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看到哪了,请查看

第三卷 祭轩辕 朝云暮雨润桑田 章七 141 落地凤凰

    花绾兰不由扶额,今晚真是一步错,步步错。

    “云云,其实我……”

    “兮儿,怎么出来了?”

    几个男子都纷纷围过去,看着她青色长衫身形飘摇,十分担忧。乌向云朝他们淡然一笑,拿过海纵天手里的酒杯,一口喝下去。

    “纵天,喝太多对胃不好。”

    又侧过脸淡淡地说,“绾兰,回去歇息吧。”

    海纵天眸光闪动,叹了口气,朝士兵挥挥手。

    花绾兰轻嗯一声,看到海梓暄对她点一下头,赶紧退身走出去。蓉子坤跟上几步,低声吩咐着什么……

    “兮儿,你不防她?这个人可是九头身!”

    “其实,她也挺可怜的。”

    乌向云望着那个纤细的背影低喃一句,秘密发现太多,连同情心也没了。不管你的主子是谁,既然找到觉得可以落脚的地方,就好好呆下去吧。

    你还真健忘!几个男子都不由皱下鼻子。

    “云云,回房去,被不相干的人看到又会节外生枝。”墨如言几步走过来,用外袍把她兜个严实,揽在怀里就往屋子走去。

    墨如言,你拿我当粽子裹吗。

    她咕哝着,身体扭了几下,却被他搂得更紧。

    “别这样嘛。”

    “别动。回去让我检查一下……”

    “什么呀?”

    还没反应过来,墨如言已经一脚勾踢了房门,把她摁在墙上迫不及待地吻了下去……

    “哎,今夜月色无华,走回房歇息。”海梓暄望望天空,玩味地朝一旁的男人笑笑。

    却被捅了下腰,一个低沉的声音,“刚才在那屋里,你也是这么说话的?……”

    经过开头两天的混乱,蓉家的人慢慢从紧张进入半适应状态,每日看到好多张丰俊不凡的脸孔,在庄子里晃来晃去,觉得甚是养眼。

    但是,临湖的东厢房绝对不能去,要去送什么,院落五十步外就得止步。那里被殿下和妖孽公子的人,包围连一只苍蝇都飞不进去……

    一连几日,蓉子坤都尽心尽力帮乌向云调息,隔着薄薄单衣,按上她柔软的后背,都心神荡漾一番。不由哀叹,放过一次,就要错过一生?

    一转念,想到她承受的那些,自己无疑也是雪上加霜的那一个,不免有几份讪讪然……她行事利辣倒很有夫人的味道,难怪甚有渊源……

    “二哥,你每日在东暖阁里干吗,怎么脸都瘦了一圈!”

    蓉仪锦抓住蓉子坤回屋换衣服的机会,赶快跑进来搭话。

    让下人打听半天,什么消息都没回。看着海纵天和妖孽公子总在自家大门口进进出出,忙碌异常,却是半眼都不朝自己瞧,真是又恼怒又无奈。

    蓉子坤看她插一头艳红牡丹,穿着拖地绸缎梅花百水裙,双目含春水。不确定是看上了哪一个,不由勾下嘴角。

    “小妹,别费神了,没一个你能沾上边。”

    “为什么?”

    蓉仪锦一屁股坐在椅子上,二哥说的也太伤人。

    自打十五岁以后,每次参加各种大小宴庆,来套近乎献殷勤的公子贵戚不计其数。她一直心高气傲,要挑一个称心的,哪怕做侧妃甚至是妾,只要能逐心意都好。

    可偏偏看上的是海纵天,事情难度高,拢尽人脉和手段,换不来他认认真真看一眼。如今,日日住庄子里,也没一丝机会,实在太不甘心。

    蓉子坤也不答她,自各换好衣服准备出去,却被她一把拉住,不由叹了口气。

    “小妹,他们心里都有了人。你就别想了,改明儿,让夫人给你挑户好人家就嫁过去吧。”

    “有人?那也没关系嘛,我可……”

    蓉子坤一甩手就抬脚出去。她不由恨恨地,有人?到底是谁?

    你们个个是请不动的佛爷,那我就去找一个能搬动的人来,看你们怎么应付。

    气闷闷地走到后花园,看到不远处有个白衫人影,鼻子轻哼了一声。

    “花绾兰,你不去照顾我大哥,在这里瞎逛什么?”

    “噢,三小姐。”

    蓉仪锦本来心里不爽,看她淡淡地说,也不朝自己施礼,不由火起更大。指着她的鼻子就大嚷起来:“哪一个做妾,做得有你这么逍遥的,别以为是从夫人身边出来,就不可一世。有没有听过,落地的凤凰不如鸡!”

    花绾兰眼底寒光一闪,面不改色的说:“三小姐,如果没什么事,我先走了。”

    看着她的背影,蓉仪锦转了下眼珠,“慢着!”缓缓走过去说:“其实,如果你以后肯听我调配,或许在家里的日子会好过点……”

    “噢?三小姐,有何吩咐。”

    “怎么样才能把消息以最快时间传递夫人跟前?”

    花绾兰不由一怔,难道她发现东屋的秘密?慢慢转过身,抿一下嘴角,“其实,这个我也不好说,不过,若是有夫人感兴趣的消息,总归是最快的。”

    感兴趣?蓉仪锦朝她挥一下手,低下眸若有所思……

    乌向云也不知道那几个男人整天在忙些什么,除了蓉子坤按时报道,一般都是西洛陪着她。几日下来,感觉体内气息稍稍缓和一些,便更加积极打坐。

    回过神,见西洛默默坐在一旁,看着窗外不知道在想什么。

    “西洛,你跟着教主多久了?”

    “十几年了……”

    “教主一直都轻飘飘地跟个神仙一样?”

    “咳……四小姐怎么对这有兴趣?”

    “唉,不瞒你说,我怎么都觉得他有点闷骚。”

    西洛没能理解这话,饶有兴趣地看她一眼,少了点病怏怏,还跟第一次见那般活泼好动。

    乌向云其实一直在琢磨着恩人的事,哪里都去不了,只能让海纵天他们帮忙找到麻衣再问问清楚……

    “其实,教主也不容易……”西洛没来由地叹一句没再往下说。

    地魔教在江湖浮浮沉沉几十年,如果不是教主表面洒脱,实则心羁牵绊,早可以称霸江湖。希望这次是真的下决心,让众长老主议掌教内事务,扩张教门。

    门口传来侍卫的声音,“小姐,有人送来一封书信,可要看?”

    她抽开一看,不由咯咯直笑,当时闲来无聊使的计效果这么好:卖山寨版的花帖,居然赚了十万两银子……”

    美目垂敛,低声轻哼。

    花蕾夫人啊,我帮你挑的可都天宇境内一等一的大富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