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看到哪了,请查看

第九卷:除却巫山不是云 第208章 夜宴风波

    “落辇——”

    跟在秦无殇身边,抬头看向这金碧辉煌的宫殿,隐隐的人声告诉我,夜宴开始了……

    而我,又会在这次夜宴中扮演什么角色呢?看着我与秦无殇相似的服装,心中有着强烈的预感,千万不要是我想的那样!

    宴会中云鬓丽影环绕,妖娆的舞姬半遮芙蓉面,柳腰款摆,媚眼生波,引诱着那些**熏心的男人,好一副旖旎的画面!随着一声高亢的唱喏,我进入大殿看到的便是这般活色生香的媚景!

    皇帝姗姗来迟,甫一入殿,每个人都把目光落在了我身上,惊艳、欲望、探究、不屑,一目扫去,尽收眼底。

    音收乐散,所有人齐齐下跪行礼,一番虚伪的寒暄后君臣重新落座,我毋庸置疑地坐在了秦无殇旁边,却不见任何一名妃嫔,我似乎明白了什么。

    乐声又起,众舞姬再次跳起那魅人的舞蹈,一切似乎恢复了来之前的模样,但是又有什么不同,至少落在我身上的目光有增无减。

    真是一群不怕死的猪!

    我暗自嘲笑,看向秦无殇,如果不是了解他的人恐怕谁也看不出他慵懒的表象下危险地眸光,狠狠地盯着那群不知死活的……恶心的男人!

    呵呵,果然,他真的很厌恶这些人呢!

    我以为我的预感首次出现了失误,这次宴会将就这样简简单单结束,可是,当秦无殇当着所有文武百官的面将皇后大印交与我手之时,我知道,这才只是个开始。

    我听见太监宣读圣旨的尖利怪音,攥紧拳头不肯接印,那太监的声音却依然顽强地刺入耳膜,我知道,不管我接与不接,一切都已成定局——我将再次成为了一国之后!

    但并不是所有人都对这个结果满意的,当太监念到“初,司马氏为秦王正妃,贤良淑德,行合礼经,贵而不恃,谦而益光”时,终于有人忍不住出头了!

    大殿左下方首位的一名须发皆白、年逾不惑的老者霍然而起,挣开左右欲制止他的大臣,恶狠狠地盯着我,满目鄙夷,锋利如刀的目光恨不得将我凌迟:“妖妇!我秦家若毁于你手,我便是做鬼也不会放过你!”

    此时,秦无殇正强行掰开我的手欲将大印放进我手里,听得这平地一声怒吼,我的手一抖,几乎已被秦无殇塞进手里的大印“咚”地砸在了大理石地面上,发出清脆的声响,原本四四方方的大印就像圆球一般“咕隆隆”几声滚进了角落里,被一旁的太监诚惶诚恐地拾起。

    我莫名地松了一口气,发自内心地以感激的眼神看向那名老者。老者不妨我是这般反应,竟被我这真诚的眼神吓住了,愣愣地看着我,愤怒的表情还未来得及收回,看起来竟有些扭曲。

    “怎么,恭亲王莫非也被朕的皇后迷住了不成?”眼前紫影一晃,语音未落,秦无殇已一把掐住了恭亲王的脖子,凑近恭亲王的耳边咬牙低语,“朕的皇后如此绝色,恭亲王莫非起了邪念,竟不分场合地想要与朕分一杯羹么?”

    闻言,恭亲王气得脸色发青,又因喉咙被制呼吸不得,脸上呈现出一种青灰色,仿若将死之人。秦无殇虽是凑在恭亲王耳边低语,但是殿内过于安静,因此所有人都听到了他的那句话,全都变了脸色,也包括右下方首位的中年男子。

    “陛下请息怒!”中年男子见恭亲王脸上几无血色,心中愤懑难解,终于出言,我看见他起身的那一瞬间,许多人都松了一口气,看来似乎这人在秦无殇心目中地位很高,或者是功高至伟,毕竟坐在首位……

    秦无殇果然松开手放过了恭亲王,身边的人赶紧将瘫软在地的恭亲王扶起来。秦无殇冷冷地撇老王爷一眼不再理他,转身阴鸷地看向那器宇轩昂、一身正气的男子。

    男子不为所动,鄙视地扫过我,而后恭声道:“恭亲王是先皇最信任的兄弟,是大行皇帝陛下的顾命大臣,又是皇家最后的老亲王,我大秦素来以仁孝治国,还请陛下三思!”

    这下我搞清楚这恭亲王的身份了,原来他是秦无殇父辈剩下的最后一名皇家王爷,又曾是秦无峦的顾命大臣,于公于私他的身份都很是尊贵,难怪他刚才骂我用的是“我秦家”而不是像这名男子是用的“我大秦”。

    看来是个很爱国爱家的老王爷,因而对侄儿秦无殇的态度难免跋扈了些。只是我不知道他是不谙帝王权术还是因为笃定皇帝不敢动自己,所以忘记了君臣之别。记得南北朝时齐国有名的兰陵王高长恭,就是因为心直口快,犯了帝王忌讳才被皇帝高纬一杯毒酒赐死,“帝嫌其称家事,遂忌之,”就是这简单的“家事”二字,战功显赫的兰陵王便轻易被忌,然后赐死。

    秦无殇虽不是个合格的皇帝,甚至许多大臣心里根本就不认同他这个弑兄上位的新帝,但身在高位,自有其考量,何况秦无殇并不是个好相与之人。

    很快,我的猜测便应验了,但是,却没想到会是如此……如此……

    这边厢,我的思绪不停,那边的君臣之战已然拉开!

    秦无殇重新回到我身边,竟当着众多人的面将我拥在腿上坐下,饶是我再冷静自持,此时也已经臊红了脸,但我知道此时我是无法反抗他的,只好如坐针毡般地僵直了身子,静观其变。

    秦无殇在我透红的脸颊上轻啄一口,突然抬起头,目光狠厉地盯着那中年男子:“穆将军,你这是在教训朕么?”

    穆将军脸色一变,既痛且愤,但却压抑着,重重跪下,背脊挺直:“臣,万死不敢!”

    “不敢?哼,朕看你胆子可大得很!你以为给朕带上高帽朕就会怕了不成?朕想立谁为后便立谁为后,此乃朕之家事,何人敢多言!”秦无殇声音无甚波动,甚至没有抬眼看那穆将军一眼,只把玩着我腰间的佩环,可是我分明感到大殿里的空气又凝固了不少。

    一时无人多言。

    难道他们就这样……妥协了?

    弑兄为帝的秦无殇难道真有这么大的威慑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