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看到哪了,请查看

第三卷 祭轩辕 朝云暮雨润桑田 章六 111 西行路 - 混境

    刑房内,粗大的木桩上五花大绑着一个人,上身赤裸满是鲜血淋淋的鞭痕和伤口。他垂着头,一把黑色长发无力地飘洒在胸口。

    各种刑具零乱地分散四处,几杆形状各异的铁器正热腾腾地烧得炙烫,房内透着让人窒息的压迫感。

    微弱的光线从木板墙中透射进来,打在海纵天的脸上,忽明忽暗,一双寒眸阴翳森然。

    “说,你主子是谁?”低沉的嗓音,听起来却是冰冷刺骨。

    那人继续垂挂着,象什么都没听到一样,动也不动。

    海纵天朝旁边的一个兵士使了个眼色。

    “嘶……”一杆烧地金红的尖器朝他腿上狠狠刺去,那人全身颤抖着,只低低地闷狠一声,屋子满是皮肉烧焦的气味。

    看来这把骨头是硬的很!他的嘴角掠过一丝冷笑,军营里对付细作的方法有上百种,我看你能挺到什么时候。缓缓从木凳上站起来,挥了下手说:“继续烤,傍晚前来回我话。不过,可别把他给弄死了。”

    旁边站着的两个士兵嘴里不停地说遵命,看着他走出去后,相互对视一眼,很是无奈。殿下太雷厉风行,这人自从被抓到,已经被抽了一整晚,还是死不开口。碰到两个这么强硬的主,真是好难办差。

    “殿下,小蓟求见。”

    海纵天眼中光芒大盛,一连好几日都不见敌方有任何动静,如此隐忍不发都已经半月余,实在让他心生疑虑。

    “禀殿下,属下探得两个消息。”小蓟半身泥泞,脸上都是灰尘,当庭抱拳急急一跪。

    “说。”

    “阿布勒达并不在营中,在你到来到后一日,带走两万黑骑去向不明。另一个消息是,攻连州的作战攻势,都由那个‘鬼雾将军’一手主持。我……我探得……”小蓟说得十分迟疑,不由抬头看看海纵天。

    “说下去。”

    “他好像是一个汉人。”

    “什嘛!!”海纵天顿时怒火冲天,从榻上站起来,大手猛地拍在桌子上。“岂有此理,谁?!如此轻贱自己的国家,串通外敌屠杀我天宇百姓!”

    小蓟似乎对他的反应已有所准备,低着头,不敢作声。

    海纵天压下几分怒气,眯着眼睛思索一下,这么说来,昨晚那个想进帐行刺的细作,是一个汉人就不足为奇。

    “小蓟,去把韦远和缮奇传来见我。”

    “殿下,刑房的人求见。”

    “传。”

    “禀殿下,那人犯已经昏死过去三次,最后只招了一句。”黑脸的士兵有点局促,好不容易得到一点消息,不知道能否让主子满意。

    “说。”

    “为一个女人。”

    海纵天愣了一下,挥挥手让他出去。嘴里不由念叨着,为一个女人?为一个女人来行刺我?还是为一个女人杀到血流成河?率军临阵怎么象在讲野史,这他妈的都是些什么事?

    几分忿忿然,坐在椅子上,发了一会呆,直到缮奇在外头禀命才回过神。

    “缮奇,阿布勒达已经领军另去,你觉得他会到哪里?”

    缮奇看着帐子中央的沙盘,眼中精光闪烁了一会,徐徐地朝一处指,“本来末将一直认为,如果他真的要开战,至少也会选埠遥,那里的地势退守对他十分有利。”

    海纵天拍拍他的肩,沉默一下表示赞同,又说:“他离开连州已经有三日,你马上组一千人小先锋快速去支援,再领两万大军赶过去。”黑眸轻扬一下,又说:“他带的都是黑骑,这两天我们议过的阵法,到时不妨一试。”

    正好看到韦远禀命进来,经过几日休养,脸色明显比起上次好很多。

    “韦远,你为将几十年,有没有听说过,天宇之内有什么人物懂得用兵,却没有入朝为官的?”

    “这……”韦远的眸子闪烁不定,看着沙盘缓缓地说,“几家随天帝开国的将军,都封了王爵,后世要么入朝为官,要么从商。只有一户,子孙脉息弱,家道又经营不善,成了让众人耻笑鄙薄的家族,后来又因为家中巨变,远走海外没了消息。”

    海纵天经他一说,似乎也想到什么,浓眉一挑说:“真不真暂且不知,但我一定要去会会这个‘鬼雾’……”

    “五殿下,就是这里,属下已经跟踪她两日。”一个黑色紧身衣的男子手指指一处灰檐的庄子,跟海梓暄站在远处一棵大树荫下,悄声说着。

    “好,你去吧。”音刚落,白影飘起如抹雾般,已入墙内。

    黑衣男子不由吐下舌头,早听说主子功夫厉害,现在一见简直是骇人听闻。

    庄子内是一番冬去春回的初意乍现,绿色的嫩绿刚抽在枝头,池子里的碧水波光粼粼,红色的雕栏长廊上,来来回回穿梭着送餐食,执木器的家丁和丫环们。

    海梓暄几个跃身回转,藏匿在一座假山后,朝外望去。临水红顶亭子内,有一个紫衫女子坐在石凳上,望着湖水一动不动仿佛痴了般。

    他细细打量一会,便确认无疑,缓缓走过去,轻轻唤一声,“这位可是花绾兰姑娘,请恕在下冒昧。”

    女子闻声转过头,容色晶莹如玉,淡扫娥眉,一双狭长的细目如点星。削肩细腰似有点人不胜衣,却透出一番清雅高华的气质。

    看到面前突然出现的俊雅男子,不由一愣,缓缓道:“这位公子是?”

    “在下海梓暄,因有要事相询,打扰。”

    花绾兰蹙一下眉,上次去宫里时间甚短,恍然间确实是瞥到过他一眼。心里明白了几分他的来意,赶快起身施礼说,“花绾兰见过五殿下。”

    海梓暄虚扶一把,有几份疑惑地看着她,问道:“姑娘怎么会在蓉家?”

    湖边无叶柳条正随风飘摇,象极她此时无望的怅然……

    花绾兰低垂着睫毛,眼角泛起晶莹,幽幽地说:“族母一直嫌我做事不利落,上次又把她很重要的东西给弄丢,怎么教都不成器,所以就把我许给蓉家大少爷做四房小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