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手机阅读本书

    扫描二维码,直接手机阅读

查看目录

第四百七十五章 惊闻!归墟尽头的世界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我为纣王之傲啸封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 进入下一章。
    第四百七十五章惊闻!归墟尽头的世界

    也不知道过去了多长时间,张紫星终于睁开了眼睛。引入眼帘的,并不是记忆中那闪耀的光亮,而是一片昏暗的天空。

    刚才仿佛做了一个奇异的梦,梦里有如画山水、有彩光氤氲、还有奇怪的茧……

    这梦有一种奇怪的感觉,似乎从什么时候开始,他就一直在作梦,只不过如今显得更清晰而已。

    张紫星轻轻摇了摇头,将杂念抛开,开始打量起周围的情景来。

    薄薄的烟雾漂浮在空中,仿佛在布满阴霾的脸上又蒙了一层面纱,给人感觉沉甸甸的。

    张紫星挣扎着想站起身来,就觉得身体仿佛散架一般,竟是难以动弹,体内原本就透支的仙力显然还没有恢复。

    天瑶就躺在他的身边不远,脸正好侧过来朝着他这一边,那张美丽绝伦的脸庞上露出少有的恬静表情,如同睡着了一般。张紫星能清晰地感觉出来,她还活着。

    张紫星放下心来,默运法门,想要加速仙力的回复。不料周围的灵气竟然十分稀薄,不仅如此,这气息仿佛是将灵气、毒气、玄清之气等各种力量混合在一处,根本无法与“地球”上浓郁而醇厚的灵气相比。

    若要单独吸收仙力所需的灵气,须得花大力气将它从复杂的混合中“过滤”出来,这样不仅费力费时,而且最后获得的灵力也是相当稀薄的,很可能还比不上所花费的力量。

    这种特异的情况使得张紫星无法如往常那样吸纳灵力回复仙力,好在他的手段甚多,当下勉强提聚体内不多的残力,运出魔域所化的饕餮之力,将空中那种驳而不纯的气息尽数吞噬,随即化作可吸收的力量纳入体内。由于这种力量中带着毒力、咒力各种“有害”力量,若是换了另外一个人,只怕已身受其害,爆体而亡,但对于张紫星的“吞噬”牌无上魔体而言,却是来者不拒,多多益善。

    饶是如此,回复的过程依然比想象中的要慢了许多,但总算是找到了一个有效的途径。张紫星虽然仙力不足,却因本身所具有的强大的再生之能,在昏迷之时,断去的双脚已经自动完全复原。

    利用饕餮神通恢复了一些力量的张紫星支撑着身体站了起来,开始打量起周围的状况来。

    他与天瑶似是落在了一处大山上面,而这山是漂浮在空中的,整个坏境有些类似天界,无边无垠的空间中有不少漂浮的奇山。周围的环境都是一种暗色调,天与地给人的感觉就是:昏惨惨的,分外压抑。

    这便是归墟的尽头吗?

    妲己,是否也在这里?

    张紫星将仙识朝四周扩散而去,却发现所能到达的范围十分有限,看来在这里的坏境很不利于力量的发挥。他来到天瑶身旁,将仙力缓缓输入她的体内,不久,天瑶便睁开了眼睛。她想起昏迷前,张紫星放弃打神鞭与她一同坠入此地的情景,心中涌起深情,却没有多说什么。事到如今,两人对彼此的心意俱是明了,所以也无须多言。

    天瑶忽然露出惊讶之色:“夫君,为何我的修为与力量尽数失去了?”

    张紫星方才救醒她时就感觉到有些异常,如今听她这么一说,更是意外。就算先前天瑶如何透支力量,充其量也不过是力竭而已,怎么会修为尽失?张紫星分明记得,他在抱着天瑶冲进归墟之时,天瑶已经回复了少量的元气,那时候她的境界还是玄仙上阶巅峰,为什么现在会变成如此状况?

    不对,以张紫星的眼力看来,天瑶此刻似乎并非凡体,而是一种奇异的状态,仿佛是某种游离状,显得有些朦胧,但那玄仙上阶巅峰的修为确实是不复存在了。

    莫非是这归墟的异力所造成的?

    但更奇怪的是,为什么张紫星自己却没有这种情况?他依然是那种最初级的筑基期,真实的力量虽然虚弱,但层次与强度却没有改变。

    天瑶千万年苦修毁于一旦,心中甚是难过,张紫星连忙安慰。天瑶毕竟不是普通女子,随即便恢复了过来,幽幽地说道:“或许,这正是天意。我素来命运蹉跎,有盈亦有亏,难得圆满。如今我遇上你这样情深意重的夫君,自是要付出相应的代价,故而失去了力量。既是如此,我便没什么遗憾了。”

    张紫星听得感动,将她一把搂住,说道:“你如何会这样想?我们既成夫妻,自会圆圆满满,哪有什么盈亏?此必是归墟之力所致,只要离开此地,当可复原。”

    天瑶忽然想到一事,脸红了半边:“你与蝉玉是否已结为夫妇?将来我有何颜面去见她?”

    张紫星嘿嘿一笑:“这有何妨?就当是我这个‘师公’荒淫无德,来个师徒兼收罢了。当年你不是要我做元帝,你做元后,还搭上蝉玉做元妃吗?看来那时你便有这心思了……”

    天瑶想起当年他与菡芝仙初上西昆仑的情景,不由羞意大生。此时张紫星又凑近她耳边低语了几句,天瑶何曾听过如此挑逗之语,连耳根都红透了。那种娇媚之态分外动人,分明是一个温柔可爱的小妻子,哪还有初见时那种盛气凌人的冰冷感觉?

    就在此时,张紫星眉头一皱,似是感觉到了什么,赶紧拿出紫罗迷障来。哪知平日百试不爽的最佳“伪装法宝”忽然似是灵气全失,无法发挥作用,想必也是受到了归墟之力的影响。张紫星只得拉着天瑶走到一块巨石前,隐蔽了起来。

    只见远处薄雾散开,一道怪风吹来,到达张紫星与天瑶所在的奇山一带时,在上空转了一圈,随即落下地来。

    这怪风化作一个男子的人形,穿着一身青衣,身材瘦小,看上去獐头鼠目。那男子鼻子抽了抽,似是发现什么异常,一路朝张紫星所在“闻”了过来。

    张紫星倒还罢了,但天瑶此刻却失去了法力,又无法施展紫罗迷障,当即暴露了行踪。

    那男子打量了张紫星两人一阵,目光落在天瑶身上,问道:“你二人甚是面生,究竟是何人门下?”

    张紫星看出这男子是化婴期修为,不由暗暗诧异:在这归墟奇异之地,连天瑶这样的顶阶玄仙都失去了修为,为什么这男子能这样的力量?

    天瑶见这男子的眼光似是不怀好意,心中生出厌恶之情,并不搭理。张紫星有心从这男子的身上获得此地的情报,心念一转,说道:“我夫妻二人随师闭门修炼多年,鲜有外出,只因今日师尊命我二人出门办事,故而来到此地。不知这位道友如何称呼?”

    男子眼中露出狐疑之色,又看了看天瑶,说道:“我乃鬼母门下风生,不知尊师是哪一位?”

    “鬼母门下!”张紫星故意露出吃惊之色,暗暗将魔域的迷惑之术施展开来:“我二人虽闭门修炼,亦久仰鬼母大名,今日见得风道友,真乃幸事也!不知风道友此刻意欲何往?”

    男子听得那恭维之语,脸上掠过得意之色,心中一迷糊,也没有再追问两人的来历、姓名,说道:“我与众同门得鬼母之召,回鬼丘听命。”

    张紫星听得迷糊,问道:“请问风道友,此地为何处?”

    “此地当然是归墟秘境了!”风生顺口答了一句,又将目光瞥向了一旁的天瑶:“俞皇最好凌虐美女,而这女子甚是貌美,若将之擒下献于鬼母,自可以之为酬与俞皇结盟,如此一来,便可不畏那大敌了。”

    天瑶听得怒火中烧,虽知张紫星在施展手段,却还是忍不住冷哼了一声,这句哼声使得风生忽然清醒了过来,指着张紫星喝道:“你究竟施展了什么道术?竟敢迷惑与我?”

    张紫星冷声道:“若非如此,怎知你打得如此龌龊主意!”

    风生阴笑道:“你修为低贱,方才只不过是侥幸得手,居然敢在我面前如此张狂!若是识相,乖乖地将那女子奉上,我可免你一死,若再敢迟疑半分,管教你化作飞灰!”

    话刚落音,就见张紫星已瞬间出现在眼前,风生大吃一惊,还未来得及躲闪,就被一拳就击在了肚子,当即被打得倒飞了出去。张紫星这一拳的力道把握得很好,最多也就让风生昏迷而已,以便拷问。

    哪知那风生虽然被击飞,却又若无其事地站了起来,只是面色有些难看,没等他反击,张紫星已再次出现在身前,一拍他肩膀,居然将他半截身体都拍入了坚硬的土地中。

    风生虽然仗着天赋异能没有受伤,但脸上却真正露出惊容来:这男子所表现的力量,哪里是什么筑基期?至少也是真仙以上的层次!风生心知踢到了铁板,不敢敌对,将身一晃,化作一只青色的貂鼠来,顺势朝地下钻去,想要逃离开来。

    那青貂还没钻多远,忽然就觉一阵地动山摇,周围的土地都爆裂开来,自己也被那股巨大的力量震上了半空,还没落下,就被一股无形的力量禁锢了起来。

    青貂连忙口吐人言:“我有眼不识道友神通,请道友见谅!请看在鬼母之面,放我而去!”

    天瑶看了这青貂一阵,说道:“原来是风狸!此乃上古异兽,火烧不死,刀砍不入,打之如打皮囊。用锤击其头数千下方死,但只要其口入风立即复活。只须用菖莆塞其鼻,便可杀之。”

    青貂见这毫无力量的女子居然窥破了他的来历和致命之物,心中更加惊骇。

    “可惜此处并无菖莆……”张紫星的话刚让风狸松口气,随后又悬起心来:“不过我有吸噬神通,可将其躯体尽数吞噬,届时还可夺其修为,岂非一举两得?”

    风狸一听,连忙求饶,张紫星见其屈服,说道:“只要你献上本命元魂,奉我为主,我可饶你性命。”

    目前他对归墟秘境一无所知,急需了解更详尽的情报。

    风狸一听,惊呼道:“道友何出此言?进得归墟,俱为半魂之体,如何来的本命元魂?莫非……你二人是从归墟外而来?”

    半魂之体?张紫星隐隐有些明白为什么自己会觉得天瑶那种游离、朦胧的感觉了,只怕修为尽失也于此有关。但是,他对自己依然能保留境界还是十分费解。

    风狸是个机灵之人,说出最后一句时,顿时醒悟了自己失言,生怕张紫星杀人灭口,连忙赌咒发誓会保守秘密。

    张紫星是何许人,自是不会相信他的誓言,但他并没有杀死风狸,而是花了一番工夫,以魔体施展了催眠之术,使得风狸在潜意识中将他当成了无法抗拒的主人,自是知无不言。

    从风狸的口中,张紫星终于了解到了归墟秘境的情况。

    在风狸的记忆里,并不知道这归墟秘境是什么时候存在的,也不知道它与归墟中绝大多数人是如何来到这归墟秘境的,从风狸有记忆开始,它就已经身在此处了。

    归墟中有许许多多的势力,有的是一方雄主,麾下门人甚众,有的喜欢独来独往,靠着超强的实力,无人敢撼,风狸所依附的鬼母正是其中一方较强的势力。

    这些势力平日虽然也会发生冲突,或是小规模的兼并之类的活动。但真正大规模的战斗却是五百年一次,而战斗的目的就是为了争夺一件东西,据说这件东西蕴藏着一个极其重要的秘密,谁能参悟这个秘密,谁就能成为整个归墟的主宰,并能离开归墟。

    这件东西,似乎是一面什么“旗”!

    归墟秘境中,每五百年的大战争是为了这面旗,胜者可持有此旗五百年,以参透其中奥妙,五百年后,再次开始争夺。然而,这种大战也不知道发生多少次了,却没有一个人能参透这个秘密。也就是说,没有一个人,能离开归墟秘境。

    旗?张紫星听到这里,心中不由疑惑:掌握了这面旗,就能离开归墟?而这么多年来,竟然没有一个人能做到这一点?

    而风狸所说的另外一件事情也引起了张紫星的注意:或许是魂体的关系,在战斗中“死”去的人,每百年就会重生,但重生后不仅修为大减,连记忆也尽数丧失。

    为什么会这样?

    这样一来,归墟中的人口岂非是不会减少?张紫星忽然涌起一种感觉,归墟的这种现象似是有人操纵一般,就好比一个永不结束的游戏一般。

    不过,按照这种规则,那么妲己只要能来到这里,应该也不会死去。

    归墟的时间规则与外部不同,不知这秘境内的时间比例又是多少,所以张紫星也不好询问有关妲己之事,只是问风狸是否听说过近年是否还有新进入归墟之人。

    风狸茫然地摇了摇头,由于这秘境有那种“永远不死”的规则,故而张紫星并不确定这风狸是否因为“死”过而忘记了往事。

    如果说近年来有什么“新闻”的话,那就是一股奇异的新势力忽然崛起使得归墟中的格局发生了很大的变化,这新势力竟不顾五百年的大战约定,公然发动大规模的战斗,消灭了许多势力,目前正在不断扩展之中。风狸此次前往老巢鬼丘,便是受那鬼母召集,打算联合几个势力一同抵御那股强大的新势力。

    张紫星考虑良久,与天瑶一商量,决定跟着风狸往那鬼丘一行,先了解清楚归墟内势力的大致情况再说,张紫星甚至有征服各势力的打算,只要能获得哪些势力的力量,找寻妲己的希望就大增了。如果可以的话,再得到那面旗,参悟奥妙,离开归墟,那就再好不过了。

    那魔体的催眠之力非同小可,风狸此时对张紫星是绝对的信赖与服从,故而立刻答应了下来。

    三人正要动身,就见远处上空出现一个黑影。张紫星的力量未复,加上天瑶失去修为,故而不敢妄动,将天瑶护在怀中,借着岩石隐蔽了起来。风狸也化作青貂之形,避入地下的窟窿中。这黑影渐渐变大,原来是一条十余丈的巨蛇,身形十分庞大,尾部有分叉。巨蛇似是被上面追赶,在空中急速朝前飞行,似是被上面追赶,显得十分仓皇。

    “钩蛇!”天瑶在张紫星的怀里低低惊呼了一声,娥眉微皱,若有所思地说道:“又是一头上古异兽!”

    张紫星似是大吃了一惊,呆呆地看着天空,他吃惊的不是钩蛇这种奇兽,而是后面的追兵。

    这些奇异的追兵前方喷射出带着焰尾的奇异圆筒,呼啸而去。圆筒居然可以紧跟着钩蛇的曲线逃遁轨迹,赶上前去,正中钩蛇的腹部与尾部,当下爆炸开来,皮开肉绽,那分叉的尾巴也被炸断了一截。

    半混之体一种介乎实体与魂魄之间的状态,既如实体一般怕肉体攻击,又容易受到魂魄类的攻击,可算是一种不利的状况,唯一的“优点”就是不会流血。

    钩蛇受此重创,惨叫一声,顿了一顿,正要继续逃跑,那些“追兵”已经借此机会发射出一束束白色的光线,朝钩蛇飞来。那白色光束如同某种绳索类法宝一般,竟将钩蛇偌大的身体紧紧地束缚了起来。由于“追兵”所接到的任务就是擒拿钩蛇,所以也没有在附近扫描或搜捕,而是拖着钩蛇朝后方飞去。

    张紫星几乎惊呼了出来——小型追踪飞弹!牵引捕获光线!

    那追兵,竟然是小型战斗机器人!
笔趣阁小说网的最新网址: KenShuGe.Com域名非常好记。第一时间阅读《我为纣王之傲啸封神》的最新章节
您可以在阅读中使用键盘“左右键[← →]”快捷翻页,按“回车键[←Enter]”直接返回章节目录.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