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看到哪了,请查看

第三卷 祭轩辕 朝云暮雨润桑田 章六118 我的女人

    蓉子坤顿时眼睛一亮,脸上却挂着几分腼腆,挠着头喃喃说:“这个……是你得到的,怎么好意思呢……!”

    果然可以救。乌向云心头大喜,塞去一颗说,“怎么突然婆妈起来。”

    其实她奇怪的是,灰影人到现在一直没任何反应,难道这里被她搞得乱七八糟,又抢了丹,就丝毫不介意?

    不由转过头,朝他嚷道,“吊在那里累不累,不如下来歇一会。”

    灰影还是没动,她抬手朝他扔了一块石头,没打中,又连扔了好几块……干脆抓一把扔上去。

    “停手!”

    乌向云咯咯直笑,朗声说,“你才知道说话哪。”

    灰影人落到地面叹了口气,好像有点迷茫般,“怎么现在的小娃娃胆子都这么大。”

    “大什么,我以为你会杀我。”

    这个人如果有心要杀她,肯定不用出第三招!

    “那你还敢来救他?”

    “一起来的,当然要一起走。”

    她看一眼在旁坐地调息的蓉子坤,脸色已经泛起红润,气息也顺畅。

    灰影人小声哦了下,缓缓走近几步,在她身上认真打量起来。

    这个人脸上戴着极普通的面目,全身冷得象一块冰,而且呼吸如有若无,真的仿佛是一个幽魂。

    “他是你什么人?”

    这么三八?她不由一愣,有点意外的提问。

    “她是我女人。”

    蓉子坤显然已经恢复过来,两眼炯炯神泛着银光,起身在灰影人面前一跪,磕了个响头,说道:“蓉家不肖十一世孙,蓉子坤拜见师尊。”

    乌向云顿时张大嘴巴一个字也说不出来,真是人生何处不相逢。

    翻了一个白眼过去,恨恨地说,“知道你家祖宗在,还装死?害得我又叫又跑很好玩嘛?!”

    “刚才吞丹解毒之时,得到师尊的密语相助才确定啊。”蓉子坤委屈地看她一眼,满脸宝贝别生气的样子。

    “胡闹!”灰影人突然又开口,“作为蓉家世子,怎可以对妻妾如此忍让,威仪何在?夫纲何在?”

    乌向云一头黑线,敢情是碰到一个久不经世的八股老学究,一张嘴就说:“谁是他妻妾?你老搞清楚再嚷,什么嘛真是。”

    “哦?!”灰影人踱到她身前,语声冰冷刺骨,“既然你跟我蓉家无关,这里的秘密已被你探得,自然是不能留你的命。”说完举起右手,欲朝她当头劈去。

    “不要啊,师尊,不要!”蓉子坤一下飞扑过来,抱住乌向云大嚷,“她真是我女人,孙儿这就证明给你看。”

    还没等她回过神,人已被他双臂紧紧地缠住,两片柔软的唇紧接着印上来,带着狂热炙烈,软舌灵巧地破入她的樱口中。

    她被吻地密实,睁大眼睛跟蓉子坤对正。臭小子又吃我豆腐!却看到他猛施媚眼,意喻让她配合一下。

    唉,死都不想死在这种灰不拉叽的山洞里。只好卖色求生,闭上眼睛,“唔,唔……”装成很享受的样子。

    “咳,咳……”灰衣人老脸一红,挥了下手说,“行了行了。”

    蓉子坤脸色泛喜,依依不舍地放开她,抬头问到:“师尊,怎么这几来年都没回族里,让叔父和姥姥他们都好生牵挂。”

    灰影人默默地看着不远处的几块牌碑,黯然说,“旧伤复发过很多次,也不知道还能再帮族里什么,花蕾,她,她们把一切都安排得很不错……”

    “师尊,你跟…….咳,都那么多年了,就不能化解吗?

    “哼!”灰影人一拂袖,不屑地转过身,半晌缓缓地问:“是不是她让你来的?”

    “哪里哪里!是孙儿自个要来的,打从懂事开始,从来没见过你,但是你的大名一直是如雷贯耳,让孙儿仰慕的紧啊……”

    乌向云在一旁望着他们,看到蓉子坤说地眉飞色舞,十分纳闷。怎么西边的人跑到东边来守墓,江湖事还真是让人迷糊。

    这一路走来,以为是找出口,才知道他是有意寻亲。到底多少是真多少是假,自己真是懵懂的厉害,以后绝不能相信长鹰勾鼻的俊脸男人,看他耍贫嘴多老道,估计老八股被他蒙地方向也找不着。

    想了一会,旁边的两人大概达成了什么协定。蓉子坤拉她站起来,搂着小细腰,温柔地说:“师尊说让我们先回族里,等他收拾好这里再来。”

    乌向云哦了一声,朝灰影人递过丹丸说:“喏,还你。”

    “你拿着吧。当是见面礼。”

    应该是很稀罕的东西吧,刚才蓉子坤看到这个比看到女体还兴奋呢。

    见他这么大方,不禁心有歉意,看看烧成一片焦灰,满地狼藉的草地说,“那个,我也是无意的。”

    “赫赫……不妨事。师祖早有预言,此阵有日会被后人一举击破,我时不时来此徘徊,只是想亲眼见证一下。”灰影人淡淡地说着,“没想到却是一个女娃娃,以你的心智和修为,做我们蓉家孙媳是一件大快人心事啊。”

    乌向云无力地看一眼在旁边偷笑甚欢的蓉二,心里气得龇牙咧嘴,等有机会再教训你这个满嘴胡言的家伙。

    在灰影人的指点下,两个人很容易就转出山洞,面对一树树的苍翠绿意,她深深地吸了一口清新的空气。

    蓉子坤也眯眼抬头看看天空,阳光照在他俊玉般的脸上,狭长的瞳仁中燃着光灿。“兮儿。跟去我西境玩一阵吧?”

    “不去。”

    她摇一下头,其实是想说,不跟你去。这个男人太难测,什么时候兴头上来,再拿药迷倒她也不一定。

    有几分淡淡的失望,他悻悻地噢一声。想起在河边扑倒她时,明显感到心里被什么抓了一下,痒痒的。可惜那一刹太短暂,很想好好再确认。

    两个人各怀心思,在小道上悠悠地走着,不时指点着山里的风光,一幅和谐融洽的样子……

    突然,听到狂然嘶吼如千浪啸起拍岸,地动山摇间他们身形猛然一晃。

    蓉子坤脸色大变,朝四处张望一圈,压声说:“我们快走。”拉着她运气快跃朝山下直奔。

    她满脸疑惑间,见山道人声鼎沸,从一旁涌出各式服装的男人,拿着五花八门的兵器,跟打了鸡血一样朝山旁冲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