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手机阅读本书

    扫描二维码,直接手机阅读

查看目录

第二百八十一章 太方仙尊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逍行纪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 进入下一章。
    第二百八十一章太方仙尊

    “呃?”几个执事弟子不知道回答这个问题,他们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全傻眼了。过了好一阵子,一个执事弟子才干笑道:“前辈有所不知,自从本门开发了红河星后,这红河星是越来越繁茂了。这还是六十余万年前的事情,晚辈等人今年也不过区区四百余岁,这其中的来由实在是说不清楚,若是前辈想要知道我们红河星为何发展得如此繁茂,不如我们请本门的执事长老来和前辈小叙一二?”几个执事弟子是很小心、很谨慎的放低了姿态的应和这古怪的仙人,唯恐冒犯了他。

    这仙人很满意的点了点头,他拍了拍一个执事弟子的肩膀,笑道:“你们这门派不错,能够将红河星这种有名的穷乡僻壤发展成这样,证明你们的长辈很有点手段。你们这些低辈弟子却是这样和气待人,可见你们的长辈平日里调教有方!嘿,贫僧可不是来这里考古的。”

    摇了摇头,光头仙人在袖子里掏摸了一阵,终于掏出了几块在极品仙石中都算得上是顶级货色的‘星潮石’丢给了几个回春堂的弟子,随后他转身就走。一边大步离开迎宾馆,这仙人一边大声叫嚷道:“几个小家伙不错,这几块石头也很能节省你们一点修炼的功夫,嘿,就当是给你们做个小礼物。”‘啪’的一声,他狠狠的拍了一下自己的光头,很是幽怨的自言自语道:“为什么红河星要这么兴旺呢?为什么红河星要这么热闹呢?这仙识扫过去,小小一颗红河星上居然有过百亿的仙人,各行各业也是兴旺发达得很,这,这,这可就完蛋了啦!”

    几个回春堂的执事弟子紧紧的握住手上通体银白,不断有一缕缕银色星芒自内透出的星潮石,身体激动得直哆嗦。他们这种才几百岁、刚刚被回春堂收入门中的执事弟子,说白了就是迎来送往的杂役,每年能有三五块下品仙石入袋就是很了不得的事情,一块下品仙石中的仙灵之气,也足够增强他们两三年的修为了。可是这光头仙人送出的星潮石,却起码能节约他们近十万年苦修的功夫,也许他们就能依靠这星潮石冲击天仙境界,他们不由自主的掐了一把自己的脸蛋,唯恐自己是在做梦。

    挪移阵中又是一阵光芒闪过,一名不算绝美,但是风姿楚楚极有韵味的女子缓步自挪移阵中走了出来。这女子身穿鹅黄色宫裙,生就一张没有丝毫瑕疵的鹅蛋形脸蛋,头上高高的挽了个形如竹笋的发髻,上面只是插了一根通体乌黑的荆棘形的簪子,通体上下干干净净不见丝毫多余的装饰,素雅到了极点,也端庄到了极点。她刚走出挪移阵,就一个闪身到了那光头仙人面前,淡红色水润光泽的嘴唇微动,声如银铃般问道:“太方仙兄,这里就是红河星么?可不见得如何荒僻了,你就是要来这里苦行?”

    光头仙人――太方上人张了张嘴,略微有点狼狈的哼哼了几声。狠狠的甩了一下大袖,太方上人架起一朵白云径直飞落红河城,选了附近最大的一座没有名字只是悬挂了一个上面描绘着药草藤蔓的酒庄走了进去。宫装女子红唇微动露出了一个很美的笑容,俏生生的架起一朵云头紧跟着太方上人走进了酒庄。

    太方上人直接坐在了酒庄大门附近的一张台子上,他脚丫子一扑腾,两只僧鞋顿时飞出了丈许远胡乱的丢在了地上。两只尺许长莹白如玉却沾染了不少泥污的大脚丫子往长凳上一架,太方上人用力一拍面前用羊脂白玉雕成的镂花方桌,大声叫嚷嚷道:“好酒好肉的上来,全要荤腥的,敢给贫僧上一点儿素菜,贫僧拍拍pp就走!唔,所有的荤腥都要三成熟的,带血丝血水的最妙不过,敢给贫僧做全熟的荤腥,贫僧也是拍拍pp就走!酒水里面给贫僧加鹿血,一定是要三纹碧睛鹿的鹿血,否则贫僧也得走!”

    这家酒庄正是林逍他们经常聚会的百草堂,自从百草堂开业以来,所有的酒菜无不是精益求精力求完美。百草堂在红河城也有数十万年历史了,迎来送往的仙人也以百亿计,还从来没有哪个仙人会如此的要酒要菜。也有那种妖修、鬼修出身的仙人要求在酒水中参合各种兽血,只有那种腥气扑鼻的血酒他们才觉得‘火辣辣’的过瘾。但是各种荤腥菜肴只要三成熟,更是点名了要带血水的,这就让百草堂的几个掌柜的翻白眼了!这位光头客人莫非是个刚刚脱去了毛团之身的妖仙不成?吃肉还讲究一口新鲜的?

    百草堂的众多掌柜和小二正在猜测太方上人的来头呢,那宫裙女子已经俏生生的走进了百草堂,有如微风拂柳一般蹲下身子将太方上人丢在丈许开外的僧鞋拣了起来,整整齐齐的放在了太方上人脚下。随后她很静谧的坐在了太方上人身侧的长凳上,轻轻的朝百草堂一楼大堂内的掌柜的招了招手:“掌柜的,就按照太方仙兄的吩咐去做。”

    手掌一翻,仙界通行的,由仙庭财司发行的一口袋仙币从女仙的手上飞出,落在了掌柜的怀里。袋口没有系紧,远近的人都看到,这袋子里金灿灿的一大堆仙币,怕不是有三五百枚?金色的仙币价值极高,在仙界一枚金色的仙币就相当于一千块上品仙石也就是十块极品仙石的价值,三五百枚金色仙币,足够让一个仙人在百草堂很奢侈的吃喝两三个月!

    掌柜的笑了,他掂了掂手上的钱袋,朝那女仙微微鞠了一个躬,猛的弹了一个响指,大声笑道:“小的们,听好啦~人家前辈都赏下了这么多仙币,我们还有什么好说的?按照这位前辈的话打点精神了做上来呀~血水一定要足,肉块一定要三成熟的,多熟了半分,小心咱家揍你们的pp!快快,选一头上好的三纹碧睛鹿宰了,取它的心头热血滴酒了给前辈端上。”

    宫装女子很静谧的笑着,静静的看着太方上人。

    太方上人阴沉着脸蛋,突然用力的一拍方桌厉声喝道:“无忧仙,你是看不起老子怎么的?”

    宫装女子无忧仙轻柔的一笑,温温柔柔的说道:“太方仙兄,无忧不敢!无忧怎敢看不起仙兄?”

    又是一张拍在了方桌赏,太方上人厉声骂道:“那老子下馆子吃喝,要你给钱做什么?当老子出不起钱?还是当你的家大业大,就凭几个臭钱就能收买了老子?啊?老子告诉你,你打错了主意!别以为你缠了老子三百多年老子就会心软,就会倒插门的娶了你倚着你吃软饭!他老子太方上人天生喜欢自由自在,就算躺在大街上讨钱,也绝对不会帮你身后的那些货!”

    无忧仙轻轻一叹,她明亮的大眸子里突然布上了一层淡淡的水汽,她很幽怨的叹息道:“仙兄何出此言?无忧只是仰慕仙兄罢了。”

    太方上人好似被踩了尾巴的猫一样跳了起来,他的手指头都快碰到了无忧仙的鼻子,就这么很不客气的指着无忧仙的鼻子破口大骂道:“仰慕老子?老子三千年前没有突破仙尊境界的时候,你怎么不仰慕老子?老子辛辛苦苦好容易突破成了仙尊,你就巴巴的缠了上来,左一个仙兄,右一个仙尊,你这是仰慕老子么?”

    用力的跺了跺脚,太方上人很是无赖的咆哮道:“你以为你开出一点三钱不值五钱的条件,就能让老子软了骨头投靠你身后的那人?你以为你脱了衣服摆弄几下姿色,就能让老子抱着你快活?老子告诉你,你看错人啦~我太方上人就算是要嫖妓,绝对不会找你这种主动送上门来包含祸心的娘们!”

    太方上人骂得难听、骂得声音嘹亮,他对如此端庄大方的一名美女如此的破口大骂,早就气坏了百草上上下无数的仙人。更有一些修为高深的仙人已经准备出手教训一下太方上人,好好的在美人的面前表现表现自己。但是等得这些仙人一听太方上人叫唤的话,一听说太方上人居然是一名仙尊,顿时原本略微有点沸腾的百草堂‘唰’的一下变得安静无比,简直就安静得有如深夜里的坟场!所有仙人就无比崇敬的望着太方上人,欣赏他破口大骂的英姿。更有仙人不断的摇头晃脑的在心中感慨道:“不愧是仙尊之尊呀,就算是骂人也骂得如此的有文采~哎,也只有仙尊,才会对这样送上门来的美人儿破口大骂吧?”

    楚楚可怜的无忧仙用那种受伤的小猫小狗一样的眼神看着太方上人。太方上人却是脾气古怪得很,无忧仙越是这样看着他,他的脾气就越发的火爆,他手指头在无忧仙的鼻头上用力的点点戳戳,嘴里的口水全喷到了无忧仙的脸上。“三百年啦,你缠着老子三百年啦~老子受够你这个骚娘们了~老子好容易找到红河星来苦行,还想着你这女人娇生惯养的不会到这种荒芜的所在逗留,老子可以得个清静,哪知道也不知道是哪个王八蛋把红河星变得这么兴盛的~老子还甩不掉你不成?”

    一声轻轻的咳嗽从百草堂的门口传来,林逍阴沉着脸蛋带着一行人缓步走进了百草堂。林逍冷兮兮的说道:“是小老儿这个王八蛋把红河星变得如此兴盛的~这位前辈,就算有人招惹了你,又何必口出恶言波及小老儿我呢?”

    太方上人闻声回头,他看着林逍,不由得就是一呆。

    林逍猛不丁的看到太方上人,顿时也是一呆。

    两人大眼望小眼的相互瞪了一阵子,林逍哆嗦着举起了右手,轻轻的捻了捻自己的胡须。

    太方上人眼珠转了一圈,他抬起头来抓了抓自己的光头,似乎有点迟疑的问道:“这位是!”

    林逍眼珠也转了转,他拱手道:“小老儿林善,敢问前辈可是~可是~可是太方上人?”林逍飞快的眨巴了一下眼睛。

    太方上人深吸了一口气,小声的问道:“莫非,这里就是~”

    林逍急忙点头道:“然也,这里就是红河星红河大陆,小老儿的药堂回春堂就在红河大陆的归化峰上!”

    “回春堂!林善!”太方上人猛的跳了起来:“林善!回春堂!你是回春堂的林善!就是十八万年前救了贫僧一名的林善?哎呀呀,那次在太白不破星,若非你的一粒哪个叫做什么什么的解毒药,贫僧可就差点被那条‘三足蓝蛤砺’的剧毒给毒死了。”

    “哎呀呀,太方前辈居然还记得那点小事?十八万年前的小事,小老儿~不,晚辈早就丢去九霄云外去了,想不到前辈您还记得~哎,也是晚辈运气好,那几年刚刚练好了一炉‘辟秽清瘴散’,专门能治疗各种毒虫毒草的各种剧毒,只是幸运碰到前辈了而已!”林逍笑得和偷吃了小鸡的黄鼠狼一样的,和太方上人拼命的相互挤眉弄眼的打着眼色。

    一旁的无忧仙脸色难看得好似涂了一层墨一般,她看看太方上人,又看看林善,硬是没弄清太方上人为何能在这里碰到熟人。而且听两人的对话,这红河星还是眼前这个干巴巴的小老头儿一手经营成眼前这样的,而且这小老头的身后还有一份很是不弱的势力,无忧仙本能的觉得有点不妙了。她猛的站起身来,朝林逍微微行了一礼,僵硬的笑道:“敢问仙友是?”

    太方上人一把抓住了无忧仙的肩膀随手将她朝身后一抡,无忧仙立足不稳被太方上人一把丢出了十几丈远。太方上人眯着眼睛笑吟吟的说道:“正是辟秽清瘴散,正是这宝贝救命的药散。阿呀呀,贫僧若非得到林善仙友救治,怕是早就遭了大难了。”

    双足一蹬,太方上人穿上了自己的僧鞋大步走向了林逍。

    林逍也呵呵笑着大步迎向了太方上人,两人热情而激烈的拥抱在一起。

    用力的搂了一下太方上人,林逍凑在他耳朵边传音道:“你怎生认得我这副模样?”

    太方上人也小心翼翼的给林逍传音道:“你那大哥将你们兄弟俩的事情一五一十的告诉了贫僧,还将他父母的形影都画了出来日夜祭拜,你说我能不认识你这模样?再加上你看到贫僧后的那等反应,贫僧就算一头猪,也知道你是谁了!只是你这小子实在是太缺德,居然变幻了自己父亲的模样在这里开店!你怎么逃出的幽泉秘境?”

    “此事说来话长,稍后我们再仔细详谈。你身边那女人是怎么回事?怎么看我的模样好似要吃了我一般?”

    “那女人招惹不得,她有个称号叫做无忧仙,她是无忧了,却专门给老子找忧愁哩!她本家是元三大陆上最有名的一个修仙家族,全家都依附仙庭的,她家的老祖宗就是仙庭的元午仙尊,你说她是什么来头?这娘们缠了贫僧三百年,死活要贫僧卖身投靠仙庭,这种事情贫僧怎能做?贫僧宁可和以前那般落魄,也绝对不会投靠仙庭哩!何况你和他们还有仇怨!”

    “原来是仙庭的走狗!为何要拉拢你?”

    “没看出来么?贫僧三千年前已经突破仙尊境界了!嘿嘿,贫僧得乙道门五位仙尊传授大道,又以佛门聚集信念之术凝聚了庞大念力,双管齐下、佛道合一,却是突破了仙尊境界了!贫僧可是仙界有史以来最快突破仙尊境界的天才,他们不收买贫僧,收买谁?”

    正热情的和太方上人拥抱的林逍差点没一脚将太方上人踢飞出去,当年那个在会仙大陆落魄混日子的不僧不道的仙人,百万年后,居然已经是仙尊之尊?百万年而成就仙尊的业位,林逍身后有一个启元世界支撑着,也没到这么bt的程度!难怪仙庭的人派了无忧仙来勾搭太方上人,这样的怪物,谁不想好好的拉拢他?

    太方上人很是苦恼的对林逍传音道:“本来渡过天劫得成仙尊业位,有和我们结盟的诸多仙尊帮助掩饰,仙界无人知晓贫僧已经是仙尊了。哪知道那日正和你家大哥在百花集吃酒,那有实仙尊不知道为何突然路过认出了贫僧的身份,这个无忧仙就缠了上来!贫僧好生苦恼呀!”太方上人用力的拍打着林逍的后背,低声嘀咕道:“赶快给贫僧想个法子出来摆脱这女人,贫僧从来不打女人,总不能杀了她吧?”

    斜眼看了看正阴沉着脸蛋朝这边走来的无忧仙,林逍轻轻的弹了一下手指,慢慢的指向了无忧仙。

    正站在林逍身后的敖雪怪笑了几声,大步拦在了无忧仙面前。高条结实的敖雪比无忧仙高了了足足有一个多头,敖雪一掌按在了无忧仙的肩膀上,血色龙力喷薄而出,无忧仙身体一僵,顿时被压制得动弹不得。无忧仙失声惊呼道:“仙君?龙族仙君?”

    敖雪五指紧扣在无忧仙的肩上淡淡的说道:“给姑奶奶我乖乖的站着,等会再来拾掇你。”

    无忧仙翻了翻双眼瞥了敖雪一眼,冷笑道:“这个,倒也未必!给本君放手!”发髻轻摇,无忧仙发髻上插着的簪子化为一道尺许长乌光无声无息的飞出,疾刺向了敖雪的眉心要害。敖雪右手一紧,左手握拳朝那簪子径直轰出,一层细细的血色鳞片已经布满了敖雪的拳头,一丝丝锐利霸道的龙气透体而出,在她拳头上形成了一只活灵活现的龙首虚影。

    ‘咔嚓’一声脆响,敖雪拳头上的龙形气劲被乌光洞穿,她拳头上也被破开了一个小小的窟窿,金红色鲜血‘汩汩’而出,一股极利的锐气顺着她的拳头直透内腑,敖雪身形震颤踉跄着退后了几步。‘哧啦’一声,无忧仙宫裙被敖雪一爪撕裂,大片的衣襟被撕扯了下来露出了大片白花花的皮肉。无忧仙的面色一变,她长发有如瀑布一样自头上洒下,披散的长发遮盖住了她的身体,无忧仙一声不吭的化为一道长虹就朝百草堂外冲去。

    林逍厉声喝道:“拦下她!不能生擒,现场击毙!”

    沈小白右掌轻轻一翻,她沉声喝道:“无忧仙友,此路不通!”沈小白掌心一团万字金光闪烁,天空一尊高有百丈的金身佛像轰然砸下,梵唱声声震动天地,东南西北四个方向分别有数百尊金身菩萨手持各色法器足踏莲台而来,将无忧仙牢牢的围在了中心。四周虚空一阵颤抖,光影急速变幻了一阵,等得激闪的光影停歇下来时,众人已经到了归化峰上空。

    金毋剌、金毋奤、敖雪、沈小白等十二名仙君将无忧仙牢牢的困在了核心部位。饶是无忧仙同样有着仙君级的实力,面对十二名修为最少都和她相当的仙君,她哪里还能逃得出去?尤其是四周的虚空都被太方上人有意无意的禁锢住了,她想要逃走更是难如登天。

    阴沉着脸蛋瞪了太方上人一眼,无忧仙冷笑道:“太方仙兄,你不受我家好意,日后定然后悔。”

    太方上人笑吟吟的看了无忧仙一眼,突然仰天狂笑道:“我太方上人会后悔?嘿,无忧仙,我也不妨告诉你,林善仙友和贫僧一见如故,当年贫僧更是欠了他一天大人情,故而本尊已经决定就此加入回春堂出任太上长老一职!日后贫僧就是有家有业的仙尊了,不再是无牵无挂的闲散仙人,你身后的那些人,就不要再打和尚我的主意啦!”

    林逍挑了挑眉头,当即朝太方上人稽首行礼道:“小老儿回春堂掌门林善,见过太上长老!”

    太方上人一本正经的双手合十朝林逍还礼道:“贫僧太方,见过掌门!”

    两个人微微抬起头来,又是一阵的挤眉弄眼,一股浓浓的默契在两人之间回荡,只有他们才明白,一切是为的什么。
笔趣阁小说网的最新网址: KenShuGe.Com域名非常好记。第一时间阅读《逍行纪》的最新章节
您可以在阅读中使用键盘“左右键[← →]”快捷翻页,按“回车键[←Enter]”直接返回章节目录.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