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手机阅读本书

    扫描二维码,直接手机阅读

查看目录

第十七章 道,无涯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逍行纪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 进入下一章。
    烫,极烫!炽热的气流从周身毛孔冲进身体,烧得林逍的五脏六腑都快要化为灰烬。哪怕是荒字号的丹炉,炉火的温度也不是一般的凡间火焰所能比拟的。以林逍浅薄的离火真气修为,他哪里能抵挡炉火的疯狂灼烧?

    耳边传来了药儿惊惶失措的哭泣声,被炉火定在空中不能动弹的林逍,则是咬着牙齿,调动体内所有离火真气,发动了真火诀中记载的控火法门‘御火灵诀’。双手十指轻快的点动,一道道淡红色的印诀打出,带着一丝丝赤红的离火真气,慢慢的编织成一张大网,强行裹住了那奔涌的炉火。与此同时,林逍集中了所有的精神,一心一意的揣摩炉火的变化。

    呼啸喷出的炉火,有如发狂的猛虎,在御火灵诀编成的大网中扭曲挣扎。林逍敏锐的感知着炉火的每一次翻滚、每一次震荡,感受着那疯狂的火力在空气中的每一丝变化。渐渐的,他驱动御火灵诀的印诀变得益发的灵动,一道道红光闪烁,不断的压制着炉火,他以真火诀的法门,将渐渐变得温和的炉火热力小心翼翼的抽入身体,经过一翻炼化后再慢慢的喷出体外。

    丹炉中的丹火,都是直接汲取地下灵脉的灵气配合一些其他的材料而生成,火力中蕴含着充沛的火性灵气。林逍的这一番施为,虽然受了极大的痛苦,但是也给他的真气修为带来了极大的好处。丹房,本来就是修炼真火诀的大罗丹道弟子最好的修炼场所。

    ‘啪啪’几声,林逍不断的吸入火性灵气,他的皮肤经受不住外界高温的灼烧,有几处皮肤已经变得焦黑一片,突然炸裂开来。

    药儿尖叫了一声,火急火燎的就要往悬浮在空中的林逍身上扑去。斜次里一只大手伸了过来,却是青兀道人去而复返,一手抓住了药儿的衣领,用力的将她丢在了地上。青兀道人惊呼道:“药儿师妹,你怎么又糊涂了?这种紧要关头,你能去打扰么?”

    制止了药儿的冲动,青兀道人急匆匆的掏出一个玉瓶,倒出了几粒青绿色的丹药,以真元将丹药化为几团青绿色的雾气后,远远的打入了林逍的身体。小小的几粒丹药,却蕴含着不可思议的生机生力,只见林逍皮肤下一道道绿光流转,一块块皮肤炸开,但是却又很快的生出粉红色的新皮,只是一会儿的功夫,林逍通体上下的皮肤就被换了一个遍。

    药丸入体,林逍却是清晰的感受到了这几粒药丸对自己的帮助。原本快要化为灰烬的内腑被一股清凉的气息包围,体内清静一片,再也没有那火烧火燎的剧痛。林逍顿时心神大定,他有条不紊的将御火灵诀一手手的打出,慢慢的约束丹炉中的炉火,同时不断的抽调炉火中的灵气融入己身,慢慢的增强自己的真气修为。一滴滴,一点点,外界的火性灵气不断的转化为离火真气,融入林逍的丹田。

    “妙呵,林逍师弟的悟性,实在是不得了。”青兀道人点头赞叹道:“居然这么快就能摸清炉火的变化,将一座快要爆炸的丹炉稳固下来,妙极,妙极。唔,也许,其实林逍师弟可以同时照管两百座丹炉的炉火?”青兀道人的眼珠一阵乱转,已经打起了将林逍变做苦力的主意。

    药儿气恼的瞪了青兀道人一眼,冷哼道:“两百座丹炉?也就是说,小师弟以后什么事都不用干了,就成天在丹房里放火咯?”

    青兀道人呆了呆,朝药儿笑道:“师兄当然不是这个意思。不过,其实,照看的炉火越多,对林逍师弟好处也不少。”

    药儿撇了撇嘴,高高的昂着头冷笑道:“照看一座丹炉的火势,丹炉中每出丹一千粒就能分得一粒丹药不是?哼,当我缺那点丹药不成?只要我药儿随便动动手,各种丹药还不是大把大把的来?还用担心小师弟没丹药增长功力么?”

    青兀道人的脸色一黑,有点无奈的看了看那座还在疯狂喷发的丹炉,干笑道:“是极,是极,药儿师妹说得极是!”

    青兀道人和药儿在这里叽咕,林逍体内,却已经产生了极其奇妙的变化。

    药儿和林逍共同保守的那个秘密,那个地下洞窟中的莲花,其实是一件了不起的天地奇珍。奈何就是它的功效实在是太强大,导致药儿这些年来不知道吃了多少莲子,却也没有真正的发挥那些莲子的功效。药儿所知道的就是,吃了这莲子,似乎能够增长一点点功力!

    林逍这些时日来,也服用了不少的莲子,那莲子真正蕴含的奇异灵气,其实全隐藏在他体内。如今炉火入体,林逍不断的施展真火诀吸收那奔涌的炉火灵气以求压制快要爆炸的丹炉,他的体内温度狂升,却正好将那莲子蕴含的灵气逼发了一点点。也正是需要强劲的真火,才能将那莲子蕴含的灵气真正的炼化。林逍玩命的吞吸火性灵气,正好符合了炼化莲子灵气的需求。

    一丝极淡的七彩雾气在林逍的体内扩散开来,一遇到林逍吞入体内的火气,就立刻蒸发成一片朦胧的细雾,融入了林逍的周身。在林逍个人不知的时候,这一丝七彩雾气已经给他带来了不小的好处。他的根源变得更加稳固,元阳更加的茁壮,甚至就连他的心神,都凝练了不少。总之就是,林逍被全面的优化了一次,全部的资质属性都得到了增强。

    渐渐的,林逍觉得,外界的火力似乎不是这么难以控制了。他双手挥动灵诀,口鼻之间一道拇指粗细的红光不断的抽入体内,体内离火真气已经从游丝般茁壮了三五倍,正活力十足的在体内一阵阵的翻滚奔腾。热乎乎的离火真气涌遍全身,林逍通体汗如雨下,精神上却无端端的感受到一阵阵的欢喜雀跃,这是人的本源得到改造后自然生成的大喜悦、大快乐!

    又是一丝极淡的七彩雾气自林逍体内涌出,受火气熔炼后融入林逍的周身。林逍脸上的笑容更盛,无端端的,他突然一阵的欢心鼓舞,居然一边施展御火灵诀,一边唱起了归化城一带的俚语情歌。归化城地处西北边陲,民风最是豪爽不过,这一段情歌清晰的描述了一名男子思慕自己心上人的炽热感情,其大胆露骨之处,听得青兀道人都不由得一阵阵的脸红!

    青兀道人干笑着低下头,心里极是诧异的寻思道:“施展御火灵诀控制炉火同时修炼真火诀,居然还能分心唱歌?这林小师弟的资质,看起来实在是惊人得狠哪?这是这歌嘛,似乎不甚合适我们修道之人。”

    药儿则是歪着脑袋笑嘻嘻的蹲在地上,两只手托住了下巴,不断的笑道:“小师弟,唱得好听,再来一个。呃,那个‘香香你的脸脖儿’,是什么意思?呃,青兀师兄,你知道那个香香你的脸脖儿,是什么意思么?”药儿摆出了一副乖宝宝的表情,很是好奇的看着青兀。

    青兀身体哆嗦了一下,干笑道:“这个,师兄不知,师兄不知。”一边说,他一边朝丹房大门退去。开玩笑,若是他青兀今天敢对药儿解释清楚什么叫做‘香香你的脸脖儿’,不用一刻钟,丹浮生、丹霞两位师叔就会仗剑杀来,不把他青兀斩成十七八段才怪!

    林逍却是茫然不知药儿和青兀在那里折腾。他只觉得自己身体的感觉越来越好,外界的火力对他的身体似乎也起不了什么太大的作用了,那等炽热的炉火喷在他身上,也不过是让他觉得身体略微有点发烫而已。体内的真气则是已经到了某个极限,似乎如今的林逍已经无法再自如的控制它们。林逍心神一转,不再理会外界的炉火,而是全心全意的开始驾御体内的真气。

    丹炉中的炉火已经平息,如今只有一道拇指粗细的红光自丹炉中喷出,不断的被林逍大口吸入体内。林逍的经脉已经被淡淡的气雾状红色真气所占据,随着外界灵气的不断涌入,真气还在不断的自丹田中产生,林逍的经脉渐渐的有点承受不住膨胀的真气带来的压力,他甚至感觉到经脉有点发痛了。丹田内还不断的涌出新生的离火真气,经脉中的真气越来越多,似乎经脉随时都会被撑爆。

    心中电火石光般闪过了一个念头,林逍立刻按照真火诀中的法门,将真气朝另外几条经脉涌去,同时默诵口诀,开始用大罗丹道的独门秘法压缩体内体积极大却是无比稀薄的离火真气。原本不断注入丹田新生成离火真气的外界火性灵气立刻被印诀调动,它们不再转化为新的真气,而是在林逍的经脉内编成了一张大网,牢牢的网住了林逍的真气,并不断的向内压缩。

    林逍的皮肤下冒出了一片琉璃般的红光。

    正在和药儿斗嘴的青兀道人惊愕的叫了一声,手上拂尘哆嗦着指向了林逍:“怎,怎可能?林逍师弟正在运功突破真火诀的第一层?”

    “呃?是的哦!”药儿兴奋的眨巴着眼睛,‘唧唧’的笑了起来:“好玩,小师弟修炼真火诀才几天的功夫呢。”

    林逍体内传来了一声清脆的细响,皮肤下的红光消散,他慢慢的睁开眼睛,缓缓的站了起来。他有点惊讶的挥了挥双手,手掌一翻,顿时就有一股热浪喷薄而出。‘呼’的一声,青兀道人丢在地上的那厚厚一叠典籍顿时着了大火,腾腾的烧了起来。

    林逍吓得大叫了一声:“青兀师兄,快救火!”

    话音未落,药儿已经气极败坏的冲到了林逍的面前,狠狠的一拳打在了林逍的肚子上,将林逍一拳击飞了十几丈远。

    “混蛋小师弟!师娘昨天晚上才给我说,不许我和你嘴巴碰嘴巴,还有,要我看到男人不穿衣服就狠狠的揍他!你的衣服呢?”药儿鼓着双眼,恶狠狠的捏紧了拳头,看那架势很像要冲上去将林逍继续殴打一番。

    林逍被药儿一拳打得蜷缩在地上有如一只大虾,他无比冤屈的抬起头来,艰难的朝药儿叫道:“药儿师姐,我的衣服,都被烧光了!”

    “啊?”药儿呆了呆,猛的拍了一下自己的脑门:“是哦,你为了救这个丹炉,你扑进了炉火里嘛!呃,你又没有我的护身灵符,衣服是肯定保不住的!呃,你不是故意脱guang了衣服啊?按照师娘昨天说的,男人故意在我面前脱guang了衣服,是‘调~~~’,呃,调什么来着?对了,是‘调戏’,嗯!”她歪着脑袋叽哩咕噜的一阵念叨,也不知道她到底在说些什么。

    林逍委屈的缩在地上,双手抱着脑袋,根本就不想说话了。

    药儿的这一拳极重,差点就将林逍刚刚突破到真火诀第二层境界,好容易才压缩成功的真气一拳击散。他很有点无语问苍天的悲凄,若非看到药儿又要将丹炉弄爆了,若非想到丹浮生说过的,若是药儿再弄爆了丹炉就不许她再进丹房一步,他林逍又不是傻子,怎么敢以区区真火诀第一层的修为冲进炉火中?若是他不冲进炉火里,又怎么会被烧光了衣服?

    这一拳,真冤枉。

    林逍哼哼嗤嗤的躺在地上,半晌爬不起来。

    青兀道人目不斜视的在那里救火。他几掌就将那一堆典籍上的火苗扑灭,一边整理这些典籍,一边低声嘀咕道:“无妨,无妨,这一套荒字号丹房的记录,书库里起码还有三五千套存着,每个入门弟子都要抄录一次的,烧了这一份却也无妨。”

    青兀道人只觉自己的后心一阵阵的冷汗渗出啊,药儿刚开始说的那话实在是太惊人了。丹霞对药儿说,不许她和林逍再嘴碰嘴的?呃,心性简单的药儿怕是不会这么做,难道是林逍这个刚入门的小师弟,竟然是那种浪荡公子不成?如是这样,可就真正太浪费他这一身上好资质了。嗯,要知道,修道无涯,没有一颗坚定的道心,又如何能一步步的攀爬那近乎无穷无尽的道途?

    “听错了吧?应该是老道最近结成了金丹,心情过于激动,所以听错了。”青兀道人叽哩咕噜的说道:“林逍师弟和药儿师妹,怎可能那样?”

    丹房大门口传来了一声轻咳,青兀道人回头一看,急忙稽首行礼道:“掌门师伯万安、两位师叔万安。”

    丹翎道人、丹浮生、丹霞缓步走进了丹房。丹翎道人满意的看了一眼蜷缩在地上的林逍,微微一笑后,转身又走了出去。青兀道人眼珠一转,很是激灵的紧跟着丹翎道人跑了出去,还无比殷勤的合上了丹房的大门。

    丹浮生微微一笑,朝丹霞点头道:“青兀却是乖巧。”

    丹霞冷哼了一声,瞪了丹浮生一眼:“莫非我收下的花风儿和药儿就不乖巧么?”

    丹浮生飞快的点头道:“当然,当然,青兀怎么比得上他们?呃~~~”丹浮生摇摇头,手指头一动,手上已经多了一件白色道袍。他随手一丢,将那道袍丢在了林逍的身上。林逍忍着肚子上的剧痛,飞快的将道袍套在了身上,这才慢慢的爬了起来,朝丹浮生和丹霞行了个礼。

    丹浮生‘呵呵’笑了几声,没说话。

    丹霞则是伸手将药儿招来身边,轻轻的将药儿搂在怀里,眯着眼睛朝林逍坏笑道:“逍儿,方才的事情,我们都看到了。”

    “呃!”林逍愕然的看着丹霞,没这么玩的吧?以丹霞他们的修为,他们就眼睁睁的看着药儿一拳将自己放倒在地?

    丹霞‘嗤嗤’的笑了几声,急忙说道:“你师伯和师父,还有师娘,都吃惊你居然短短数日内就突破到了真火诀第二层,却是没想到~~~药儿的动作也太快了些。”丹霞的笑容里啊,就带着这么点戏谑的意味,似乎是在对林逍说:我们就是看着你挨打,怎么的?谁叫你衣服都被烧光了?

    丹浮生轻咳了一声,朝林逍招了招手,缓声道:“逍儿,来,你入门半年多了,师父还没有和你认真的说过什么。今日,有些重要的话要交待你。”

    林逍应了一声,偷偷的瞥了一眼正在朝他大做鬼脸的药儿,朝丹霞恭敬的稽首行礼后,这才跟着丹浮生走出了丹房。

    丹浮生双手背在身后,完全就是信马由缰的带着林逍在回春谷内一阵乱走,指指点点的将回春谷内的各处药圃和禁地之类的向他说了个遍。最后,他才带着林逍到了谷内一处小湖旁,站在了湖边草地上,静静的看着不过数尺深的湖水中那些快活的游来游去的鱼儿。

    湖边草木葱茏,各种奇花异草极多,密集的草木将小湖整个包围,堪堪就丹浮生和林逍立足之处,有着三丈方圆的一小块儿草地。

    几条拇指粗、三五寸长的小小鲤鱼欢快的在近岸的湖水中嬉戏,那疏忽往来、轻巧快捷的轻松劲儿,却是让林逍看呆了。

    “逍儿。”丹浮生突然开口了。

    “是!”林逍毕恭毕敬的朝丹浮生行了一礼。

    “看这鱼儿,可快乐?”丹浮生指了指湖中的鱼儿,轻声问林逍。

    林逍呆了许久,这才有点干巴巴的回答道:“徒儿不是鱼儿,不知他们是否快乐。”

    “妙极!”丹浮生惊讶的看了林逍一眼,长叹道:“林善,却是有了一个好儿子~嘿,这些鱼儿,看似快乐!”

    手一招,一块拳头大小的湖水就凝成了一个水球,裹着一条小鱼飞进了丹浮生的手掌。丹浮生轻轻的抛了抛手中的水球,淡然道:“我等,就是那天地之间的一条小鱼,自以为得其乐,却不知道天意就有如为师的手,只要轻轻的一抓~~~”

    手掌虚合,丹浮生作出了要用力捏爆水球的架势。林逍毫不怀疑,以丹浮生的功力,这一掌捏下去,水球中的鱼儿定然化为飞灰!

    化为飞灰啊!林逍突然觉得心中一阵的毛骨悚然。

    天意如刀,天意莫测,天地之威之下,修道之人,也不过有如丹浮生手掌中的这只鱼儿,看似逍遥快乐,却是连自己的生死都无法掌握。

    随手将水球丢回湖中,那条生死处于一线的鱼儿又轻快的晃动着尾巴,和同伴们嬉戏成了一群。

    “既然进了大罗丹道,你就是一修道之人。我等修道之士,追求的,无非是那不可测的天道。”丹浮生抬头看着青天,淡淡的叹息道:“天道漫漫,有时候,就以为师这等修为,也会觉得疲倦和害怕。若是没有一颗坚固的道心,还不如不要踏上这条道。”

    转过身体,丹浮生用手指轻轻的点了点林逍的额头,微笑道:“道,无涯!若你不能坚持下去,不如,趁早熄了那颗心。”

    “大元国诸多王子的内乱,已经在两月前被平复,新王已经登基,天下已经平定。趁我大罗丹道闭关炼丹五年而渗入大元国兴风作浪的寂魔门、血杀魔道等魔道门派,已经被我大罗丹道邀约了正道三宗、七门诸多高人以及修道界最著名的五大散人联手,将他们远远的驱逐了出去。”丹浮生淡然道:“屠了归化城的黑刀匪上下九千八百五十七人,连同杀死你父亲的无天令主,尽数伏诛。”

    林逍呆住了!

    灭门的血仇,就这样被师门一手清算了么?大罗丹道的报复,来得何其猛烈、何其狠辣!

    林逍猛的一头磕倒在地,他泪如雨下,却是没有发出一点儿哭音。

    丹浮生微微一笑,大袖一卷扶起了林逍,轻笑道:“七日前,就是你开始修炼真火诀那日,我大罗丹道邀约来的正派修士,已经重创寂魔门等魔门宗派,寂魔门主自行兵解、血杀魔道道主魂飞魄散,一干魔道妖人已经是土崩瓦解。”

    他温和的对林逍说道:“安下心,努力的追寻这无边无际的天道吧!”

    林逍只觉一道冷冰冰的气流从天灵盖直冲脚底,周身一阵清爽,心头更是空灵一片。黑刀匪、霸王卒带给他的心理阴影,就此一扫而空。

    正如丹浮生所说的,安下心,慢慢的去追寻这无穷无尽的天道吧!

    天道!

    林逍抬头看着天空,他一想到‘天道’这个词,就不由得一阵阵的心神震颤,心中充满了畏惧。

    湛青青的天空无边无际,这个小湖是何许的渺小。站在湖边的丹浮生和林逍,又是如此的不值一提。

    在这浩然无边的天地面前,万物尽是蝼蚁。
笔趣阁小说网的最新网址: KenShuGe.Com域名非常好记。第一时间阅读《逍行纪》的最新章节
您可以在阅读中使用键盘“左右键[← →]”快捷翻页,按“回车键[←Enter]”直接返回章节目录.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