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看到哪了,请查看

第三卷 祭轩辕 朝云暮雨润桑田 章七151 三千情长

    蓉子坤一回屋里,就把自己认真清理一番。

    额发下覆着金丝翠玉抹额,换上一件深蓝锦袍垂覆半边深榻,手捏着青花茶杯沉默不语。

    “子坤,究竟发生什么事?”

    “你迟早会知道。”他淡淡地说着,眸子避开去,望向窗外暗黑的夜色,“夫人可能已起了疑心,接下来你打算怎么做?”

    “其实,我是来找花冢的,应该已找到。”

    乌向云走到他一旁坐下,认真望着他,“对不起,不是故意要瞒你,是不想牵连你。”

    “为何又告诉我?”

    “今日的遭遇你如此维护,我深有负疚。明日一早便就出庄,余下的事情我会自行处理。”

    “兮儿,我可以认为。你是在乎我,对吗?”

    他的唇角泛起一丝微莞,小心握起她的手,眼中尽是温柔。

    她望着他,那双琥珀眸子,比初见时更透亮,棕色的眉峰不知何时,褪却闲洒妖娆,更多几分沉静冷峻。

    是什么让他风光霁月消停,只留一片轻雾如空瘦……

    “子坤。我不想伤害到你。”

    “我就知道怎么努力,都是不入你眼。”

    他仰了仰头,丰俊的脸上不免沮丧万分,但瞬间又心平气和下来,“你去床上睡吧,不早了。我睡榻上。”

    她什么都没说,翻身上了床。躲在被窝里轻叹,也许花族的妻妾成群,你见惯不惯,可是我不想随便承了这感情。你花的心思我岂会不知,我又拿什么给你,那份四分之一的爱吗?

    蓉子坤一直侧身躺着,听到她的呼吸声渐变成细微的节奏……

    哎,我怎会不知你来此目的,只是任由自己一而再三地纵容,想留住你想到心酸。这感觉明明很空却有点甜慰,象荒野里的一盏灯,孤独的温暖……

    天还没亮,他就起了身,天音教主一职空位多年,上任后教内的事务会铺天盖地般,除了长老和教徒们的分配,还有跟地魔教的恩怨也需要解决。

    叹了一口气,站在床前低头凝视熟睡的她,淡粉的脸颊透着清丽的娇美。忍不住凑上唇边轻轻一吻,狠狠心便出了门。

    兮儿,你终会接受我的!

    乌向云一觉睡醒,用完早膳也没见蓉子坤踪影,手脚麻利收拾好包袱,在窗口划下暗记就出了庄。

    近郊处买了一匹马,风驰电擎般策了个把时辰,来到丰镐集镇外的潼文宫驿馆。

    “这位大哥,五殿下可在?”

    看守是一个十八、九岁佩剑的年轻兵士,腰粗膀圆很是魁梧,看了她一眼说,

    “等着,我去问问。”

    没一会儿,有个穿着蓝黑窄袖宫服的男子走出来。

    “魏大哥!”她惊讶地低呼一声。

    男子先是一愣,朝四周看看,朗声说:“原来是医馆的云姑娘,是替你师傅送药来的吗?”

    “是,奴婢送丹药来,服用的剂量和方法,师傅嘱咐要当面详述患者听,以免耽搁了疗程。所以,有劳魏大人通报一下。”

    乌向云眼珠轻转,朗声应答,顺手从衣袖里掏出一樽小白瓷瓶,作样晃了下。

    “好。且跟我来。”

    皇族的驿馆内,还是一样的金桓楼宇,红玉雕栏,花影树参,近景凝碧,艳寰吐香……绕过几重回廊和花径,到了一处宽敞的茂竹林院。

    进了厅堂,魏重的眉头明显舒展很多,朝一旁的紫檀木深椅上引了引,说到:“公主怎么来了?殿下还打算晚些时候去找你呢。”

    “魏大哥,麻衣怎么样了?”

    “公主放心,她已经回师傅那里。如果早知地魔教跟三殿下有交情,那晚进山后,也不用再折腾。”

    乌向云也哎一声,天知道呢,自己也不是还出手杀了人。

    “梓暄可在?”

    “在,只是……”魏重刚说一半,就听到楼梯口传出男音。

    “兮儿,你怎么出来了?”

    海梓暄缓缓走过来,衣白胜雪,眼袋略泛青黑,疲惫之态不溢言表。

    “梓暄,怎么如此憔悴?”

    “没事。这两天多看了一些户部的折子……”

    “公主,殿下为封地的管治,和灾民的遣散之事,已经几日未合眼……”

    魏重忧心仲仲地看着他,铁打的身子骨也不能这么熬啊。

    “魏重,你先下去吧。”

    乌向云执起清亮壶耳倒出两杯,信手递过去,“梓暄,是宫里,还是埠遥?”

    “是,都是。吏部和户部的官员相互勾结,欺下瞒上,光是西边一地,捅出的缺漏比我了解的还要大。今晨边界又传报,缮奇两战皆受小伤,三哥与诸将议战事,已经多日未好好歇息过……”

    她听他话音寒沉之极,必定是有恼怒。不由呆了呆,可惜没手机,想安慰前线的大英雄几句也是不能。算了,暂且先照顾眼前这个吧,

    “梓暄,去歇一会好不好?”

    没等他开口,手已经伸过去轻轻拽着走上楼。

    多日紧绷的思弦,被她出现都断碎一地,海梓暄清润眼眸泛出一抹轻快,任她拉着,觉得自己此时象一个七八岁大的孩子。

    进了外房,她顿时愣住,偌大的花梨木书案和深榻,奏册、古籍书和绢缟满满摊开一大片。

    “梓暄,为什么不说?忙成这样还要留下来帮我?”

    “兮儿,那是我们需要共同面对的事情。于情于理都不能留你独自去。还有,那个人的事,三哥和我决定不再给他留退路,已直接上报给父帝。”

    嘴里边解释着,手上已拿起一本奏则坐在榻上看起来……

    乌向云很是无奈,走到靠墙处,在鎏金云鹤踏莲暖炉里重新燃上一簇香。默默到榻旁,脱去绣花鞋蜷了上去,一双玉手在他肩头按着穴位慢慢揉捏。

    房间里静悄悄的,淡香缭绕,美人在畔……海梓暄虽还有倦意,心里的郁结被她打消地七七八八,手里的册子也看得飞快。

    “那些银两,我按着你们禽族的名头送出去,也有了顺应的交代,不让人起疑。”

    “嗯。梓暄说的是。”

    “你在铜鹿峡里带的手下,已经让地方上的人重新收编了户籍,无论将来是出行,还是婚配,都有正常的出处。”

    “嗯。还是你想的周到。”

    海梓暄勾了勾嘴角,一把抓住她的手,拉到身侧笑说:“突然这么乖,真是不象你。”

    乌向云倚着他,半仰起头,翦翦眸色如一泓秋水,

    “大概一直在外头奔走,有点想家了。如今靠着你觉着踏实,懒得再多动心思。”

    海梓暄心底大叹气,平日都是一幅无所畏惧嬉闹的样子,难得你也会说这话。长臂一伸把她搂进宽阔的怀里,在额角爱惜地吻了下,

    “天教身与心相违,纵是我们贪恋三千情长,也偏生有太多羁绊。”

    似乎听出了弦外之音,她抬眸迎上去。他低哑着嗓子,说得几分沉重,

    “那个人晚上也宿驿馆。所以,等一会趁着没人,我得把你送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