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看到哪了,请查看

第三卷 祭轩辕 朝云暮雨润桑田 章六128 过人特长

    若耶山庄的偏厅,膳堂布置得几分山居人家的特色,泛着褐色的原生木制大圆台和深背高椅,四处围摆着数架青白色的竹节高矮橱柜,还挂着几棕白色、褐色的兽皮。

    乌向云换好衣裳走进去时,厅里已经站着好几个人。

    “公主,容老夫介绍一下,”若向跋走过来,张着手示意。“这位是向律,老夫的胞弟。”

    男子身高马大,跟若向跋年纪相仿,低眉顺眼地一抱拳,朗声说:“四小姐好啊。乌宗主可好?”

    若向律在几次宗族聚会上跟乌博明都相谈甚欢,一直十分欣赏他稳健的处事作风,不自觉地对他女儿生出几分亲近。

    “咳,家父挺好,就是忙了些。”几个月都没见,估计看到她会吹胡子瞪眼吧,不由答得有点拘卒。

    “这位是犬子佑祺。”若向跋指了指身边,一个浅棕色锦袍男子继续介绍。

    “在下若佑祺见过公主。”

    男子二十二、三岁的年纪,站在那里如标杆般笔挺,眉骨高眼窝较深,鼻梁高挺,皮肤有点小麦色,散发着琉璃般的光芒,看起来气宇轩昂男子味十足。

    这就是跟我哥齐名的四大公子之一?那张脸看上去很三d的说。

    她抿一下嘴角,不动声色地过礼。

    跟大家坐定交谈一会明白过来,因为气候和风沙的关系,他们祖辈实则是几十年前从北地迁移过来的贵族,在潼文天宇经营着很多北方工艺的首饰店和卤料店。

    一顿晚宴进行地温馨自在,主人家爽朗好客,殷勤周到,魏重老道的招呼和聊谈……乌向云注意到这个庄子的女侍不多,端菜斟茶多是些面容俊俏的少龄男子,看来每个宗族都有些不易探知的秘密。

    “公主这次西去可是为参加花族的迎香节?”

    “不全然是,可能顺道会去看一看。”

    明明已经把花帖卖掉,看来自己的糨糊功力愈发好了,不由偷笑。

    “哦,四小姐可知道,这次花族下足本钱,从北边买了好几个深谙歌舞的青壮男子准备在节日上取悦各位王侯妇人呢。”若向律热情地向她推荐着,好像意喻千万别错过。

    让他们跳钢管还是艳舞?她呵呵笑两声不太想回答,仿佛感到若佑祺的目光,似有似无地瞟过来,不知怎地脱口而出,“可惜我对这些不太感兴趣。”

    “听说公主小时候是在其他君国长大的,是吗?”

    他忍不住开口,这个漂亮的女子跟传说中的不太一样,娇媚之中流溢着清澈,谈吐间很有几分男子的挥洒自如,跟北地皇族的几个姐妹倒有小似。

    “是,在另外一个世界。”

    “噢?有机会真想请教一下。”若佑祺十分好奇地望着她又说。

    她微笑点一下头,没有接话……魏重马上又跟大家扯聊起江湖事……

    夜风吹在脸上很清爽,她赤着脚,坐在崖台上看着星空。夜色浸润着芙蓉小脸,泛起晶莹的玉白色,不由自主她闭上眼睛,聆听夜虫的呢喃……

    “我有打扰你吗?”

    若佑祺?默默地站在月色里,注视着她,散发一种凛然不彰的魅力。想起他的名号和家世,有几分好奇,“没事。我只是在休息。”

    他慢慢走过来,在旁边的岩石坐下,看着远处星眸闪动,没再说话。

    夜色越来越浓醉,只听到彼此低低的呼吸声……

    “你想知道什么?”

    她淡淡地问,按照对潼文天宇男人的了解,自己肯定憋不过他们,不如主动开口。

    “很多,比如生活习性、音律舞蹈还有男女之情……”若佑祺在心底笑了笑,公主也是个可爱的女子呢。“以前我认识一个朋友,她跟我说去过另一个世界。我们才呆了两个晚上,都没聊够她就走了,再也没回来过。”

    那个带给他无数惊讶地女子,象迷一样的女子,妖精般灼人,留下一夜疯狂的欢愉却带走他的第一次和心。

    她缓缓的说着,回答他不时提出的问题。摊开所有的回忆轻松而愉快,就像照着镜子看自己。在尘寰那样日子才真象在做公主,没有纷争没有阴谋,平静的心,挑战事业的勇气……可惜,太美好的东西总是留不住……

    “哦,我去睡了,你也早点歇息。”

    “谢谢你,公主。晚安。”

    十分西式的道别?她不由一愣。

    “她教我的。”低地几乎听不到的声音。

    “晚安。”

    她热情地回应一声,不由想起海晖明,如果有他在,一定会谈到让大家捧腹吧。听说他也去西境伐敌,想想那一副嬉皮不恭的样子,真不知道是抽了哪根筋。

    本来他们打算在若耶山庄只住一宿,但若向跋一直劝说机会难得,盛情邀请他们在多留两晚。魏重看到乌向云不拒绝又不忙赶路的态度,就答应下来,一大早跟着主人家两兄弟进山打猎去了。

    清晨打坐时,又碰到同样的刺痛,她几乎确定是赤鳞丹的问题,好在暂时对元真没什么影响……

    “公主,若少主求见。”

    “让他进来。”

    “公主,可有兴趣去看我养的年兽?”

    “是什么动物?”

    若佑祺看着那双清澈的眸子,便直率地答道:“实际上,是从魔狼谷里擒来的灵兽。”

    “哦?”听闻已久啊,她朝他盈然一笑,“好。去看看。”

    一边走,他一边介绍着灵兽的来历,能让世人要花费力气捕捉,都是上古神兽的后代,历代已久退化去原始的凶残,但比起一般的野兽要强大很多倍。

    “你说,一般人捉它们来干嘛?”

    “我是捉来玩,机缘巧合。那时候它还是头幼兽却受了伤,所以被我带回来一直养着。但是听说这两年很多人进山去捕,是为养在族里,当成一种地位的炫耀。”

    也许还有其它原因吧,她暗自猜测,不然官之明那么热衷干吗,难道他们霄族的地位还低吗?

    “除了凶猛,是不是灵兽有什么过人的特长?”

    若佑祺朝四周看一下,凑到她的耳边小声说,“霄族捕来跟其他猛兽交配,繁殖能力特别强,生出的小兽培养成兽队,勇猛凶悍绝对服从命令,比一般的侍卫要强上三分。更有甚者,听说还拿来跟人交配……”

    种兽+人兽?她不由挠下脑袋,官之明你真是一个大变态啊……

    “公主,其实你不想想,为什么潼文宫要纳你入皇族,还要婚配与他们?”若佑祺看着她缓缓地说着,深邃的眼眸泛起幽蓝,如深夜的大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