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看到哪了,请查看

第三卷 祭轩辕 朝云暮雨润桑田 章七159 非常关系

    还没进庄,就听到呼喊轻斥声,乌向云揭开车帘朝外望去,很多人神色慌张在路道上匆匆跑动……

    海纵天一直陪她坐在车驾里,不时倒茶喂水,此时顺着望外瞟望一眼,暗忖,墨如言真是捣得花族大乱,这么多日还嫌没闹够嘛。

    离沉彩湖越近,喊声就越发清晰,乌向云认真一听,是墨如言和花蕾夫人在打斗,不由心一急,催着快点赶过去。

    墨如言正是打得兴起,怒目燃焰,拳掌飘影施招连连,毫不手软。花蕾夫人看起来有几分气喘吃力,云鬓松散,衣裙拖沓,不过毕竟老当益壮锋芒犹在,应招间尚无败相……

    “住手!”

    乌向云大喝一声,发现没了元真声音浑然无力,只好拉拉海纵天的衣袖,让他去劝开。

    “别拦着我,让我杀了这个老妖婆!”

    墨如言朝海纵天高声大呼,丝毫不打算收手,掌风动作倒缓慢了些许。

    花蕾夫人看他金眸闪耀,有几分神驰的激动,猜着肯定是什么重要的人来了。一眼瞥见旁边的女子,芙蓉小脸白如梨花,金丝粉带约束墨发,站在风口里袅袅自然,风姿艳逸,媚态天成。

    而且,海纵天和自己的孙儿都在她身后围护地紧,断定必是绚兮公主无疑。

    “小言,别打了,她是你外祖母!”

    看他们还在对恃,乌向云不由蹙眉,鼓起全身力气大喊着。

    啊?在场所有的人都愕然,两个人互看一眼,马上停下。

    花蕾夫人满脸惊诧,几步走过来,大声喝问,“你凭什么说这臭小子是我孙儿?”

    乌向云指着墨如言,淡淡地说:“你仔细看看他的长相,可肖似?”

    花蕾夫人一愣,光顾着跟他纠缠,哪里认真打量过他,不由举目细辨去,过一会儿颤声说:“你,你娘亲现在何处?”

    墨如言被问得一头雾水,朝她翻了个白眼,根本不理。只望着乌向云说:“你怎么瘦了那么多?”又转过头,朝海纵天大声责备,“怎么搞的,不是你在照顾她嘛?”

    蓉子坤一听几欲扶额,如果兮儿说的属实,他就多了一个狂放不羁的表弟……

    “言儿,云云说的是真话!”

    一个清朗的女音响起,大家侧目张望,人堆不知何时多了两个女子,一个白绢衣袍如无心素缟,玉质肌肤,脸如冰霜;

    另一个稍稍年长,袭着素淡的暗菱格缎裙,低垂鬓发只插一枝原木发簪,凤目樱唇小脸精致无比,淡淡地观望着所有人,脸色平和无瑕却尝矜绝代美色,倾城之姿。

    乌向云看到麻衣,再看看此女子亲切地叫自己,便已断定是谁人。几步走过去盈盈作礼,

    “禽族四女乌向云拜见恩人!”

    “苏儿!”花蕾夫人看到她,脸色一变,疾声大呼双手颤抖着说:“苏儿,你终于回来了。”

    “缦苏!”

    突然,人堆里又多了三个浑厚的男音,大呼着朝她们奔走过去。

    “爹爹!”

    有人看到突然出现的男人,不禁同时大叫爹,场面一时无比混乱……

    “金苑洲!你还有脸见她!”

    “墨棠,你怎么还没死!”

    两个风采出尘的男子一脸冷峻,狠狠地互视,手指着对方剑拔弩张,很有马上要大打出手的情形。

    “你们俩在这么多小辈面前象什么话!”

    花缦苏冷脸斥责,声音虽不大,但两个男子马上安静下来。

    小魔女威慑力依旧啊!

    乌向云眼波流转,看着他们,心下顿时明白很多。赶快拉了拉身边的墨如言说道,“还不快点去认你娘亲,她好不容易才肯来见你。”

    墨如言从来没看到自己爹爹,看一个女子如此深情款款,仿佛满腔爱恋无处散播,连空气中也可以感受到喷薄而发的热情。

    那个叫缦苏的绝色女子,眯眼看着自己,眼角眉梢都透着欢喜,忍不住走过去问到:“你,真是我娘亲?”

    “言儿,娘亲一直陪着你,看着你长大,只是没让你知道而已。”

    墨如言不由心中一阵欢喜,正要开口叫,看到一个熟悉的人影过来,赶快屈身打招呼,“宗主你也来了。”

    “是啊。你娘亲藏身在燕家寨,我也是偶然得知,可谓用心良苦。”乌博明看着墨如言,缓缓地说着,又转过头对揽住乌向云,温和地说:“丫头,听说你在江湖上大开杀戒,如今可有悔意?”

    “哪里哪里,乌宗主,她都是正当防卫!”蓉子坤在旁边看半天已是技痒,可惜没他的份,这下赶快接口,满脸诚实之极,“乌宗主在下蓉子坤,有礼了。”

    你这个马屁精!

    海纵天忍不住跟墨如言对视,努一下嘴角,笑得一脸嘲弄。

    只见他又朝所有人作了一个邀请的手势说,“诸位,既然到了花族,请让在下略尽地主之谊,请……”

    花蕾夫人站在旁边,看着一大堆人互打招呼说话,心里一阵欢喜一阵自恼。最近实在太繁乱,也没空让人打听清楚墨如言的出处,闹半天是跟自己孙儿大打出手,真是丢脸丢到家了。如今,心心念念的女儿还出来解围,这个台该怎么下才好。

    听到蓉子坤这么一招呼,只好赶快厚厚老脸,跟笑着说:“子坤说的是,大家去前殿坐下慢慢叙,真是难得聚一起。”

    一群人跟随着主人晃晃悠悠走进大殿,花族一向接待惯贵客,而且,刚办完史上最纷乱忙碌的迎香节,一干丫头训练有素,看到有人来马上迎座、沏茶,纹丝不乱。

    按着顺序入了座,大家看到海纵天才意识到一番忙乱,还没行君臣之礼。海纵天挺身端坐着受了礼,看着离开自己几丈远的乌向云,不免几分无奈。

    “如此,花蕾夫人也应该气顺了吧。”

    花蕾夫人脸一抽,不由嘀咕,殿下你是跟老身秋后算账吗,都这样了,还拿壶不开提哪壶,也只好假假地陪笑着,

    “哪里,都是一场误会……”

    乌博明却是有几分不卖帐,朗声说道:“花蕾夫人啊,你这就做得不地道了,小女何时惹恼你,要这么赶尽杀绝的,好歹她也是你的后辈。”

    花蕾夫人才松了一口气,又被咄咄逼问,一时神情尴尬。

    “其实,怪只怪这命数,云云不幸重蹈我当年的覆辙,碰到了墨家后世……”花缦苏朝她看了一眼,忍不住接口道,“博明在她年幼时就送去尘寰,本以为回来后,跟五殿下了成婚,就可万事皆休。谁料到娘亲会因为族里的事,去逼她,结果弄巧成拙。”

    乌向云看看她绝丽的容貌,又看看一脸无奈的墨棠,不由眼珠乱转,原来我去尘寰是这缘由。爹爹当年定是受嘱托养着墨如言,看来跟他娘亲关系非同一般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