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看到哪了,请查看

第三卷 祭轩辕 朝云暮雨润桑田 章六 112 角色错位

    红霞悠云,苍翠染绿……乌向云发现自己竟然一身白纱,赤着脚站在群山之巅。举目望去,天地一片浩渺,茫茫然惟有只身怜影。

    突然,满天黑云,狂风作乱,顷刻间迷凄蒙了双眼。她拼命地朝山下奔跑,尖锐地山石割伤了脚底,鲜血淋淋沿洒一路,剧痛传遍全身,扑通她倒了下去……

    心猛然一抽,觉得浑身僵硬。慢慢睁开眼睛,发现躺在一大块白玉石上。

    扶着脑袋,一骨碌爬起身,朝四周打量。

    是一个洞穴般的地方,灰色的石岩四壁萧然,外头射进来苍白的弱光。室内只有身下的这块大石头,和一把半身高的木头长椅,分明是一个山顶洞人才住的地方,不由有几分恍然。

    “你醒了。”一个满头银发的女子走进来,看到她淡淡一笑。

    乌向云根本没法辨别出她的年纪,冰肌玉骨,清雅自如,仿佛是十八、九岁的脸,却有一双洞穿世界的眼睛。

    “你是?”

    “我是西洛,这里是魔狼谷。”

    啊?她吓了一跳,怎么会到这里来了?满心疑惑地望着西洛,见她也是抿着嘴,打量着自己。

    不由温和的说:“西姑娘你好。请问,能让我回荻叶城里去吗?”

    “噢?”西洛嫣然一笑,“金吉说你受了伤,让我帮忙过来看看怎么医治,其实已经没大碍。你还是等他回来再说吧。”

    “噢,谢谢姑娘。”她赶快认真施了个礼。

    看来金吉很顾忌她的生死啊,由她横插一杠搅了局,还特地寻人来诊疗……?

    等西洛走后,站起来在洞里走了一圈,都是些石岩没有任何特别之处。再到洞口一看,原来石洞筑一个山脚,朝外远眺是无际的青草,和高低不平的灰色山峦,没有带指南针,一个人顺利地走出去怕是有点困难。

    只好又回到石床上坐着,思忖着:小言应该伤的不重吧,虽然被刺一刀,看上去还是那么能打的样子。只是,那个嗲声,一想起来就全身难受。哎,我始终是一个女人,要说不在乎,根本是假的。

    百无聊赖间,干脆盘腿打坐运息……

    不知道过了多久,只听到“哧哧”的响声隐约传来,赶快到洞口张望,远远的好像有一个人影飞快地奔来……

    “绚兮,哈哈,果然是绚兮。”

    她疑惑地看着一脸乖张的蓉子坤,收起馋色相,这家伙有点幼稚地让人啼笑皆非。象是刚钻完兔洞,头发上沾着几条稻草,额角有一抹黑尘,玄色衣袍也勾破好几处。

    “你,怎么找来的?”

    “我还想问你呢?这是哪里啊?”

    乌向云一下会意过来,不由咯咯直笑,原来他也什么都不知道,是一直迷路误打误撞的。

    听完她的叙说,蓉二尚算白净的脸顿时灰下来,乌向云瞟了他一眼,嘟哝着:“愁什么,你不是冲出来找我的吗?现在又这么沮丧。”

    蓉二瞪回她一眼,喃喃说:“女子,麻烦也。”

    他们俩一起靠着山石端坐着,看着远山、飞鸟和绿树。过一会儿,蓉二忍不住说:“绚兮,不如我们走吧,一直朝东走,应该就走出草地。”伸手朝自己跑来的方向指了指,带着几分自信。

    看着太阳开始有点西斜,反正觉得身上没什么大碍,倒不如先出去再说……

    一个时辰之后,蓉二捂着脸跟乌向云一起在洞穴前站着,天边金红色的霞光,打出一对身影无奈的叹息。

    “蓉子坤,你是不是男人啊,一点野外生存能力都没有?”

    她嚷嚷着,看到他连脖子都红了,不忍再责备下去。蓉二这样的男人,算是一个十足的都市人吧,花天酒地、斗宗斗法肯定不弱,一跑到荒郊野外就完全没辙。

    看来今夜要在这里蜷一宿了,她走回洞穴里,看看有没有可以什么合适的石材可以取火,否则再晚一点,就陷入一片乌漆麻黑中。

    整一个晚上,蓉二兴奋地在她身边直转悠,“绚兮,你怎么还懂以石取火、怎么懂分辨野菜和杂草、怎么还懂挖地薯……”他边啃着薯皮,边唠叨着,一双略狭长的虎眼中满是意外和崇拜。

    乌向云看着洞口建得十分妥贴的篝火,坐在他身边悠悠说,“这算什么,女子还可以做女官,上战场甚至自己生孩子。”

    哼,蓉二公子,让本小姐给你上上女政吧。

    蓉二愣了愣,停下手里的吃食说:“那,还要男子来做什么?”

    “陪着听听歌,吃吃东西,聊聊天啊……”

    “啊,如此?”他挠一下头,怎么有种角色错位的感觉。

    侧过头,看到乌向云倚着岩石,凝望着跳跃的篝火,一张芙蓉小脸在光影中,如晶莹的粉玉,几缕青丝散落粉腮边,透着妩媚婉转的风情。

    不觉有点看痴了,风流了这么多年,花树蝶影穿梭无数,何曾见过这种不经意的自然,仿佛让人有种魂牵的蒙绕。而且,似乎更有些什么不同之处,是一般女子没有的……

    “绚兮,你可倾慕五皇子?”

    乌向云不由一呆神,从来都是心有所属的,没考虑过这种问题。但是,如果只能把小言沉入心底,那么,自己会有朝一日爱上他吗?

    默默地摇了摇头,“哎,我不知道。”

    “那么,你可不可以倾心于我?”

    “不可以。”

    蓉二哭丧着脸说,“回答得这么快?!”

    对你还需要考虑嘛。

    她同情地望着他,小声说:“蓉子坤,你年纪也不小,怎么如此荒诞?!”

    “要不,你考虑一下?我决定以后管好族里的事务,也不去花舫和青楼。”

    乌向云听得一阵挠心,皱了下鼻子。

    半晌,看着跳动的火苗,心绪象粘在空气里,有着微微的暖意……

    “蓉子坤你知道什么叫爱吗?就是心里只住着一个人,无论什么时候都为他想,可以为他生,为他死,为他放弃自己!”

    叹息一声,站起来,得去安置等下怎么睡觉。

    突然,听到远处传来野兽狂乱的嘶吼,密集的奔踏仿佛越来越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