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手机阅读本书

    扫描二维码,直接手机阅读

查看目录

第一百零七章生涯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逍行纪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 进入下一章。
    第一百零七章生涯

    一间门店门外,一个容貌精致、衣着时尚的少女正惊惶的拉着两个朋友的手,不断的叫道:“我,我的包~”她的两个朋友也是一阵的手足无措,只是不断的拉扯着少女身后背着的一个白底红花的双肩背包――背包上被刀片划出了一条不长的缝隙,她的钱包就是被方才那青年从这里掏走的。三人都心慌了,根本就不知道该如何处理这样的情况。

    “嗯,三个菜鸟!被偷了包,第一时间找保安,第二时间找警察嘛!唉,若非是我耳目聪明,发现了这边的事情及时赶到,你们耽搁了抓捕贼人的最佳时机,这钱包可就找不回来了!”

    林逍摇头感慨的语气,已经和光头胖子他们一伙人有八九分神似,就是那种懒洋洋的、吊儿郎当的、近乎有点痞气的模样。

    他走到那少女的面前,将钱包往她面前一送,笑容灿烂的说道:“小姐,这是你的钱包么?嗯,这个钱包很精致、很漂亮,和小姐你很是相配啊!不过,下次可要小心了,逛街的时候,背包还是挂在胸前的好。”

    随手将钱包往那少女手中一塞,林逍用大拇指揉了揉鼻子,轻声笑道:“如今世界,总会有些不和谐的人和事,小姑娘出门,还是当心点好。”

    少女手忙脚乱的抓紧了钱包,仔细的打量了一阵,惊惶的脸上突然露出了笑容。她抬起头来,正待和林逍说点什么,林逍已经很潇洒的转过身,大步的走向了最近的一座电动扶梯,又施施然的往顶楼行去。少女呆了呆,反过手去抓了一下自己破开了一条大缝的背包。突然撒开脚往林逍追了过去。她地朋友一把没抓住她,也只能跟了上去。

    林逍背着双手,很有限的在商场最高一层的走道上往来行走。他双耳竖得高高的,聆听着商场内的一切动静。他低声哼唱着从光头胖子的电脑内学来的古老的歌曲,那一副悠闲自在地模样,好似他不是在工作,而是在郊外踏春。

    他以刀子等几个出身军警的酒友教授的法子,用眼角余光打量着身边往来的游人。根据他们的衣着打扮和举止风度,猜测他们的出身来历和从事的职业;更从一些成群结队的游人行走之时他们地表情变化、在队列中的前后位置以及举止动作之间的细小差别,猜测他们之间是什么关系,他们是什么身份,他们来这里是纯粹的闲逛还是有目的地购买物品。

    地球和修道界是两个极端。地球世俗到了极点,修道界却是出尘到了极点。

    在地球短短的两三个月,林逍所见的、所听的、所遇地,比之以往都复杂了百倍。他以旁观者的角度观摩人心世态。其实也就是在用这些人心、这些世事当作雕刻刀,慢慢的雕琢自己的心。他没有因为地球的万丈红尘忘却修道界的因缘纠缠,但是他已经不再是以前的他。

    胳膊上突然一紧,一个娇脆的声音大声喝道:“那个偷我包地贼呢?”

    林逍回头,那容貌精致的少女正气鼓鼓的抓着他的胳膊。跳着脚的大声喝问他。林逍微微一笑,一张嘴就是大片的谎话飞了出来:“唔,他跑得太快,我追不上他。只是从他手上抢下了钱包,他就跑得不见影子了。嗯,这位小姐,你还有什么问题么?”

    “呃?”少女傻眼了,她犹豫的问道:“你,追不上他?”

    林逍用力的点了点头,一本正经地说道:“是啊!人家穿着打扮是全套地运动服,我穿着紧邦邦的制服。怎么可能追上他?”

    “这个~”少女迟疑了便宜,轻轻地点了点头,低声道:“也有理!我还以为,你把他故意的放走了。”

    “怎么可能!”林逍用力的指了指袖子上的保安徽章,微笑道:“我怎么说也是一名人民保安,虽然不是人民公安,但是打击犯罪维持社会治安的义务都是相同的,我怎么可能故意的放走他们呢?小姐。能拿回钱包就是很幸运的事情了!你的背包被划破了。就当作一个教训吧!你们小姑娘以后出门哪,那得多多小心才是。嗯。可不要再被偷了东西去了。”

    林逍的笑容里有着一种说不出的让人信任的魅力,少女看了一眼林逍,不由得俏脸一阵晕红,急忙点了点头,仓皇的回了林逍一声,转过身,抓着两个朋友飞一样的逃了开去。

    林逍微微一笑,摇头道:“小丫头,就算我抓了那小贼,你能打他一顿还是怎么的?呵呵,刀子说得没错,对这些小女人啊,还得哄着骗着的好,否则,会纠缠不清的。嗯,说谎,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嘛!”

    浑然不觉自己已经被一帮‘损友’潜移默化变得越发‘邪恶’的林逍自得的吹了声口哨,慢吞吞的背着双手,又顺着这圆形的走道慢慢的踱起了步子。

    他行过一间茶座,茶座门口一名美丽的少女正狠狠的对着一个青年的脸蛋抽了一耳光,大声的叫骂了几句后,那少女将手上的拎包一丢,转身就快步离开。青年呆了好一阵子,这才手忙脚乱的拣起拎包,大呼小叫的追了过去。

    游人们好似没有看到这边的事情,他们依旧是谈笑着,悠闲的逛过一间间门店。

    林逍笑了,他看着那青年的背影,低声笑道:“唉,让我猜猜,他是在外面勾搭美女被女朋友发现了,还是~干脆他是一个同、性、恋?啧啧,真是,那帮子家伙脑子里的东西,怎么都是这么乱七八糟的?嗯,或者,这小姑娘是朵百合,她的男友无法接受这个事实。所以小姑娘为了她和‘她’的真爱,故而愤然动怒?”

    手指轻轻的挠了挠下巴,林逍眯着眼睛怪笑道:“不成~赶紧存点钱了从这帮混蛋身边离开!否则,我会彻头彻尾的被他们带坏了!啊呀呀呀,这不好,这非常不好!我林逍可是修道之人,可不能和他们一样在红尘里瞎折腾。”正在自言自语呢,林逍腰带上别着地一个二手手机突然响起了奇怪的铃声。那是一头吃饱喝足的猪打哼哼的声音。

    脸蛋微微一红,林逍急忙抽出手机接通了电话:“喂,说了在我上班的时候不许打我手机!这个铃声,你叫我以后怎么见人哪!你们这帮混帐,再不教我怎么更改铃声,可就不要怪我下手太狠了!我真会扒光了你们把你们丢去黄浦江去!”

    “什么?晚上又有饭局啊?多少人啊?初步预计七八人,远景规划二三十人?成,只要不是我买单。随便你们折腾多少人呢?”

    “成啊,不就是喝酒么?我林逍生平还没醉过,我怕你们谁啊?”

    “不过,今天估计得晚点跑去。我这里出了点事情,我总得把事情首尾给了结了吧?”

    “什么事?唉。小事一桩,我这里抓了个小偷,抽了他一耳光放他走了,我看看他等一阵子会不会拉了人来揍我一顿。我这不是做好了准备等着挨揍么?你们看。我这多有职业精神,都下班了,还给工作单位义务解决未来的治安隐患呢。”

    “什么?我太邪恶?猪头啊~这些手段是谁教我的?”

    “成了,不废话了,我正上班呢!”

    合上手机,林逍想了想,干脆将手机的电池取了出来,这才微笑着点了点头。继续在商场中漫步游走。

    林逍当班地时间是早晨八点到下午四点。等得接替他的人到了,林逍去了商场的员工更衣室,洗了一个滚水澡,换上了自己日常穿着的衣物,和几个当班的保安打了个招呼,拎着一个小包走出了商场。

    小包内,是林逍给胖子带的一点日用品――自从林逍开始上班后,原本半个月出门一次采购日用品的胖子干脆就全盘蜷缩在了租借的房子里。除了呼朋唤友大吃大喝地时候。胖子根本就懒得下楼。所有的日用品和平时所需的食物、啤酒,都是每天林逍下班的时候给他捎过去。

    这个胖子活得很懒散。但是也很纯粹――那是一种很纯粹的、很纯净地懒散。

    而且他那种天塌下来都和他无关的心态,林逍居然觉得,这种心态和他修道之人也有几分相似。

    这是一个有趣的胖子,一个让人头疼却也觉得可爱的胖子。

    晃了晃手上包括了两条毛巾、十二支牙刷、八支牙膏、四瓶洗发水、五瓶沐浴露、二十四条小内地‘小包’,林逍察觉到了马路对面的几道充满恶意的目光。微微一笑,林逍转身进了商场旁边的一条小岔道。

    这条岔道是商场和另外一栋大楼之间的缝隙,宽不过一米五,长却有两百多米,岔道内光线昏暗,灰尘极多,是一个拍板砖、砸闷棍的好场所。

    脸颊还肿得老高的小偷青年带着四个凶神恶煞一样的同伴快步冲进了岔道。他们刚刚朝前追了两三步,就愕然看到,林逍正好整以暇地斜靠在墙壁上,很热情的朝他们抛着媚眼。“刀子说过,心情好的时候,就哄老婆玩;心情差的时候,就找那种欠揍的人打着玩!”

    “我现在心情很差!很差!非常差!”

    “你们要理解!一个人从仙境被丢进了一个大茅坑,每天闻着臭气,喝着臭水,就连阳光都是紫外线超标的货色,我的心情,很憋屈!”

    “更让我憋屈的就是,我地朋友还不知道如今是什么样了。虽然我相信她们不会有危险,但是我心里还是很挂记!偏偏我如此地挂记她们,却死活找不到回去的方法!这样我地心情就更加恶劣了!”

    “最最让我恼怒的就是,我林逍自幼就家教森严,所遇见的人都是正人君子。偏偏如今我要和一群地痞流氓混蛋无赖厮混在一起!我本来是多么纯善纯朴的一个人,却被他们带坏了,被他们带得酗酒、抽烟、设套子揍人、说谎话哄小姑娘!我眼睁睁地看着自己也变成了小半个地痞无赖,这样的心情。你们能理解么?”

    “当然了,还有一件比最最让我恼怒的事情更加让我恼怒的就是――我的薪水太低!虽然是,如今可以混吃混喝的跟着那帮子家伙蹭饭吃,但是我林逍何曾欠过人家这样大的人情?若是我的储物戒指还在,还他们这个人情是极轻松地。偏偏我身上如今一根草都没有,这份人情欠下了,以后心中又是一份魔障~虽然我有紫雷天火护体,普通魔障对我不起作用。但是我心里也难受哪!”

    “可是不跟着他们混吃混喝,就我这点薪水,我要存多久才能存够让我到处寻访名山大川、拜访高人隐士的费用?你们要理解我的心情,一个新水不高的落难之人,偶尔有点心情低落、想要找几个人揍着玩,这也是可以理解的事情。”

    林逍絮絮叨叨的用极快的语速说完了这一长串话,那追上来的小偷和他地同伙还没能说出一个字,林逍就有如下山的猛虎。朝他们扑了上去。学自刀子的军队搏杀术被林逍轻描淡写的挥出,几个青年惨哼了几声,双臂、双腿的关节被他扭得纷纷脱臼,痛苦地倒在地上拼命的挣扎抽搐。

    林逍站在他们身边,重重的吐出了一口气。仰天自言自语道:“他们说的自我心理调节地办法果然有效~虽然暴力了一些,不怎么人道了一些,但是,日内瓦公约管不到我吧?比起刀子他们找个女人安抚自己。以及光头他拼命醉酒来打发无聊的时间比起来,我揍揍人,还是很健康的一项运动嘛!”

    轻轻的跳了跳脚,林逍朝几个青年笑了几声,大声说道:“这里离大道也没几步远,等我走了,你们可以大声的呼救,很快就会有人来救你们的。不过呢。千万别想着对警察叔叔说是我打了你们,我是不会给你们出医药费的~”

    转过身,拎着小小的包裹扬长而去,几个青年哭丧着脸在那里嚎叫:“你是大爷,我们不会对条子说地~你快走吧~”

    林逍迈着轻快的步伐走出了岔道,随后,岔道内猛的响起了惊天动地的惨嚎声:“救命啊~杀人了~救命啊~”

    轻轻的弹了弹袖子上的一点点灰尘,林逍回头一笑。快步冲向了百米开外的公交车站。他手忙脚乱地从口袋里掏出了两枚硬币。很卖力地冲上了一辆刚刚进站的公交车。

    “果然,他们说得没错。当我能游刃有余地在上海这个地方生存下去。修道界的那点挫折,又算得了什么呢?”

    “若是论起人心,修道界的人,哪怕是血神老祖那样单纯的坏人,都比地球上的人心要简单百倍!”

    “当我能适应了这里的人心,我还有什么不能接受的?”

    将硬币投进了公交车的投币箱,林逍用力的朝车厢内挤了几步。

    ‘啪’,一记沉重的耳光抽在了林逍的脸上。一个腰围和那光头胖子相近的女子指着林逍喝骂道:“色狼~流氓~你故意往姑奶奶身上磨蹭,想要占姑妈便宜么?”

    表情麻木的林逍呆呆的看着这女子,双眼翻白呆呆的望着车厢顶。

    “没错,他们说得没错,只要我能适应了这里光怪陆离的一切,修道界的那点事情,还真够单纯的。”

    “真可怕,地球上的认,短短十几二十年的时间,他们的心性就能成长得比修道界数千岁的老前辈还要复杂多变~地球人啊,他们是一种什么样的怪物?”

    林逍神游天外,根本不理会那女人对自己的指责,他只是觉得,自己的心境修为,又极大的增进了一层。
笔趣阁小说网的最新网址: KenShuGe.Com域名非常好记。第一时间阅读《逍行纪》的最新章节
您可以在阅读中使用键盘“左右键[← →]”快捷翻页,按“回车键[←Enter]”直接返回章节目录.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