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手机阅读本书

    扫描二维码,直接手机阅读

查看目录

第二十三章 大福缘,成丹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逍行纪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 进入下一章。
    回春谷护山大阵外,暴雨倾盆,一道道狂暴的雷霆自天空笔直的落下。偶有一棵高大的树木被雷电击中,蜿蜒的电蛇在树干上流窜跳动,迸射出刺目的火光,将树干劈成粉碎。大块大块燃烧的木头从树干上飞起,‘嚯啦啦’的有如一团巨型烟花在虚空中绽放,无数火光在暴雨中带起一道道亮丽的火光,朝四面飞射开去。

    雷霆,天之号令,纯阳至刚,内蕴无穷火力。

    林逍就站在一座光溜溜的童山头一块高有数丈的卧牛石上,静静的看着一道道雷霆不断的轰下,尽情的展示天地的威严和无边浩荡的力量。每一道雷霆自天空带着无边的热力和无穷的力量轰鸣着划过,林逍都觉得体内的离火真元一阵阵的鼓荡跳动,似乎他的真元也受到了外界雷霆的牵引,从蛰伏的虫子一举变得活跃起来。随着一道道巨大的轰鸣,他的丹田内更是鼓荡如潮,撑得他丹田隐隐作痛。

    雷霆之夜,对于普通的修道人而言是修行的大忌,紊乱的天地雷霆之力,会牵引他们的真气胡乱流窜,十人会有九人走火入魔。

    但是对于纯火性的林逍而言,满天响雷的日子,反而是他突破的大好时机。烈火和雷霆,性质上原本就有共通之处,外界的雷霆引动林逍体内真元,益发使得他的真元活泼泼的,有如一团生力十足的烈焰,在林逍体内席卷而过。尤其是,他通过观摩天地雷霆的威势,还能参悟出一些奇妙的变化――比如,如何释放更强有力的掌心雷。

    长吸了一口气,林逍突然盘膝坐在了卧牛石上。他怀中正抱着一颗拳头大小打磨得精光闪烁的上品火性灵石,这也是他在门内大比胜出后得到的奖励。上品的火性灵石,内蕴强大的火性灵气,林逍以秘法汲取内里的灵气,一股绵绵泊泊极其浑厚的热力,顿时自灵石内涌出,融入了林逍的身体。林逍的身体内火力鼓荡,一丝丝热力不断的从他体内向四外扩散,大雨还没靠近他的身体,就被热力蒸发,一圈儿蒸汽裹住了林逍的身体,方圆数丈内一片的水汽朦胧。

    灵石上发出一圈莹润的红光,红光有如有生命的活物,扭曲着覆盖了林逍的身体,将他整个裹在了里面。

    数十丈外人影一闪,丹翎道人、丹愚道人等几个大罗丹道的长老从雨幕中显出身形。丹翎道人很是欣赏的看着林逍,点头赞叹道:“好孩子,居然能够从满天雷霆中参悟真火变化,果然是好孩子。只是,丹浮师弟和丹霞师妹怎么教他的?在护山大阵外练功,居然一点儿禁法都不做防备?”语风一转,丹翎道人突然笑道:“不如我收林逍做徒儿,几位师弟以为如何?”

    丹愚道人几个长老同时抬起头来,望着天空划过的一道道雷霆,丹愚道人长声叹道:“果然是奇景啊!我们回春谷内,可是有很多年没见过雷霆了!”

    丹翎道人面色一变,冷声道:“师兄我说,收林逍为徒,你们以为如何?”

    几个老道歪着眼睛斜睨了丹翎道人一眼,丹愚道人低下头,慢条斯理的说道:“这就看,师兄能有多少宝贝让丹霞师妹开心了。”

    丹翎道人一愣,用力拍了拍额头,低声骂道:“这次她舞弊得了百宝虹霓衣,还要什么宝贝?没见诸位师兄弟都不好意思和她争,刻意的吩咐了门下徒儿不许炼制太好的丹药么?否则,青衣弟子中还是很有几把好手,怎么会就炼出了几颗不怎样的丹药来?”

    丹愚道人冷哼一声,怒视丹翎道人道:“百宝虹霓衣,那分明是女人穿的法衣!师兄你拿出它来做彩头,我们又怎好意思争?”

    “呃?是么?那是女人的法衣?”丹翎道人沉默了一阵,轻声咳嗽道:“这个,是意外啊。嗯,不能让林逍这孩子就这么呆在荒郊野外的修炼啊?嗯,丹愚师弟,把你上次得来的那套‘风火旗门’拿出来,给林逍布上。”

    丹愚道人猛的退后了一步,他气恼的看着丹翎道人道:“师兄,你不是也珍藏了一副‘芥子天涯图’么?怎么不拿出来?”

    丹翎道人眼睛一鼓,狠道:“我是师兄!你是师弟!我是掌门,你是掌门下的长老!‘风火旗门’,你拿出来还是不拿出来?若是不拿出来,极北冰火山上那株千年‘龙涎果’还有一年零七个月就要成熟了,你带着你的几个弟子去冰火山守着去!”

    丹愚道人飞快的从袖子里掏出了一把零八面巴掌大小的青红二色的旗门,他愤怒的瞪着丹翎道人,低声嘀咕道:“你是掌门,我不和你呱噪!”

    另外几个大罗丹道的长老,则是背着手,很是消遥自在的站在一旁,对着一棵刚刚被天雷轰碎的大树指指点点的,不断的啧啧惊叹道:“果然是奇景啊,奇景!我们的护山大阵,却是将天雷雨雪都搁在了外面,我们也有许久没有见过这般奇景了吧?”

    丹愚道人极其幽怨的瞪了几个同门师兄弟一眼,但是所有人都装作浑然没看到他那满是郁闷的眼神。

    丹翎道人抓起风火旗门,一口真气吐在了旗门上,一面面小小的旗门顿时化为青红二气脱手飞出,在林逍的身边布置成了一座奇异的阵图。阵图夺天地之势,阵图南方成朱雀之形,一条灵气所聚的青龙则占据了其他三个方向。青龙属木,木生风;朱雀引火,火势振荡。风火汇聚,一道青红色风浪火头冲起来十几丈高,灵气汇聚而成的丈许长的青龙、朱雀幻象游动了一阵,慢慢的收敛于阵图中。

    阵图光芒一敛,一百零八面旗门凭空消失,但是一座大阵,却已经将林逍护得结结实实。

    丹翎道人满意的望了望林逍,点头道:“妙极,有了这套阵法保护,却也不怕野兽和精怪侵害了。丹浮师弟、丹霞师妹实在是糊涂,看来就连修道的常识都没有给这孩子解说的。唔,偏偏本门资质最好的三位弟子,却都丢给了他们。”几个长老同时用诡异带着点鄙视的眼神望了丹翎道人一眼,究竟是谁糊涂?是谁把花风儿、药儿、林逍三人丢给丹浮生和丹霞的?

    “嘿!”丹翎道人感慨道:“两年,真火诀第八层!门人大比,居然就炼出了宇字级的丹毒!这小家伙!”

    一干长老也望了林逍几眼,和丹翎道人一样,同时摇了摇头,转身就待离开。

    异变就在这时候产生了。天空中一道横贯虚空,长有数万里的巨大雷霆突然扫过,极远的天地相接处,突然亮起了一团刺目的光团,丹翎道人他们修为高深,隐约从那极远处感应到了一丝狂暴的气息在翻滚。丹翎道人惊呼道:“天雷诛魔?何等魔怪居然能引发天地巨变?这,这~~~”巨大的天雷扫过虚空,大块大块的雷火碎屑‘噼里啪啦’的坠下,满天都是刺目的紫电雷火。

    这一道迅猛绝伦的纯阳天雷,几乎破开了天地间所有的灵气,就连回春谷护山大阵都无法隔绝这道天雷对灵气造成的巨大振荡。回春谷内无数正在做功课的弟子只觉身周灵气突然紊乱,各种各样驳杂的灵气乱糟糟的在体内涌进涌出,数百控制不住自己内息的弟子当场喷血倒地,却是都受了不轻的内伤。

    林逍受到的干扰更大。那道天雷几乎就在他的头顶划过,巨响声震得他心头一阵乱颤,一口气差点走岔。幸好他有那神奇的莲子增补根源,心神稳固无比,硬是强行的控制住了体内的真元流向。但那雷霆划过长空,四周灵气有如数百条龙卷风扫荡过一般紊乱无比,这就牵扯得他体内离火真元一阵阵的胡乱翻滚,完全不受控制的涌向了周身经脉。

    ‘哇’,林逍一口鲜血喷出老远,血水中都带着丝丝的赤色火苗。他惊骇的睁开眼睛,正好看到那道巨型天雷的尾巴在他头顶扫过,一块水缸大小的雷火碎屑,正呼啸着朝他当头砸下。林逍看着那块越来越近的通体裹着紫色雷电天火的雷火碎屑,吓得大声尖叫起来:“吾命休矣!”

    平地里一阵狂风掀起,丈许长一条青龙裹着十几丈厚的风劲冲天而起。一声轻鸣传来,八尺高下的朱雀带起数十丈赤色真火同样飞腾而起。风龙火鸟在空中一阵盘旋,凝聚成一根粗有丈许的青红二色气劲,带着声势惊人的风声火声朝那块雷火碎屑迎了上去。

    丹翎道人他们急转身,猛不丁的看到那块纠缠着紫电天火的雷火碎屑当头砸向了林逍,不由得吓得魂飞天外,同时叫了一声:“不好!”几个老道同时挥起大袖,也来不及念咒做法,只是凭着一口精纯的真元,将大袖舞得有如风车一般,掀起了一道铁板样的罡风卷向了那块雷火碎屑。‘嗡’,几个大罗丹道的长老联手,一道无形无色的罡风扑出,将地面铲平了足足三寸,带着无数灰尘朝天空奔涌。

    风火旗门所化青龙朱雀当先迎上了那块雷火碎屑,一声巨响,本来性质就狂暴不稳的雷火碎屑炸成了满天火星。每一颗火星都有如劲弩射出的箭矢,呼啸着朝地面激射而来,却正好迎头碰上了丹翎道人几人拍出的袖风。

    ‘嚯啦’一声巨响,数百点紫色火光有如聚散的萤火虫,乱杂杂的飞上了天空。偏偏就有一颗大概只有绿豆大小的火光,巧而又巧的钻过了丹翎道人他们袖风中的一缕孔隙,正好粘在了林逍的手掌上。‘哧啦’一声,有如滚油炸猪皮一样,林逍的左手立刻变得一片紫红,一股让林逍的灵魂都觉得颤抖的紫色火力,‘呼呼’的冲进了林逍的身体。

    紫雷天火,这是天地间最为纯阳刚猛的火焰,只有在人间出现不为天地所容的妖魔巨檠时,才会由天地自然生成紫雷天火,降妖除魔。粘在林逍手掌上的这绿豆大小的一团天火,蕴藏的火力足以将一座大山烧成灰烬。

    林逍体内传来了烈火燃烧的‘呼呼’声,他的离火真元碰到了那一点天火,就有如一池子的油脂遇到了火星,就这么凭空自燃。林逍身上腾起了紫红色的火光,他的衣服被烧得干干净净,满身毛发也尽数化为一缕青烟。林逍只觉身体飘飘欲飞,似乎只要一个刹那的时间,等他的离火真元被焚化干净后,他的身体也会化为一缕青烟飘散。

    “啊~~~”林逍爆发出一声不甘的咆哮!他双眸中,射出了两道尺许长的精光,他体内的全部潜力,在这一刻爆发了。

    粘稠如油脂、滚滚有如无穷无尽的大江大河的七彩灵气自林逍身体的每一个部分翻滚而出,欢快的迎向了那汹涌而来的紫色天火。那神奇的莲子中蕴含的奇异灵气滋养着林逍的身体,天火破坏一处,它们就修复一处,天火再次破坏了身体,它们再次的修复。毁灭和新生,在林逍的体内达成了一个完美的平衡。

    无边的痛苦和无尽的舒适,两种极端对立的感觉涌入林逍的脑海,剧痛使得林逍几乎晕倒过去,但是那无比的舒适快慰,却让林逍差点哼哼出来。两种截然不同的感觉同时刺激着林逍的心神,使得林逍的心神在不断的增长。

    隐约的,林逍的眼前出现了一个奇妙的图案,一条黑色的鱼儿和一条白色的鱼儿首尾相接,在虚空中缓缓的旋转。玄而又玄,妙不可言,那等微妙的轨迹,让林逍有一种怅然泪下的冲动。那剧痛,那快慰,似乎让林逍在瞬间感悟到了许多,却又似乎什么都没有感悟到。

    肉体就在这一次次的毁灭和新生中不断的增强,林逍的丹田、经脉、诸大关穴一丝丝的变得益发的坚韧宽阔。他的骨骼、肌肉、经脉,都隐隐透出了一丝莹润的光芒。天火锻体,这是远古之时那些快要飞升的大神通者梦寐以求的机缘,但是没有极强的修为,根本不可能抵挡天火的侵袭,就算是一尊金人,也得将你化为一摊儿浆汁。只有林逍,好运的从药儿那里分润了一半的奇异莲子,这才依仗那玄妙无穷的灵气,硬生生的挺过了天火炼体这一大机缘、大劫难。

    但是,正沉浸在那奇妙的前所未见的图案中,隐隐感觉到这副图案有着极其不凡的来历,似乎包揽了天地间一切奥妙的林逍,突然感到了一阵极度的饥饿,那是饿得他几乎想要抓起一把石头往肚子里塞的饥饿。正在缓缓增长的心神猛的一动,林逍从那妙不可言的境界中清醒过来,眼前的那副若有若无的朦胧图案突然消失,林逍惊骇的叫了起来:“好饿!”

    天火锻体,虚耗消耗巨量的能量,而如今天地间稀薄的灵气,根本无法让林逍支撑过去。

    林逍只觉得身体在一丝丝的缩小,似乎自己正在从一个青年朝婴儿转化。惊骇之下,林逍福至心灵,突然从手镯中掏出了他这次被奖励的所有灵石,张开嘴依照大罗丹道秘法,朝着那些灵石狠狠的吸了一口气。

    一团紫色的火劲自林逍嘴里喷出,有如一道大手抓住了那些灵石,不过是三五个呼吸的时间,灵石内所有的火性灵气尽被林逍的身体吸空。这等掠夺性的吸收方式,看得一旁的丹翎道人等长老都为之瞠目结舌,差点没尖叫出声。

    巨量的火性灵气入体,立刻就被紫红色的天火转化,一股股粘稠的紫红色真元充斥在林逍的丹田中,不断的循着和方才那黑白双鱼一般玄妙的轨迹急速旋转,真元漩涡中,隐约可见一丝丝紫色的雷火在闪烁。漩涡旋转的速度越来越快,渐渐的,那一股紫色天火和那七彩的灵气,都慢慢的被吸入了漩涡中。

    林逍猛的睁开了双眼,他尖声嘶叫道:“救命!好饿,要被饿死了!”

    丹翎道人、丹愚道人等长老相互看了一眼,丹翎道人眼里突然精光一闪,无比肉痛的仰天叫道:“罢了,贫道今日就败坏一次家当,看看这娃娃能够被天火炼体而不死,究竟能够变成什么样的怪物!”

    手指往自己手腕上的储物手镯一搭,丹翎道人从手镯中掏出了整整一百块各种属性的上品灵石、五百块中品灵石和一千块下品灵石。他咬牙切齿的冷哼道:“饿?我看你这娃娃能有多大的肚量!饿是吧?师伯成全你!嗯!”

    手一抖,一千六百块灵石潮水一样朝林逍飞了过去,丹愚道人大叫道:“师兄,这是准备大开山门,为招收的新门徒准备的灵石!”

    丹翎道人恶狠狠的咆哮道:“新开山门招收的弟子名额,减少一半!这事情,我自然会去向曾师叔祖他们说道。”

    一千六百块灵石飞到了林逍身周,将他团团包裹了起来。林逍本能的张开大嘴,嘴里喷出一道紫色火气,将那一千六百块灵石团团儿一裹,只见各色流光从灵石中飞出,滚滚注入了林逍的身体。

    林逍的身体猛的一抖,浑身肌肉都朝下一陷,顿时变成了皮包骨头的骷髅模样。紧接着他的皮肉又往外面一鼓,又恢复了原本的形容。

    如是番外形变幻了九次,林逍突然仰天大吼道:“胀,胀死我了!掌门师伯,我的丹田,要爆炸了!”

    ‘吼’,仰天一声咆哮,林逍的吼叫声将附近的山石震成了粉碎,一圈儿白色罡气朝着四周急扫,丹愚道人等一干大罗丹道的长老一个个吓得面色惨白,同时惊呼起来:“老天呢,‘真形九变’,这是要结成金丹了!”

    丹翎道人跳着脚的嚎叫起来:“丹浮~~~丹霞~~~你们给你娃娃教了如何结丹么?”

    ‘啪,’丹翎道人一耳光狠狠的抽在了自己的脸上,他痛声骂道:“糊涂了!林逍修道才两年,怎么可能学到结丹的口诀?诸位师弟,快!林逍心神修为不够,一旦结丹定然有心魔滋生,你们快快准备大量的‘清神丹’、‘宁神丹’、‘聚神丹’、‘养神丹’、‘化神丹’、‘归神丹’备用!就算是用丹药填,贫道~~~老子今日也要填一个十八岁的金丹高手出来!”

    “霍霍!到时候贫道带着一个十八岁的金丹高手出门,我们大罗丹道的面子~~~呵呵呵呵!”丹翎道人突然爆发出一阵含义不明的奸笑!

    林逍引发的天地灵气的波动实在是太强烈了,只听得四面‘唰唰’声响,不断的有身穿淡紫色或者紫色道袍的大罗丹道长老御剑而来,这些长老也都听到了丹翎道人的命令,他们二话不说的,就从储物的手镯和戒指中掏出了大量的药瓶。

    大罗丹道的攻击性道法极差、御剑心法极差、祭炼法宝的法诀极差,但是他们就是丹药多!

    只是几个呼吸的时间,各种对于抵抗心魔、修复心神、滋养原神、增强心神修为有大用的丹药,就在丹翎道人面前堆成了一座小山。这么多的丹药,不要说是林逍本来还有点修炼的底子,就算是一个完全不懂得修炼的普通人,只要将这数千粒丹药磕下去,也能成功的抵御结成金丹时来袭的心魔。

    丹翎道人看到帮手越来越多,更是兴奋得上蹦下窜的叫嚷道:“这娃娃居然吸收了一丝紫雷天火,也不知道就突然要结成金丹了,想来元气被伤伐极重,将那各种养身培源的丹药都准备好!哼!元宗二十年前出了一个五十七岁结成金丹的弟子,就在人前炫耀了二十年,如今我们大罗丹道出了一个十八岁结成金丹的门人,岂不是可以吹嘘两千年去了?”

    丹翎道人笑得眼睫毛都快炸开了,他一叠声的叫道:“记住了!对外说,要统一口径,就说是我们大罗丹道的丹药奇妙无比,硬生生用丹药将林逍从一个普通人填成金丹期的,明白了么?这对我们大罗丹道日后的生意,极有好处!可不能说是他吸收了紫雷天火才这样的!”

    很有广告意识的丹翎道人慎重的告诫诸位师兄弟,大罗丹道的一干长老也是拼命的点头,他们自然知道其中的关键。

    眼看林逍的脸上突然闪过了一片金灿灿的明霞,丹翎道人急忙大叫了一声,运神将一篇结丹的法诀强行印入了林逍的识海。

    但是,林逍却根本不需要这篇结丹的法诀。他丹田中紫色真元形成的漩涡,已经自然而然的循着方才他所见的那一对阴阳鱼的轨迹,自动的进入了结丹的过程。

    一丝极细小的紫色电光在那真元漩涡的正中出现,巨量的紫色真元被那一丝电光吸收,渐渐的在那里凝聚成了一颗极细小的紫金色绿豆大小的金丹。金丹不断的抽吸四周的紫色真元,体积不断的膨胀。林逍双手按在丹田上,脸上肌肉一阵阵的抽搐,周身被一道尺许厚的紫色火光所环绕,四下里的灵气被他不断的抽进身体,他渐渐的悬浮了起来,漂浮在离地三尺的空中。

    又是一道剑光闪烁,身穿一件氤氲有如云霞、灿灿有如虹霓的五彩霞衣,看似神妃仙子的丹霞满脸是笑的携着花风儿御剑飞来。隔着老远的,丹霞就微笑道:“掌门师兄,你们今日却是在这里作甚?”

    轻盈的落在地上,丹霞正待朝四周的师兄弟们打个招呼,猛不丁的一眼看到了正悬浮在空中的林逍,丹霞的眼睛顿时瞪得老大,从她嗓子眼里发出一声声嘶力竭的惊叫:“天啊!这个小家伙,他,他,他结丹了么?呜,我还怎么做他师娘?”

    花风儿的眼角也在抽搐,她的十指哆嗦着,突然有点愤愤不平的低声咒骂道:“老天不公!小师弟才十几岁,皮肤水嫩细滑得和人家大姑娘一样!居然就让他结丹了!岂不是他的这个容貌还能保持数百年呢?老天呀!结丹,也应该是我花风儿才对!你看,我眼角的皱纹哩!”

    很有点伤心的用指尖摩擦了一下自己眼角的皱纹,花风儿哆嗦着嘀咕道:“天道不公呢,我花风儿苦修一甲子,居然,呜呜,师娘,我也不活了~~~”她一把抱住了丹霞的手臂,很是有点委屈的抽噎起来。

    ‘呼~~~’,林逍身上的紫色火焰突然冲起来有丈许高,狂暴的热力逼得丹翎道人都不由得倒退了三步。若是寻常火势,这些大罗丹道的长老们倒也不在乎,他们哪个不是和丹炉丹火打了数百年的交道?对于火势,他们已经有足够的经验了。但是林逍体外的紫色火焰,却是霸道绝伦的紫雷天火,他们又如何敢轻易碰触?

    虽然这紫雷天火的绝大部分威能都用来锻炼林逍的身体了,如今残留在林逍金丹中的,只是一丝微弱的天火气息,但是天火毕竟是天火,就有如老虎就是老虎,就算是一只刚刚出生的老虎,那也是老虎!

    周身精气内敛,身高又拔高了一寸,容貌变得多了几分坚毅的林逍缓缓的伸展开身体,慢慢的飘落在地。

    茫然的睁开眼睛,林逍朝四周看了一眼,轻轻的晃了晃身体,只觉浑身通透清澈,似乎一点儿杂质都没有,完美得就有如一块极品水晶。轻轻一提气,就觉得一口真力贯通四肢百骸,无所不通、无所不达,通灵圆润的滋味让林逍感动得想要哭。

    丹翎道人则是呆呆的看着面前的数百个大大小小的药瓶,突然尖叫道:“林逍,你怎生没有受到心魔扰乱么?”

    林逍茫然的看着丹翎道人,诧异的问道:“掌门师伯,心魔是什么?”

    一干大罗丹道的长老眼珠全瞪大了,他们同样茫然的看着林逍,不知道这到底是怎么回事。结丹的时候没有心魔做乱,简直是违背了修道界的常识!

    丹霞则是很不快的冷哼道:“一群老糊涂,逍儿身上冒出来的,若是我没看错,可是紫雷天火?紫雷天火之下,域外天魔都被炼化了,何况是自身的心魔?不过,逍儿,你体内怎会冒出紫雷天火来?”

    ‘啪’,丹翎道人再次一巴掌拍在了自己的脑门上,他恍然大悟般说道:“啊呀,我倒是急糊涂了,紫雷天火最是能降服魔头的,小小心魔,自然不在话下。”

    话说到这里,丹翎道人这才有点担心的看了看极远处被天雷轰击的方向,皱眉道:“那边到底出了什么了不得的魔头,居然引发了天地异变?丹愚师弟,急速将此事通知元宗以及诸大正教门派,请他们派遣高手前来查探清楚。”

    丹愚道人应了一声,急匆匆的返回了回春谷。

    回春谷方圆三万里内,都是大罗丹道的传统势力范围,方才那天雷所击的地方,似乎就在万多里外。自己地头上突然出现了强力的魔怪,且不管它是否被天雷诛杀了,仅仅是魔怪居然出现在了大罗丹道的地盘上,这就让丹翎道人不得不小心小心再小心了。

    突然,花风儿阴恻恻的朝林逍说道:“小师弟,拜托你把衣服穿起来。就算你现在的身材变得不错,但是当着诸位师门长辈赤身裸体的,却也不甚好吧?”说完,花风儿还用诡秘的眼神,在林逍的身上狠狠的瞥了两眼。

    林逍这才突然醒悟过来。他啊呀一声,手忙脚乱的想要从手镯中取出备用的衣物,但是他左手腕上戴着的手镯都被那天火炼化了,如今就剩下了一点儿残渣粘在他的皮肤上。

    丹霞不怀好意的笑了起来,她笑吟吟的看着狼狈不堪的林逍,微笑道:“逍儿,师娘这里还有一身女道袍,你却可暂时穿上~~~哎呀,了不得呀,我丹霞这次有了一个好徒儿~~~这才修炼了两年,就结成金丹了,就和师娘一样修为了!啧啧,这是不是在说,师娘我很笨,当年花了七十几年才结成金丹,实在是一件很蠢的事情呢?”

    丹霞的手上多了一套淡紫色的女式道袍,轻轻的勾在手指上晃啊晃的。

    林逍可怜巴巴的抱着下身蹲在了地上,有如讨食的小狗一般看向了丹翎道人等一干师伯、师叔。他可不敢多看丹霞和花风儿一眼,这两个女人如今正满肚子的怨气,不死命折腾他才怪。

    但是,丹翎道人很没有‘义气’的,就当作没看到林逍求救的目光般,拍了拍屁股,架起云头就飘然远去。

    其他的一干大罗丹道的长老也是嘻嘻哈哈的,纷纷架起剑光扬长而去,没人愿意将自己备用的道袍分给林逍一件。

    林逍很幽怨的看着丹霞。

    丹霞怪笑着看着林逍,眼珠子乱转,不知道在考虑些什么鬼主意。
笔趣阁小说网的最新网址: KenShuGe.Com域名非常好记。第一时间阅读《逍行纪》的最新章节
您可以在阅读中使用键盘“左右键[← →]”快捷翻页,按“回车键[←Enter]”直接返回章节目录.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