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看到哪了,请查看

第三卷 祭轩辕 朝云暮雨润桑田 章六 110 天罡战气

    那个黑袍男人暗藏一身杀气。

    她不禁打一个激灵。怎么大喜的日子,主人家还会请这种人来赴宴,或者是特地请来保护皇族的护卫。那倒是未尝不可,但至少也该打扮一下吧。

    抬起头,看到蓉子坤还一脸期待地看着她,有气无力地回答:“蓉二爷,我可是来喝喜酒的,不是来登台卖艺的。”

    “噢?不知绚兮最擅长的是什么曲?”

    “丝竹。”

    今天恢复原容,一双手还换过指甲的颜色,打死你也认不出来吧。

    只听到门口有个女音响起,“各位贵客,吉时快到,请移步正殿观礼。”

    听不到蓉二还在旁边嘀咕什么,她心里一紧,最现实的时刻终于到来!有时候想想对自己真残忍,爱人要娶亲,新娘不是我,不顾以后会不会落下心理障碍或阴影,还巴巴地跑来祝福。

    哎,我的脑子到底是怎么长的。难道真的以为,眼睁睁看着他跟别的女人对拜后,宽恕彼此的无奈,从此摆脱青涩,晋级御姐嘛。

    不经意抚一抚胸口,呼着气,她霍然站起来,随着偏厅里的人群慢慢朝外走去。

    “不切磋也可以,就陪我一起享用那剂方子。”蓉子坤挨在身边悄声来了一句。

    她身形一怔,居然又让这厮给看出来。不可置信地白了一眼,看到他眯眼朝自己坏坏地荡笑,手迅速从发梢一掠而过,放在鼻子下闻了闻,一副很享受的样子。

    淫贼。她低咒一句。

    “小妹,我正找你呢。”乌啸峰突然从身边冒出来,拉着她的手朝一旁退去。

    “三哥,你不用陪,陪墨如言吗?”

    “他刚刚去正殿。你……还好吧?”乌啸峰看着她,眼中的担忧坦露无遗。

    难道小言都告诉他了?

    还好今天蒙着面纱,有什么表情都没人看到。她淡淡地说:“三哥,都是过去的事。我们一起去给他道喜吧。”

    慢慢地宾客们都进了殿内,大家三五成堆,找了合适的位置,嬉笑交耳,低声交谈着……

    墨如言身穿大红绸缎吉服,风姿卓然站在大殿上,默然无语。俊美的脸被映出几分喜色,金阳般眩目的瞳仁里,明显有几分落寞。

    他看着门口的抹蓝,身躯一震。

    她真的来了!

    青丝如绸,腰若束素,却垂着面纱。

    往事如山水一程程,十年的爱恋从此飞灰烟灭……心早已痛到麻木。

    “云云……”

    “小言,祝福你。”

    她强压着心绪,看着他的金瞳平静地说。至少相伴了十几年,心痛却无悔,怪只怪这个不由自主的人生。

    “云云,我,”

    “吉时到!!!”

    她在素纱下凄然一笑。

    “云云,我爱你!此生不渝!”他低头在她耳边轻擦过,一转身红云已飘开……

    如被施了定术般,她木然矗立在那里,刹那间没有思路。

    突然,一道黑影如离箭般从眼角闪过……

    “啊!!!”

    “少主!”

    墨如言左胸口被当胸插着一柄玄铁匕首,用一只手弱扶着,另一只手则与一个长相极为普通的黑袍人纠缠打斗。

    经过龙池的冼筋,他的功力已非同日而语,使出“噬焰掌”光闪闪地一招招朝那人招呼过去。

    黑袍人身手矫健,上窜下跳如穿云入日般,毫不犹豫地躲过几招攻势,也凝着元真一掌挥劈过来。

    面对来势汹汹的刺杀,一场婚宴被彻底搅浑。殿厅里炸开锅似地,呼叫连天,乱作一团。很多怕事的宾客纷纷逃出门外,陵王珏也被吓到瞠目结舌,半晌也没回过神……

    鲜血与红艳艳的喜服交溶在一起,滴淌在地上化成一滩滩的腥红,洒满了半个大殿。墨如言一脸惨白,双唇失色,额头冒出豆大的汗滴。几掌挥出后,终是越来越无力……

    “霍”一股炙热烈焰出掌,墨棠满眼愤怒,朝黑袍人身侧攻去。

    黑袍人清啸一声,高高跃起足有两人身形,轻易地避开。还没落定,又出一掌带着雄浑的内劲,朝墨如言后背袭去……

    “啊!”

    “少主快躲!”

    “快!保护王爷!”

    “快拿下他!”

    ……

    这个人武功极高,而且是存心要置他于死地!

    乌向云看一眼摇摇欲坠的墨如言,心里一紧,什么也顾不上。美目中怒火浓烈,快冲几步,边默念着祥熟已久的法咒,运起元真挥掌迎过去。

    “嘭”,两掌在空中对接而过,人影各自落地。她退后两大步,强稳住身形,黑袍人站定在那里,不可置信地望着她,大呼道:“天罡战气?你是凤鸾族的后人?”

    乌向云觉得胸中血气翻涌,喉间泛着腥甜,忍不住樱口一张,几丝血点喷上面纱。但此刻不容得认低,便毫不犹豫地说:“你管得着嘛!要不要再拼一掌。”

    “哈哈……!”黑袍人仰天大笑,说道:“有意思!你还真有意思。难怪啊……”

    “霍。”墨棠又是一掌金焰,朝他当胸挥出。

    黑袍人滴溜一个扭身,又朝地上一伏,居然半个身体嵌入坚硬的花岗岩殿石里,堪堪躲过此招。

    “伏隐?!”墨棠大吃一惊,喝道:“你居然是地魔教的人?!”

    乌向云望着地上的黑袍人,运气间打算再攻一掌,刚要抬手,听到一个娇嗲的女音抢天呼地大叫,“言哥哥……啊,言……”

    不自然地身形一滞。

    黑袍人一晃,如风过般到她跟前,出手快点了两处大穴,一把挟持起来,喝道:“跟我走!”

    “公主被劫!”

    “追!”

    “愣什么,快追!”

    ……

    乌啸峰、官之明和蓉子坤想也没想,几个跃起就追出去。廖剩在殿厅上的王爷和族长等人,都慌乱地指挥起来……

    黑袍人横扛着乌向云飞快地朝山里跑着,显然对这里的地势很了解,没跑一会已经把身后追来的人群甩脱。

    乌向云被他颠得头晕脑胀,又忍不住吐了一小口血,断断续续地大嚷着:“放我下来,你这个凶手,坏蛋!放开我,放……”

    唔。

    被点了哑穴,只好睁大眼睛继续晃,一会儿便失去知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