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手机阅读本书

    扫描二维码,直接手机阅读

查看目录

第九章 纵逃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逍行纪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 进入下一章。
    天色蒙蒙亮,东方天际出现了一抹鱼肚白。

    经过一夜的杀戮,霸王卒们在距离沈家堡三十里的一处山坳中扎下了营地。这也是最近几日来,霸王卒们第一次安营休息。

    五人一组,五组一队,五队一营,霸王卒们的营地扎成了一个异常标准的五瓣桃花阵。一点点篝火在营地内闪烁,每组五名霸王卒,就围住了那一点小小的篝火,摆出了一个奇怪的五心朝天的姿势,静静的消化着他们方才一场杀戮积蓄而来的所谓‘魔杀气’。

    一丝丝黑红色的气劲在霸王卒的身体附近缠绕,不断的自他们鼻孔中吐出、吸入,细微的呼吸声汇聚成一片嗡嗡作响的潮鸣,在黎明的空气中传出了老远、老远。远处有血甲骑士纵骑奔驰而过,那是霸王卒放出的斥候。

    营地的正中位置,林逍轻轻的搂着那浑身哆嗦着的小姑娘,呆呆的看着面前的一点篝火。

    小姑娘的名字叫做沈小白,是沈家出了五服的旁系族人。沈小白在沈家堡的地位不高,她的父母只是小小的兼了个职司,管理着沈家堡的一片园林果场,而沈小白,则是因为年纪小、手脚麻利却又精细聪明,被送去了药库做事。霸王卒攻破沈家堡的时候,沈小白的父母被族人招呼着持了兵器去抵挡霸王卒,而无人照料的沈小白,则是躲进了她最熟悉的药库。

    沈小白忘不了那噩梦一般的场景,她站在家门口,眼睁睁的看着自己手持刀枪的父母和大群族人涌过了街口,随后就被一阵乱闪的刀光剑光劈成了碎片。满天的鲜血飞溅,她都忘记了自己是怎样躲进药库的。因为慌乱,她打翻了一些药篓子,最后她藏在了一大堆的药篓子后面,只求那些凶狠的敌人不要发现她的踪迹。

    当药篓子被林逍搬开,当血五的大刀架在她的脖子上时,沈小白吓得几乎晕了过去。在那一刻,沈小白清楚的知道了什么叫做死亡。一种冰冷的绝望覆盖了她的身心,身上的每一个毛孔都往外面喷着凉气。她眼前一阵阵的发黑,想要晕过去,但是那冰冷的恐惧攥住了她的心脏,她连晕倒的权力都没有。

    然后,她听到那个容貌斯文、俊秀的少年说了一句什么,那大刀就突然离开了她的脖子。

    两条温暖的手臂环绕住了她的身体,驱散了她体内的冰冷和恐惧。她依稀听到那少年在喃喃自语:“我能救一群贼人,难道就连一个小丫头都救不了么?”她迷迷糊糊的,看到了少年脸上的两串泪水,以及少年那怪异莫名的,让她根本无法理解的复杂目光。

    很温暖的怀抱,有一种让人安心的力量在那怀抱中。虽然林逍看起来很文弱,但是沈小白就是本能的觉得,在他的怀中,她是安全的。所以,她舒心的闭上了眼睛,迷迷糊糊的睡了过去,将她父母的惨死和沈家堡被整个摧毁的事情,全忘去了脑后。

    现在,沈小白醒了。她这才突然意识到,自己和这个有着温暖怀抱的少年,正身处那群穷凶极恶的匪徒大营。

    她惊恐的看着那些浑身缠绕着细细的黑红色雾气的霸王卒,不知道他们在闹些什么玄虚。尤其是就在十丈开外的凌霸天以及他的十八名血卫,他们身上翻滚着的,是浓烈有如血海的黑红色气劲,浓浓的血腥味几乎要将沈小白冲得呕吐出来。

    面无表情的林逍轻轻的拍打着沈小白的背心,从袖子里掏出了一颗散发着淡淡异香的药丸塞进了她的嘴里。这是回春堂配置来专门用于消除野外瘴气的‘避瘴丹’,但是用来抵御凌霸天他们身上的血腥味,却也有极佳的效果。沈小白抿了抿嘴,吞下了一口略微带着点酸涩的药汁,顿时心头一阵敞亮,再也闻不到那让人恶心的血腥味。

    带着点崇拜的,沈小白抬起头来,偷偷的瞥了一眼耷拉着眼帘好似木头人的林逍。她的小手缩了缩,然后用力的伸出去,环抱住了林逍的腰肢。林逍的身上很暖和,而且有一种让人心情振奋的生气自林逍的体内隐隐飘散开,沈小白的感知很是敏锐,她很喜欢林逍身上的气味。

    那种气味,就好像,就好像夏天雨后深山中松林的味道,又好像被阳光暴晒后的叶片的味道,很自然,很闲淡,很舒服。

    林逍轻轻的抚着沈小白的脑袋,这个长得乖巧可爱的小女孩,让他想起了他几年前养过的一条小狗。那只浑身白毛茸茸的小狗,也是喜欢这样赖在他的怀里,身体微微的哆嗦着,发出很舒服的‘哼哼’声。沈小白的身子,也和那小狗一样,小小的、娇小玲珑,暖乎乎的,好像没有骨头一样。而且,她们都是这样,喜欢赖在林逍的怀里。

    林逍决定,不顾一切的也要保住沈小白。不仅仅是她的生命,还有其他的一些东西。他可不愿意沈小白以后就在匪窝中长大,甚至可能成长为一个满脸疤痕、随手就能挥刀杀人的女屠夫!他绝对不会让这样的事情发生,就好像,他再也不愿意见到他那只小白狗的那张血糊糊的皮!

    那只曾经让林逍无限喜爱的小白狗,最后的结果是被林遥带着两个家丁活活打死,就当着林逍的面,扒下了皮毛!

    “小白!”林逍轻轻的拍打着沈小白的脑袋,凑到她耳朵边低声说道:“等会我一捏你的耳朵,你就放大声音说要去小解。然后,就什么都不要管了。”‘小白’这个名字,也让林逍想起了他的那只小狗,‘小白、小白’,他曾经多少次的带着无比的欢喜,呼唤那只小白狗。

    沈小白呆了呆,抬起头来望着林逍,轻轻的点了点头。

    林逍低着头,眼帘耷拉着,但是他的全部注意力都放在了正在苦修‘血杀魔功’的凌霸天以及十八血卫的身上。回春堂的长青诀,杀伤力并不大,但是最能养身不过。尤其长青诀对于探测他人体内的真气流向,为人治疗内伤有着极其神妙的效果。

    林逍就是使用长青诀的这一特性,在窥视凌霸天他们真气流动的状况。基本上,林逍知道,一切的功法运行之时,都会碰到一个或者两个重要的生死关口。尤其是运行了一定的大周天时,快要收功之际,是一个武者最为脆弱、警觉力最差的时刻。如果他选在那时候发动,想来凌霸天他们会给林逍足够的时间。

    慢慢的,慢慢的。林逍清楚的感知到,凌霸天的呼吸声越来越悠长,体内的真气转动也是益发的晦涩,眼看他体外的黑红色气雾一丝丝的被他吸了进去,不再有半点儿吐出来。

    林逍轻轻的揉了揉沈小白的耳朵。

    沈小白大眼睛一转,立刻跳了起来,大声叫道:“我要小解!”

    如此大声的叫嚷出这么隐私的事情,年幼的沈小白不由得面色一阵晕红,害羞和一点点奇怪的恼怒,甚至让她忘记了对附近那些霸王卒的害怕。她左看看,右看看,却发现除了几个放哨的霸王卒,根本就没有人注意到她。

    林逍站起身来,牵着沈小白的手,朝营地边缘行去。

    一名霸王卒拦住了林逍,低声说道:“林大夫!”

    林逍看了那霸王卒一眼,淡淡的说道:“小白要去小解,你是不是也要跟着过去看看?或者,你要让小白在这里当着你们的面~~~”

    霸王卒是一支悍勇、嗜血、穷凶极恶的匪军。但是除了喜好杀人和喜欢搜刮财物,他们反而并没有什么其他的恶名。最少,就没有听说过霸王卒有欺凌女子的记录。拦住了林逍去路的这个霸王卒眨巴了一下眼睛,摇了摇头,缓缓的让开了去路。“林大夫小心些,这附近,可不是什么太平的地儿。黑刀匪如今的巢穴,可就在这附近不远的地方。”

    霸王卒善意的提醒,让林逍的身体猛的僵硬了一下。他轻轻的点了点头,朝那霸王卒淡淡的抿嘴一笑,拉着沈小白朝营地边缘的一小块草丛行去。沈小白敏锐的察觉到了林逍手掌的变化,她一时间似乎明白了些什么:黑刀匪和林逍,一定有一些故事。

    “黑刀匪!”沈小白将这个名字牢牢的记在了心头。

    所有的霸王卒都和凌霸天一样,运功到了最紧要的关头。大概有一盏茶的时间,他们要将今夜提纯后的魔杀气化为一缕血杀魔道的‘血杀真气’,融入他们体内本来就有的血杀真气中。这一缕新生的血杀真气,要用极快的速度周游奇经八脉十二正经一共三个大周天,以一种厮杀战场、百战余生的惨烈气势,高速冲进他们的丹田,才能和已经粘稠如血浆的本有的血杀真气融合为一。

    这是一个很复杂的过程,哪怕是凌霸天,都没办法也不愿意在这个紧要关头分心。血杀魔道的人,对于力量的增强有一种偏执狂般的狂热,他们是不会放过任何一点点增强实力的机会的。

    方文不知道凌霸天他们的执着,他只是凭借经验知道,他如今大概有一盏茶的时间来带着沈小白逃走。

    前方五百丈外,有一片山林,山林直接蔓延到了远处的山岭中,只要能逃进那片山林,想来逃走的机会就大了许多。逃走后,他就可以想办法带着沈小白去京都,而不是继续留在霸王卒中,帮霸王卒的伤员疗伤,行那为虎作伥的勾当。

    但是,一盏茶的时间要奔走五百丈距离,林逍自诩他还没有这么强的功力。所以,他拉着沈小白走进了那片草丛,没有做丝毫的停留,就从草丛的另外一边走了出来。约有成年人脖子高的长草挡住了林逍和沈小白的身体,营地内的霸王卒哨兵并没有发现他们的异动。

    对于霸王卒而言,这是一个不能容忍的错失。但是林逍半天救治了他们这么多的兄弟,所有的霸王卒对林逍无意中已经有了感激之心,他们对林逍的防范心理也降低了不少。故而几个霸王卒朝草丛方向看了一阵,根本就没将心思放在这个上面。

    五名血甲斥候正好骑着战马缓速行过。林逍拉着沈小白的小手钻出了草丛,正好拦在了他们的面前。

    五名斥候一愣,带队的斥候组长惊问道:“林大夫,您这是?”

    林逍手一抬,一个小小的纸包就朝五名斥候打了过去。斥候组长本能的拔出长刀,一刀劈开了纸包,纸包中喷出了大片的白色药粉,喷了五名斥候一头一脸。‘咚咚咚咚咚’,五名斥候哼都没哼的自马背上翻身而下,狼狈无比的倒在了地上。而五匹战马则是仰天发出了不安的长嘶声,它们惊讶的发现,自己似乎有点控制不住自己的心神,它们似乎回到了祖祖辈辈生长的大草原上,它们有一种撒开长腿肆意奔跑的冲动。

    这药粉,是林逍一个时辰前,随手用来自沈家堡药库的药物配置。对于人类,这种药粉是强力的催眠药剂,对于四蹄的牲口,这种药剂就是最强的兴奋剂。残酷的现实,逼得林逍的心智在急速的成熟,他已经开始学习着将自己所知的一切利用出来。

    一手抓起了满脸惊讶的沈小白的腰带,林逍拎着她飘身上了一匹最高大的战马,用力的对着马屁股就是一掌拍下。

    “驾~~~快走,快走!”林逍大叫道:“好马儿,逃出了这里,我请你吃红烧肉、喝上好的黄酒!”

    被那白色药粉弄得浑身血脉膨胀的战马仰天一声狂啸,两只眼珠‘唰’的一下变成了血红色。有如发狂的公牛一般,战马迈开长腿就往前狂奔,只是一眨眼的功夫,就冲出了快有二十丈。

    “林大夫!留下!”方才斥候组长挥刀时发出的刀风,已经惊动了营地里的霸王卒哨兵。林逍刚刚策骑奔走了二十丈不到,三名霸王卒已经有如矫健的豹子自草丛中飞扑而出,手上六尺长刀划开空气,带起三道流光重重的劈向了林逍身后的不致命之处。

    林逍一把将不断发出尖叫声的沈小白放在了身前,一只手抱住了她小小的身体,右手翻手拍了出去。

    自幼苦修的一口真气喷薄而出,林逍掌心竟然喷出了一道数寸长的极其黯淡的青色罡气。

    一名霸王卒惊呼道:“好小子!好修为!”林逍的掌风过于凌厉,三名久经杀戮的霸王卒本能的放开了手段,用尽全力朝林逍劈出了最强的一刀。‘嗤嗤’声中,三柄长刀的刀剑上居然冒出了三分长的血色幽光,三名霸王卒居然全都有了逼发刀罡的强悍修为,难怪他们有资格在袍泽埋头修炼的时候负责整个营地的安全。

    “呀~~~呔!”察觉到身后三股气息的锋利和强势,林逍大喝了一声,将最后一点吃奶的劲儿都逼了出来。

    ‘砰砰砰’,三道刀罡轰中了林逍劈出的掌劲,掌劲粉碎,三柄长刀隔开两尺远,遥遥的对着林逍的后心劈了一击。

    战马跑得太快,原本要将林逍劈成四片的三柄长刀,最终只是隔开两尺远的距离以刀气轰了林逍一记。三道霸道的刀气入体,林逍只觉身体似乎被开出了三个透明的大窟窿,胸腔里空荡荡的一阵儿难受,紧跟着他就一口血狂喷而出,全喷在了沈小白满是担忧的小脸上。

    沈小白尖叫起来:“林大哥!”

    林逍则是一把拍在了马屁股上,大声喝道:“快走啊~~~”

    战马朝前狂奔的速度又加了三分,它此时奔走的速度已经不像是一匹战马,反而有了点山林中速度最快的豹子的影子。战马带起一道烟尘超前狂奔,将那三名同样是撒开腿狂追而来的霸王卒渐渐的丢在了后面。三名霸王卒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同时停下了脚步。血杀魔道的人从来不做那种明知道不可能而硬要强行为之的事情,他们习惯的是节约每一分力气以应付随时可能爆发的厮杀。

    “一群废物!居然让两个娃娃逃走了!妈的,丢光了老子的脸!”

    一声闷哼自他们身后传来,凌霸天拎着三尖两刃刀,以比前方的战马速度快了约有两倍的速度狂奔而来,几个起落间就蹦出去了近百丈。

    林逍张开了嘴,不断的急速呼吸,浓浓的血腥味自他嘴里喷出,呛得沈小白一阵阵的咳嗽。沈小白急得心脏都快从肚子里跳了出来,林逍虽然和她相处才只有短短的两三个时辰,但是她已经将林逍视为了自己唯一的一块天。

    流着眼泪,沈小白一边咳嗽,一边结结巴巴的叫道:“林大哥,呜呜~~~你不要吓我!”

    来不及向沈小白解释什么,林逍艰难的自自己的腰带上的暗格里,掏出了一枚拇指大小的紫金色药丸,哆哆嗦嗦的丢进了嘴里。

    回春堂密制的‘九龙提命丹’,以九种剧毒长蛇的毒液为主药配置而成,任是多重的内伤,哪怕是只剩下了一口气的人,服下这一剂丹药后,也能生龙活虎的再熬过半个时辰。丹药力量极大,但是副作用也是极大,对元气的伤伐简直到了令人发指的地步。若非是眼前这种生死关头,林逍怎么也不会服下这种在回春堂又被称为‘九死一生丹’的玩意。

    丹药入肚,立刻化为一道道热流涌遍全身,无穷无尽的精力自周身百骸内急速涌出,林逍双眸一亮,那明亮的眼神吓了沈小白一跳,她居然不敢和林逍对视,她的眼珠甚至都感觉到了一阵火辣辣的疼痛。林逍长啸一声,只觉体内伤势痊愈,内力修为竟然比平日暴涨了何止十倍?

    后面,凌霸天操着三尖两刃刀狂奔而来,他双眸中怒火闪烁,放声大吼道:“林小子,老子对你不薄啊!你回春堂所有人的尸身,还是老子帮你收敛的!妈的,老子不过是让你留下做军医,莫非还委屈了你?”

    林逍回首,大声喝道:“霸王,道不同不相为谋,林逍家世清白,怎能与你等盗匪为伍?”

    “放屁!清白?这个天下,哪里还有什么清白的?”凌霸天大吼道:“你看不起老子是盗匪?老子还非要让你也变成盗匪不可!妈的,到时候让你娶个盗匪婆娘,让你生一堆小崽子,他妈的都去做盗匪!”

    林逍听得脸部肌肉一阵抽搐,天下居然有这么蛮横的人?

    哼了一声,林逍回首道:“霸王,你安葬我回春堂一众人,此恩情日后我林逍定然有所回报。但是今日~~~”

    “但是今日,你他妈的还得给老子回去!”凌霸天已经追到了林逍身后不到五丈的地方,他怪笑道:“血十一有个嫡亲的妹子,生得身高九尺三寸、腰围六尺,屁股蛋大得和头公牛一般,最是好生养不过。老子作主啦,就让你和她成亲!啧啧,郎貌女才,你们正是一对儿!”

    沈小白听得半懂半不懂的,但是她也依稀知道凌霸天说的不是什么好话,她不由得捏紧了小拳头,朝凌霸天大声叫道:“恶贼,我不会放过你们的!”

    “啊哟?小丫头吃醋了?”凌霸天仰天狂笑道:“好,吃醋得好!嗯,年纪小一点,也没关系。血十一的妹子嫁给林小子做妻,你这小丫头做个小妾却也是正好!”

    一声长啸,凌霸天纵起来有五六丈高,有如一只扑食的大羊鹰,嘴里发出一连串尖锐的啸声,凌空一转朝林逍抓了过去。

    “万物回春!”林逍同样大叫了一声,双掌放出朦朦青气,一掌又一掌的,看似极其缓慢,实际上却是无比快捷的朝天空击去。他的掌力在空中凝聚成了一朵朵半开未开的青色莲花,近百朵莲花凑成了一簇儿,急速迎向了凌霸天。

    不屑的哼了一声,凌霸天长刀一挥,一股刀罡呼啸而出,朝那一簇儿莲花劈了下去。

    一声闷响,林逍坐下战马四蹄尽数断折,一股浩浩荡荡的锋利刀意自林逍双股轰入了马体,战马发出一声悲嘶,‘哗啦’一声被无形的刀意劈成了数块,热腾腾的马血喷出老远,溅了林逍和沈小白一身一脸。沈小白再次发出了惊骇的叫声,这一次,她看到那些热乎乎的不断蠕动的马内脏,终于按捺不住,一口酸水从嘴里喷了出来。

    林逍只觉体内一空,九龙提命丹带来的热流已经消耗一空,他再次感受到了背后三处伤口传来的剧痛。他一把抓起了沈小白,踉跄着朝前狂奔而去。凌霸天则是高高的被冲起来有十几丈高,他身体轻轻的哆嗦着,落在地上的时候,不由得踉跄的朝前扑了几步,差点一头栽进了那热腾腾的战马尸体内。

    十八血卫也追了上来,血五看到竟然有点狼狈的凌霸天,不由得怒吼了一声,就待追进山林里去。

    凌霸天猛的喝住了他:“老五,留下。罢了,他要走,就走罢。这小子身上,估计也没什么值钱的物事。”

    摇了摇头,凌霸天眯着眼睛看着山林中依稀可见的林逍背影,嘀咕道:“看在那一百多号兄弟的性命的份上,他既然豁出去性命了要走,就由得他好了。哼,哼!也不知道他用什么邪门方法,居然强行将他的修为提高了何止十倍?居然老子都不大不小的吃了点亏!”

    用力的挥了挥三尖两刃刀,凌霸天淡淡的说道:“希望这小子的命够好吧!强提十倍真气?嘿嘿,我们都得爆体而亡,这小子~~~”

    血卫们相互看了看,血五似乎有点恍然大悟的说道:“原来如此,老大,你是看他死定了,所以才不追的吧?”

    凌霸天耸了耸肩膀,没有吭声,转身扛着三尖两刃刀大步离开
笔趣阁小说网的最新网址: KenShuGe.Com域名非常好记。第一时间阅读《逍行纪》的最新章节
您可以在阅读中使用键盘“左右键[← →]”快捷翻页,按“回车键[←Enter]”直接返回章节目录.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