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看到哪了,请查看

第三卷 祭轩辕 朝云暮雨润桑田 章七 135 不是夜叉

    地魔教的庄子建在山脚的深坳里,入口处十分幽闭,还修着颇为复杂的长地困人阵法……还好抓了一个人带路,省去不少麻烦。

    乌向云压着他沿途逼问出不少信息,一进到里面就割了他颈脉,扔进草丛深处。

    关押人的地方在北处的一个阁楼里,听那人的描述,推断十有八九是元官璇和高艺。脚尖点地施展轻功跃去,不时入草丛、趴房顶避开往来的人,很快一栋灰白小楼映入眼帘。

    门口有侍卫把守,她摸出数支尖细钢针飞射过去,两人来不及反应就歪倒。悄悄摸到二楼楼梯口,就听到元官璇的咳嗽声,那天她受一掌,又奔逃了一晚,这下恐怕伤势更重。

    “公主,公主真的是你!”高艺看到她忽然出现,满眼惊喜。

    乌向云掏出匕首,割开她的绳索,又去看元官璇,人蜷缩在地上喘气微弱……她不能一个人走江湖,麻衣也不知去了哪里……

    “高艺,下山后就把她送去祝融山庄。”

    “公主,那你呢?”

    “我还有事要办。快走!”

    来都来了,顺便去把恩人要的东西偷到手。

    不过,要找到地魔教的藏宝之处又可以全身而退,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她决定花点时间,探清虚实再行动。

    于是先找隐蔽的地方小歇,天色开始放亮潜进厨房,摇身一变成了端茶送水的小僮。

    “你还在这瞎磨蹭什么?主子们都等着喝茶呢?!”

    正摆弄着台子上的器皿,一个黑脸矮身的小僮冲进来,对着她大嚷。

    “哦,我,我在清洗茶具呢。”

    “快走。”小僮顺手提起茶壶,让她再端上一套朝外走去。

    绕过数个内廊,走进一个院落,庭前种着高大的阔叶树木,堆着几座假山石,灰白的大开间十分素雅。

    大厅里,摆的都是青黑漆的桦木桌椅,坐着满满一圈人。她低着头,假装懦懦地冲茶泡水,暗地不时左右瞟。正中心的席位空着,教主显然不在,又看到跟自己交过手的闵琛,更小心几分。

    “闵护法,听说你已跟小艳叉交过手?”坐在右排第二位的一个灰衣男子拿起茶杯,抿一口,缓缓问到。

    闵琛点一下头,说到:“那日,我并不知道她就是小艳叉,否则还真要多战几个回合。”

    “听说她在东境替墨家出头,竟然硬生生跟金少主对了一掌。”一个老态的男音冒出一句。

    乌向云手势不由缓了缓,这帮人在说谁呢,那行径听起来这么象自己。金少主?不会说的是金吉吧,有可能啊,金吉不也是地魔教的人嘛。

    闵琛又接着话说,“那女子甚是刚硬,听说上次森鬼门的二十个杀士,全部有去无回。我看江湖新出的女辈中,她当属一、二,想不到潼文宫能有这样的人物,禽族的乌老头,该会笑到合不拢嘴吧。”

    “说来也是奇怪,小艳叉怎么敢如此招摇,难道现在仙族都不按规矩行事了吗。”

    乌向云听他们讨论热烈,却是一头恶汗,小艳叉?还好不是母夜叉啊,哪个多事的人给起的破外号,在东境居然就一战成名。

    耐着性子,斟完最后一杯茶,提起热水壶正要离去,突然听到身后喝一声:“站住!”

    她顿时心跳如狂,敛神转过身,恬着笑脸。

    “哎,主子,您还有什么吩咐。”

    “去,冲一壶上好的银针,给教主送过去。”

    发话的正是灰衣男子,瞪着眼,朗声说着。

    她赶紧忙不迭起地点头,退身而出,发现已惊出一身汗。边走边思忖着,教主?人在哪呢,也没说清楚,真是。

    回到厨房,看到有个胖胖的黑衣男子,正在大砧板上剁肉。走过去冲他一笑说:“艾,小哥,做午膳呢。”

    那男子也没抬头,也没答话,继续剁。

    “小哥,你说教主这会儿在哪呢,还叫我去送茶,找了几个房间都没瞧见,待会闵当家的怕是又要责问我们来着。”

    男子一听,对着肉狠狠一刀,黑沉着脸大嚷,

    “你白痴啊,这个时辰教主怎么会在房里,当然是在青松亭观天啦。还不快去,自己蠢死还连累人,真是……”

    她吐下舌头,赶快装起茶叶泡上一壶,就端出去。

    亭子建在半山腰,从山脚上去要走一段长路,她边走边朝四处细细打量,不知不觉已快到。真不明白,为什么有此爱好,望天?不是应该大半夜里拿着望远镜看星星那种吗。

    想到马上能见到地魔教主,天神级的人物啊,心里不免一阵紧张一阵兴奋。

    抬头间,看到一个魁梧的墨绿色身影站在亭子旁,一头黑发鉴亮如镜,风吹起宽大的衣袍猎猎四扬,临着天边的卷卷白云,欣长身影一种显不尽的飘逸……

    气质好好噢!她看得三分恍神,竟忘记身在何处。

    “把茶搁石桌上吧。”

    “是。”

    赶快醒过神,轻轻地放下茶具,拿着托盘准备离开。

    “既然来到,就多坐一会。”

    “我……我……”

    她一阵小慌,都不知道该说什么。这人背后长眼睛的吗,不用看也能分辨我是细作?

    “象你这么大胆的年轻女子,实在不多啊。”突然,男子爽朗地笑起来,慢慢转过身。

    那是一张不经岁月流沉的脸,干净地不染一丝尘埃,可那对眸子,仿佛洞悉世间数度恩怨,银光流溢出的炯亮瑰色,让人明知深陷也不舍得移开。

    乌向云突然在心里笑了笑,难怪他说自己大胆,何止啊,她根本就是胆大包天。以他这样的功力和阅历,足足赛过她几次的轮回。

    沉静了心思,反而坦然起来,低低地说:“让教主见笑,小女子其实无意冒犯。”

    “噢?!那说说你来干吗?”

    男子悠然一笑,踱步过来,在石凳上坐下,捻起茶杯开始喝起来。

    “我,其实我是受人所托,来拿东西。”

    “她为什么不来?”

    “她,她……噢,听说她中了毒。”

    “这毒,二十年都还不曾好吗?!”

    “这……”

    乌向云不自觉挠下脑袋,怎么被他一说,觉得事情有点奇怪。二十年?是啊,什么毒可以中二十年还没死的。

    哑谜啊!

    我可猜不出来。

    她叹了口气,说到:“女人的心思本来就很难懂,我看,不如你们俩找个机会好好谈谈吧。”

    男子不由一愣,还从来没人这么跟他说话的,若有所思地道:“二十年了。”

    “天天杵在这里问老天吗?为何不主动去追。”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