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看到哪了,请查看

第三卷 祭轩辕 朝云暮雨润桑田 章六 109 门庭若市

    城主陵王珏的府邸建在半山腰,整座殿堂背靠葱葱郁郁的太平山,面向一望无际的碣海,洋洋洒洒占地足有五里多。

    独生爱女吵着要定亲,快得让他措手不及。但是,佳婿是宇空大陆极有暗势的隐族墨家少主,实乃是高攀。吩咐管家前后张罗了近半个月,把重要的人面和贵戚都请到,满脸的春风得意。

    府邸外,一大清早已经门庭若市。

    他穿着一身蓝锦镶金缎袍,站在五开门的红漆大门口迎接四方客。还好准备的尚算充分,又有两个儿子帮忙招呼,场面有条不紊地热闹非常。

    “百越七皇子驾到!”

    看到一袭精美的翔凤刺绣宫锦袍下了五彩辇车,陵王珏马上笑容满面地走过去,施着礼朗声道:“七皇子大驾光临,让陵某寒舍生辉啊!皇子里面请!”

    顺势做了个手势,又朝旁边的大儿子使一个眼色,也过来打招呼。

    陵锦彰二十三、四岁,方长脸,细眉薄唇。比起机灵活跃的陵锦山,显得书生气重了一点,但毕竟是大家出生,知书礼遇方面也卓然优越。

    “城主,霄阳门族到了。”管家在他耳根边悄声说着。

    陵王珏眯了一下眼睛,嘴角浮起一丝浅笑。

    在魔狼谷里前后两次发生争执摩擦,他们的族人打伤陵锦山,本来他是想让人去一趟霄族,跟官广威讨个公道。后来,墨棠回信,建议他化干戈为玉帛。

    墨家一直是个很低调的隐族,不爱多惹事端,何况这次女儿是跟他们结亲。他索性决定,趁墨棠也在,把霄族请来,私底下把这事情给解了。

    官之明已经下了马匹,几步过来,看到他施着礼说:“陵城主,好久不见,风采依旧,大喜大喜啊!”

    “呵呵,官少主是越发人才出众啊。”他赶快回礼,边做势往里请,边跟着说:“少主难得来一趟,可要多停留几日,给老夫点时间好好热络一下。”

    官之明默然道:“这个自然。”

    对于陵王珏主动示好,心里还是满受落。其实,那次争斗双方各有过失,早听说东境地盘藏龙卧虎,他不敢因为自家的势力冒然托大。何况,魔狼谷里的东西,想要的肯定不止他们两家,还是小心为上。

    刚走过五步台阶,突然,听到身后传来呼声,“潼文宫来了……”不由停下脚步,笑一笑,扭过头去。

    韩玉敏一脸肃然,站在陵王珏身前寒暄着。一身洒金花锦长袍,腰旁坠着半个巴掌大的镶金玉佩,俨然皇家富贵派头。

    身边站着一个妙龄女子,绾着两束辫髻,长发披于背心,用一根浅紫色珠带巧妙穿挽。袭一身浅兰色织锦的长裙,裙裾上镶满大小珍珠,缀绣着一片片鸢尾花瓣,白色织锦腰带将纤纤楚腰束住,身形苗条,临风而立翩跹飘摇。

    只是她的脸上罩着一层薄薄的素纱,让人看不分太分明。

    “这位是……?”陵王珏看到女子的倾人身姿,已经猜出来是谁,但不敢唐突。

    “这位是绚兮公主。”韩王朝他微微一颌首。

    “公主真是风华绝代啊!韩王跟公主玉驾亲临,让老夫深受皇族恩宠,快请!”

    韩王嗯了一下,朝旁边的内侍一点头,十来个宫人马上鱼贯般走过来,当地卷开金红色厚锦织毯,一路长长铺开,直直地伸展到府内正殿。还有几个端着素丝锦垫、青花色的茶杯茶具和娟布细什……

    陵王珏脸上略微一抽,赶快堆起笑容,又添了句,“怠慢怠慢。韩王、公主里面请。”也再顾不得其他,自己一旁走去引路。

    听说这位韩王素来讲究,看来还不是一般地挑剔。皇族果然是有自家的排场,一般的大族,也是比不起的。等一下,得让厨房好生打点菜肴才行,别叫人看了笑话。

    乌向云跟着韩玉敏在毯子上缓缓走着,眼睛朝四处打量。这个府邸虽然比不上自家的禽人殿,但也挺有气势,而且地理极佳,刚才一路过来,光看接天的深蓝色海景就让人心旷神怡。

    入府道贺的宾客纷纭不断,以韩王的身份,虽然他们不用行礼。但毕竟来自天掌一方的潼文宫,不由都停下脚步,敬重地施礼打招呼。

    “西昆仑蓉子坤有礼,见过韩王大驾!”

    怎么没看到三哥呢?她正嘀咕着,听到一个熟悉的男音,不由脚步一紧。

    蓉二爷玄衣青靴,正站在一侧,玉面薄笑,朝韩玉敏抱着拳,眼中的精光不时朝她身上扫过。

    “这位是绚兮公主吧。”还不等韩玉敏接口,已经两步走过来,直直地看着她,仿佛想洞穿那层轻纱,又朗声说:“公主,子坤有礼了。”

    咳。她虚欠一下身,暗自清清喉咙,细声回答:“蓉二爷,你好。”

    蓉子坤不由一愣,望着她,喃喃道,“好,好。”轻纱上的一对明眸秋水半敛,透着皎亮的灵气,却仿佛在哪里见过……

    一丝迷惑掠过眼底,再抬头,依人已经款款入了殿内。

    韩玉敏跟百越皇子显然是旧熟已久,两个人坐在花梨木深榻上谈地神采飞扬,乌向云不由吐了口气。监察员终于有事干,可以放松一下。

    “绚兮!”官之明不知何时踱过来,离开半步的距离,笑着打招呼。

    “嘿。”她盈然轻呼,那天饭吃一半就跑了,后来应该是他付的帐吧。“恩,那餐晚膳。谢谢你。”

    听她吐字如珠,仿佛又看到轻纱后的清丽妩媚。官之明浓眉一扬,“客气了,在下愿意之极。不知宴席过后,能否……”

    “官兄,原来你在这里,让我好找……”

    乌向云眼睛一花,蓉子坤已经晃到跟前,搭着官之明的肩膀,热络地打着招呼。

    难道我跟你很熟?!他不由蹙起眉,发现人家其实根本没朝自己看,叹了口气,断然扫下他的一只手说,“蓉二爷,你倒很会攀亲。”

    蓉子坤也不答他,嘻笑着问道:“绚兮公主,听说你深通音理,可否宴后跟在下切磋一番。”

    又来了,乌向云觉得有点头痛。却感觉有一道寒光射来,如利剑般,在两个男子衣袍的间隙中,朝人群里搜寻过去,有双灰黑色的瞳仁散发着野兽般的光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