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看到哪了,请查看

第三卷 祭轩辕 朝云暮雨润桑田 章七145 只要灿烂

    蓉子坤去了前殿,把她留在屋子里。

    掩上门,利落地从包袱里拿出一些用具,笔、手电筒、野战刀、指南针、热金属感应器……确实,她并非是来盗香的。

    是跟梓暄做了一个约定,寻出花冢门进入轩辕台,按照经卷和月鉴的祭祀描述,找到解咒的法门。在不伤一人一卒前,他们有足够的时间去试一试……

    蕊香阁。

    花厅堂里步步生香,雾气缭绕。

    层层秀逸的珠幔轻曳,重重的紫金纹罗帐低垂……

    青金瑞兽雕漆凤椅榻上,花蕾夫人单手托腮侧身假寐,一身花鸟流涧蒲桃文锦缎裙,广袖沿榻轻坠,清亮的盘恒髻缀着红玉梅瓣金簪,后首梳着一把月牙玉梳篦。

    “子坤见过外祖母大人。”

    “嗯。来了。”花蕾夫人缓缓睁开眼,丹凤锐眼晶芒流溢,抬首朝旁吩咐,“青末,给二公子上茶。”

    “大人,香节将至,不知有什么用得到孙儿的地方?”

    “这次请了南越皇族的黛华公主,还有虔化天宇的琉漪郡主,她们都是不错的人选。你要留心这个机会,好好招呼,讨得人家欢心。”

    “大人为何有此意?孙儿不明。”

    “坤儿,难道一定要外祖母教吗?这几年你太风流名声不佳,但论起长相心智和家世,都胜过各族大宗的子弟,否则江湖人也不会送你‘星影公子’的封号。迎香节年年举行,为什么可以让王侯贵胄趋之若鹜、花帖千金难求?如今,我要先便宜外头的人不成?”

    “大人美意,孙儿明白。但是我更希望自己经营蓉家……”

    “坤儿,以你之力纵然可行,不过,如果有了皇家或世家头衔,无疑是锦上添花的良益之事。何况你今年二十有一,娶妻纳妾也正是时候。”

    蓉子坤掀开茶盖呷一口,也不说话,朝屋里四周望一圈,自顾着说:“大人的厅堂与往年比起来暗了些许,怎么也不让人来换几挂新的窗纱。”

    花蕾夫人仿佛低哦一声,垂目望着墙根的松柏错金香炉,沉默下来。

    屋子里变得十分安静,几缕清风浣起轻纱,吹得香雾烟垄,堂上的过客恍然间,觉得自己仿佛是虚花幻镜里的一道摆设……

    “坤儿大了,不愿再让外祖母为你拿主意……”

    “大人,在东境我见到九叔了。”

    “他,怎么跟你说的?”花蕾夫人脸色泛白,慢慢坐起身,不由自主拢了一下鬓角。“他可有说过,要回来?”

    “大人,我上次提过事是认真的,只要你点头就成。”蓉子坤皱着眉头,低声说:“孙儿虽无意千秋功名,但也翼望不枉负一世风华。”

    “这事,你怎么还惦记着?!”

    “请你成全孙儿。”

    花蕾夫人望着蓉子坤,眼中泛起温热水色,几分艰难地说:“要掌管天音教,必先受‘定魂蛊’,蛊毒世上无药可解。做了教主虽然风光,但也就二十年的光景,如今你爹爹尸骨何在我都不知……

    坤儿,你为什么如此固执,难道我忍心让你二十年后无悲无喜,自绝尘世?!”

    “那又怎样!悲欢离合人生常态,欣喜忧愁只是一时。爹爹和娘亲再相亲相爱,终不是各奔黄泉路。如有这二十年我也心满意足。”

    “坤儿,难道你还在怪我?”

    “外祖母且考虑一下,孙儿暂先告退。”

    蓉子坤脸色几分不耐烦,霍一下站起来,大步朝外走去……

    乌向云这会儿正在悠哉悠哉地逛花园,四处繁花盛开,甜香气息阵阵扑面,春风拂落瓣瓣碎花落入池里湖里,无限美意遐想让人流连沉醉。

    也许是因为节日忙碌的缘故,大小路径间来去的侍女丫头特别多,都行色匆忙跟本没空朝旁多看一眼。

    她暗自庆幸,逛完一段就找个僻静之处,掏出袖中的纸笔偷偷画地形图。如此算下来,不出三日,可以把这个主庄内的各处都摸清楚。

    远远地好像听到有两、三个人走来,赶快转身面朝湖心,假装整理长裙上的结带……

    “静尔姐姐,你说奇怪不,又有人拜着帖子来,已经是第五遭。刚才,冰岚姐姐让人奉茶,自己捏着帖子足足愣了小半个时辰,这会儿应该找夫人去了……”

    “今个是谁家?”

    “富阳山庄的人。”

    “你是说地处八闽的富阳马家?那个靠卖炭火发家的乡绅?”

    “就是啊。听说他们去年巴结过宫里的几个妃嫔,还被人耻笑拿出来的金珠玉佩太土,如今,跑到我们族里来攀亲,真是八杆子打不到一块的破烂事。”

    “烟儿,快走,去前殿看看热闹去……”

    乌向云看着她们的背影,拉拉身上的衣带,嘴角一勾,嗯,蝴蝶效应出来了……再朝四周望望,几个院落都观察地差不多,便向东首走去。

    比起刚才的地方,这边的院落面积小很多,树木栽种的更葱郁茂盛,如果要望到里面,非得伸长脖子不可。

    晚上跟蓉子坤宿一间,又不能溜出来看,不免有点犯愁。

    “兮儿,你怎么在这里,让我好找。”

    她眼珠一转,赶紧悄悄把东西塞回袖子,转身淡然一笑,“公子,你回来了呀,刚才在屋里睡过一会,醒来觉得闷,就到附近走走。”

    “你可真会走,都走到武阁来了。”

    “嗯,什么?”

    蓉子坤带着她,慢悠悠地边走边说:“能住庄子里的,都是夫人的嫡系和庶系。按辈分和地位分为不同的阁,冰、水、漠、天都是武阁;梅、兰、竹、菊都是艺阁。其他的族人都住在庄子外头,未经传唤,不可以入庄。”

    乖乖,花蕾夫人竟然有八个老公!她暗自惊叹,不由嘀咕了句,“能应付得了嘛。”

    蓉子坤眯眼看着她,半晌,坏坏地笑着说:“我看行啊,以你的本事,十个八个不在话下。”

    可恶!她咬咬下唇,正想伸手弹他一个爆栗。

    突然,听到身后传来一个女音,“二门主,昨日娟叶姑娘传书来,拿住的女子叫高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