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看到哪了,请查看

第三卷 祭轩辕 朝云暮雨润桑田 章六 108 心脏枯竭

    乌向云睁开眼睛,摸了下昏重的头。脑中残存的记忆,是自己鲜血淋淋地倒在墨如言的怀里……下意识看了看衣服,一身洁白素缟,干净简单。

    侧过脸,见绿幽正站在窗口前,仰天长望。

    “绿幽,我怎么了?”

    “云儿,你醒了。”他看起来有些惆怅,走到床前认真打量她一番,又伸出三根手指贴在她的耳根,徐徐导了几口气。

    “奇怪?!”他嘀咕一声。

    “你才奇怪。”乌向云疑惑地望着他,弄得跟个小儿科医生似的。“怎么了嘛?”

    绿幽坐在身边,盯着她直看,“云儿,你的身体没什么特别不舒服的吗?”手朝自己胸口的部位指着。

    这算啥意思,她不由扑哧一笑,“我早就发育好了。”

    “奇怪,太奇怪了,听说血泪重现,心会枯竭啊。我瞧你怎么跟没事一样。”他一双绿绿的眼睛明亮地灼人。

    噢?!有点会意过来。她低声说:“你是说失恋的事吧。哎!”眸子暗淡着,沉吟了好一会,缓缓地说:“其实,我还是很伤心,嗯……心好痛好痛,象被火灼一样。但是什么都不去想,就好一些,哎!”

    可惜潼文天宇没有游乐场,不然去坐几趟三环过山车,疯狂大叫上一个小时,应该很有帮助吧。

    想着,发现已是一日未进食,觉得肚子空空,唤一个宫女进来,吩咐要了一些糕点和茶水。暗忖,之前闹得那么大动静,不知道韩王听到什么没有,否则明日少不了又是一番阴阳怪气的指教……

    “绿幽,什么是血泪?带一个月翅印还不够,还会流血泪,太怪胎了。”

    绿幽努了一下嘴角,决定把那个故事说完。

    “花行烟孤身带着两个女儿回巫山,半路上遭到土匪打劫,她为了保护女儿的性命惨死于刀下,两个女儿流散人间。瑶姬知情后勃然大怒,她恨为人间做了那么多善举,后人却遭始乱终弃,又凄死路途。于是,迁怒于世人和墨家,当头拔下一根金簪化成寒烈宝剑唤做‘屠情’,让凤鸾族里一个拥有数百年修为的巫师布下连环血咒……”

    乌向云听着浑身打了个寒颤,血咒?是不是就是跟血泪有关,望着绿幽眼中有几分迷茫。

    “她厚葬花行烟在嵊县以东,金庭山下一个秘处,几番努力之后,终于寻到她的一个女儿,亲点当地的族人精心照顾,世代守护花冢。那家族人后归信于花行烟的女儿,并代代相传,日渐强大,成就了如今的花冢门族。”

    怪不得小时候听到花族的名称觉得几分阴森,还好生奇怪,原来真是有花冢渊源的一说。她不由立刻问道:“那个血咒到底是什么?”

    绿幽蹙着眉头看着她,缓缓说:“墨家的嫡子,自十六代之后,永世不得好姻缘。若月印后世之人再为情所伤,血泪初现,屠情将出。需劫杀人间妙龄,以血祭奠轩辕台,否则劫火降生,人间生灵涂炭、返入洪荒……”

    “啊?!”她慌叫一声,瞪着大眼睛,又忙用手掩住嘴。

    “几百年过去了,这事情从来没发生过,几乎已经被花族的后人,和墨家的人遗忘。怎料到偏偏真的让你们俩撞在一起,并发生了情事。哎,可见这是宿缘,谁也挡不住。”

    “绿幽,那……那支屠情在什么地方?”她揉了一下太阳穴,这位瑶姬娘娘的怨咒也太强大了点,不愧是曾经救过世的超级女神。

    “不知道。”

    “啊?你可是神仙啊,世上还会有神仙不知道的事情吗?!”

    “当时布完咒,瑶姬就把簪子随手朝山外一扔,所以没人知道在哪里。”

    乌向云看他无奈地双手一摊,有点啼笑皆非,拉拉他的袖子又问,“不如你做做好人,索性一次性把奇幻的故事都讲完。听说有个传言,叫做‘日月同耀’什么的,我被封做公主好像也点关系,那又是什么起因呢?”

    “我也不太清楚,”绿幽吞吞吐吐地,看到乌向云无比崇拜地看着他,咽了一下口水说:“把日印者找出来,你们俩打上一架,不就知道。”

    靠。这家伙故意消遣我吧。

    她翻了一个白眼,晃了晃飘着幽香的桂花糕,说道:“要吃不?现在蹄子变成了手,不用我喂你吧。”

    绿幽回瞪过去,见她神情轻松,倒也释怀,“见了你之后,为提防万一,日日渡你一点玄玑落英的内息,希望至少可保你心脉不损。不过看来,你真是仙缘之后,旋照易聚,已完全受于体内……”

    乌向云唔唔地点着头,边听着,边狂吃起来,一会儿就扫掉三块糕点,两小碗羹汤,又拿着景泰蓝的茶杯喝完几次水,抚一下小小腹顿觉满足。

    回过神,才开始细细琢磨他刚刚说的话,不禁有点头大起来,“绿幽,照你这么说,我今晚一哭,就将成为催毁天宇的罪魁祸首?”

    绿幽不可置否地扬一下嘴角,拿起茶杯啖了一口。

    额头黑线一把,她觉得脸有点抽痉。

    瑶姬大神真是坑人啊!难道没算出来,下一任月印者是一个穿越过来的人。难道不知道在尘寰,失恋的女人天天有,大哭大吃,逛街刷卡,或者干脆去酒吧买醉,再大的伤痛只能自疗,但从来没听说谁会变成什么“心脏枯竭”之类的……

    哎,洪荒是什么东西?应该算是原始社会?让人哭笑不得啊。潼文天帝如果泉下有知,肯定会爬出棺材来劈死我。他们海家苦苦经营了几百年,被我一朝哭回“解放前”。

    “绿幽,我想过两天去寻那支‘屠情’。”

    她飞快地说着。比起在女人村帮助小玉她们改邪归正,肩头负上一个更沉重的担子。人命关天、保卫家园,决不能做潼文天宇的历史罪人。

    “哦?!”绿幽饶有兴趣地看着她,悠然地问:“那这两天你还呆着干吗?”

    咬一咬下唇,象在鼓足勇气,她答道:“参加墨如言的定亲喜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