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手机阅读本书

    扫描二维码,直接手机阅读

查看目录

第七章 沈家堡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逍行纪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 进入下一章。
    “好男儿,当杀人;双手血腥满,睥睨鬼神惊!”

    八千身穿血衣的霸王卒,有如一条血流,滚滚自两座城池之间的大道招摇而过。所有的霸王卒匪兵,都得意洋洋的伸出右手,食指轻轻的弹动头上戴着的血色皮盔,发出整齐划一的‘啪啪’声响。他们的歌声充满了杀气,高亢的歌声似乎将天空的云彩都冲得支离破碎,一轮惨白的日头没有丝毫颜色的挂在天空,麻木的将阳光胡乱洒了下来。

    两座小小的城池上,呆呆的站着城主、守将以及一班大小官吏。他们的身体在剧烈的哆嗦着,惊恐的看着霸王卒自城池边急速行过。

    什么为国守土之责、安靖疆土之任,那些城头上的大小官儿此刻脑子里根本没那个念头。他们恨不得烧起高香,祈求老天就让这群穷凶极恶的匪兵赶快过境吧。要说点起城中的府兵去清剿霸王卒?他们做梦都不敢有那想法。

    骑在一头火炭般赤红的高头大马上,凌霸天突然大吼了一声:“停!”

    ‘哗’!八千霸王卒同时停下了脚步,就有如一条奔涌的大河突然陷入了冰凌期,由极动转为极静,却是如此的自然和谐、浑如天成。城头上站着的那些官吏、士卒全傻眼了,这是一支多可怕的军队!

    大道左边的小城城头上,城主翻了个白眼,竟然就因为霸王卒的突然停下而被吓得晕了过去。

    大道右侧的小城城头上,城主浑身抖得有如筛糠一般,却好歹还能勉强站得住。他哆哆嗦嗦的拔高了声音,有如被吊起来的鸭子一般沙哑着嗓子大声嚎到:“霸王阁下,本城地小财薄,也没有什么武学高手,您,您高抬贵手,千万不要攻破我们的城池!”

    大元国城主律,凡城主在任期间,城池被攻破者,全家尽数为奴!

    凌霸天望了那城主一眼,一挥手道:“老子不攻城,你们每座城池献上黄金五百两、白银五千两、铜钱五百万,老子带着儿郎们就走!”

    ‘咚’,那个还能勉强站立的城主顿时也一屁股坐在了地上,他浑身哆嗦着望着凌霸天,差点也学着对面的同僚那般晕了过去。凌霸天提出来的数字,对于他们这两座小城而言,实在是一笔天文数字。但是,不给钱,显然是不可能的。霸王凌霸天,天下人都知道他有个脾气就是死要钱,不满足他的要求,他的八千霸王卒攻破这两座小城,也不过是盏茶的功夫。

    过了不到一刻钟,两座城池城门大开,各有一队马队行了出来,上面沉甸甸的放着纳贡给凌霸天的财物。

    可怜这两个小城主为了凑齐这份巨款,已经搜刮空了他们的库房,马车上甚至还能看到镶银的夜壶,也都被送来顶数了。霸王卒们却也不嫌弃,他们和凌霸天一般,只要是黄的金、白的银、亮闪闪的铜钱,他们一概不会嫌弃。

    小小的插曲持续了不过两刻钟,霸王卒又继续滚滚朝前奔去。

    林逍恰在这时候醒了过来。他被丢在了一辆运载粮草的马车上,身子下面就是软呼呼的粮草,一颠一颠的却也有点舒适。仰天躺着的林逍睁开了眼,呆呆的看着天空,过了许久,他才突然醒悟过来自己所处的境地,他吓得惊呼了一声,一骨碌的爬了起来,站在了高高的粮食垛儿上。前面,是长长的血衣队伍,后面,也是长长的血衣士卒大队。大道左右两侧的荒地里,还能看到身穿血衣的游骑在往来奔走。

    霸王卒,自己果然是在霸王卒的队伍中!林逍也说不出自己心里是什么滋味,只是傻呆呆的盘膝坐在了粮食包上,看着前面的那些血衣士卒发愣。

    一名身穿血色铠甲的壮汉策骑赶到了林逍身边,随手将一个小包裹塞进了他手里。那壮汉大咧咧的说道:“小子,这是你的包裹。里面的金银细软,已经全部充公了,以后霸王卒就是你的家,你不用存私房钱。”

    林逍一把抱住了包裹,呆呆的看了那壮汉一眼。

    壮汉龇牙咧嘴的怪笑了几声,朝林逍点头道:“我是血五,是霸王的十八血杀亲卫的老五。你可以叫我五哥。那家谱是你家的?娘的,三十六代都是一代单传,啧啧,好容易到了你这代才有了两个兄弟,不过,现在也就只剩你了!你们林家,可真不容易哪!”

    这话刚好捅在了林逍心中最大的伤口上,他急骤的喘息了几声,愤然看向了血五。血五满不在乎的看着林逍,继续发出那让人难以忍受的‘桀桀’怪笑。林逍死死的咬着牙齿,过了许久才勉强压下了心中的火气和悲伤,压低了声音问道:“归化城,真的?”

    “死得干干净净,一只老鼠都没留下来!”血五大声说道:“在寂魔门四相锁魂阵下,一只蚊子都逃不出去,何况是大活人呢?所以,你现在是你家最后一条根了,不想死呢,就老老实实的做我们霸王卒的军医,我们不会亏待你的。等你再大两岁,就给你找个漂亮娘们,让你生一大堆的崽子给你老林家续香火!哈哈哈!”

    一拍坐骑的脑袋,血五狂笑着纵骑而去。林逍呆呆的坐在粮食包上,脑子里只翻腾着‘寂魔门’和‘四相锁魂阵’这两个陌生的词句。他还不明白,这两个名词到底代表了什么,但是他知道,他的人生中,已经有了第一项他不得不承担的使命:覆灭寂魔门!

    “爹爹!”林逍突然抱着那小小的包裹痛哭起来。他眼前不断闪过林善的面孔,从他记事起,林善的那张和善的、清矍的面孔,曾经撑起了林逍的一切。可是,那么可亲的一张面孔,就被那叫做寂魔门的势力彻底的毁掉!甚至,就连可憎的花梧娘和林遥,林逍在这一刻也无比的想念他们。最少,有他们存在,林逍才不会觉得,他是孤零零的一个人。

    说到底,现在的林逍,也不过是一个十五六岁的少年!

    血五策骑到了凌霸天的身边,压低了声音禀告道:“老大,那小子身上,没什么碍眼的东西。那块毒地,怕是他们回春堂不知道种植了什么草药,无意中弄出来的。这小子,纯粹就是一个雏儿,人都被吓傻了,没什么值得注意的。”

    “无意中弄出来的?”面容粗犷的凌霸天眸子里闪烁着和他的相貌完全不相配的精明光芒,他冷笑道:“无意中弄出来的一片毒地,就能让寂魔门十二名眼看就要凝丹的高手不得不斩去了自己的胳膊?哼,那是修道人的剧毒,可不是那些平民百姓能弄出来的。”

    血五着急道:“可是,老大,那小子昏迷的时候,我们已经将他搜了个透底,他什么没有任何碍眼的物事。他的内功修为,也不过是很寻常的武人手段,没什么奇怪的地方。那处密室都被兄弟们拆了,也不见什么怪异,这小子身上,怕是真没什么值钱的。”

    “不管这么多!总之,将他扣在霸王卒内就是。小心派人盯着,不能让他死了,更不能让他逃了。”凌霸天皱起了眉头,低声嘀咕道:“我总觉得,事情不是这么简单的。无天令主那王八蛋,哼哼,他一定瞒下了什么东西没告诉我。早知道就该一刀劈了他。”

    冷哼一声,凌霸天眼里两道血光冲出去足足有三寸远近。血光一闪即逝,凌霸天淡淡的说道:“看好那小子。嗯,就算他身上没什么重要的物事,拿来做军医也不错。起码,我们霸王卒不是他们黑刀匪,他们巴不得麾下的儿郎死伤惨重一些以用来祭炼魔法,我们要的,可是身经百战的战士,而不是那一条条污秽不堪的亡灵。”

    “是!”血五恭声应了一声,缓缓的策骑离开。

    “寂魔门!哼哼,这次我们血杀魔道,倒是要和你们好好的别别苗头!”凌霸天的脸上,闪过了一片狰狞的笑容。

    霸王卒不断的向前,向前,一路疯狂的搜刮着民脂民膏,赚了个盆满钵满。随着一路‘搜集’到的财帛越来越多,凌霸天脸上的笑容也越来越灿烂,不断的积蓄财宝,这可是他最大的癖好。纯粹是私人癖好,纯粹是。

    林逍则一直坐在那高高的粮草车上,冷眼旁观好似有着用不完的精力的霸王卒,日夜兼程朝前赶路。他不知道这些人要去哪里,也不知道他们要去干什么,这些都和他无关。他只是不断的回想林善给他交待过的每一句话。

    放在贴身内袋中的丹令,不断的释放出一缕缕清凉的气息滋养着他的身体。也正是因为这一缕清凉、柔和、充满了生机生力的气息,才让心神俱疲的林逍熬过了这几天。林逍清楚的知道,有外人碰过丹令,因为原本青光幽幽的丹令如今变得枯槁一片,好似一块黑漆漆的朽烂木头,看上去一点儿都不起眼。若非其中透出的气息是如此的神妙,林逍也不敢相信,这就是林善交给他的丹令。

    伸手攥紧了丹令,林逍抬起头来,看着高挂在空中的一轮明月,突然幽幽的叹息了一声。

    前路茫茫,林逍也不知道,他以后的路在何方。

    也许天空的明月,就算能看清世上的一切,却也无法给林逍一点点的指引吧?

    端坐在粮草包上,夜风轻轻的拂过脸颊,清凉的薄雾喷打在脸上,林逍的心中,突然涌上了一种陌生的情绪,他还不明白这种让他心头发痛的情绪是什么,直到很久之后他才明白,这种情绪其实就是寂寞。

    凌霸天策骑从后面赶了上来,不断的给麾下的士卒鼓劲打气,告诉他们目标就在前方不到二十里的山坡上。经过粮草车的时候,凌霸天突然看到了盘膝坐在车上的林逍。青白色的月光洒在穿了一裘青衣的林逍身上,如画的眉目间充盈着一缕原本不应该属于他这个年龄的寂寞和孤寂,几缕凌乱的发丝随着夜风在脑后轻轻的飘舞,一股脱俗出尘的灵秀之气扑面而来,却让凌霸天不由得呼吸一滞。

    还是很多年很多年之后,凌霸天将今夜的事情当作了他这辈子最大的噱头向人吹嘘。他对所有认识的人说,其实在那一夜,他就已经知道林逍注定不是池中之物,所以,当林逍带着人逃命之时,他才很大度的放过了林逍,留下了他一条小命。

    霸王卒继续朝前急奔,又赶了二十里,前方出现了一座大山。

    这里方圆数十里都是一马平川的沙石地,一条大河蜿蜒自北而南的流过。大山就孤傲的矗立在这一片小小的平原上,很惬意的向四面八方散发出一股子凛凛的威势。一座占地面积极大的城堡,就耸立在大山的山腰上,一条七扭八拐的马道,从山脚直通城堡的城门。

    这个城堡的规模,已经比得上一座小城,但是它城墙的规格,却绝对是府城级的。

    高有五丈的城墙,砖缝里抹了一层铜汁,看上去就给人一种坚不可摧的感觉。厚重的城门上满是尺许长的倒刺,在月光下闪烁着青煦煦的寒光。一队队挺胸昂首的堡丁,正手持利刃在城墙上往来行走。城墙垛儿之间,居然还架着几张绝对属于违禁之物的城弩!

    城头上,一根旗杆高高的挑了起来,一面黑底红边的大旗上,用金色的油墨印了极大的一个‘沈’字。

    “操!好壮的气势!”凌霸天轻轻的挠动脸上的大胡子,怪声怪气的说道:“看来,飞云关的关守,是个肥差哪,否则哪里能建起这么大的一座堡子?啧啧,血一,你合计合计,这么一座堡子若是打下来了,能有多少金银啊?”

    一名紧跟在凌霸天身边的血甲壮汉怪笑道:“老大,看这堡子的规模,里面没有个十万八万的金银,实在是对不起我们兄弟哪!”

    “十万八万的金银么?”凌霸天的眼神都变了。他紧了紧手上的三尖两刃刀,怪声道:“那么说,就算不是三王子的请求,老子也要打下这座堡子了。儿郎们,冲,妈的,攻下沈家堡,老子给你们每个人二两~~~不,一两~~~不,五钱银子的私房钱打赏!”

    端坐在粮车上的林逍愕然看了凌霸天一眼,这么小气的匪首,怎么可能带出这么一支如狼似虎的强兵?

    不过,血一的补充,却给了林逍最好的解释。血一大声吼叫到:“儿郎们,洗劫了沈家堡,大块吃肉,大碗喝酒!哪个队第一个突入堡内,就有资格学习‘血杀魔功’的第三层心法!儿郎们,杀!打破沈家堡,杀!”

    八千霸王卒发出一声兴奋的大吼,一个个摩拳擦掌的整束了一下身上的衣甲,手持利刃纷纷朝沈家堡快步奔去。他们的阵形看起来杂乱无章,但是仔细的观望一阵,就能看出这些霸王卒们,其实是排出了一个极其玄奥复杂的阵势,八千人就有如一个整体一般,有如大山崩塌一样,带着不可阻拦的气势,朝前涌动。

    八千名久经杀阵的士卒无边的杀气凝聚成了一股淡淡的血色威煞,有如一条魔龙般冲向了沈家堡的城头。

    平地里一股恶风卷了起来,沈家堡城头上的旗杆被恶风摧折,飘飘荡荡的落下了城头去,发出了一声沉闷的大响。

    ‘当当当当’,急骤的锣声从城头上响起,城头上巡夜的堡丁们大声的吼叫起来:“匪袭,匪袭!大伙儿快来啊,匪袭!”

    城墙上几架城弩被快速的拉开,数十支长有六尺、拇指粗细的纯钢弩箭被扣上了弩弦,随着一声号令,数十支钢箭破空乱射。

    ‘噗哧、噗哧’,十几名霸王卒闪避不及,被激射而来的钢箭射中了身体。强劲的机弩力道使得钢箭直接穿透了他们的身体,深深的没入了地面。一道道血泉自这些霸王卒的体内喷出,他们当场就失去了行动能力,只能气极败坏的倒在地上,发狠用砍刀对着地面一阵乱劈乱砍,溅起了无数的火星。

    林逍的事情来了,大堆的药物被丢在了他面前,受伤的士兵不断的被送了过来,血五笑吟吟的站在了他的身边,淡然笑道:“林军医,现在一切就有劳你了。兄弟们的伤很重,所谓医者父母心,你不会见死不救吧?”

    医者父母心么?林逍讥嘲的看着血五,冷声道:“救了他们,然后又去杀人?”

    血五的眼睛眨巴了一下,突然拔出一柄砍刀架在了林逍的脖子上。血五淡然道:“你林家三十六代单传哪!”

    林逍的眼前突然闪过了林善的面孔,林逍死死的咬了咬牙齿,愤然道:“我~~~治!”

    霸王卒受伤的士卒有难了。医者父母心,那么,林逍这个被强掳来的军医,一定是继父、后妈!他用最有刺激性的药物敷上了这些士卒的伤口,用最野蛮的手法替他们缝合伤口,用最大的力气帮他们扎紧绷带,然后还逼着他们喝下最苦涩的、他故意用了几种超出常人承受极限的苦味草药熬出来的药汁。

    林逍的医疗手段很有效,所有受伤的霸王卒都活了下来,哪怕是一个肚子被劈开,五脏六腑都露了出来的霸王卒,都在林逍的急救下保住了性命。但是,所有经过林逍医治的霸王卒,全都躺在了一旁的空地上,歇斯底里的惨嚎着,他们觉得,他们似乎随时都能死去,他们经过处理的伤口,似乎比他们刚受伤的时候还要痛了一百倍!

    血五看得眼角和嘴角一阵阵的抽搐,若非是他听得那些受伤的儿郎们惨叫的中气越来越足、惨叫的声音越来越宏亮,他真的就要忍不住对林逍出手了。他霸王卒内其实还是有几个随军的大夫的,但是其他人看病,哪里有这么惨烈的?
笔趣阁小说网的最新网址: KenShuGe.Com域名非常好记。第一时间阅读《逍行纪》的最新章节
您可以在阅读中使用键盘“左右键[← →]”快捷翻页,按“回车键[←Enter]”直接返回章节目录.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