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看到哪了,请查看

第三卷 祭轩辕 朝云暮雨润桑田 章七 133 一池温泉

    “噢?!”

    乌向云不由低吟,难怪麻衣第一次见她,就能立马道出真身来。

    如此说来,余婆婆口中的小姐必定也就是她师傅,帮自己疗毒、藏身还大方地赠仙族的秘籍,这个人对自己十分厚爱,可以说是有恩。

    黑山,本来就是目的地之一,只不过提前几日去而已。

    “好。我去讨。”

    “那我们一起先入金川,路上我跟你详细说下宝物的样子,还有怎么入黑山的教地。”

    麻衣见她毫不犹豫地答应,不由一喜。胸口的伤,阵阵地抽痛,只用元真强压着。暗忖,师傅别怪我擅自作主,你隐忍那么多年究竟是为什么?

    魏重知道了个大概,让小介租台马车给两个受伤的女子坐,又担心被人跟踪,走过两个岔路口故意做几次回转,行路速度变慢很多。天色泛黑后,才刚到近郊。

    好在金川郡是一个重镇,虽然还没入城,一路客栈也颇多。他们找到一个人少干净的小店,打算晚上就此落脚。

    乌向云一路上听完麻衣的细述。用过膳,就进了房间开始打坐调息,刚睁开眼睛,见到柳儿在帮她关窗。

    “公主等下可要沐浴?我去备水。”

    朝房内环视一遍,哎,这种条件有点薄凉,不沐也罢。

    “公主,刚才听麻衣姑娘说,离这不远的后山脚林子里有一个温池,少有人知道甚是干净,要不要去试试?”

    噢?听起来蛮新奇。赶五六个时辰的路,还跟地魔土人打了一架。闻闻身上的味道,她不由动心,收拾了一套替换的衣服朝外溜去。

    林子确实不远,没跑进去多久就听到潺潺的流水声,打开取火器燃一支火把,再挺进一段路就看到满池清幽活泉。

    四周是静谧的树木,只有数只虫鸣,水光倒映着星月皎亮,在池边树叶上惬意地躺一会,便慢慢脱去衣服……

    润黄的火把插在岩石上,淡淡地勾勒出一段柔美纤长,洁白的酮体泛出玉润光泽,如雪莲般清美。她伸脚探探水,温温的,隐约有一股松香。整个人滑进去,凤目一遐,说不出的舒适快意,细长的手指掬水玩乐。

    在池水里泡游一会,觉得十分尽兴,正打算上岸穿衣。突然,听到悠然的吹箫声,慢慢地由远飘近。

    她不由一惊,听声音不出十米之外,刚刚伸手触及衣角,一个熟悉的男音道:“月色照美人,池水沐玉脂,兮儿真是好雅兴。”

    就看见一个银蓝袍黑靴的男子,手里执着碧玉箫,缓缓从树林里走出来。

    “蓉子坤!”

    简直叫得咬牙切齿,这厮怎么也来这里。

    蓉子坤倚着池边一棵翠竹,眯笑地望着她,缓缓说道:“真是好醉人啊,我正好在附近散步,觉得此间风景甚美,想不到更有无边艳色。咳……看来风流二字,实乃天意所归。”

    乌向云看他目不转睛地看着自己胸部,站在池边一派信口雌黄,赶快把身体往下沉了沉,焦急地说:“你还不快点走开。”

    “兮儿,多日不见,难道你就不想念我吗?怎么说我们也曾有一夕之缘……”

    见他继续胡言乱语,又来得如此凑巧,乌向云冷然说:“你要干吗?直接说吧。”

    蓉子坤本就是等她等地不耐烦,候准这机会来,偏又淡淡的说:“把‘天滟鉴’给我,再陪我三日,便帮你解经脉之累。”

    “什么意思?”

    “兮儿,你不觉得运息时,胸口会刺痛吗?”

    “你居然对我下毒?你好卑鄙!”乌向云大怒,本来想过找他,看来人家早做预谋。

    蓉子坤牵一下嘴角,轻摇着头,“误会误会!我怎么舍得对你下毒手,只因为赤麟丹乃上古神兽的内焰体胆,只溶润于纯阳体制。女子服食后,若常时运息会使明络脉逆行,初期是胸闷滞阻,晚则魔气破元攻入心腑。”

    “那便如何?”

    “你就成了一个嗜血杀神!”

    那不是比吸血鬼更可怕?乌向云不由一个激灵,问道:“那怎么办?可化解?”

    “需我蓉家的‘涅癸心诀’以体息催调,可保你无恙。”

    “你当时为何不说?”

    “我本要说,可仓促地奔到山脚,你马上就被那些侍卫接走。第二日去驿馆拜会,又说已经离开,所以一直没机会啊……”

    乌向云看他一脸懊恼,不知哪句真哪句假,听他提出的要求显然是盘算过,心已经凉掉几分。

    “我若不答应呢。”

    “兮儿,我可是为你好,延误调息时间,便无力回天。何况那本书册,也是听闻好奇想顺手翻翻,还是会给回你的。”

    “哦?你怎么知道书册在我这里?”

    “实不相瞒,今日你在小镇与地魔教的人动手,我就在不远处,本想上来帮忙。后来看你使出‘闪空斩’,逼退敌手,便也知道你修习的来历。”

    乌向云一直泡在温水里跟他说话,觉得身体越来越酥软,鼻尖出了些小细汗。几分无力之下,不能再细辩,便说,“那你先走吧,我回头去找你。”

    蓉子坤眸光一闪,哦了一声便转身消失在树林里。

    她在水里又静静呆一会,听到脚步声远去,一跃身上池岸刚刚穿完衣服,只觉得一阵头晕目眩身体沉重,歪歪地倒在树叶上。

    片刻,挲挲脚步声轻起,有个人影从林子里晃出来,正是去而复返的蓉子坤。望着倒在地上的乌向云,秋香色的单衣裹着浮凸美态,一眼清光中,掩不住泛起喜色。

    缓缓俯下身,在她粉腮边重重一吻,喃喃自语,“明知道有人要杀你,偏偏还这么倔,跟着我难道不好吗。”

    突然,觉得后背一麻,无法动弹,不可置信睁大眼睛看着身下的人,说道:“你,你居然诈我?”

    “只许你诈?来而不往非礼也!”

    乌向云睁开眼睛,冷然一笑,刚才出池觉得全身瘫绵,神智清晰,便肯定事有蹊跷。

    蓉子坤趴在她柔软的胸口,很享受般,眯出一眼琉璃光泽。

    “兮儿,我们就这么躺一晚也甚好......”

    乌向云正想骂他两句,仿佛听到远处传来一阵响动,不由大惊,“有人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