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手机阅读本书

    扫描二维码,直接手机阅读

查看目录

第九十五章功德金光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逍行纪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 进入下一章。
    第九十五章功德金光

    遥远的地方,一处挪移阵内光影闪烁,林逍他们来到了黑沙城外的黑冥府驻地。

    黑冥府整体建造在一座黑色的大山上,山高有数万丈,方圆数十里,一层层用黑色巨石搭建的、样式整齐划一没有任何差别的房屋整整齐齐的从山脚一直延伸到山顶。通往那处沙漠的挪移阵,就在山顶的一处平台上。这里视野极佳,居高临下的俯瞰不远处的黑沙城,可以将黑沙城方圆千里的动静看得清清楚楚。

    黑沙城,这是一大片城市群和村庄群的统称。就在这座高山下的方圆数千里的盆地里,密布着大大小小的城镇村庄,城内满是用黑石搭建的方方正正的死板的高大建筑,村镇内则是用黑石板搭起来的,一座座小小的石屋。

    城镇村庄之间,则是农田。一片片宽阔的农田内,有农人在其中劳作。偶尔天空有几道光华慢吞吞的飞过,地上的农人则大片大片的跪伏在地,对天空的那几道光华有如膜拜神灵一样的大礼参拜。

    林逍他们只是粗略的将黑沙城扫了几眼,一旁就传来了愤怒的呵斥声:“你们是什么人?怎么通过‘亡魂沙漠’的挪移阵来我们黑冥府的?”

    尖锐刺耳的哨声冲天而起,远远近近的出现了无数的人影,更有一道道光华紧紧的贴着山体朝这边射了过来。

    黑冥府看守挪移阵的府卫发现了林逍他们这群陌生人,整个黑冥府都动了。

    心里头憋着一股子火气的敖雪笑了笑,舌头轻轻的舔了舔嘴唇。她,用力的握紧了拳头。

    “吼!”一名身材矮小不过四尺许,却粗壮得有如一个铁墩子的黑冥府卫飞扑向了林逍一行人,当心一拳轰向了林逍。

    沈小白低哼了一声,一团朦胧的包裹着一朵半透明曼陀罗花地金光出现在她指尖。她正待将那一团金光打向这黑冥府卫,林逍却大声道:“小白,不用你插手!这一路上,总不能只依靠你们来保护我!”林逍深吸了一口气,奋起全部的力量,同样是一拳轰向了那黑冥府卫。同时他左手掐了一个雷诀,隐在了自己身后。沈小白、敖雪都听到了林逍的喝声,两人迟疑了片刻。同时退后了一步。

    这扑面而来的黑冥府卫也不过是金丹初期的修为,林逍的修为比他要高。敖雪、沈小白更是知道林逍的身体强度超过了普通的修道人,比之那些专门修炼锻体法门地修士还要来得强悍,这名黑冥府卫,对林逍完全构不成任何威胁。

    ‘咝咝咝咝~~~’,那府卫的拳头上突然冒出了一团青色的罡气,罡气一阵扭曲,变成了一条张开大嘴露出四颗尖锐毒牙的毒蛇头颅。水缸大小的青色毒蛇头发出‘咝咝’啸声。张开大嘴,四颗獠牙遥遥的将林逍周身要害覆盖在它的威胁之下,凶狠绝伦的噬向了林逍。林逍地拳头上则是突然一声闷响,紫、黑二色水火真元喷涌而出,令得林逍的拳头有如一颗飞坠向大地的流星。迎向了那颗蛇头。

    “啊呀~对头厉害!兄弟们上!”林逍和那府卫的拳头狠狠的对撞在一起,那府卫拳头上包裹地青色罡气被击成粉碎,青色的毒蛇头化为满天青色的游丝飘散。府卫的右臂骨寸寸断裂,扭曲成了一个诡异地形状。那府卫大吼了一声。左手抱着右臂飞退,漆黑的面孔已经因为痛而发白发青,他几个跳跃的功夫,就退出了十几丈外。

    “对付敌人,就要抓住一切的机会,对敌人造成致命的打击!”陨界之主留在林逍识海中的精神禁制发动,一个声音在林逍的识海中飘荡。林逍有如被催眠了一般,他左手掐的雷诀突然一放。一道数丈长地掌心雷呼啸而出,命中了那府卫的胸口,将他的上半身打得血肉模糊,雷火碎屑和血肉残片四下横飞,那黑冥府卫惨嚎一声,被掌心雷劈出了近百丈远,一头撞在了山顶平台边缘的一株大树上,上半身血如泉涌。呼吸渐渐的微弱了下去。

    “林大哥!”沈小白、青锄同时看出了林逍的不妥。林逍是万万不会下这样重的手的。

    “打得漂亮!男人嘛,就该杀伐果断一些!否则你以后如何在我龙族厮混下去?”敖雪则是拊掌大笑。不断地夸奖林逍这一拳、一雷打得漂亮,打得完美,打得干脆利落,不愧是她敖雪看上地男人。

    “大胆!何方魔怪敢来我黑冥府放肆?儿郎们,杀光他们!女人留下!”几名身穿形式怪异的紫袍地壮汉飞身上了峰顶,看到那被打得奄奄一息的看守挪移阵的府卫,不由得心中一阵大怒,立刻下了格杀的命令。但是,他们的格杀令还是区分了对象。格杀的目标是林逍和凌霸天,至于敖雪、沈小白和青锄三名明丽的少女,几个壮汉正死死的盯着她们,不断的流着口水。

    大批黑冥府的府卫和兽奴涌上了峰顶,他们在离地数十丈高的空中摆出了奇怪的由一个个小三角形组成的阵势。数千人组成的攻击阵势有如一片乌云盖住了峰顶。大阵中,有七名手持巨斧、长剑、长枪、流星锤等兵器的壮汉,他们不断的挥动手上的兵器,嘴里喃喃念诵着咒语。随着他们的咒语声,数千黑冥府所属丝毫不保留的将自身的真元透体放出。这些黑冥府所属修士同样在念诵着咒语,随着他们的咒语声,他们放出的真元法力尽数被那七柄兵器吸收,七柄兵器上放出了刺目的强光。

    ‘嗷嗷~吼~’,伴随着几声疯狂的兽咆,七头面目狰狞、身形巨大、矫健有力的怪兽在几名兽奴的驱策下冲了出来。这七头怪兽形状似虎似豹,头顶却生了一只独角,独角上火光闪烁,兽头不断的摆动间,独角居然发出了震耳的风火鼓荡声。大片的火星从这些独角上喷出,火星喷洒在坚硬地山岩上发出‘吡剥’声响。在山岩上融出了一个个小小的窟窿。

    “这是,地火炎豹!每一头成年地火炎豹的实力,都相当于一名元婴期巅峰的修士!”林逍脑海中的精神禁制一阵波动,即时的出现了关于这几头怪兽的资料。与此同时,林逍也本能的自大罗丹经中翻出了关于地火炎豹地资料。这可是一种极度凶残的野兽,虽然只有着元婴期巅峰的修为,但是凭借着天赋异能,这种怪兽往往能搏杀元神期的修士!

    只不过。看了看满脸兴奋的敖雪和镇定自若的沈小白,林逍有点讪讪的擦了擦鼻头。一个仙人,一个虚境高手,这种实力,可不是七头小小的地火炎豹所能抵挡地。林逍突然觉得,自己一拳将一名黑冥府卫击倒的战绩也不怎么值得骄傲了。更加让林逍觉得有点不解的就是:“我怎么突然变得这么凶残?我击退了他也就是了,何必还要补上那一道掌心雷?”林逍低头望着自己的双手,只觉得掌心粘乎乎的。似乎沾满了鲜血。这种感觉,让他极其地不好受:“我林逍,是治病救人的大夫,不是杀人无算的屠夫!”

    摇了摇头,林逍低沉的叹息了起来。他已经明白。这一切都是那个陨界地主人在捣鬼!但是,他却对此完全没有任何办法!他甚至连告诉其他人陨界主人的存在都不能,甚至都不能泄漏和陨界有关的哪怕一个字。陨界主人的精神禁制实在是过于玄妙,林逍根本无法做什么。他只能被动的承受这一切。哪怕这种感觉让他觉得惶恐,让他觉得无措,他也必须被动的承受这一切。

    “为了药儿,也许我需要变得~残酷一些?”林逍呆呆的望着那一个个杀气腾腾的黑冥府属下,不由得问自己。他看到了那些黑冥府卫眼里地凶残,看到了他们眸子深处的贪婪和淫亵。这是一群被大自然萃炼得无比强悍,同时也无比的凶残、心性受到了扭曲的人形怪兽!

    大阵中,七名壮汉同时将手一挥。七柄兵器化为七道长虹射向了那七头地火炎豹。七柄兵器无比奇异的融入了炎豹的身体,随后一道道金属汁液从这些炎豹的毛孔中渗出,在它们的体表批挂上了一层厚重地铠甲。除了两只大眼和一张大嘴,这些炎豹地身体被铠甲包裹得结结实实。它们原本就锋利无比的爪子如今变得有两尺多长,爪子上寒光闪烁,令人不寒而栗;它们地独角也被裹上了厚厚的一层,独角散发出的高温,将这厚厚的一层金属外壳烧得通红发亮。凌霸天不由得吞了口吐沫。胆怯的缩在了敖雪的身后。他低声嘀咕道:“乖乖。被这家伙捅一下,可比女娃娃被破瓜一百次还要来得痛乜!”

    敖雪转过身。干脆利落的一耳光抽在了凌霸天的脸上。凌霸天只觉眼前一黑,无数的金星在眼前闪烁,他张了张嘴,想要叫嚷点什么,但是舌头一卷,却从牙床上卷下了几颗大牙。凌霸天无比明智的缩了缩脑袋,偷偷摸摸的将大牙连同血水一起吞进了肚子里,乖乖的站在了敖雪身后以求庇护,再也不敢胡说八道。至于他在肚子里将敖雪骂成了什么德性,看看他急速转动的眼珠子就知道了。

    天空,数千黑冥府所属同时耗尽了真元,纷纷从天空坠下。他们落在了挪移阵边的平地上,脸上纷纷露出了狰狞的笑容。一些地位较高的黑冥府卫大声的叫嚷起来:“豹儿,豹儿,上去吃了那两男的,把那三个女人抓住!抓活的!抓活的!”

    自从被那七柄兵器融入身体,七头地火炎豹就变得躁动不安,它们的气息也直线飙涨,修为娇弱的青锄、凌霸天被七头豹子身上扩散开的气息逼得连连倒退,幸好林逍一把抓住了他们,青锄急忙紧紧的搂住了林逍的胳膊。凌霸天看了一眼青锄,干脆有样学样的一把抱住了林逍的腰肢,这才勉强稳住了身体。说来也奇怪,他们一抱住林逍,就觉得有一股清凉的气息自林逍体内不断飘散开,令得他们心神为之镇定,那七头豹子疯狂的气息再也对他们造成不了任何影响。

    青锄笑眯眯的看着林逍。她觉得这是理所当然的事情――只要在林逍身边,她就什么都不害怕了。

    凌霸天搂着林逍地腰肢,眼珠则是转得飞快。他暗忖道:“这小子身上一定有什么清心宁神震慑心魔的宝物,否则怎么会这样?刚才这七头豹子应该有元婴巅峰的修为,如今融合了那七柄怪异的兵器,它们岂不是能有元神期的实力?元神期的高手散发出的气势,老凌我是挡不住的!但是站在了他身边,我居然就不再害怕它们地威压。这小子身上的宝物,了不得啊!”

    修道界常见的镇定心神的辅助性法宝,一般只对主人有效。像林逍这样,能够让凌霸天的心神都为之安宁下来,这种异宝可是罕有的。凌霸天的眼珠里,一片片的金光银光急速闪烁。金光――那是金子地光芒。银光――那是银锭的闪光。凌霸天的嘴角,开始有口水滴滴答答的流了下来。

    七头地火炎豹听了那些黑冥府卫的催促,它们森冷地望了望林逍一行人。突然仰天发出一声疯狂的咆哮,张开大嘴朝林逍和凌霸天扑了过来。它们的长角对准了林逍和凌霸天周身的致命要害,它们地爪子划向了林逍和凌霸天的脖子。只要它们一击得手,林逍和凌霸天就会变成两堆碎肉。它们的尖角上,更有一丝丝火云飘散了出来。一团炽热的能量正在它们的独脚上凝聚。万一林逍和凌霸天逃脱了它们的扑击,它们也将喷出致命的地心毒焰,将林逍和凌霸天烧成灰烬。

    沈小白一声冷笑,她手上的金色光团突然扩散开。一团朦胧地金光护住了众人。金光中,隐约可见无数拳头大小的佛陀盘坐在莲台上,每一个佛陀都在拈花微笑,那微笑中似乎有着什么难以令人琢磨的存在,仅仅是一抹微笑,就将七头地火炎豹带来的肃杀之气冲得支离破碎。一缕梵唱声自沈小白嘴里缓缓飘出,梵唱声起,天空有一道白虹横贯而过。一种清静、祥和的气息在黑冥府所属的心头飘荡,他们心头的杀意和邪念被冲洗得干干净净,原本疯狂叫嚣的他们慢慢地露出了‘大快乐’地笑容,缓缓的跪倒在地上,朝天空地那道白光顶礼膜拜。渐渐的,有人开始随着沈小白的长吟,念诵起经文。

    甚至那七头飞扑而来的地火炎豹,都猛的停下了扑击。它们有点犹豫的站在地上。不安的打量着面前的那一层金光。它们的耳朵不断的转动,倾听着虚空中那一缕若有若无的梵唱声。它们发红的眸子望着那天空的白光。一缕茫然在它们眸子深处闪过。

    “哼,嗯!”敖雪的脸哆嗦了一下,她冷笑道:“普渡接引禅法?嗯,你们这些秃驴,就会这种惑人心神的法门!”

    沈小白不理会敖雪的挑衅,她只是默默的念诵经文,将自己的心,沉浸在了佛陀普渡世人的大慈悲精神中去。沈小白神游天外,于那极静谧中领悟佛陀的大慈悲之心,她身上渐渐的荡漾起一缕光泽不可形容的佛光,她的皮肤下隐隐然有七彩琉璃光芒流转,眉心处也似乎有一点白光极快的闪过。一篇篇来自离尘院老僧传授的佛门典籍在沈小白心头缓缓流淌而过,有如一道清澈的小溪,冲开了沈小白心中的一点障碍。

    突然间,沈小白觉到了一种自心底发出的快乐和满足。她望了林逍一眼,嘴角轻轻的翘起,露出了一个无比迷人的微笑。

    数千在场的黑冥府所属居然同时露出了笑容,他们随着沈小白的笑,发出了真正源自心底的笑声。他们笑得快乐,笑得欢畅,笑得没有丝毫的压力,笑得天真,笑得纯粹,他们自幼在黑沙星挣扎求存、他们面对无数次的死亡才淬炼出一颗残忍冷酷的心脏,但是如今他们心中的一切负面情绪都被沈小白的佛光洗涤,他们心中充满了祥和,充满了安宁。

    一缕缕极细的金光自这些黑冥府所属的身上飘出,飞快的融入了沈小白的身体。沈小白的脑后突然多了一团拇指大小的淡淡光晕,光晕闪烁,给人一种温暖、祥和、安全、宁静的感觉。“功德金光啊~”林逍、敖雪、青锄、凌霸天同时感慨了起来!林逍和青锄的感慨是欣喜和真挚的祝贺,凌霸天的感慨则是贪婪和无比的嫉妒,敖雪的感慨呢,则是无比的复杂!
笔趣阁小说网的最新网址: KenShuGe.Com域名非常好记。第一时间阅读《逍行纪》的最新章节
您可以在阅读中使用键盘“左右键[← →]”快捷翻页,按“回车键[←Enter]”直接返回章节目录.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