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手机阅读本书

    扫描二维码,直接手机阅读

查看目录

第三百六十二章 劫道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逍行纪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 进入下一章。
    第三百六十二章劫道

    “本尊不配么?”大乐少主轻轻的叹息了一声,他摇了摇头轻轻的挥了挥手,于是他座下的白云缓缓的朝东方飞去。等得这团散发出隐隐霞光的白云飞出千里之外后,众人下方的花海中突然无声无息的出现了两百余名身穿半透明羽衣、生得妖娆美丽、娇媚入骨的女子,这些女子在一名身穿宫裙的绝美少妇的带领下娉娉婷婷的朝弥逸尘行了一礼后踏着满天的花瓣朝大乐少主追了过去。

    “大乐舞部~还有,大乐天莲舞娘娘!”苍鹏王的脸色‘唰’的一下变得惨白一片。

    大乐舞部,这是大乐天主六部近身内侍的一部,大乐天莲舞娘娘更是大乐天主座下有名的高手,早在不知道多少万个万亿年之前就成为了圣神的顶级高手!如果一名圣神在暗地里下手偷袭,就算苍鹏王飞行的速度再快,他也没信心逃脱圣神偷袭的毒手。

    “大乐舞部,还有,大乐天莲舞娘娘!”弥逸尘也是轻轻的叹息了一声,他摇头道:“大乐天的那个老淫棍越来越疯了。只盼着他不要作出什么歹事来!神界的规矩,他们真的一点都不遵守了么?神界初开时就立下了圣神以上的高手不许随意在神界走动的规矩,可是莲舞娘娘~这样的人物都出动了!”

    弥逸尘沉沉的叹息了一声,他很是忧心忡忡的说道:“莫非这么些年都太平下来了,如今他们都觉得他们有资格挑战神界的规矩了么?”

    又是一群人在那片花海中静静的浮现,那是一群身穿青袍面带古怪动物面具的神人,他们的人数在三百开外,他们领队的那人头戴苍狼面具,身上的气息若有若无,一眼望去他简直有如透明的一般,他好似存在于这个世界、却又好似早就超脱了这个世界。

    “魇狼尊者!”苍鹏王如此心高气傲的人见了那人都急忙单膝跪下行礼,那青袍人却只是轻轻的挥了挥手就连同他身后的三百开外的尊神消散于满天飞舞的花瓣中。苍鹏王惊骇不定的望向了弥逸尘,可是弥逸尘的脸上只带着一抹羞涩到了极点的很是纯洁的浅笑:“是啊,是魇狼尊者!当然,魇狼尊者也是圣神,可是~公子我真没有叫魇狼尊者出动呀!苍鹏王,你一定要相信大公子我!”

    魇狼尊者,神界弥逸天主座下第一高手,更手掌弥逸天四成的武力,乃是弥逸天主身边最重要的心腹大臣!

    这样的人物突然出现在弥逸尘的身边意味着什么?苍鹏王呆呆的看着满脸是笑的弥逸尘,他缓缓的朝弥逸尘单膝跪了下去。

    弥逸尘于是笑得益发的开心、益发的纯善有如未经人事的小处女了。他轻轻的拍着苍鹏王的肩膀乐道:“很好,很好!以后,本尊是不会亏待你们兄弟六人的。”

    大乐少主所在的白云朝东方疾飞了有数万亿里,这一团白云飞行的速度极快,数万亿里也不过花费了它短短一盏茶的时间。猛不丁的大乐少主脚一跺这白云就在虚空中停了下来,莲舞娘娘也悄无声息的出现在他身边。大乐少主望着莲舞娘娘绝美的面容愤怒的咆哮道:“莲舞~为什么不动手干掉弥逸尘那杂种?为什么不出手?你带了舞部两百三十名尊神出来,就是来看戏的么?”

    莲舞娘娘温温柔柔的笑了笑,她轻轻的将大乐少主的头搂在怀里,很温柔的用自己丰硕雄伟的胸部捂住了大乐少主的面门。她温和的说道:“少主,不是莲舞不想出手。但是那条浑身带着骚味的野狼精也来了,莲舞可不想被抓得浑身是伤!”

    大乐少主的脸都黑了,他呆呆的看着莲舞娘娘愣了许久才低声说道:“魇狼尊者?那个杀人狂?”

    莲舞娘娘叹息道:“是啊,那个杀人狂。看来弥逸尘已经压过了他的两个弟弟在弥逸天主心中占了上风,否则那条老狼精怎会跟着他?莲舞虽然不怕他,但是实在没必要和他动手吧?我们这种境界的人一旦交手,哪怕是轻轻的一击都会耗费极大的神力本源。耗费起来是容易,想要修炼回来消耗的时间却是太久太久了。”

    “”大乐少主愤怒的骂了一句粗话,随后他狠狠的一口咬在了莲舞娘娘的胸脯上。他心中恨急,故而他用尽了全身的力气狠狠的撕扯莲舞娘娘胸脯上的嫩肉。但是任凭他如何下了死力去撕扯,莲舞娘娘胸脯上的嫩肉依旧是白皙如雪丝毫不见一点儿痕迹。

    很是亲昵的拍打着大乐少主的脑袋,莲舞娘娘温柔的劝慰道:“不着急,不着急。只要少主接掌了大乐天的全部权势,弥逸尘却算得了什么呢?他只是弥逸天主三子之一,他的身分地位怎么也比不过少主!莲舞知道少主其实才是神界这一代继承人中天分最佳的人,他们只看到少主如今仅仅是仙尊的修为就小觑了少主。但是少主要明白,这些人实在是太粗浅了,这点歧视又算得了什么?”

    “是啊!”大乐少主一把抱住了莲舞娘娘,他阴沉沉的笑道:“等本尊接掌了大乐天,你们都是本尊的,本尊还~”

    一道黑光笼罩了方圆里许之地,一道似乎能将世间一切包括时间和空间都彻底扭曲乃至粉碎的威压沉沉的压在了大乐少主的心头。一团方圆百丈青幽幽的狼头虚影在黑光中涌现,一声尖锐难听的狼嚎声震得大乐少主身边的所有随从和侍女七窍中同时喷出了粘稠的血浆。只是一声狼嚎,大乐少主身边的所有随从和侍女同时重伤倒地,偏偏大乐少主自身没有受到半点儿伤害。

    莲舞娘娘惊呼道:“野狼精!”

    青幽幽的狼头虚影冷笑道:“骚狐狸!”

    莲舞娘娘突然尖嘶了一声身体凌空跃起,她脚下凭空出现了一块长宽千丈厚有三尺的金板,一丝丝莲茎轻盈的自金板上冒出,一片片莲叶绽开,一朵朵拳头大小的金莲凭空怒放。莲舞娘娘身形在空中轻轻的一阵旋转,她身上的五彩长裙迎风飞舞有如一朵硕大的莲花,她完美的双足上没有穿着鞋袜,她赤着脚轻轻的落在了金莲上,凭空响起了一阵曼妙的乐音,莲舞娘娘踏着金莲随着乐音慢慢的舞动起来。

    她这一舞,四周虚空顿时朝猛的朝她身体坍塌下来,好似她的身体是一个黑洞要抽尽世间的一切。

    青幽幽的狼头则是不屑的冷笑了一声,一股惨厉有如大漠风沙的杀意凌空袭向莲舞娘娘,莲舞娘娘双手曼妙无方的带起两条弧形痕迹轻轻的拍在了这一股杀意上。

    只听得一声裂帛响处,莲舞娘娘身上衣衫尽成粉碎,她七窍中同时喷出大股鲜血,她身形颤颤巍巍一抖顿时消失得无影无踪。虚空中那青幽幽的狼头虚像也突然粉碎,一条青色人影凌空闪了闪也是瞬息不见,只有一道淡青色的血水正慢慢的自天空洒下地面,血水落在地上后,方圆万里内的一切生灵瞬间失去了所有生机,一切花草树木有如根基被斩断一样顷刻枯萎,所有花鸟虫鱼等物尽皆爆体而亡。

    大乐少主气得脸都发白了,他愤然站起身来厉声喝道:“弥逸尘!你胆敢唆使魇狼尊者偷袭莲舞娘娘,你不怕破坏我们大乐天和你们弥逸天的关系么?你,你,你好大的胆子!”

    预料之中的那清冷冷的讥嘲声并没有传来,大乐少主呆呆的站在云床上发了半天愣,过了许久许久他才怪异的皱眉道:“难道不是弥逸尘主使的?听得说莲舞和魇狼尊者很多年前有一点点小小的私怨,又听说魇狼尊者最是记仇?难道他仅仅是来找莲舞晦气的?”

    看了看身边百多名动弹不得的保镖和随从、侍女,大乐少主突然冷笑着点头道:“看来是这样了,魇狼尊者毕竟不敢伤本尊!哼哼,他和莲舞的私仇~莲舞这贱人,居然敢将本尊孤身一人丢在险地,等本尊返回大乐天后,自有她的苦头!”

    愤怒的咒骂了一阵莲舞娘娘的祖宗十八代,大乐少主无奈的驱动白云快速朝东方行进。只是这次他以自身仙尊级的实力驱动白云,这飞行的速度却是慢了许多许多。足足朝前飞了一整天,大乐少主也不过是飞过了数千万里而已,而他自己已经是累得上气不接下气了,更让他愤怒的就是,他身边的那些保镖和随从还没有一个人能起身动弹。

    “魇狼尊者!本尊和你没完!等本尊接掌了大乐天,本尊一定要将你抽筋扒皮,本尊一定要灭你满门哪!”大乐少主气极败坏的咆哮着,他停下了云头在云床上跳着脚儿咒骂起来。

    一团白云懒洋洋的从大乐少主身后追了上来,两个身穿普普通通白色麻布袍子,脸上戴着厚重铁面具的男子站在白云上用力的咳嗽了几声。

    大乐少主正在怒气头上,他用仙识扫过这两个男子,这不过是两个最普通的仙人而已,这样的仙人在神界就是给神人们当看门犬都没有哪个神人肯丢面子使用的。神人的看门狗都起码是仙尊级的仙人,区区两个刚刚渡过天劫成为仙人的货色,在大乐少主的眼里这样的存在甚至连人都算不上。

    “给本尊滚!否则灭你们满门!”大乐少主正怒火冲天,但是他还是很完美的保持着他温文尔雅的风度。他毕竟是大乐天未来的继承人,两个普通的仙人,他甚至都没有力气杀死他们!以他的身份亲自出手杀死两个仙人?这也太丢脸了!

    “呃!”两个面具男左边的那人小心翼翼的举起手叫了大乐少主一声。

    “嗯?还不滚?你们真想死不成?”大乐少主怒了,他望着两个面具男就待出手。但是就在他出手的那一刹那大乐少主突然乐了,他正愁自己卖力驱动白云朝前赶实在是有点费力,莲舞娘娘率领的舞部和魇狼尊者还不知道正在哪里纠缠呢,圣神之间的争斗往往是以百年来计算的,她根本不可能有空来救援自己。也许将这两个人擒下作苦力会是一个很好的选择?

    想到这里,大乐少主很是威严的朝两个面具男勾了勾手指:“本尊乃大乐天少主大乐不忧,今日碰到本尊是你们的运气,本尊今日开恩让你们成为本尊的奴隶,你们还不快快跪下谢恩?”

    “这个~其实~我们是~”两个面具男右边的那位再次小心翼翼的举起了手。

    “有话就说,不要废话!”大乐少主觉得他心头的怒火就快要控制不住了,他现在真想出手干掉这两个藏头缩尾的混蛋!

    “那,小人就说了!”左边的那个面具男乐呵呵的挺了挺肚皮,随后他和右边的那个面具男同时扯起了嗓子大声吼叫起来:“此树是我栽,此路是我开,要想从此过,留下买路财。若敢牙迸半个不字,爷爷我管杀不管埋!”

    “你们是~”大乐少主愣住了,他身边那些僵卧在白云上动弹不得的保镖和随从也都愣住了,这词儿听着怎么就这么不对劲呢?

    “打劫啊!”一块足足有丈五方圆的九风银呼啸着带着青色的罡风轰在了大乐少主的面门上。偌大的一块九风银将大乐少主拍得平平整整的贴在了银锭上,鼻血有如龙头下的自来水一样呼啸着涌出。

    大乐少主张了张嘴,他不可置信的看着两个面具男,他突然张开嘴,一口三十二颗白生生的大牙呼啸着从他嘴里欢快的蹦了出来。

    蓝蓝的天空,白白的云团,红日的太阳,绿色的花草树木,几只体内已经结了金丹的大雕悠闲的自极远处飞过。空气如此清新,世界如此美好,神界的风景是如此的美丽:群山峻岭雄奇险峻,山谷沟渠灵秀神秘,湖泊小溪明净剔透,一草一木都有如宗师级匠人精心雕琢的艺术品,端的是美极、盛极。但是如此美好的风景看在大乐不忧的眼里,却是阴风阵阵、愁云惨雾,正一如他此时的心情。

    凡人界和仙界的那些顶级大boss,他们嫡系的子孙后裔身上都肯定带着大量的禁制和保命的法宝,若是有人敢伤到这些嫡系后裔的一根手指头,各种禁制都会立刻提醒这些顶级大boss急速赶到现场,或者就算来不及赶到现场也定然会留下线索供他们事后追究报复。但是在神界,三神五天仅有的几个嫡系后裔身上却不存在这样的禁制。

    其一,三神五天的子孙后裔自身都有着极强的修为;其二,他们身边起码都有十几位尊神级的高手随行;其三,三神五天的名头一报出去,神界再也没人敢碰他们一根头发。所以大乐不忧的身上也没有这样保命的禁制,就算他父亲大乐天主有意要给他身上加持这样的禁制却也不好意思出手,如果他大乐天主的赫赫声威还保不住自己儿子的性命,这传出去不是让另外的三神四天的首领笑话么?所以大乐不忧的身上干干净净的,除了一套儿标榜他身份的行头,他身上甚至连用来争斗的飞剑都没有一柄!

    所以,两个只有仙人实力的劫道者可以放心大胆的打劫大乐不忧,根本不用担忧有人会突然赶来搅局。

    当九风银带着青色的罡风拍在大乐不忧的面门上,大乐不忧真的以为这只是一个噩梦!他,大乐不忧,大乐天主唯一的嫡子,他居然被人用九风银这种下三滥的材料拍了板砖?而且这板砖拍得如此的清脆,他的三十二颗白生生自幼就受到千般宠爱万般照顾的大白牙居然也被敲得离开了自己的牙床?还有他嘴里喷出来的淡金红色的液体是什么?是血么?

    大乐不忧,高高在上的大乐天主的唯一嫡子,居然被人打掉了满口大牙?居然打出了血?这种怪异的味道是什么?是痛么?

    多么陌生的感觉啊,他居然觉到了痛!

    仙尊级的实力根本没能发挥半点儿,大乐不忧呆呆的望着两个面带面具的蒙面打劫者歇斯底里的尖叫着,他一边尖叫一边不断的吐出大片的血水,他也不知道他在叫些什么,他只知道他很痛,痛得他都要晕过去了,他必需要尖叫才能发泄心中的那种恐惧!一只养尊处优的小白兔突然看到了自己的血,他没有晕过去已经是很有胆气啦!

    “你爹死了啊?你哭丧不成?”手拎九风银狠狠拍了大乐不忧一板砖的蒙面男厉声呵斥起来。大乐不忧呆呆的看向了这个蒙面男,他想要出言求饶,但是他毕竟是大乐天主的唯一嫡子,他怎么能向这样的蒙面贼人求饶呢?而且人家仅仅是两个刚刚有了仙人实力的蝼蚁啊!身为高高在上的天主之子,他怎能向两个蝼蚁求饶?而且他这辈子就没有向人求饶过啊!应该如何求饶?

    另外一个蒙面男很恶劣的抬起一脚踹在了大乐不忧的下身要害上,一声清脆的鸡蛋炸裂声传出,大乐不忧的脸瞬间变成了惨白色,他那张英俊的小脸蛋白得都快透明了,他惊恐的望着那个蒙面男,慢慢的、慢慢的,他双手捂住了自己的下身要害慢慢的跪倒在了白云上。他的脸孔抽搐着,他的嘴角哆嗦着,他从齿缝中‘嗤嗤’的抽着凉气,他最终嘶声尖叫起来:“不要打我!你们要什么,拿走就是!只要不杀我,随便你们要什么~~~”

    九风银带着刺耳的破风声再次挥下,‘啪’的一声脆响,大乐不忧的脑袋狠狠的朝后仰了一下,他轻盈有如风中落叶一样轻轻的飞起,一缕淡金红色的血水自他嘴里喷出,粘稠的血水在空中拉出了数十道长的一道儿虹光,大乐不忧的百多名随从中那十八名尊神突然尖叫着从白云上跳了起来,其中一尊神尖叫道:“贼子斗胆~你们可知我家公子的来历?”

    踢伤了大乐不忧下身的蒙面男怪笑着化为一道朦胧的血影扑向了这十八名尊神。血影无声无息的透过了这些尊神的身体,原地出现了十八条蒙蒙胧胧的散发出强大气息的血色人影,十八名尊神的肉体却是变得枯槁有如万年的老僵尸一般。他们的身体重重倒下,清风吹过,十八具枯槁的肉体随风化为一片片灰色粉尘飘散。十八条血色人影则是快若闪电般扑到了另外那百多名随从的身上,这些随从的面孔急速衰老枯槁,他们的身体还来不及挣扎就被吸成了一团枯骨。更多的血影自这些随从的身上冒了出来,百多条血影轻轻的满天飞舞了一阵,最终重新凝聚成了那面具男。

    轻轻的打了个饱嗝,面具男怪声怪气的朝大乐不忧说道:“想不到大少我修炼的这法门一些高明的运用要有了尊神的实力才能运用自如。唔,一法通、万法通,殊途同归,这血道功法修练到极深处,想不到却有异曲同工之妙!”

    大乐不忧已经吓得愣住了,他看着惨死的百多名随从,他的一颗儿心冷得有如寒冬腊月掉进了冰窟窿。他的上牙床磕着下牙床,他的身体轻轻的哆嗦着,粘稠的冷汗不断自他毛孔内渗出,只是一眨眼的功夫他就瘦了一圈儿。死亡前所未有的逼近他,大乐不忧已经吓得魂灵儿都要脱壳飞出了。死亡,多么陌生的词句啊,向来只有他轻飘飘的一句话给人带去死亡,但是他从没想到自己会如此接近死亡!他,大乐天主唯一的嫡子难道会死么?太讽刺了,大乐天主的滔天权势还等着他去继承哩!

    “不要杀我~不要杀我~我父亲是大乐天主。”翻来覆去的重复着这句话,除此之外大乐不忧已经完全不会说别的词句了。
笔趣阁小说网的最新网址: KenShuGe.Com域名非常好记。第一时间阅读《逍行纪》的最新章节
您可以在阅读中使用键盘“左右键[← →]”快捷翻页,按“回车键[←Enter]”直接返回章节目录.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