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手机阅读本书

    扫描二维码,直接手机阅读

查看目录

第二百零八章 作证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逍行纪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 进入下一章。
    第二百零八章作证

    屋子里的几个散仙同时惊咦了一声,他们用看稀世宝贝的目光看着林逍,那目光炽热啊,简直就想一口将林逍吞进肚子。

    林逍治好了自己的伤,这才好似突然清醒一般抬头看了几个老人一眼。他有点茫然的跳下床榻,朝几个老人行礼道:“各位前辈,晚辈丹逍有礼了。敢问这里是~还有,晚辈有一位朋友叶无双,不知道他如今身在何方?”

    几个老人赞许的点了点头,那手持明镜的老人沉声道:“丹逍道友,这里是大衍星我乙道门山门所在。唔,无双他正在合道殿接受长老会的询问。你和无双亲历了白衡星上的变故,所以掌门有交待,等你苏醒了,还请赶往合道殿为无双作证。”

    “无双有麻烦?”林逍惊愕的看着几个老人,他急忙说道:“那是自然,合道殿在哪里?我这就去!”

    “善!”等得林逍更换了一身整洁的道袍,又将有点凌乱的头发打理干净了,一名老人大袖轻轻的挥了挥,眼前光影一阵变幻,他们已经到了一座气势恢宏的大殿前。这大殿座落在一座小山丘上,大门前是一道高高的台阶,合计快有两万余阶。每一级台阶的左右两端,都站着一名身穿道装的乙道门弟子,从最下面的元婴期弟子一直到最上面几层的数十名七劫修为的散仙,每一个人都是精挑细选出来的生得仙风道骨隐隐有出尘之态的美男子。

    几个老人带着林逍踏上了台阶,不知道从哪里吹来一阵香风,风中隐隐传来了诵经声和一阵阵银铃脆响。林逍收摄心神,口观鼻、鼻观心,微微低着头,默默的跟在了几个老人的身后。他和林遥用了一道苦肉计,他一路上任凭林遥击出的那一道血煞魔元不断的破坏自己的身体,甚至自己偷偷摸摸的在伤口上涂抹丹毒让自己的伤势不断的恶化,不就是为了来到乙道门么?

    其实叶无双带着他从白衡星‘逃脱’,一路上的事情林逍都清清楚楚,但是林逍一路‘昏迷’的来到了这里,他就不能出任何错误,他一定要留在这里。自从知道乙道门是修道界有数的几个超级门派之一后,林逍就有意这样做了。也许,借助乙道门的力量,他能有这么一点点找到药儿的希望吧?当然,这样的手段有点下作,但是如今的林逍根本不在乎自己的手段是否高尚。

    一步步的走到了台阶的最顶部,眼前出现了一片长宽数里的广场。广场的正中矗立着一尊高有百丈的四方四足香炉,香炉正对着台阶的方向雕刻了一个不知名的兽头,兽嘴里喷出冉冉紫烟,烟雾被山风一吹四处散开,顿时馨香满鼻。

    几个人绕过那香炉,踏入了合道殿。殿门内,一名司仪道人拖着长长的声音曼声叫道:“叶酃长老到~叶烽长老到~叶泐长老到~叶歀长老到~叶鄯长老到~”大殿内的近千人同时看向了殿门口,其中绝大部分人的目光都集中在了林逍的身上。

    林逍神情自若的走入了合道殿,他眼角微动,眼珠从左到右转了一圈,已经将殿内情形尽收眼底。从外面看,这大殿高有三百余丈,上下分七层,但是进了大殿才发现,这大殿内实则就一层空间。高有三百余丈、宽一千余丈、深有五百余丈,这空间可就大得吓人了。大殿正中供奉着乙道门的祖师像和几尊不知名的神像,大殿的顶部用拳头大小的霞光玉镶嵌出了周天星图,其中一轮红日洒下一道红光,正好照在了大殿中九座漂浮着的蒲团上,如今蒲团上正盘膝坐着九人。

    大殿左右,有近千张蒲团同样漂浮在空中,蒲团距离祖师像的远近以及蒲团位置的高低,很明显的划分出了殿内众人的身份等级。距离祖师像近的、蒲团的高度比较高的,自然是身份较高的那一众人;距离祖师像比较远、蒲团离地也不过丈许高的那些人,虽然也是乙道门的长老,但是这权势地位显然就小得可怜了。

    叶酃等几个乙道门长老大袖飘飞的走到了合道殿正中,叶酃朝红光笼罩中的九名老人拱手道:“掌门、八位宗老,这位小道友,就是在白衡星仗义出手救出叶无双,并帮叶无双从血域修罗门的魔头手中夺回两仪剑的丹逍道友。”叶酃又朝林逍点头笑道:“丹逍道友尽管将那日的事情说出来。”他们似乎也不好和林逍说得太多,只是吩咐了一句,几个人也就飞身上了一张蒲团,盘膝坐在了蒲团上。

    叶酃等几个长老的位置距离那红光最近,蒲团的高度也仅仅比那最高的九张蒲团矮了半丈,显然叶酃等人正是乙道门中权势滔天的实权派。再想想他们的姓氏就知道他们是叶无双这一系的族人,要不然以他们的身分地位,怎么可能让他们去等候林逍苏醒。

    正站在大殿正中的叶无双看到了林逍,不由得猛的松了一口气。他几步走到林逍身边,低声问道:“丹逍道友,你伤势可痊愈了?唔,我刚回大衍星就被长老会叫来了这里质询,你的伤,都是家中的几位长辈去料理的,你可没事了?”

    林逍微微一笑,低声说道:“已经痊愈了。唔,怎么回事?质询你?”

    叶无双的眉头微微一皱,有点愤怒的低声道:“罢了,这事等会再说,你且将白衡星上发生的事情说出来则可。”

    一名盘坐在蒲团上的红袍女道突然怪声怪气的说道:“没错,还请丹逍道友将白衡星上发生的事情一五一十的说出来吧。不过,可不要编造什么谎话来蒙骗人。这合道殿中的,可都是我们乙道门长老会的诸位长老,多少也有点分辨力,有些明显不能当真的话,就不要说出来让人笑话了。”这有着一张大鹰钩鼻子,双眸深陷、一对眸子呈现出怪异的碧绿色的女道的容貌极老,看起来足足有七十开外,一张老脸皱巴巴的有如老橘皮,更兼语音沙哑难听,林逍一看到她就觉得反胃。

    修道之人在修炼出金丹、修练成元婴、修炼出元神、进入虚境、以及渡过天劫步入合道期这几个阶段,都能对自己的容貌进行调整。故而常见的修道者无不是容貌秀美俊朗,就算长了一副大胡子也是仙风道骨,就算是老太太那也是富态态的很容易就让人有了亲近之心。像这种故意保持一个丑恶容貌的老女人,若非精神不正常就是性格扭曲的怪物,林逍又怎会喜欢这种人?

    叶无双轻轻的拉了拉林逍的袖子,低声说道:“丹逍道友,你且把事情的经过原原本本的说出来就是。不管怎样,这事情总和你无关。”

    林逍深深的望了叶无双一眼,淡淡的说道:“这事情,已经和我有关了。”

    清了清嗓子,林逍上前了几步,不卑不亢的将白衡星上发生的事情一一述说出来。至于他是为何去到白衡星的问题,就变成了他生平第一次离开师门行走,听得白衡星是修道界核心圈外最大的物资集散地,故而他特意去白衡星想要收集一些炼丹的原材料。他又听说剑意峰下的市集是如今白衡星最大的也是秩序最好的一个市集,所以才跑去了剑意峰下的市集交易,这才碰到了被鬼帝幽谷诸多鬼修追杀的叶无双。林逍侃侃而谈道:“晚辈虽然修为低微,但却也知道何谓道义。近千鬼修妖人欺凌一名正道道友,若是诸位见了不知道会如何选择?故而丹逍明知一旦出手就会给自己招惹天大的风险,却也义无反顾!”

    “好一个义无反顾!”端坐在那一道红光中九个蒲团正中蒲团上的乙道门掌门叶凌天拊掌赞叹道:“好一个义无反顾!诸位同门还有什么要问的么?唔,洪垣师妹,你~还有什么要问的?丹逍道友述说的事情经历和无双所说的,可以说是一字不差,你还有什么疑问?”

    那长了一副大鹰钩鼻子的红袍女道洪垣沙哑着嗓音,用那时而高亢时而低沉时而尖锐时而模糊不清的怪腔调笑道:“哎哟,掌门师兄都这么说了,那我们还有什么好说的?不过呢,要说疑问嘛,我还是有的~无双师侄也说了,丹逍道友自己也说了,他是用雷法将那近千名鬼帝幽谷的鬼修给赶走的!啧啧,一个元神中期的小小修士放出的雷法能有多大的威力?嗯?”

    大殿内近千名乙道门的长老同时看向了林逍,他们的目光中蕴含着极其复杂的心情。有人漠不关心,有人幸灾乐祸,有人充满了恶意,也有人的目光是温暖而友善的。林逍扫了一眼这些乙道门的长老,顿时大致的分清了谁是自己的朋友谁是自己的对头谁又是两不相帮的中间派。他也对叶无双一脉在乙道门中的庞大势力感到心惊,大殿中近千名长老,居然有将近四百人看向林逍的目光是友好而热情的,对林逍和叶无双充满恶意的眼神只有两百余人,其它的则全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中间派别。

    明白了叶无双背后的后台有多强,林逍不由得底气更足了。他斜着眼望了那洪垣一眼,突然冷笑道:“这位前辈莫非自己雷法不甚高明,就以为小子我的雷法也和前辈一般?嘿,修道界广袤无边,小子师门秘传的雷法自有其独特妙用,前辈以为如何?”

    洪垣和身边的几个长须道人交换了一个眼神,她厉声喝道:“贫道就不相信你能有威力那般宏大的雷法!贫道以为,叶无双在白衡星坏了事情,这才编造了一个故事想要瞒天过海蒙混过关!嘿,但是你们毕竟是小孩子,还不知道如何要取信于人。近千鬼帝幽谷的鬼修呀,就算是贫道也不敢说能将他们一举击退,你区区一个元神期的小娃娃,你能以一敌千?”

    林逍背起双手正待说话,叶酃身边的一名容貌极美的中年道姑突然温和的笑道:“洪垣师姐自然是不敢说你能以一敌千的。合道殿内诸多长老谁不知道,洪垣长老是我们之中修为最低的人呢?若非洪垣长老接掌的是洪天长老的席位,这个长老之位也轮不到师姐您呀!”

    洪垣气得浑身直发抖,她愤然指着那美貌道姑厉声喝道:“叶英,你,你,你,你放屁!”

    叶英诧然的看了洪垣一眼,很有点小儿女姿态的耸了耸肩膀,低声咕哝道:“臭不可闻~居然敢在祖师像面前口爆粗言,唉~执法宗老,在祖师像前口出秽语,是什么罪状?要受什么惩罚啊?”

    端坐在叶凌天身边的八位宗老之一的身材瘦小的老人突然睁开紧闭的双眼,声如洪钟的大声道:“洪垣,管好你的嘴!叶英,你也不要故意挑拨洪垣!今日大会是调查叶无双在白衡星上损失近万精英一事,谁敢节外生枝,勿怪我无情!”

    叶英朝洪垣歪了歪头,轻轻的一笑。洪垣气得浑身乱抖,她语无伦次的吼道:“丹逍!贫道就不相信你能击退近千鬼帝幽谷的鬼修!若是你不拿出证据,休要怪贫道下手无情!你和叶无双勾结蒙骗本门长老会,这是死罪中的死罪!”

    “好!你要证据,我就给你证据!”自进入大殿来,一直表现得温文有礼,给人的感觉就好像一块璞玉般英华内敛的林逍突然挺直了身体,就有如一柄百锻利剑突然被人从剑鞘中拔出一般,林逍身上竟然有一种令人不可正视的锐气、一股桀骜的狂气甚至有一层令人心惊的邪气冲天而起。他随手往指头上的储物戒指一抹,众目睽睽之下,林逍从戒指中掏出了一个长尺许的千年金丝红梨木抠成的匣子随手丢在了地上。林逍指着那匣子冷笑道:“不过,若是晚辈因为洪垣前辈的一句话就耍猴戏一样上下蹦跳,晚辈是不是太廉价了一些?洪垣前辈若是真要晚辈给出证据,那就~和晚辈打赌吧!”
笔趣阁小说网的最新网址: KenShuGe.Com域名非常好记。第一时间阅读《逍行纪》的最新章节
您可以在阅读中使用键盘“左右键[← →]”快捷翻页,按“回车键[←Enter]”直接返回章节目录.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