩师可是武林中、江湖上百年难遇、硕果仅存的传奇人物‘白衣大帝’,他老人家曾经在众人面前承诺过,要放过咱们这一小揪人,给咱们这些一小揪的人一次改过自新、重新做人的机会,现如今您不可以对咱们这些一小揪的人肆意杀戮,无情的打杀咱们啊!”这位身材瘦弱,跟一根竹竿似的黑衣人“无尘子”万分委屈、心有不甘的对着武林盟主“忠勇侯”阿三少侠说道:“所谓的一言九鼎,您的恩师那位武林中、江湖上百年难遇、硕果仅存的传奇人物‘白衣大帝’可是现如今的武林中、江湖上年轻人的偶像,他如果轻易就毁掉自己的诺言,侯爷,您作为武林中、江湖上的武林盟主,您如何看待这件事情呢?”

   这位“无尘子”的一席话,有理有据,说的也是不亢不卑,武林盟主“忠勇侯”阿三少侠握紧的双拳,轻轻的放下,只有将自己的双手背在自己的身后,才能掩饰自己内心的愤怒和尴尬,不过他的双眼却狠狠的瞪着这位能言善辩、见风使舵的“无尘子”。

   “无尘子”虽说表面上若无其事,但是他知道,如果眼光能杀人,他不知道要在眼面前这位长得其貌不扬的年轻人武林盟主“忠勇侯”阿三少侠的眼光中死过多少次,甚至要被这位武林盟主“忠勇侯”阿三少侠眼睛里的那种愤怒的怒火烧成灰烬!

   “‘无尘子’,既然你口口声声说这位武林盟主‘忠勇侯’阿三少侠是那位武林中、江湖上百年难遇、硕果仅存的传奇人物‘白衣大帝’的关门弟子,你还说只要是这位武林盟主‘忠勇侯’阿三少侠杀掉你,也就是那位武林中、江湖上百年难遇、硕果仅存的传奇人物‘白衣大帝’亲手而为,你说这话也是有点儿道理!”哪位身穿白衣白裤、鹤发童颜、脸如白玉的老道士东郭紫烟这个时候,忽然从天而降说道:“老道仍是华山派东郭紫烟,和那位武林中、江湖上百年难遇、硕果仅存的传奇人物‘白衣大帝’并不是一脉相承的关系,可以说是‘风牛马而不相及’,老道就给你这个机会, 你若是能胜得老道一招半式,老道可保你全身而退,再也无人敢找你麻烦!”

   正当那位身材瘦弱,跟一根竹竿似的“无尘子”在心中暗暗舒了一口气之时,忽然他就看到了那位身穿白衣白裤、鹤发童颜、脸如白玉的老道士从天而降,犹如天宫中的神仙下凡一般,飘落人间,如果不是她的发丝已经变得赛雪一样白,在在场的众人眼里,她就像是月宫中的嫦娥一样,美得令人窒息,美得不可方物!

   这位身穿白衣白裤、鹤发童颜、脸如白玉的老道士的美,虽说不能和那位长得美若天仙、肌白如雪、冷若冰霜的小姑娘南宫曼曼一般美得惊艳四射,美得雍容华贵,但是,或许是岁月无情,反而给她增添了一抹成熟女人独有的魅力,那是一种令人想想就“心跳加快”的魅力。

   “这位姐姐,不知道您可否见过‘无尘子’?”这位身材瘦弱,跟一杆竹竿似的‘无尘子’脸上一本正经的对这位身穿白衣白裤、鹤发童颜、脸如白玉的老道士问道:“‘无尘子’虽说籍籍无名,但是也是在武林中、江湖上历练多年的人,却从不知道在武林中、江湖上还有姐姐这么一号美得令人窒息,美得不可方物的大美人儿存在,不知道大美人儿姐姐可否告知芳名!”

   “姐姐?你叫老道姐姐?哈哈哈,老道做你祖奶奶差不多!老道便是华山东郭紫烟是也!”这位身穿白衣白裤、鹤发童颜、脸如白玉的老道士东郭紫烟闻听“无尘子”叫她姐姐,不竟哈哈大笑着说道:“看来你的嘴挺讨人喜欢的,老道平常鲜有在武林中、江湖上走动,‘无尘子’这个名头也是陌生,但凡若是你犯下些许小错,老不死的恐怕不会刻意嘱咐叮嘱他的关门弟子一定要取你性命,你说说看,你究竟在武林中、江湖上,所犯何罪?以至于那闲云野鹤、不问世事的方外之人老不死的都要惦记着你!”

   “哦,您就是那位武林中、江湖上数十年前人们顶礼膜拜、久负盛名的那个年代里的大美人儿东郭紫烟啊,失敬失敬!‘无尘子’何德何能,今天得以仰视心中心心念念想见到的大美人儿东郭紫烟,真是祖上积德啊!”这位身材瘦弱、跟一个竹竿似的‘无尘子’脸上浮现出那种仰慕之情,绝没有那种轻薄浪荡的表情,而是那种崇拜偶像的神情,“无尘子”对着这位身穿白衣白裤、鹤发童颜、脸如白玉的老道士东郭紫烟深深的鞠了一躬,然后接着说道:“今日‘无尘子’若是死在您的手里,也算不枉来人世间一遭,请您动手杀了‘无尘子’吧,‘无尘子’死在您的剑下,绝无怨言!”

   “哈哈哈,瞧你的嘴真会说,嘴甜如蜜罐,若是老道只有十七、八岁的光景,非要被你的‘甜言蜜语’伤得遍体鳞伤不可?但是,老道今年八十有九啦,你这一套在老道这里也不管用啦,你就赶快当这么多人的面前,说说你的那些自鸣得意的坏事吧!”这位身穿白衣白裤、鹤发童颜、脸如白玉的老道士东郭紫烟右手握紧手中的那柄“寒光四射”的长剑的剑柄,哈哈大笑着说道:“老不死的这个人平生最最痛恨男人欺骗女人,说不定你‘无尘子’曾经欺骗过什么老不死的曾经心仪的女人也说不定,要不然他怎么可能对你一定要杀之而后快呢?”

   “唉,说来话长啊,‘无尘子’是生不逢时,竟然和那‘唐家堡’的人扯上关系,谁知道‘唐家堡’的人会和这位武林中、江湖上百年难遇、硕果仅存的传奇人物‘白衣大帝’是扯上什么渊源啊,‘无尘子’就是为了躲避这位武林中、江湖上百年难遇、硕果仅存的传奇人物‘白衣大帝’的追杀,不得已而投奔了阴谋造反的神秘组织的!”这位身材瘦弱、跟一根竹竿似的“无尘子”唉声叹气的摇摇头说道:“若不是‘无尘子’有一项特殊技能,恐怕早就死在这位武林中、江湖上百年难遇、硕果仅存的传奇人物‘白衣大帝’的怒火之中了,这一次,他老人家在众多黑衣人当中居然能一眼就认出‘无尘子’,‘无尘子’知道,命已不久矣!”

   “哼,‘无尘子’,你如此说,可是你辜负了‘唐家堡’那位千金大小姐?要不然老不死的也不会对你这种若有若无的年轻晚辈如此‘厚爱’了?甚至到了‘不死不休’的地步啦!”这位身穿白衣白裤、鹤发童颜、脸如白玉的老道士东郭紫烟冷哼了一声,然后在淡淡的月光下,双眼紧紧的盯着这位身材瘦弱,跟一根竹竿似的“无尘子”的双眼,手里握紧那柄寒光四射的长剑的剑柄厉声喝道:“如若你真有此事,恐怕在这个世界上,就是天上的玉皇大帝,地上的当今皇上都救不了你!老不死的虽说隐退武林、江湖数十载,但是,他是一个恩怨分明、嫉恶如仇之人,他若想取你性命,恐怕就是你逃到了天涯海角,他早就将你诛杀殆尽!不知道你有什么特殊技能,你竟然会在老不死的的追杀之下,还能够苟活这么多年?实属奇迹。”

   “哈哈哈,哈哈哈,小老妖婆,老不死的想不到你还有些良知,并没有在私底下说一些老不死的闲言碎语!这一点值得老不死的为你竖起大拇指!”这位身穿白衣白裤、鹤发童颜、脸如白玉的老道士东郭紫烟的话语刚落,不知道从什么地方,就传来那位武林中、江湖上百年难遇、硕果仅存的传奇人物“白衣大帝”的哈哈大笑的声音,只听见这位武林中、江湖上百年难遇、硕果仅存的传奇人物爽朗的笑着说道:“‘无尘子’,你可知道,为什么过一阵子老不死的就要在武林中、江湖上放出风声,说要来诛杀你这个忘恩负义、始乱终弃之辈吗?老不死的今天就告诉你,老不死的就是要你在快要忘记此事的时候,让你重新记起此事,就是要让你生活在寝食难安、食不知味的日子里!让你生不如死!因为你所犯下的罪行,在老不死的的心里,是最最不可饶恕的罪行!”

   “唉,在这个弱肉强食的江湖上,谁的武功高强,谁的拳头大,谁说的话就是代表着正义,否则就是造孽!”这位身材瘦弱、跟一根竹竿似的“无尘子”颓废无助的低下了头,只听见他长长的叹了一口气,然后对着这位身穿白衣白裤、鹤发童颜、脸如白玉的老道士东郭紫烟说道:“想当初‘无尘子’和那‘唐家堡’的那位也是青梅竹马、两小无猜的少年,彼此心意相通、心心相印,怎奈世事弄人,她的哥哥不知道怎么惹恼了一位武功极高的女魔头,那个女魔头三番五次的对他的哥哥纠缠不清,而且在他的哥哥高中探花之后迎娶‘百里家族’的千金大小姐‘百里秋水’之时,女魔头还大闹‘百里家族’的百里府邸,并且有几次差一点将那位‘百里秋水’给斩杀于剑下,但是,‘唐家堡’的大公子岂是那种无情无义、薄情寡义之人,他既然和那‘百里秋水’有了夫妻之实,他就要担负起一个做丈夫的职责,他苦苦哀求那个女魔头,那个女魔头才肯放那‘百里秋水一马!”

   “呔,‘无尘子’,你怎可在此黄口白牙、胡言乱语,此事和你又有什么关联?”哪位身穿白衣白裤、鹤发童颜、脸如白玉的老道士东郭紫烟原本白洁如玉的脸颊上,忽然涨得鲜红,仿佛有一股怒气无法释放,想找一个可以释放怒火的地方,只听见这位身穿白衣白裤、鹤发童颜、脸如白玉的老道士东郭紫烟厉声喝道:“你可知老道平生最恨人背后诋毁他人的卑鄙无耻的行径,今日你若不能将此事原原本本、老老实实的说清楚,恐怕老道也不会顾及什么江湖规矩,一剑将你刺个透心凉!”

   “唉,前辈,‘无尘子’怎么敢在您面前胡言乱语、颠倒黑白呢?”哪位身材瘦弱,跟一根竹竿似的“无尘子”疾呼着说道:“如果前辈给‘无尘子’一个辩解冤屈的这个机会,‘无尘子’肯定会将此事的真真实实的来龙去脉、原原本本地告诉您!”

   那么,这位身材瘦弱、跟一根竹竿似的“无尘子”,到底要和这位身穿白衣白裤、鹤发童颜、脸如白玉的老道士东郭紫烟说些什么呢?

   

笔趣阁小说网的最新网址: KenShuGe.Com域名非常好记。第一时间阅读《三哥的拳头》的最新章节
您可以在阅读中使用键盘“左右键[← →]”快捷翻页,按“回车键[←Enter]”直接返回章节目录.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