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看到哪了,请查看

第二卷 百花杀 虎啸凤鸣游龙吟 章五 101 遁地三尺

    第二天,荻叶城最走俏的消息,不是节日的热闹灯会,或者马上要举行的陵城主的贵客宴庆。

    而是,昨夜灯影下,让众人惊鸿一瞥的绝色女子。

    街头巷尾,众说纷纭……

    一大早,荻叶城城主,和城里的贵宾都在大张旗鼓、翻墙遁地拼命找一个人:绚兮公主。

    这会儿,已经日上三竿,乌向云还赖在床上,靠着蓝花丝绵枕,敛着凤眼作沉思状。

    听到高艺报告回来的头条新闻,打死她今天也不敢再出门。明明是自己来找人,一夜之间却成了被人拼命找,还要躲起来藏身的那一个。

    “高艺,我昨晚是不是做得很过分?”幽幽地叹一口气。

    高艺的情绪显然还处于深深的震悸中,绚王啊,王啊,果然没叫错。她就是名动天宇的绚兮公主,难怪这般富贵大气、难怪这般机智聪灵、难怪这般倾人城国,难怪…...自己三生有幸,做了她侍从那么久,还被温和的对待......

    不禁低声说:“不是啦,只是众人见了你真容,一时半会缓不过劲。”

    乌向云苦笑了一下,心知是在安慰她。还好这次住在优大哥府里,神不知鬼不觉,如若投宿在客栈里,恐怕早被架走了。也不知道他什么时候回来,能否找个妥帖的身份,让她混着一同去城主的宴会上瞧瞧。

    “西公子可在?”

    门口响起卫离的声音。她赶快让高艺出去挡一阵,自己匆匆起身梳洗化妆。捏起那张薄薄的人皮面具,几分黯然,突然觉得扮与不扮,都是一样地不痛快。

    当卫离走进来,看到面前的人猛然一恍神。

    “卫少主,因为长途赶路不便,才装扮成女子,让你见笑了。”

    反正优大哥一回来他也会知道,不如主动坦白比较有诚意。

    “这……”卫离呆看几眼,总算回过神,却忘记自己过来要说什么,只好赶快胡诌几句,“不妨事姑娘。我是想来问问,有什么补缺或帮忙的事,尽管开口。”

    “哦,没什么。只是今日不想出门,能否等下在贵府里到处走走?”

    卫离毫不犹豫地说:“姑娘只管走动,府里本来人不多,等下我知会他们好生伺候。”

    突然,听到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传来,“少主,少主……”

    他们侧头望过去,是昨日端茶引路的小僮,气虚得跑到两人跟前说:“禀……”诧异地看了乌向云一眼,赶快低头说:“少主,门口来了两队人,一队说是城主派来的,另一队说是潼文宫派来的,说要急着找一个人,要主人家出来面谏。”

    “哦!”卫离颇为意外。第一次帮师兄带几剂草药到东境,还以为一个分部挺悠闲清静,就多停留了几天,哪知事情会纷纷不断。

    乌向云平静地对小僮说:“你去门口守着,就说,少主马上到。”

    “其实……他们是来找我的。”

    “哦?”

    “但是我不想见他们,也不想被任何人知道我住这。”她髻挽青丝,望着他,秋水明眸充满恳切。“能否请少主多担待?”

    “好,依姑娘。”卫离脱口而出,便转身走了出去……

    不知道他是怎么跟那些人周旋的,没多久全打发走了。只是回来的时候脚履缓慢,若有所思,看到她淡淡地说:“只要姑娘愿意,一直住着无妨。”

    哎,就这么着吧。她也没空管他徒然多了几重心思,反正外头已经闹成那样,要么就是现身被人接去,做回公主供起来;要么就是乖乖去找三哥,当禽族的大小姐……可是,哪一样她都不乐意,人还没找着呢……

    招招手,让高艺去膳厅摆早饭。

    “昔悦楼”的生意一直都很好,不过今日好的有点特别。

    店小二觉得自己的嘴皮子都快磨破了,同一件事情,被人逼着重复了十几次……大爷啊,你们放过我吧,不就才多偷看了她两眼嘛。

    “说,那个男子是谁?”

    “大爷啊,我真不知道。白花花的人影一下子就冒出来,都没搞明白从哪个门口进来的。”

    “我呸!那么大个子看不清楚?你他妈死人哪!”

    店小二哭丧着脸,哆嗦着。来了那么多批,现在这几个最难缠。特别是坐中间,穿着一身米黄色锦缎长袍的那个爷,喝着茶却什么都不说,偏生眯着一眼精光看过来,不由让人打寒颤。

    “二爷,怎么办?”

    “继续查,昨夜他们走回去,有谁路上瞧见过的,一律悬赏。”

    “二爷,动静太大,恐怕宫里会……”

    蓉二爷哼一声,宫里?怕个屁!嘴角划过一丝荡笑……他们能拿我怎么样?

    不就是一个女子,皇子们纳妃纳妾还不是三天两头发生的事,新鲜劲一过再怎么美都一样。况且婚约的事,不过是十几年前随便指指的陈年旧账,如今哪里还兴这一套……

    她的身世来历,后头那一大家族的强势,才真叫人垂涎。哪个宗族不鼓着一竿子劲想冒头,大宗族也要时常居安思危,强强联手才最稳妥。官之明,恐怕打的也是这主意吧,否则,上次被宫里治得那么惨,昨晚居然还堂而皇之跟她坐在一起用膳。

    官之明,想捷足先登啊,我倒小瞧了你。

    “有消息吗?”

    “爹,大半个城都问过了,就差没画张像到处给人看。”陵景山朗声答着,二十来岁的年纪,浓眉杏眼,由于长年在海边吹晒皮肤呈幼滑的蜜色。

    “哦,那行。就这么着吧。”

    “嗯?爹,那不找了?”

    陵王珏一听暗忖,人家姑娘是存心躲着,否则这么大动静早出来了。便瞪了儿子一眼,没好气地说:“你又犯浑?又不是找你媳妇。我们到处去请,大家都知道就可以。人来不来不重要,礼数不可以失。”

    “哦。”陵景山回一声,走了出去。不知怎地,有几分失望,还真想见见呢。

    “小蜜糖!”一个脆生生的女音传来。

    他不禁打了一个哆嗦,停下脚步侧过头,有气无力地问到:“你什么时候来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