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手机阅读本书

    扫描二维码,直接手机阅读

查看目录

第一百一十二章异化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逍行纪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 进入下一章。
    第一百一十二章异化

    仰面看着天空明月,林逍突然轻松的笑了几声。

    很莫名的,林逍突然就觉得心情一阵轻松,好似脱去了什么沉重的负担。这种感悟也叫做顿悟,是毫无来由毫无道理的。林逍甚至都不明白自己为什么能突然达到这种心里没有任何压力、轻松愉快的心境。也许是因为口袋里的那张信用卡?这个理由,未免太荒唐了一些。

    只是,心境上的变化直接带动了林逍身体内的变化。心神活泼了,林逍的真元运转也活泼了起来,丹田中气旋吐纳灵气的速度增加了数倍,锈迹斑斑的青色宝塔上隐隐有一丝丝青色光晕流转,光晕不断的从宝塔内渗出,又被宝塔重新吸进去,每吸收一缕光晕,宝塔上面的锈迹就黯淡些许,宝塔就有如一根被烈火焚烧后的枯木,正在缓慢的恢复生机。

    修道界内的灵气和地球所在空间的灵气交换变得益发迅速。在林逍所不知的远地高空,数百个无形的灵气气旋已经将地球整个的包裹起来。一缕缕灵气不断的在气旋中进出,林逍所属的修道界和地球所在的空间产生了玄妙的联系,就有如阴阳太极图的阴阳双鱼,阴阳相生,生生不息,两个空间的气息交流融会,产生了巨量的新生的灵气。

    大量的清气自空中喷薄而下,万里长风拂遍全球,清气飘逸,污浊的气息被一扫而空。若是有那有心人,就会发现,地球上被污染的河流正在逐渐的变得清澈,被污染的土地中的杂质也在缓缓的减少。这种变化不为人知,却是坚定的踏踏实实地在产生。

    那数百个气旋不仅仅是影响了地球,更是影响了整个太阳系。太阳系内稀薄的天气灵气不断的涌向那些气旋,和来自修道界的气息融合后。巨量的新生灵气滚滚而生,朝太阳系四面八方扩散开去。

    林逍,就是这一切变化的枢纽,他就是这个巨大的太极图上阴阳双鱼的鱼眼,他自身也受到了极大地好处。新生的灵气就是通过他的身体进行交换,巨量的灵气在他体内涌进涌出,林逍丹田中正在恢复的金丹有如快要饿死的猛虎掉进了羊栏,张开血盆大口吃得不亦乐乎。紫火玄气不断自金丹中喷涌而出。水火能量相生相克,有如铁锤和铁砧,不断的锻炼林逍的身体。

    玄武宝簶功法自动运行,无限度地强化着林逍的肉体。每一刻、每一秒,林逍的肉体都在缓缓的增强,他的真元也在一丝丝地增厚。识海中的元神也受到了那巨量灵气的滋养,高有数尺的元神盘膝坐在一片青色地灵气组成的汪洋大海中,双手结成了莲花状指印。一道道灵气有如长江大河融入了林逍的元神,渐渐的转化为一丝丝金色的火焰从他元神上喷起,不断的灼烧着悬浮在元神上空的天地印。

    青色宝塔上,有一缕奇异的白色灵光冲天而起,自林逍丹田直贯识海紫府。不知从何而来地,大量对于天道的感悟零零碎碎的冲进了林逍的元神之中。这些对天道的感悟,有高明万分的,也有粗陋低浅的。但是不管是高明的还是粗浅地,这些感悟地数量却是多到了极点。每一份感悟就好似一块砖头,有华美的琉璃砖、也有难看地土砖,林逍的元神就有如一个高明的建筑工匠,不断的将这些感悟提取出其中美丽华美的,融入林逍自身对天道的感悟中,就好似在一座建筑上添加了许多的材料,慢慢的将这建筑变得益发的高大、宏伟。

    就在林逍闭关修炼玄武宝簶时发生过的事情一样。有巨量的真元从宝塔中涌出。奔涌的真元瞬间填满了林逍的丹田,逼迫他的金丹不断的大口吞入,金丹的体积急速膨胀,紫火玄气冲天而起,照得林逍的体内一片通明。

    在林逍不知不觉中,他因为突破空间壁垒而粉碎的金丹已经修复完成,并且直接达到了金丹中期巅峰的水准。一缕灵神自识海中顺着那白色的灵光直透金丹,灵神和金丹融合。形成了一枚蕴藏着无限生机的胚胎。

    古怪的、修道界前所未有的异变再次产生。林逍的整个元神都顺着那道白色灵光钻进了林逍的金丹中。金丹急速的压缩,缩成了一枚拇指大小晶莹剔透的光团。林逍的元神演化婴儿。呈卧佛状蜷缩在光团中,巨量的灵气不断的涌入光团,滋养着这一小小的婴儿。

    其他修道人都遵循结金丹、破丹成婴、婴儿演化元神的规律。只有林逍修炼了那怪胎一般的玄武宝簶后,在金丹期就修成了元神,然后是元神和金丹融合准备破丹成婴。真不知他如此修炼出来的婴儿会有多强大。等得他突破元婴期进入元神期,又将修成多强悍的元神。

    总之一句话,自从修炼了玄武宝簶,林逍身上的各种变化就再也无法以常理推演。

    就说他丹田中的这青色宝塔到底有多少神秘的用途,林逍就还是浑浑噩噩的呢。

    起码一件,宝塔中能不断的涌出无数份对于天道的感悟供林逍分拆吸收,能够不断的涌出精纯至极的真元供林逍增进修为,整个修道界就从来没听说过有这种神奇的法宝。一直以来,各种法宝都是汲取主人的修为增进威力的,何曾听说过有法宝能够反哺主人的事情?

    林逍站在那书案前,一站就是七天七夜没有动弹。

    青色宝塔中不断的涌出一分分细碎的对于天道的感悟,每一份感悟都不同,每一份感悟都有其独特之处。林逍从中获益极多,但是却也受到了极大的干扰。每一份感悟都似乎来自于一个活生生的人,这些人参悟天道时的喜怒哀乐,也都影响了林逍,林逍的面容就随之变化莫测,一时欢喜、一时恼怒、一时悲凄、一时绝望,他的脸瞬息万变。简直就有如民间的某种秘传绝艺――变脸!

    更兼这些感悟,有正道地、有邪道的、有魔道的、更有妖道的。

    正道之人讲究天人合一。

    邪道之人讲究损人利己。

    魔道中人讲究灭情绝意。

    妖道之人讲究偷天地精华以补己身。

    林逍的气质,也随着这些感悟碎片的涌入而不断的改变。一时间他周身清气流淌,飘然有出尘之态,简直有如神仙中人;一时间他浑身邪气四溢,脸上的笑容就有如给老母鸡拜年地黄鼠狼,令人不寒而栗;一时间他双眸发红,嘴角眉梢都有一丝肃杀、凶残、阴邪、暴虐的气息涌出。那疯狂的杀意吓得窗外池塘中的鸳鸯有如被打慌了的丧家犬,拍打着翅膀丢下了伴侣仓皇逃窜;一时间他周身变得空荡荡的,似乎他所在之处就是一个灰色的空洞,妖异邪异令人无法琢磨。

    每一份对天道的感悟,都有如一枚细小地铁锤,锤打着林逍的意识,不断的修改着林逍的心性。

    林逍吸收了这些天道感悟,也就吸收了其中的一丝人性。他对于天道地感悟在坐火箭一般急速飙涨。他的性格也在发生变化。

    一片青色的灵光洒遍林逍的识海,陨界之主留下地精神禁制也悄然发动,若说那些感悟是细小的铁锤慢慢的锤打林逍的心性,那么这精神禁制就是一枚巨大的天地之锤,以巨力将林逍的心性和那些感悟中残存的一缕意识不分好坏的锤打成一团。妖魔鬼怪、神圣仙佛。那善良地、慈悲的、凶残的、邪恶的、暴虐的,一丝丝正面的、负面的情绪,尽被那禁制轰入了林逍的本性中。

    林逍眸子里光芒闪烁,七天七夜地功夫。他却在识海中畅游了无数修道人苦苦追寻天道地历程。

    只是这一切,都在青色宝塔的控制之下,林逍地修为还不足以掌控这座宝塔,还不足以让他清楚明白的经历这些。他只是被动的吸收了那些感悟,被动的融合了那些心性,被动的在玄武宝簶的自主运转下结成了金丹胚胎,被动的又清醒了过来。

    七天七夜,不吃不喝。不言不语,更是连之间都不动一下。想要靠近,却无法靠近,一股无形的罡劲笼罩了整个惬意轩,就连大风扫下的落叶一接近惬意轩,就被无形的罡劲震成了粉碎。白家的人只能隔着远远的,看林逍站在书案前七天七夜纹丝不动。

    白伯堂有如见色鬼见到了天下第一的美人儿,干脆就在惬意轩外打起了地铺。他眼巴巴的望着站在那里纹丝不动的林逍。不断的嘟囔着:“妙啊。妙啊,我家这兄弟!七天不吃饭。我老白也可以。七天不喝水哪~啧啧,我老白早就去挂生理盐水了。后悔啊~后悔啊~”白伯堂突然仰天大吼起来,双手拼命的锤打着自己的胸膛。

    “父亲,您后悔什么?”白伯堂突然发狂,却把白仲远他们吓了一大跳。白仲远急忙凑到了白伯堂身边,小心翼翼的问了一句。

    “老子不该和林兄弟拜把子哪,老子应该拜他为师!天哪,七天七夜不吃不喝,脸上的颜色都没变一点儿,这种本事,老子后悔啊~老子拜他为师,不知道现在还成不成啊?”白伯堂愤愤然跺了跺脚,气极败坏的叫骂了几声。

    ‘呼~’,林逍突然吐出了一口浊气。一道狂风从他嘴边生起,在窗外小池塘上掀起了数尺高的浪头,水花四溅,将白伯堂他们泼了一身一脸。狂风扫过了惬意轩外的花园,卷起了无数的枝叶,枝叶纷纷扬扬的飞上了天空,被高空的强风一吹,飘飘扬扬的飞向了远处。随后林逍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又是一道狂风平地而起,方圆里许的空气似乎都被林逍吸进了身体,狂风推得白伯堂他们站立不稳,踉跄着朝惬意轩冲进了几步。林逍凝神收功,双手轻轻的朝外一挥一抡,一道柔和的罡劲裹住了差点每摔倒在地的白伯堂等,令得他们轻轻巧巧的站在了地上。

    “兄弟哪~”白伯堂都差点傻了,呼气成风,挥手间风云变色,这种实力~“他你是神仙?妖怪?兄弟啊,你瞒得大哥我好苦啊!”

    林逍活动了一下身体,肌肉、骨骼都有点胀痛,七天七夜,林逍的肉体强度和肉体力量又增加了不少,血气在筋骨肌肉中积存,令得身体都有点不正常的肿胀。听得白伯堂的嚎叫声,林逍不由得微微一笑,眯着双眼怪声道:“大哥,可是你拉着我拜把子的,一点儿分说的机会都没给我。唔,我不是妖怪,但是,神仙却也算不上!我不过是一个修道之人罢了。”

    修道之人,白伯堂的脸都皱成了一团,他呆呆的看着林逍,双手用力的揉成了一团,他无比痛苦的叫道:“兄弟~我们拜把子的事情,就这么算了吧~以后,你就是我的师父~兄弟哪~”

    林逍眯着眼睛,朝白伯堂邪气十足的笑了笑,他正要调侃白伯堂几句,一个老人慌慌张张的跑进了小花园,隔开老远就大声叫嚷起来:“老太爷,各位老爷,不好了,二少爷受伤进了医院了~天哪,医院传来的消息说二少爷很可能,很可能,很可能~”

    白叔桦大步冲到了那老人面前,大声叫道:“黄叔,季乐可能怎么的?”

    老人定了定神,大声说道:“医生说,二少爷很可能,很可能醒不过来了。他伤势太重,送去医院又太晚,内脏大出血,怕是,怕是不中用了……”白叔桦呆了呆,大吼了一声,迈开大步冲出了花园,花园外一阵的闹腾,只听得白叔桦沉重的脚步声很快就去远了。
笔趣阁小说网的最新网址: KenShuGe.Com域名非常好记。第一时间阅读《逍行纪》的最新章节
您可以在阅读中使用键盘“左右键[← →]”快捷翻页,按“回车键[←Enter]”直接返回章节目录.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