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看到哪了,请查看

第三卷 祭轩辕 朝云暮雨润桑田 章七154 篝火寒光

    黑骑撤兵啦……!

    天宇的兵将赢得这么多月来的一次全胜,整个军营都兴奋鼓舞,欢乐地闹开了锅。

    海纵天带着兵将们回城,一张张年轻的脸上,除了沙尘、伤口和鲜血,还有激动的笑容和滚烫的泪水。

    “兮儿,兮儿……”

    他迫不及待地叫着,一头冲入营帐内,把她围腰抱住。

    “纵天,你回来啦!”

    她笑盈盈地揽着他,拿起毛巾帮他擦满脸的灰尘,又腾出一只手帮他解盔甲,象是一个等候已久的小妻子。

    “兮儿已经忍不住了吗?也不管为夫还有没有力气啊!”

    哼。她翻一白眼,娇嗔着。刚才还威风凛凛的,脚一落地就开始没个正经。

    海纵天幽黑的瞳仁泛笑到张狂,握起她的手,吻了一下温柔的说:“这一次胡军大伤,估计要过段时间才能恢复。谢谢你帮我鼓舞士气!”

    “谢什么,拿什么谢?!”她娇媚一笑,眼角满是戏谑,继而认真收笑,

    “其实我什么都没做,即便觉得有,那也是你自己的功劳。”

    “你是说,夫唱妇随!”海纵天颇为探究地皱着眉,假假地托起下巴,“嗯,此话不错,看来为夫今晚要更全面地开导你……”

    “三哥,三哥!”

    就听到门口响起熟悉的叫声,他只好放开她。这小子怎么突然没了章法,瞎喊什么呢,沉声说道:“进来。”

    海晖明大步走入,看到他行了一礼,转身对乌向云温和地说:“刚才手敲得疼不疼?晚上要吃什么?军营里伙食不太好,现在说了,可以早点让人去准备。”

    “咳!你不是来找我的吗!”

    海晖明不由挠了下头,面泛难色,支吾着,“很久没见绚兮了啊,人家难得来一趟,要好好招呼。”

    “晖明,我没那么娇气,别费心。”乌向云赶快打圆场,笑着对他说,“你在军营呆这么久,看上去成熟不少,过的还习惯吗?”

    “还好。你记得我以前跟提过的打游戏的事吗,我正琢磨着啊,如果造一台同样的出来,说不定会对赢敌很有帮助呢。”

    “什么游戏啊?”

    “就是那个红……”

    “咳,咳!”海纵天看他们俩比划地眉飞色舞,完全拿他当透明,忍不住打断,“六弟,你还不去清点一下伤亡人数,明日的练兵还是要继续,也得准备好。”

    “可我还想跟绚兮多……”

    “这是军令!”

    海晖明看到他脸色一沉,不由悻悻然,依依不舍地说:“绚兮,那明日我练完兵来找你讨论。”

    “还不快去?!”海纵天大声呼喝着,恨不得一脚把他踢出去。

    “纵天,你……”

    乌向云看着他的背影,咬咬下唇,几分无奈。想起在宫里的那段疯癫,暗自叹息,粉丝啊!只有跟他说话时才能勾起快乐的回忆,恍然象是上辈子的事情了呢。

    “兮儿,在想什么?”

    “我大概做过一些犯触逾规的事情吧?”

    “什么?”

    “破坏宇空大陆的规矩啊,比如说在尘寰用元真伤人,私带武器……只不过没人执法而已。”

    海纵天走过来把她搂进怀里,眯起眼,低哑着声,“你操心这些做什么,都是无奈之举,最多罚你去守三年皇陵。没关系,我会陪着你,正好过过田园生活……”

    她依偎着他结实的胸膛,片刻无语,若有若无的血腥味伴着男子的温热气息。已经习惯这种危险又缠绵的感觉,意识里的天高云淡,仿佛越来越远。她甚至在想,或许真的可以去守陵,远离一切,倒也是不错。

    “兮儿,我们出去吧。晚上营外会有庆功会,你也来参加。”

    两个人并肩绕过在林立的营帐,风呼呼地吹着帐帷,发出低低的拍动和尖啸声。因为打了胜仗的关系,每个人的脸上都洋溢着快乐的笑容,在明黄色的篝火的照耀下,显得格外质朴亲切。

    一路上不断有士兵朝海纵天行礼,抬眸时不忘多瞅乌向云几眼。

    这个神秘的打鼓人,长袖风舞,雷动震天。却长着一张秀丽魅惑的脸,妙目流转秋波顾盼,走起路来飘逸雅致,如行云流水般自在。

    最重要的是,她是从殿下的营帐里出来。两个人站在一起,宛若惊鸿比翼,让人赞叹是多么天造地设的一对。哎,只可惜她是个男人。

    每个呆望的人,脑子里不免闪过两个字:尤物。

    没一会儿,他们来到主中心场地,这里已是十分地热闹。

    篝火的一处置放着很多支铁架,一串串猪肉、牛肉正被烤地香飘四溢,滋滋地滴着肉汁;另一处是几张石桌,上头摆满一罐罐瓷釉酒坛。看着穿梭往来的士兵们,说笑嬉闹着,准备大肆庆祝一番。

    乌向云随海纵天刚在篝火前坐下,一个士兵提着两只酒罐走到他们跟前,

    “殿下,请用酒。”

    乌向云望了他一眼,侧头在海纵天耳根低语,“夫君,兮儿早已戒酒。”

    两个人富有默契地相视一笑,千般柔情化作无语。

    旁边观望他们的士兵们不由一紧,天哪!原来是真的。

    “殿下,准许我敬你。”

    樊伟大步到跟前,举着一个罐子跟他碰了碰,仰起头就咕咕地喝起来……兵营里的男人们都粗犷惯了,没一会又有几个大大咧咧的士兵来敬酒,围站在他们身边边吵嚷,边互敬着,都是喝到面红耳赤。

    “绚兮,要吃什么?我去拿。”

    不知何时海晖明溜到身旁,望着她笑到一脸温柔。火光打在他脸上,眸色如寒星透着几许热切的坚定。

    “不用了,很久不见,我们还是说说话吧。”

    “好!”他戎袍一撩,在她身侧席地而坐。“哎,你在这里呆几日?我做了一幅飞行棋,待明日我下营后,我们一起玩可好?”

    乌向云垂眸暗笑,才想夸你如今男子气十足,却仍是喜爱孩童游戏呢……

    想要张口说好,突然,感到有一股凌厉的杀气袭卷而来,刹那间,有把尖锐五环钢钩挽着森寒亮芒,如破月般当胸袭来。

    “小心!”

    海晖明一个翻身,把她扑倒在地后背大开,“嘶”钩影一顿他闷哼一声,被猛击重伤,热血四溅喷涌而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