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手机阅读本书

    扫描二维码,直接手机阅读

查看目录

第十一章 回春谷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逍行纪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 进入下一章。
    大元国西南边陲,一片莽莽原林之中,有一条秀丽的小小山脉。山脉最高峰高也不过七八百丈,山脉长也不过百多里地。小小的山岭,就有如沉睡在闺房中的美人,美则美矣,却是难以接近。原林中的毒虫猛兽、溺水流沙、各种天地生成的险境,将其和人间牢牢的隔绝开。

    山脉的中间位置,九座精巧的小山峰有如莲花瓣一般环绕的地方,是一个四季常青的山谷。

    山谷中有四时不谢之花,万年长青之木;随意望去,满地里是很有年份的一些珍稀药材;任意走走,到处可见白猿献果、苍鹿衔芝。山谷内时时有清淡的紫雾飘摇而过,天空中偶尔可见三五对丹顶鹤轻拍羽翼逍遥的滑出一道道弧线。加之山谷上空悬浮着的三座高有十几丈、通体碧绿、不断渗出朦胧白气的玉feng,这山谷倒也算得上是神仙地界了。

    这里就是‘回春谷’,大罗丹道的门户驻地。

    黑衣女尼一手挽着沈小白,一手拎着林逍,有如鬼魅一般在回春谷的入口处闪现。

    抬头看了看回春谷口那用质地极好的青灵玉整个儿抠出来的牌坊,女尼咧嘴一笑,突然抬手将一枚青色的叶片往牌坊上打了出去。

    叶片爆发出一团柔和的青光,直接穿透了牌坊上放出的层层青色雾霭,快若流星的没入回春谷内的紫雾白气之中。

    随后,是良久的沉寂,过了大概有一顿饭时间,依旧没有任何的反应。黑衣女尼的脸哆嗦了一下,冷哼了一声,慢慢的盘膝坐在了牌坊前的一块大石上。她望了沈小白一眼,淡淡的说道:“放心,为师用一枚‘还灵丹’护住了这小子的性命,一时半会他死不了。不过,大罗丹道的这群药疯子若是再过一炷香时间还没动静,那为师也不能保证什么了。”

    沈小白身体猛的哆嗦了一下,她蹲在林逍身边,紧紧的抓住了林逍的手,不时抬起头来,担心的看着那座牌坊。

    沈小白似乎觉得林逍的手正变得越来越冷,她不由得带着哭音叫嚷起来:“师尊,您神通广大,不如您硬闯进去吧?”

    硬闯进去?黑衣女尼的脸色不由得微微一红。她有点气恼的训斥道:“休要胡说八道,大罗丹道~~~他们丹道精湛,一手炼丹之术出神入化,天下诸多修士,有谁不对他们客客气气?这种硬闯的话,再也不要提起。”

    话是这样说,女尼的心里则是另外一个念头:“硬闯?虽然大罗丹道自上古流传下来的护山大阵‘南天幻星杀阵’已经无人能启动,后来逐渐布置的一百七十二套威力绝大的阵图也因为门人实力越来越弱的关系成了摆设,但是就是如今的这座护山用的‘三才陷杀阵’,也不是为师一人能攻破的呵!”女尼望了望林逍,不无恶意的寻思道:“死了也好,起码小白的心思能安了下来!”

    就在女尼的心里不断翻转着各种不良念头的时候,青灵玉牌坊上突然放出一片湛湛青光,两名身穿青色道袍,通体药香的中年道人快步走了出来。一看到那盘膝而坐的黑衣女尼,两名道人不由得微微一愣,脸蛋抽搐了几下,急忙稽首行礼道:“灭情师太大驾光临,晚辈有失远迎,还请恕罪,恕罪!师太,请,请!”两道人伸出左臂,摆出了恭迎贵客的架势。

    黑衣女尼灭情师太眉毛挑了挑,一边起身一边冷冰冰的问道:“你们大罗丹道的大门,是越来越难进了。”

    一名青衣道人急忙陪起了笑脸:“师太有所不知,五年前元宗向我大罗丹道定制了一大批丹药,本门最近五年来都在忙着替元宗炼丹呢。本门人手本就稀少,这几日眼看最后一批丹药就要出炉了,也就未免太忙碌了些。”

    “元宗?”灭情师太诧异的问道:“他们定了多少丹药?你们居然闭关了五年,还没有炼制出来?”

    另一位青衣道人苦笑道:“这一次元宗在启元星大开山门,一次招收了两万五千名新门徒,故而他们定制的丹药数量实在是极大。就以最普通的辟谷丹而言,他们就定制了一百万粒!”两名青衣道人的身体同时哆嗦了一下,一百万粒辟谷丹,实在是有点过于吓人了。现在的他们一想起这五年来无日无夜的拼命炼丹的日子,就不由得打心里恐惧起来。

    “一百万粒!”饶是灭情师太心境修为极佳,一听到这个数字,也不由得手指紧了紧。她语气古怪的冷哼道:“大手笔啊!不愧是本界第一的正道门派。哼哼,两万五千名门徒?他们山门的灵气,经得起这么糟践么?”

    从灭情师太的嘴里听出了一丝酸溜溜的醋味,两名青衣道人不敢多说什么,急忙领着灭情师太进了回春谷。

    回春谷被九座小小山峰包围,每一座山峰附近,都修建了或多或少的一些木屋。而在正北方的那座山峰下,则有一片小小的宫殿式建筑。青色的琉璃瓦遮顶,白色的玉石墙壁、栏杆上镶嵌了大块的青色灵石,宫殿虽然规格不大,却也自有一股庄严的气势。一丝丝极淡的灵气自那些青色灵石中发散出来,在地面上聚集起了一层不过寸许厚的极其稀薄的白色雾气。

    灭情师太看着地上那漂浮着的一层薄薄雾气,不由得轻轻摇了摇头,低声叹了一口气。

    沈小白茫然的抬头看了一眼灭情师太,不知道她为什么要叹气。不过,她的一份小心思全放在了林逍的身上,加之对灭情师太并不是太过于熟悉和亲近,她也没有问什么。两只小手紧紧的抓住了林逍的手掌,沈小白只觉得林逍的身体越来越冷,嘴角鼻头的一点儿气息也是越来越微弱,顿时她的眼泪又一滴滴的流了下来,看得灭情师太是心中一烦,拎着林逍就加快了步子。

    两名青衣道人领着灭情师太到了一间小小的厅堂内。厅堂的陈设极其简单,正对着门的墙壁上挂了一个大条幅,上面是龙飞凤舞的一个大大的‘丹’字,下面有个小小的香案,香案前放了三张大椅,随后就是两侧靠着墙壁分别有五张椅子。

    灭情师太随手将林逍往地上一丢,自顾自的去了右手边抬头第一张椅子上坐定。沈小白蹲在林逍身边,抽抽噎噎的拍打着林逍冰冷的脸蛋。灭情师太却好似没看到自己的徒弟正在伤心一般,她慢条斯理的接过一名青衣道人递上来的香茶,细细的品了一口,不由得微笑着赞叹道:“好茶,里面的枸杞,怕是有三百年以上的年份了吧?”

    送上茶水的青衣道人满脸是笑的点头道:“师太果然不凡。”

    灭情师太笑了笑,轻轻的用茶盏盖儿拨弄着茶汤,淡淡的说道:“想来也就元宗和你们大罗丹道,还有点够年份的药材了。”

    厅堂内的几个青衣道人面色同时变得无比惨淡,其中一名面有长须的道人苦笑道:“也不知道是怎么了,最近百年来,这天地间的灵气,是越来越匮乏了。如今还能有前辈修练出元婴,怕是再过百年,就连结成金丹,都是可望而不可及的事情了。”

    灭情师太的脸抽了抽,随手将茶盏丢在了手边的茶几上,她的脸色阴沉了下来,低沉的说道:“佛祖在上,也不知道到底出了什么问题。”

    沈小白对于金丹、元婴、天地灵气之类的话题是一无所知,她只是可怜巴巴的看着林逍,黄豆大小的泪珠不断的滴下,一滴滴的落在了林逍的脸上。她的袖口暗袋内,隐隐飘散出丝丝的药香,这是林逍在回光返照之时,鼓起最后一丝力气塞给她的保命丹药。这药香飘进鼻子里,更是让沈小白心如乱麻,一个小小的芳心七上八下、飘飘忽忽、好似被揉开成了碎片又用胶水粘了上去,说不出到底是什么滋味。

    一名青衣道人好奇的望了一眼林逍,他的面色顿时不由得一变,急声道:“师太,这位小兄弟的伤~~~”

    灭情师太斜着眼瞥了他一眼,冷声道:“到了回春谷,还怕他死过去不成?这事你们理论不来的,还得我和你们的掌门计较。”

    轻轻的咳嗽声自厅堂外传来,一名身穿紫色道袍的中年道人连同几位身穿淡紫色道袍的道人快步行了进来,中年道人看了一眼灭情师太,又看了看躺在地上的林逍,突然‘呵呵’大笑道:“贵客登门,有失远迎,师太,自从落鸠峰一别,也有十八年了吧?”

    “不要罗嗦,你们大罗丹道的麻烦多着呢。”灭情师太冷冰冰的说道:“丹翎道人,这小子是你们的人,贫僧救了他,又将他送来这里,怎么处置他就是你们的事情。不过,你知道贫僧的脾气,贫僧是从来不白白出手的。”

    丹翎道人,大罗丹道当代掌门,已经结出了元婴的高手。他听得灭情师太的话,急忙上前了几步,轻轻的一挥袍袖将沈小白拂到了灭情师太身边,自己则是蹲在了林逍身边,右手轻柔的,却是无比快捷的扫遍了林逍的身体。“呵呵,好霸道的血气,是血杀魔道的人?噫?这是~~~”丹翎道人诧异的从林逍的手上取下了那手镯和戒指,同时从他内袋中翻出了那枚丹令。

    手指轻轻一点,一缕真元投入丹令之中,丹令突然迸发出青色的光芒,从那腐朽的烂木头模样又变得晶莹剔透、有如美玉雕成一般。

    “是外门回春堂的弟子。而且他既然有了这三样宝贝,想来他已经接掌了外门执事的职位。”丹翎道人面色微微一变,随手从腰带里掏出了一个拇指头粗细的瓷瓶,从里面倒了三粒梧桐子大小的金色丹丸,小心翼翼的纳入了林逍的嘴里。

    三丸灵丹刚刚入嘴,就化为三道灵气奔涌而下,林逍体内残存的一点血杀魔气被驱散得干干净净,内腑沉重的伤势迅速得到了缓解。他服用九龙提命丹后透支的本源精气,也在慢慢的恢复。他酱紫色的脸慢慢的恢复了原本的白净,甚至有一抹好看的血色出现在他脸上。

    沈小白兴奋的拍着手笑起来:“活了,活了,林大哥活了!”

    灭情师太冷冷的哼了一声:“本来就没死,怎么说他活了?”

    沈小白吐了吐舌头,朝灭情师太作了个鬼脸。因为林逍的‘复活’,沈小白紧张了这么久的心突然变得轻松无比,她甚至忘记了自己父母已经惨死的事情,恢复了一点点孩童的本性,就算是对冷冰冰的灭情师太,她也有胆量做鬼脸了。

    灭情师太不快的哼了一声,冷冷的对丹翎道人说道:“你们大罗丹道的外门执事一个,能换多少丹药,丹翎,你就痛快点。贫僧刚刚收了一个好门徒,正需要一些丹药辅助她修炼。你也知道最近天地灵气益发的匮乏,就算是贫僧的‘棱伽山’,那灵气也~~~”说到这里,灭情师太不由得长叹了一口气:“难道以后我等修道人,只能依靠丹药增加修为了不成?”

    丹翎道人挥了挥手,沉声道:“丹愚师弟,陪灭情师太去丹房,随意师太选拿。”

    丹翎道人如此的大方,却反而让打定了主意要大肆搜刮一番的灭情师太一阵的不好意思。她有点犹豫的说道:“丹翎,你任凭我挑选丹药?”

    丹翎道人很‘大度’的看着灭情师太,微笑道:“极品灵丹,丹房里是没有的,你也知道,如今材料稀少,极品灵丹根本无法炼制了。上品灵丹,全都在我身上,师太你也拿不走。师太只是为了调教这个徒儿罢了,又能用多少中品和下品的丹药?唔,若是用得多,贫道奉送辟谷丹十万粒如何?”

    灭情师太张了张嘴,没吭声。

    丹翎道人坏笑道:“元宗定了辟谷丹一百万粒,送来的材料却是有多,贫道就命门人拿来练手,结果练出了辟谷丹一百五十余万粒。师太若是有需要,拿个十万二十万粒的走,贫道也不会心疼。”

    “十万二十万粒的辟谷丹,你当贫僧养猪么?”灭情师太气得眼皮一阵阵的直哆嗦,她懒得和这个在修道界出了名惫懒的丹翎道人多说什么,拉着沈小白的手,跟着那面色漆黑的丹愚道人走出了厅堂。

    沈小白被灭情师太强拉着走出了厅堂,灭情师太是何等修为,根本就容不得她停下脚步。沈小白只能不断的回头看着林逍,嘴里大声叫着:“林大哥,林大哥,不要忘了小白,不要忘了小白!”娇嫩的声音,却是很快的就去得远了。地板上,有几点淡淡的水迹,却是沈小白滴下的泪水。淡淡的白雾从四面汇拢过来,将那水迹慢慢的遮盖住了。

    几名身穿淡紫色道袍的道人围住了丹翎道人,同时问道:“掌门师兄?”

    他们觉得很是诧异,丹翎道人以往没这么大方的。让灭情师太这个出了名脾气古怪的老尼姑去丹房里随意挑选丹药,这不是放了一头老虎进猪圈么?丹翎道人向来是将每一粒丹药都精打细算的,今日却首先是很大方的用三粒‘汇阳金丹’救了林逍的小命,然后又更是大方的让灭情师太去了丹房,莫非是今天丹翎道人变了性子?

    丹翎道人掂了掂手上的丹令、手镯、戒指,淡淡的说道:“归化城回春堂怕是出事了。我大罗丹道闭关五年,想来,出一些事情是免不了的。丹生、丹禳,你们带几位弟子去归化城看看,打听一下事情的具体经过。”沉吟片刻,丹翎道人慎重的嘱托道:“我大罗丹道以丹立派,各种厮杀的法术、禁制、飞剑、法宝,未免就弱了点。这娃娃的体内有一丝血杀魔道的血杀魔气,你们却是要小心些。”

    两名身穿淡紫色道袍的中年道人微微稽首,其中一人微笑道:“师兄莫要担心,我们带几瓶丹毒出去,却也不怕了任何人。”

    “嗯,甚好,速去。”丹翎道人挥了挥手,看着丹生道人和丹禳道人走出了厅堂,这才一挥手,将林逍从地上抓了起来,抱在了怀中。

    丹翎道人看着林逍,不由得点头笑道:“想不到,我大罗丹道外门回春堂一脉,这次却也出了个资质极佳的弟子。纯粹的火性体质,拿来炼丹却是最合适不过的了。”

    纯粹的火性体质?另外几名道人一惊、然后是一喜,但是转眼间却又变得有点犹豫的看着丹翎道人。

    “嗯,你们担忧什么,我也明白。炼丹一道,讲究的是阴阳调和、五行和谐,纯粹的五行体质,对于炼丹并没有什么优势。但是,这娃娃毕竟是纯火性的体质,对于火焰的操纵和感悟怕是天下无人能比的。不让他炼丹,让他去专门管理炼丹的炉火,也是极好的。”丹翎道人笑得眼睛都眯成了一条线,他拈须微笑道:“贫道却又怎么会做亏本生意?等这娃娃功力深厚了,他一个人怕是就能照顾上百个丹炉的火势,啧啧,这能省下多少功夫?”

    道人们相互看了一眼,同时朝丹翎道人比出了大拇指:“师兄高见!”

    于是,很开心的笑声就从这一片小小的宫殿里滚滚而出,震得四周游离的灵气一阵的漂浮不动。

    袖子里鼓鼓囊囊的塞满了各种丹药瓶子的灭情师太正夹着沈小白飞离回春谷,她猛不丁的听到了丹翎道人等人的笑声,不由得回头低声喝道:“一群死牛鼻子,这次得意了吧?一个纯火性体质的门人,可以省下你们多少柴火和人工?哼,贫僧这次虽然拿的丹药有点多,算来算去,还是便宜了你们哩!”

    虚空中一道黑光闪过,灭情师太携着沈小白很快就消失于天边的白云之中。
笔趣阁小说网的最新网址: KenShuGe.Com域名非常好记。第一时间阅读《逍行纪》的最新章节
您可以在阅读中使用键盘“左右键[← →]”快捷翻页,按“回车键[←Enter]”直接返回章节目录.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