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看到哪了,请查看

《大汉龙骑》最新章节 第一千四百二十一章 徐州之战(18)

    刘澜从琅琊返回了徐州,在董承的使节临走之前怎么也要和他见上一面,虽然不知道他能对曹操有多大的牵制,但能有这样一道内线对他来说百利而无一害。

    见完了使者,刘澜回到了内府,这里被赵云腾了出来,徐州之战过后陈登会搬进来,郡守府没有任何改变,赵云就算入住,也一直在厢房居住,后宅从未搬进去过。

    刘澜在中堂看书,房间十分安静,这时门开了,赵雨端着一杯茶走了进来,因为徐州突然出现的大观茶记,再加上刘澜的推广,类似后世的泡茶法被彻底推广开来,喝茶者再也不用香料来提茶香,全靠茶叶自身的香味,这一点被发觉出来,绝对是一大突破,不然的话,想要喝到真正茶,可要到宋明时期,而现在则提早了近九百多年。

    这一切,世人只道是刘澜推广了茶叶,却并不清楚那大观察记其实也是从刘澜这里推广出去的,不过喝茶的方式虽然被改变,但相应的茶具还差的很多。

    现在刘澜的目光投到了越窑,当然还有未来的景德镇,对于瓷器,也要大面积的推广,刘澜想着用三至五年的时间,让瓷器彻底取代青铜器,而吴郡也就成为刘澜迫切要取得的地方。

    其实这时代越窑的器具,也只是刚开始流行起来,陶瓷的器皿并不是很多,大多还是以青石的矮几、青铜的器具为主,所以刘澜只要能够打下吴郡和豫章之后,那么不管是越窑还是景德镇的瓷器他都会大力推广,到那个时候,瓷器将成为刘澜另一条致富之路。

    尤其是在现如今,煮饭的方式在刘澜在矿山时做出大锅和平底锅之后有了极大的改善,以往只能用青铜鼎炖肉、炖菜,或者是直接烤制、鱼生的吃法又多出了爆炒,不过菜谱却少得可怜,而且这时代的人好像对于这类饮食并不是很感兴趣。

    当然这与现在的时局有关系,能吃起的百姓没有,百姓吃饭,三餐除了米饭和一些常实用的蔬菜连荤腥都见不到,而富贵人家,对于精致的炒菜则有着很大的兴趣,繁琐虽然繁琐,但上有所好嘛,刘澜其实也是想要借着推广,不过看样子效果也只是在富裕阶层。

    但是随着百姓生活富裕了,最少不在只吃白米饭的时候,他相信,炒菜会在民间被大为推广的,这只是一个时间问题罢了,毕竟这个时代,想得太多,无疑是痴人说梦,不过刘澜真正在意的,其实还是炒菜推广,以前粗犷式的餐饮模式将会被彻底改变。

    从前的宴席,一人面前一口鼎,鼎内猪肉;一口酒瓿,瓿中盛酒,身边还得有丫鬟随时斥候着夹肉倒酒,可如果是炒菜的话,就方便了许多,端着盘子就行了,就算浪费也不会浪费太多,而最关键的则是推广了瓷器。

    瓷器能够从此得到广泛使用,当然若说要从瓷器里获取暴利,那最好就是设立官窑,不过刘澜对此是有些犹豫的,不过他到并不介意和酒坊一样,官办和民办,让双方互相之间竞争,优胜劣汰嘛,就现在来看,官办的酒坊显然是要比私人的酿酒作坊所酿之酒更纯,所所以刘澜愿意看看到时候官窑和民窑的情况到底如何。

    赵雨将茶水放在刘澜的矮几前,便侧身跪坐在身边,刘澜放下手中书册,正要开口,不想院外守着的许褚来到门外,低声说道:“主公,军师来了,在议事厅等候。”

    刘澜见完使节之后就回来了,而徐庶则是相,相比已经送走了,不过这件事他并不需要向自己复命,所以刘澜估摸着徐庶来找自己十有八九是有其他要事,站起身,屋外的徐庶说道:“告诉他,我马上就过去。”

    刘澜站起身,赵雨为他整理一番衣衫之后,刘澜便快步向议事厅而去

    刘澜到了议事厅时,就见徐庶正在屋内来回踱步,看样子有些急躁,应该是遇到了什么难以处理的事情而不是因为董承派来的人又生出什么幺蛾子,不然的话,他不会这么如坐针毡一般。

    “发生了什么事情?”

    “冀州军开始南下了。”

    “怎么回事?”刘澜也有些担心起来了,袁绍和他说好,他退出青州,而袁绍在徐州之战结束之前不得南下,只能在北海驻军,怎么突然就南下了,这也太猖獗了些吧,虽然他明白袁绍绝不会打青州的,如果真要打就不会是这么明目张胆的南下,但是刘澜皱眉头的原因就在于他这么明目张胆的南下,是在传递着什么信号?尤其是这事儿如果叫曹操做出了一些什么误判的话,那么现在保持的均势,两军都在尽可能保持克制的情况将改变,到时候出现任何乱子都有可能。”

    从杜义突袭费县来看,曹操一直在隐忍着,他在等寿春军,偏生寿春军又按兵不动,所以这局面就这样僵持了下来,寿春军不来,曹军就不会冒险进攻徐州,而曹军不来攻,刘澜则也不会主动出击,这一仗的导火索也就彻底变成了寿春军,只要他那里没什么异常,那么徐州之战就不可能打起来。

    可现在袁绍的冀州军突然南下了,这很可能会造成现在三方势力的误判,就算他不担心,那曹操呢会不会误判,当然曹操如果还要坚持等寿春军,依然不动,那么寿春军张勋呢,他若是动了,牵一发动全身。

    而且刘澜现在根本就不敢保证,曹操是不是还会去等待寿春军了,因为,袁绍突破派军南下,显然是经过深思熟虑的,甚至可以说他就是来让徐州之战尽快开启,他要来当这个导火索。

    袁绍的目的,昭然若揭,现在就要看张勋和曹操的反应了,刘澜看向徐庶,道:“调动许都、费县和寿春的内卫,务必要探出来他们有没有什么最新的部署,还有邺城,要搞清楚,袁绍的目的,意图到底是什么。”

    刘澜最担心的事情,不仅仅是袁绍以此来引起徐州之战的彻底开启,同样害怕他一石二鸟,所以三方的情报,邺城最为重要,如果让袁绍一举拿下了中原,那刘澜也就没什么好蹦跶的了。

    天下十三州,袁绍现在掌握了四州,如果在南下了徐州、兖州、豫州和司隶,得八州之地,刘澜还拿什么与袁绍抗衡,就算他内部争斗不休,面对这么一尊庞然大物,刘澜也将变得毫无机会。

    此刻他脑子里说想的,就只有一句话,在绝对实力面前,任何的阴谋诡计都徒劳。

    说实话,刘澜现在有些后悔让出青州了,他觉得把袁绍看得简单了,或者说是把沮授和田丰看得简单了,这么曹操遇到的袁绍就自负到谁的劝阻都不听,而他遇到的袁绍却对这两位智囊言听计从了呢?

    当然,这一切现在只是猜测,不能听风就是雨,所以刘澜还是希望内卫能够得到一些他迫切想要得到的情报,不至于让徐州之战失控,首先他必须要知晓袁绍的目的,以及曹操会不会动手。

    这个时候,他倒是有些想要知晓曹操的态度了,他难道真的傻到来和自己同归于尽,让袁绍坐收渔翁之利么?

    “这些事情,卑职已经在来的时候吩咐内卫抓紧去做了,只是能不能有所收获,卑职没有把握。”

    对于如今的内卫,尤其是在陈果的治理下,对内的已经做到了在每个县都有内卫机构,而对外,因为情报公子开展的难度较大,内卫只能在一些大型都市进行部署,这里人口密集,能够避人耳目,但是在这样的大都市里安插间谍,瘦小甚微,尤其是往敌人中枢渗透,到现在也没有多大的收获,所以能探到的消息,很少很少,甚至有一些消息,徐庶在徐州都听闻了,内卫才传来消息,效率十分慢,再加上距离遥远,无法及时传递出准确的情报,有时候会使得他很被动。

    刘澜脸色露出失望之色,虽然徐庶没有太国辩解,而且他现在也是临时代替陈果掌管内卫,可他能看得出来,他对现在内卫收集情况的工作也很不满意,可这就是现实,难道因为这些困难就放弃了收集情报吗,不能,聊胜于无,要知道刘澜在与敌人的交手最终胜出,很多时候不就是胜在情报工作嘛。

    虽然情报慢一些,比不上后世有电话电台,可是却不能否认内卫的工作:“能不能得到消息不重要,只要努力了就好。”徐庶那番怕没有收获的话,刘澜能理解,所以要对他进行一些宽慰,让他不要曲解了自己的意思。

    毕竟内卫的工作和斥候的工作看起来一样,但更困难,他们是在隐蔽战线,职责只是收集情报,隐秘的情报,而斥候则不同,他们是侦查,查探敌人所在,查探敌人兵力,甚至是防止敌军偷袭,所以内卫更困难,因为根本就不可能有情报出现在你面前,你要大海里捞针,而斥候不同,因为在出发之前,他们已经清楚敌人的方位,是有目的性。

    “主公的意思卑职明白,不过卑职现在最担心的其实不是袁绍,而是张勋和袁术,很可这徐州一仗将会在短时间内爆发。”

    事态已经到了现在的地步,尤其是在袁绍大军南下之后,首先最高兴的不是主公也不会是曹操,如果袁绍一开始就南下,那么曹操必然会很开心,可是现在他突然南下,用意已经十分明显,就是为了徐州和兖州来的,这时候曹操如果再打我们,就是自取灭亡,可是他又不敢退兵,因为和袁术的联盟,因为还有我们虎视眈眈,他不解害怕被袁绍屯并,其实也会害怕我们进犯兖州,所以他现在已经进退维谷了。

    能够避人耳目,但是在这样的大都市里安插间谍,瘦小甚微,尤其是往敌人中枢渗透,到现在也没有多大的收获,所以能探到的消息,很少很少,甚至有一些消息,徐庶在徐州都听闻了,内卫才传来消息,效率十分慢,再加上距离遥远,无法及时传递出准确的情报,有时候会使得他很被动。

    刘澜脸色露出失望之色,虽然徐庶没有太国辩解,而且他现在也是临时代替陈果掌管内卫,可他能看得出来,他对现在内卫收集情况的工作也很不满意,可这就是现实,难道因为这些困难就放弃了收集情报吗,不能,聊胜于无,要知道刘澜在与敌人的交手最终胜出,很多时候不就是胜在情报工作嘛。

    虽然情报慢一些,比不上后世有电话电台,可是却不能否认内卫的工作:“能不能得到消息不重要,只要努力了就好。”徐庶那番怕没有收获的话,刘澜能理解,所以要对他进行一些宽慰,让他不要曲解了自己的意思。

    毕竟内卫的工作和斥候的工作看起来一样,但更困难,他们是在隐蔽战线,职责只是收集情报,隐秘的情报,而斥候则不同,他们是侦查,查探敌人所在,查探敌人兵力,甚至是防止敌军偷袭,所以内卫更困难,因为根本就不可能有情报出现在你面前,你要大海里捞针,而斥候不同,因为在出发之前,他们已经清楚敌人的方位,是有目的性。

    “主公的意思卑职明白,不过卑职现在最担心的其实不是袁绍,而是张勋和袁术,很可这徐州一仗将会在短时间内爆发。”

    事态已经到了现在的地步,尤其是在袁绍大军南下之后,首先最高兴的不是主公也不会是曹操,如果袁绍一开始就南下,那么曹操必然会很开心,可是现在他突然南下,用意已经十分明显,就是为了徐州和兖州来的,这时候曹操如果再打我们,就是自取灭亡,可是他又不敢退兵,因为和袁术的联盟,因为还有我们虎视眈眈,他不解害怕被袁绍屯并,其实也会害怕我们进犯兖州,所以他现在已经进退维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