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手机阅读本书

    扫描二维码,直接手机阅读

查看目录

第三百五十二章 声音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逍行纪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 进入下一章。
    第三百五十二章声音

    一呼,一吸,呼吸绵绵不绝,林逍每次呼吸间所能吸纳的神元力也是同阶神人的千万倍以上,他强横的肉体是他修炼的最好依仗,他一次性能压缩的神元力更多,他能提炼的神力就更强,他的神力储备增加的速度就更快。

    神元力内的精华都被林逍吸收,一些林逍不能吸收的和他属性不符的杂乱神元力则是被好胃口的白衡炉通通吞下。丹火益发旺盛,空气中的飘荡的奇妙香气渐渐的变得浓郁起来。丹炉中正在煅烧一炉用来增加修为的神丹,丹方来自于陨界之主的遗泽,而且经过了林逍的一点改善药力更强大、药性更温和。但是神丹毕竟和仙丹不同,在仙界林逍可以下雨一样的炼制仙丹,在神界仅仅是熔炼那些材料就耗费了林逍百多年的时间,两百年过去了,神丹也刚刚达到了蕴丹期,距离开炉出丹还有很长的一段时月。

    两百余年的神界纪年,若是在仙界这已经过去了两万余年。白衡炉吸收了巨量的神元力,又在炼丹的过程中经过林逍有意的修改祭炼它已经变成了一件品质极其不错的神器。按照林逍的估算,白衡炉如今的品级大概相当于中品神器中的下等货色,等得这一炉丹药炼制成功了,林逍准备耗费一些上好的材料加入白衡炉中,让它再晋升一个品级。

    自己的神器才是最好的,上古的神器再强大却也不能得心应手的运用,只有自己用心血凝炼的神器才是自己最可靠的伙伴。神界这么多的神人他们拥有的本命神器也只有一件而已,林逍决定将白衡炉炼制成他的本命神器,毕竟炼丹也是他的本份不是?

    一吸,一呼,林逍的眉心闪烁着一片刺目的黑光,陨界之主的传承正不断的融入他的玄武真神中。手抄卷道德经布卷儿就飘荡在林逍的识海中,一个苍老而和善的声音正在慢条斯理的重复着一篇林逍耳熟能详的经文。‘道可道、非常道’这短短五千余字已经翻来覆去的被这个声音宣讲了数万次,但是每一次林逍都能有新的体悟。

    但是在这个苍老而和善的声音之外偶尔会有一个清朗却倨傲的声音时不时的插上几句话,这个声音总是在辩驳《道德经》内的一些微言大义,这个声音的道义总是很偏激,但是往往有着拨开云团令林逍看到青天红日的奇妙效果。每当这个声音一出现,林逍的道行境界就总是能得到一个小小的提升,他对力量规则的领悟也总会更深一步。

    整个神界再也没有哪位神人会有这样的奇遇,根本不需要将神念散放于四方虚空去苦苦参悟天道规则,只要不断的运功凝炼神力就自然而然的有极其高深的天道领悟融入元神。这样的幸运若是被其他的神人知晓了,怕是林逍会立刻被无数神人联手追杀。

    别的神人想要参悟天道是多么困难哪?如今神界的天道就是这么不讲理,你辛辛苦苦凝炼百年的神力,但是只要你一旦进入了参悟天道的玄妙境界,你百年凝聚的神力就会在短短一两年内消耗殆尽。尤其是神界的天道规则的痕迹是如此的稀薄,稀薄到令人近乎绝望的地步。神人们想要前进一小步都很是困难,极其的困难,也只有林逍才会如此的便宜。

    突然间,正在辛勤运功的林逍身体猛的一僵,一股沛然不可抗拒的奇妙力量束缚住了他的身体,外界的神元力再也无法进入他体内。林逍一惊顿时从空寂无尘的修炼心境中惊醒,他感知到这股力量来自于识海中的那一卷道德经布卷儿。

    那个苍老而和善的声音被人强行打断,打断他宣读道德经的就是那个清朗倨傲的年轻的声音。

    “我说大师兄,好容易这小子到了神界,我们吸收了三百多年的神元力也算是积攒了一点力气,你总不能将力气都用在念经上面啊?你又不是西方的那两位,何必整日里罗里罗嗦的和个长舌妇没个两样?”这声音笑道:“林逍哪,我们也是这么多年的伴儿了,我看你也别一心忙着修炼,就你这修炼的速度~唉,也不是贫道说你,当年贫道座下随便一条猫儿狗儿修炼的速度都要比你快一万倍,你信不信?”

    林逍眼前闪过的四道撕裂天地瞬间斩杀十余条龙族长老的剑光,玄武真神一个闪身就从清静琉璃宝塔来到了他识海中。玄武真神变幻成林逍的模样朝那布卷儿深深行礼道:“前辈所言极是。前辈要晚辈停下来,晚辈就停下好了。前辈有何吩咐只管说,晚辈定然做到。”

    这么多年了,林逍也明白了布卷儿当中的这两道真灵实在是两位了不起的大人物留下的,虽然林逍不知道他们的真实身份,但是毕竟自己得了他们无数的好处,和他们之间也有了实实在在的师徒关系,林逍对他们的恭敬却是发自内心的。

    苍老的声音很不满的嘀咕道:“三师弟,你又要出什么妖蛾子?”

    年轻的声音怪声怪气的说道:“大师兄,什么叫做妖蛾子?这里不是神界了嘛,神界不是你当年的那几个徒子徒孙带着人搭建的嘛!我当年可没参合这里面的事情,这不是觉得好玩么?林逍啊,你也不要修炼了,给我详详细细的说说你和那药儿的事情吧。”

    药儿。这个名字再次在林逍心头荡漾而过。一抹又是甜又是酸又是苦涩的滋味令得林逍差点没落下泪来。

    “前辈要听,晚辈就给前辈说说吧。”林逍语气平淡的将他和药儿的故事说了出来。

    布卷中那苍老的声音不发一言,而那年轻的声音则是连连感慨道:“原来如此,原来如此!唔,继续说,继续说,自从上次斩杀了那几条小泥鳅耗尽了我们这些年来积攒的一点能量,我们已经很久不知道外面的事情了。继续说你后面的事情。”

    后面的事情么?林逍笑了笑又将后面的事情一一道来,等得他说到他在三清神域被传送去了某个世界碰到那个给了他巫族传承的光头大汉时,只听得那年轻的声音怪叫了一声随后一道灵光自林逍眉心飞出,那一卷布卷儿却是出现在林逍面前。沉闷如雷的声音震得林逍的这座洞府‘哗啦啦’乱响差点没倒塌下来,这声音狂笑道:“是夏颉?是夏颉?是贫道当年的得意徒儿!这么些年不见啦,这么多年啦。他原来带着人去了那里!唔,我怎么不知道这件事情?”

    苍老的声音自布卷中传出:“你我怎可能知道那些事情?我们被分化出来是什么时候?”

    急速翻卷的布卷儿突然一滞,那年轻的声音长叹道:“原来如此,我们被分化出来送去你的炉子里锻炼时却还不知道他去了哪里。”

    一说到‘炉子’这个词,那个苍老的声音突然笑道:“娃娃,你在炼丹?”

    林逍看了一眼座下的白衡炉,他老老实实的点头道:“是在炼丹。”

    苍老的声音大笑起来:“糊涂了,糊涂了,你是大罗丹道的传人,怎么不会炼丹呢?唔,我毕竟只是一缕真灵,毕竟不是本尊驾临,这脑子可不好用。只是,看来你们大罗丹道的丹术巅峰也就是普通仙丹水准,你继承的那个毒魔君的丹术也是普普通通算不得大道。你可有兴趣学我的丹术?不是小老儿吹嘘,要说丹术,三界之内再也没人能和小老儿相比啦!”

    “您也会炼丹?”林逍诧异的看着不断翻动的布卷儿。

    苍老的声音笑道:“若是小老儿不会炼丹,三界之中谁还会炼丹?”

    那年轻的声音尖叫道:“大师兄不要捣乱,林逍快说你和夏颉碰到后的事情!哎,哎,他那个小巫女是怎么活过来的?难道是本尊下手逆转天机复活了她?没天理的,没天理的,当年可没有这件事情!哎,哎,若是本尊真这么做了,他又要面壁多少年哪?”

    苍老的声音打断了三师弟的叫声,他滔滔不绝的将一篇丹诀背诵出来,与此同时一缕灵光自布卷儿上刺入了林逍的识海,大量神妙的丹方以及有着无穷威力的印诀不断涌入玄武真神成为林逍庞大知识体系的一部分。林逍的全部神念都用来继承这一篇丹诀了,他哪里还有空理会那个三师弟的叫声?

    三师弟上下乱蹦了一阵,他气极败坏的咆哮了好一阵子,但是林逍和那大师兄都没空理会他。三师弟气得牙齿直痒痒,等得林逍好容易继承了全部丹诀,他突然尖叫道:“好罢,李耳,贫道和你拼啦!你不讲义气,休怪贫道和你捣乱!这些年积攒的这点能量,也足够贫道折腾啦!林逍,贫道今日就成全你,怎么说你也是贫道的半个徒孙,可不能让人欺负了你!”

    强烈的青光自布卷中涌出,那大师兄愤然咆哮道:“三师弟,你又发什么疯?二师弟,快快随我拦下三师弟。”

    一个极其雍容极其闲散极其温和的声音慢吞吞的响起:“大师兄,三师弟,我们只是三缕永世不可能凝聚成形的真灵,又何必整日里折腾呢?唔~老三哪,你也不要~”

    话没能说完,片片青光飞快的蒙住了林逍全身。无名山峰下的无数条地脉急速翻滚起来,无穷无尽的神元力疯狂的涌入了林逍身体,一股神奇的力量令得林逍的玄武真神膨胀到里许方圆占满了整座洞府。巨量的神元力不断转化为滚滚玄武神力涌入林逍身体,有如大洋海啸的玄武神力在林逍的体内疯狂翻腾,每一弹指间都有相当于林逍辛苦两百年凝聚的全部玄武神力数百倍的力量涌入他身体,饶是林逍的身体强横至极也是消受不住这种能量狂灌的痛苦,林逍哼都没哼一声就眼前一黑昏了过去。

    ‘啪嗒’一声道德经布卷儿再次耗光了这数百年来辛辛苦苦吸聚神元力积攒的一点点力量,变得暗淡无光简直有如一张破旧裹脚布的布卷儿软沓沓的摔在地上。过了许久许久才听到那三师弟有气无力的哼哼道:“一不做、二不休,你不让我说话,那大家都不用说话啦~睡吧,睡吧~睡个千儿八百年又能起来折腾了。”布卷儿上的最后一点灵光飘散,林逍眉心射出一道黑光将它卷入了识海。

    ‘嘎吱’声中,林逍的皮肤表面出现了一层致密的有如龟甲的黑色晶体,他通体皮肤变得漆黑一片,足以毁天灭地的可怖能量在他体内滚荡,昏迷过去的林逍本能的发出了声声惨呼。

    大衿国定罗城国师府。这两百年来随着大衿国的国土面积扩张了数百倍,定罗城内的国师府也迅速的扩张到了两百年前的数十倍大小,这俨然已经是一座城中之城。今日国师府内高朋满座,无数仙人踏着彩云在府内上空往来飞奔,他们或者抱着酒坛、或者端着菜盘、或者拎着大筐的珍奇灵果纷纷涌向国师府正中一片大湖上的华美宫殿。更有数十片方圆百亩的白云飘荡在国师府上空,一个个生得秀美绝伦的少女手持各色丝竹乐器奏起天魔之音,更有数千身着三点式比基尼式衣衫的女仙在白云上随着乐音疯狂扭动绝美的身躯。

    大湖上的宫殿通体用最珍稀的天材地宝搭建而成,雕龙画凤每一片瓦片都力求完美,殿外长长的游廊上三五成群的女仙喜滋滋、笑吟吟的快步往来,那些踏着云彩飞奔而来的仙人不断将美酒佳肴递给这些女仙,女仙们则是迈着快步将这些物事递去了殿内。

    一身华袍的林遥盘坐在大殿正中的云床上,他面前是一张用整块儿黄玉雕成的长宽数丈的长桌,无数的美酒佳肴摆放其上,虽然不是酒池肉林,却也是极尽奢华浪费之能事。林遥的左右分别有六张云床,十二名有着尊神修为的神人兴致洋洋的斜靠其上,每个神人身边都有十几名绝美风骚的狐仙殷勤的将各色佳肴美酒送入他们的嘴中。这些身体近乎裸的狐仙更是时不时的将柔软芬芳的身体揉入这些神人的怀里,娇声细语不时戏弄得这些神人仰天长笑。

    两百多年前和林逍兄弟俩签订盟约的赤阳神君身边则是围着三十多名狐仙,这些刚刚修成仙人的狐狸精美滋滋的在赤阳神君身上上下其手的戏弄着,赤阳神君也是放开身段和这些狐仙掏摸、亲吻不迭。大殿内的场景分明就是一处青楼妓院中长有的景象,哪里像是有道德的神人的居所?

    林遥打了个饱嗝推开了腿上的两个看起来不过十三四岁的狐狸精,他大笑欢呼着端起了酒盏欢笑道:“各位友邻,小弟兄弟俩在此能立下一片基业,实在是诸位友邻之助。请各位友邻共饮此杯,日后小弟若是发达了,定然忘不了诸位友邻的恩义。”

    赤阳神君等十二名尊神同时举起酒盏,他们纷纷拍着胸膛和林遥狂叫了一通兄弟义气之类的话语,随后将美酒一饮而尽。大殿内外无数仙人无不瞠目,林遥等人哪里像是掌握了规则力量的上神,简直就是一群开香堂拜祖师的地痞混混。

    神界纪年的两百余年,足够林逍、林遥兄弟俩将金衣尊者留下的地盘彻底掌握在手中。林遥更是以神人特有的无上神通在两百余年内造就了一万多名仙尊分驻四方,金衣尊者留下的长达三百七十兆里最宽处有两百九十兆里的地盘内所有洞天福地被这些仙尊分得干干净净。每一个仙尊都组建了自己的家族势力,他们座下有仙君、大罗金仙人数从数十到数百人不等,每个仙君、大罗金仙的麾下也有无数的附庸仙人和凡人修士,他们组成了一张极大的网络覆盖了这一方土地,每年都有巨量的天材地宝纳贡上来。

    在林遥打造自己势力的同时,赤阳神君已经偷偷摸摸的将林逍兄弟俩出身极北‘花家’的消息通知给了兄弟俩周边的另外十二名尊神。这些尊神顿时有如闻到了肉香的苍蝇一样凑了上来,他们也纷纷和兄弟俩结下了盟约,隐隐然兄弟俩已经成了周围这一块最大势力的盟主。

    在神界有‘镜花水月’的说法,西镜、北花、东水、南月,这是神界鼎鼎有名的四大家族。他们的潜势力极强,传说中他们拥有可以创造甚至是毁灭规则的强大神人,他们家族中的子弟每一个都是名动四方的大人物。林遥胡编乱造的一通说辞正好符合了这个说法,兄弟俩也就隐隐然贴上了‘花家’的标签。

    金衣尊者所处的这一方地盘在神界也属于那种穷乡僻壤的所在,金衣尊者也好、赤阳神君也罢,包括如今和林逍他们结盟的另外十一名尊神,他们在尊神中也是下三流的人物,他们虽然掌握了某一项规则,但是他们掌握的规则要么是威力不大,要么是自身的神力修为薄弱,相对于四大家族这样的存在而言他们只是乡下的土财主,而人家则是大城市内的贵族子弟,两者间的差距不可同日而语。

    所以在很短的时间内,林逍兄弟两就站稳了脚跟,他们轻轻松松的继承了金衣尊者的地盘,并且和附近的这些尊神级人物结成了友好盟约。一切的发展都是无比的顺利,这么多年来兄弟俩简直就没有这么顺利过。

    林逍一心一意的闭门潜修,所有的闲杂事务都交给了林遥打理,只要看林遥任命狐娘娘做国师府的内务总管,就可以想象林遥将国师府变成了何等场所――国师府内如今有侍女、丫鬟过百万人,这百万的侍女、丫鬟清一色的都是狐娘娘的亲族,她们清一色都是狐狸修成的人形!而赤阳神君等尊神则是将林逍的国师府看成了世间第一等赏心悦目的所在,他们时不时的就跑来和林遥亲近一番,酒气、脂粉气在国师府上空飘荡,这里居然隐隐然有了秦淮河的范儿。

    得意洋洋的看着这些放开身份肆意作乐的尊神,林遥不由得抓过身边一条小狐狸狠狠的亲了她几口。

    赤阳神君一直在偷偷的关注林遥的表现,看到林遥的心情大好,赤阳神君站起身来朝林遥拱手行礼道:“道君,道君~”

    正待将那小狐狸的衣衫扒个干净就地征伐的林遥抬起头来笑问道:“神君有话请说!”

    赤阳神君抿着嘴笑了笑,他轻声道:“道君,此番前来,赤阳等却是有正经事和道君商议。”

    “哦?”林遥随手将小狐狸推到了一旁,他轻轻的拍了拍手,大殿内的所有侍女纷纷快步走了出去,顶盔束甲的明和太子带着数十名林遥亲自调教出来的仙尊来到大殿的门外。赤阳神君亲自走到殿门处推上了两扇厚重的殿门,大门上的禁制自动发动,外界的丝竹鼓乐声再也传不进来,里面说话的声音也不豫有人偷听了去。但是赤阳神君唯恐禁制不稳,他还亲自在殿门上打了数十手禁制。

    殿内另外一名以阵法禁制之道闻名的仙尊‘三泉神老’则是小心翼翼的取出了十八面旗门朝林遥亮了亮,林遥点了点头,他轻笑道:“何必如此郑重其事?不过,还请神老施为就是。”三泉神老笑了笑,他慢条斯理的将爱你过十八面旗门丢上了天空,旗门顿时化为一道道白色波浪席卷大殿,众人四周顿时一片水雾茫茫,以林遥的目力都难以看出十丈之地。

    林遥的脸色也变得严肃了起来,他沉声道:“诸位这次来得仓促,不知道是何等事情要如此小心商议?”话是问这些尊神的,但是林遥的目光却是投向了赤阳神君。赤阳神君和林逍、林遥的关系最是亲厚,所以一般有什么话都是赤阳神君代表其他的这些尊神和林遥计议。
笔趣阁小说网的最新网址: KenShuGe.Com域名非常好记。第一时间阅读《逍行纪》的最新章节
您可以在阅读中使用键盘“左右键[← →]”快捷翻页,按“回车键[←Enter]”直接返回章节目录.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