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手机阅读本书

    扫描二维码,直接手机阅读

查看目录

第二十五章 萌芽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逍行纪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 进入下一章。
    “呜呜~~~我要吃鸡腿!”

    “呜呜~~~我要吃鸡翅膀!”

    “呜呜~~~哪怕给我一块鸡爪子啃,也比在这里好!”

    “师父啊~~~师娘啊~~~药儿好饿啊!就要饿死了!”

    蓬头垢面的药儿懒散的斜躺在石榻上,身边堆了一层厚厚的山药、黄精的皮和一大堆果皮果核等物。她有气无力的拍打着肚子,呆呆的看着石室天花板上那个丈许方圆的大窟窿,仰天叹道:“原来,敲石头这么耗费力气咯?耗费力气了,就吃得这么多!呜,好饿啊!给我准备的三个月的食粮,怎么就这几天就吃得干干净净了?”

    地上那竹席上,原本的一大堆黄精、山药、各种果实如今就剩了三五颗松子可怜巴巴的躺在那里。药儿望着那几粒松子,眼珠里的光都是绿色的。她的身体猛的一动,伸手朝那竹席虚抓了一把,然后又猛的缩回了手。她仰天哀嚎道:“还有两个月哩!两个月,就吃这么几颗松子!我会饿死的,我会饿死的,我会饿死的!小师弟~~~师姐好想你~~~的烤鸡!”

    嘀嘀咕咕的抱怨了许久,药儿有气无力的直起了身体,痴痴呆呆的看着几粒松子出神。

    “一颗,两颗,三颗~~~”药儿的小嘴张开,一丝极细的清亮亮的涎水顺着嘴角慢慢的拉下,她瞪大了眼睛,有点奇怪的问自己:“怎么我看这些松子,长得都和鸡腿一模一样呢?呜,小师弟,你这该死的家伙,呜呜,师姐在这里挨饿,你也不会送点吃的过来?”

    两手紧紧的攥住记载了大罗丹经的紫色玉板一阵揉搓,药儿突然仰天叫道:“啊~~~饿死了~~~受不了了!师父,我全记下了!”

    随手将紫色玉板别在了腰带上,药儿双手一合,轻轻的念了一声咒语,一道掌心雷带着丈许长的雷光朝洞窟的石门劈去。‘嗡’的一声闷响,石门上闪出片片虹霓将那掌心雷轻而易举的消融殆尽,禁法发动,一条令信已经传给了守在洞窟门外的丹浮生。

    不一时,三重石门轰然敞开,丹浮生和另外七名老道缓步走了进来。丹浮生扫了一眼遍地狼藉全是各种果皮果核的石室,脸蛋抖了抖,干笑问道:“药儿,你发令信作甚?是不是~呵呵,这些吃食,不够了?”另外几名老道绷紧了脸蛋,摆出一副有道高人的模样,一个个昂着头,呆呆的看着石室顶部的那个巨大的窟窿――这要敲击多久,才能将有禁法保护的石室敲成这样?

    药儿兴奋的扑到了丹浮生面前,随手将那紫色玉板塞进了丹浮生的手中,拊掌大乐道:“师父,不是吃食不够了,是这大罗丹经,药儿已经全部记下了!嘻嘻,药儿记下了,就可以出洞了,是不是?师父,药儿先去找小师弟了!”话音未落,药儿已经纵身蹦了出去,有如一只猴子,攀附着洞府前悬崖上的一株株小树、长藤,轻巧的荡了下去。

    “记~记下了?”丹浮生紧紧的捏着那块玉板,嘴巴张得大大的,呆呆的看着自己几位同样是瞠目结舌的师兄弟。

    “记下了?不可能!”一个老道气鼓鼓的叫嚷道:“若是药儿就短短二十七天记下了大罗丹经!那,岂不是说,我们都是猪?”

    “万万不可能!”又一个老道怒气冲冲的咆哮道:“大罗丹经包容万象,内中各种丹房、灵诀、手印、功法,乃至我大罗丹道诸位最顶级的丹道前辈的经验,岂能在短短二十七天内全部记下?没有这种道理,万万没有这种道理!唔,还得把药儿抓回来,让她再老老实实的参悟两个月才成!”老道的眼珠叽哩咕噜的乱转,脑子里翻腾着的,显然不是什么好主意。

    一干老道纷纷附和他们的说法,总而言之,言而总之,他们的意见就是:世上不可能有这么聪明的人,不可能在短短二十七天之内就将大罗丹经尽数消化。所以,为了他们这些师伯、师叔乃至辈份更高的师伯祖、师叔祖们的面子,药儿也必须要继续留在洞府中参悟大罗丹经,不把时间耗足三个月,是万万不能让药儿出来的。

    丹浮生的脸蛋再次一阵的抽搐,他歪着眼睛斜睨几位师兄弟,怒声道:“这话,你们对丹霞说去!”他随手将玉板塞进了一名师兄的手中,大咧咧的双手袍袖一抖,背着手招来了一团云彩,踏着云飘然而去。

    “和丹霞师妹分说?”几个老道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突然同时干笑道:“我大罗丹道有药儿师侄这等美玉良才,实在是本门的福气啊!”

    “小师弟~~~小师弟~~~师姐我想死你了!”药儿一路拼命的吞咽着口水,施展身法朝林逍居住的枫林狂奔而去。一路上无数大罗丹道的弟子就看到一个衣服上沾满了各种果汁,脏兮兮的有如叫化子,蓬头垢面有如女疯子的少女,眼里带着让人望而恐惧的绿光,不断的叽哩咕噜的罗嗦着什么,沿着一条笔直的路线朝前狂奔。

    回春谷有护山大阵保护,外人是极难侵入的,一干大罗丹道的弟子看到药儿如此疯疯癫癫的一路狂奔,却也没有阻拦她的意思。所有人都还以为,这又是哪位师伯、师叔从外面拣来的门人。这种事情每过几年总会有一遭,大罗丹道的诸位长老心肠软得很,一旦出山云游,总会带回一些让人惊愕的人物,这些巡山弟子早就见怪不怪了。

    一路狂奔到了林逍居住的枫林外,饶是药儿的修为精深,却也有点气喘吁吁的了。她双手按住‘咕咕’乱叫的肚子,嘴里一叠声的叫嚷起来:“小师弟,小师弟~师姐饿了,快点,快点,有什么好吃~~~呃,这是飞剑么?”

    一道红光自枫林里冲天而起,直冲起来百多长高,然后一个九十度大回旋,‘嗖’的一声又射回了地面。‘砰’的闷响声中,地面都隐隐的颤抖了一下。药儿大为好奇的朝剑光落下的地方掠去,几个起落间就到了枫林深处,却正好看到浑身满是泥土的林逍,正骂骂咧咧的从地上的一个人形窟窿里爬起来,踉跄着朝前抢了几步,一屁股坐在了地上直喘粗气!

    “小师弟!”药儿兴奋的一个蹦跳到了林逍背上,对着林逍的脑袋就是一阵乱抓乱打。

    林逍猛不丁的被药儿一阵乱揉弄,他本能的挥起手上的赤龙剑就待给背上的人一剑。幸好他听出了药儿的声音,长剑刚刚挥出尺许,就猛的停了下来。头皮上一阵阵的刺痛,林逍不由得丢下长剑双手抱住了脑袋,一阵的求饶道:“药儿,别乱抓,别乱抓!你只会把我头发弄乱,却总是没办法帮我把发髻重新束好!”

    “诶?”药儿很欢快的将林逍的头发弄得和她一般的蓬乱,猛不丁的听到林逍的抱怨,她气鼓鼓的从林逍背上爬了下来,紧贴着林逍坐在了地上,气恼的问道:“你是说,药儿师姐很没用咯?”

    林逍的心里一阵儿震颤,他想起了过去两年多的时间里自己的一次次悲惨的遭遇,脸上顿时挂满了谄媚的笑容:“师姐说得哪里话呢?谁敢说药儿师姐没用,师弟都饶不了他!呃,你不是在闭关参悟大罗丹经么?怎么这么早就出来了?”问到这里的时候,林逍和药儿的脸上同时带上了无比诡秘的笑容。林逍呆呆的看着药儿,药儿也呆呆的看着林逍,两人突然同时放声大笑!

    “咯咯,咯咯!药儿这么聪明伶俐,参悟大罗丹经而已,需要多少功夫?”药儿笑得前俯后仰的,仔细的在林逍的身上打量了几眼,突然骇然道:“啊呀!才几天不见,小师弟,你怎么变白了?呃,模样也有点不同了!嗯,身上的气味也变淡了许多?怎么,嗯,闻起来有点像是山上刚刚出生的小猴子身上的味道?奇怪,奇怪,你怎么了?”

    其他人往往只注意到了结成了金丹的林逍皮肤变白,容貌也略有不同,但是能够注意到林逍身上的气味也有所不同的,也许只有药儿了。只有精神澄透有如一汪清泉的药儿,只有和林逍很亲近的药儿,才会注意到,林逍的气味已经变得有点像是刚刚出生的婴孩。

    林逍正要解释自己这些天来遭逢的奇遇,药儿却突然哭丧着脸抓住了林逍身上的道袍,双目圆睁的大声哭嚎道:“呜呜,师姐不活了!你怎么能穿上杏黄色的道袍了?你怎么能穿上杏黄色的道袍?呜呜,药儿的修为比你高,现在也才穿了一件青袍哩!”

    抓着林逍身上的杏黄道袍,药儿咬牙切齿的瞪了林逍一阵,突然用林逍的道袍狠狠的擦了擦脸蛋,硬是将脸上的灰尘全擦在了上面,这才兴高采烈的笑了起来。她用力的拍打着林逍的脑袋,大声叫道:“小师弟,赶快交待,你怎么骗过那些长老,混了件杏黄袍的?”

    “呃?什么叫做混啊?”林逍苦着脸,无奈的看着药儿,低声下气的将自己最近碰到的事情一一的说了一遍。

    “啊?”药儿愣了、傻了、呆了,她的笑脸气得一阵的通红,突然伸出双手,狠狠的抓住了林逍的脸蛋,用力的扭动起来:“小师弟!林逍!你得了同门大比的第一名也就罢了,你居然还敢结成金丹!天啊,师尊说我有望在五十岁时结成金丹,已经夸奖我是罕见的天才,你,你,你现在才多大?师姐,师姐,师姐我不活了!”

    咬牙切齿的拧动林逍的脸蛋,但是林逍的肉体经过天火锻炼后,却也不在乎药儿手上的这点力气。只是,林逍为了讨药儿欢喜,故意的作出了龇牙咧嘴的吃痛表情,被拉成了一条细缝的嘴里不断的发出求饶声。

    狠狠的蹂躏了林逍一阵,药儿突然又变得兴高采烈起来,她松开林逍的脸蛋,手舞足蹈的笑道:“这么说来,小师弟也结成了金丹,可算是一个真正的高手了!啊,以前想要吃的那些东西却是抓不到,现在小师弟可以帮药儿去弄吃的了。”

    小舌头不断的舔舐着嘴唇,药儿兴致勃勃的说道:“黑玉雕、碧光雷鸽、大风鹰,唔唔,把它们烤了,一定很好吃。”

    林逍的脸都黑了,他望着兴致勃勃的药儿,身体不由得一阵阵的发寒。药儿说的那三种异禽,可都是实力强大的妖禽,每一只都有着接近金丹期的实力,更兼拥有极其出色的飞行技能,一般的金丹期修士驾御飞剑都不见得能追上他们,何况是他这只刚刚才架着飞剑一头栽倒在地的小菜鸟?应该这样说,整个大罗丹道丹字辈长老中,都找不到几个能够御剑追上这三种异禽的人!

    药儿却不管林逍心里在转悠着什么念头,她只是很兴致勃勃的说道:“还有,后山寒潭里的白鱼儿,唔,我想吃它们都有十几年了,可惜,就是一直抓不到。唔,小师弟~~~”药儿的脸蛋凑到了林逍面前,两只大眼睛内水波粼粼的,一脸可怜巴巴的模样。

    林逍的脾气是极好的,他又爱煞了药儿,自然不会在这些事情上违逆了药儿的心思。哪怕知道那后山寒潭不是什么良善吉地,林逍也只能苦着脸,连连点头应诺了下来。他答允药儿,以后帮她烤黑玉雕、烤碧光雷鸽、烤大风鹰,然后,熬白鱼儿汤喝。

    药儿满意的拍打着林逍的脑袋,亲昵的揉弄着他的耳朵。林逍的话,让她实在是太满意了。她突然觉得,林逍变成了金丹期高手,其实也是很好的事情嘛!有了一个金丹期的跟班,这在大罗丹道数千弟子中,可是独一份儿的,多有面子啊?

    歪着脑袋看着林逍那张俊朗出尘的面孔,药儿的脸色突然变得阴沉起来。她恶狠狠的等着林逍,狠狠的拧着他的耳朵旋转了一百八十度。林逍‘咯咯’怪叫着歪过头去,只觉得耳朵都差点被药儿给拧了下来。他大声叫道:“药儿,我又怎么了?”

    药儿恶狠狠的训斥道:“子夜兰的果实,你这次一定要帮花师姐收割好。嗯,养颜丹炼成了,给我一份儿!”

    林逍浑身的汗毛都竖了起来,他惊骇万分的望着药儿,不解为什么药儿也对养颜丹有了兴趣。如今不过是丹霞喝花风儿对那子夜兰看得无比珍贵,若是又加上一个药儿,若是林逍在下次收割子夜兰果实的时候又出了什么纰漏~~~林逍不敢想象自己的下场!

    药儿那颗蒙蒙胧胧的却是不沾一点儿尘埃的心里,却是突然涌上了一丝阴影。“小师弟已经结成了金丹,他就会保持如今的容貌起码五百年!呜,师姐说,女人会老得很快的~~~药儿要到五十岁才能结成金丹?那,岂不是和师姐如今一般模样了?呜,药儿要吃养颜丹!”

    生平第一次,药儿领悟到了人类所应该拥有的喜、怒、哀、乐、忧、思、悲等情绪中的一种。有如混沌空间中突然被劈了一斧,一缕灵光已经照耀在药儿的心头,她那颗沉寂了二十年的心神,已经有了灵智迸发的征兆。这不能不说,这是林逍的功劳。

    灵智一开,药儿那超出常人数倍的天生秉赋就将全盘开启,到时她的修为进度,定然是一日千里,林逍怕是都万万不及她的。

    丹浮生所谓的,药儿要到五十岁有可能结成金丹,无非是因为药儿灵智未开,根本无法发挥她那一身深厚得令人极度的根骨而已。只要药儿灵智一开,谁也无法预料她能有什么成就。就算是在修道界灵气日益稀薄的今天,药儿的修为进度怕是也要创造出一个修道界的记录。

    林逍呆呆的看着药儿,药儿也呆呆的看着林逍。

    林逍的心中只有一片的甜蜜和温馨。药儿被关进石室参悟大罗丹经的这些天,林逍实在是有点寝食不安,今日他的心神却是终于安稳了。

    药儿心中则是一片复杂,酸甜苦辣各种她以前从来没有领悟到的滋味,因为她对自己容貌的一丝忧虑,同时涌上了她的心头。

    小嘴嘟了嘟,药儿轻轻的哼了一声,第一次主动的抱住了林逍的脑袋,轻轻的吻上了林逍的嘴唇。

    由那一丝忧虑引发,药儿生平第一次明白了,什么叫做‘爱’。

    这种朦胧的爱意,让药儿的心头一片的温暖,她很喜欢这种让她浑身暖洋洋很有精神的感觉。

    枫林中,温馨爱意回荡。但是这淡淡的温馨,却被药儿的惊呼声打断。

    ‘波’的一声轻响,药儿和林逍的嘴唇分开,她苦着脸望着林逍,皱眉道:“小师弟,肚子好饿!快去给我弄吃的!”

    “哦!”林逍乖乖的站了起来,抓起赤龙剑就待往后山去。药儿却是一把抢过了赤龙剑,‘咯咯’笑道:“让师姐我来玩玩!呵呵,飞剑哩!师父说了,等我突破了五行灵诀第十一层,就送我一柄飞剑!唉,师姐这才第十层呢,还有得等了。飞剑啊,飞剑啊!你这么漂亮,不如不要跟着小师弟了,跟着药儿吧!”

    林逍翻了个白眼,摇了摇头,轻轻的捻了一个神行诀,身体化为一溜儿青烟朝后山掠去。

    药儿呆呆的看着林逍疾驰而去的背影,突然跳了起来:“笨蛋,药儿要跟着一起去的!你还打算在枫林里烤山鸡么?呜,跑得真快!”

    小脑袋耷拉了下来,药儿长吸了一口气,同样捻了一个神行诀,以不足林逍两成的速度,带起一片朦胧的残影,紧追了过去。

    ‘咚~咚~咚~’!

    丹气凌霄殿上的金钟再次响起,每三响后略微一停,然后又是三响,如斯九次。这是召集大罗丹道内所有金丹期以上弟子的令信!

    林逍并不熟悉这令信,听到了钟声后,他依旧朝后山狂奔了十几里,这才突然醒悟过来:“啊呀,这是召集我们的令信!”直到现在,林逍还没有身为一个金丹期弟子的觉悟哩。

    身体一个鹞子大翻身,在空中划出了一道朦胧的青痕,林逍一声长啸,施展神行诀朝丹气凌霄殿奔去。

    药儿呆呆的看着林逍脚不沾地的离地三尺疾驰而过,突然大叫起来:“小师弟,你不如御剑去罢?”她将赤龙剑高高的举了起来。

    林逍身体一哆嗦,差点没一头栽倒在地。御剑去?怕是他林逍就要在所有同门面前出个大丑。一个金丹期的修士,御剑一头撞上一根柱子,想来会给人津津乐道的传送上百年的!

    咬着牙齿当作没听到药儿的叫喊声,林逍大叫道:“药儿,你去后山等我。我应付了掌门师伯,就马上回来!”

    药儿呆呆怔怔的‘哦’了一声,挥了挥赤龙剑,突然笑吟吟的自言自语道:“以前抓不住那些山鸡,这次有了这柄宝剑,药儿看你们还往哪里逃!”她眉开眼笑的挥动着宝剑,带起了一道儿淡淡的红光,飞快的纵向了后山竹林。
笔趣阁小说网的最新网址: KenShuGe.Com域名非常好记。第一时间阅读《逍行纪》的最新章节
您可以在阅读中使用键盘“左右键[← →]”快捷翻页,按“回车键[←Enter]”直接返回章节目录.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