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看到哪了,请查看

第二卷 百花杀 虎啸凤鸣游龙吟 章五 99 实在招摇

    躲了初一,躲不过十五。

    她暗叫一声,冤孽。

    侧过头说:“不用,我喜欢清静。”

    其实,之前有担心会碰到熟人,简单聊几句也罢。如果传到潼文宫或地方官府,少不得支派人进行一番贵重繁复的礼仪,说不定又闹出一些城主接待之类的,没几天就满城风雨人尽皆知。

    但是,要找墨如言,茫茫人海毫无线索,他在暗,她就明,以真身示人或许会更快捷些,所以哪怕人尽皆知,都要试一试!

    官之明默然含笑,一身天蓝色锦袍,神采丰悦的模样,小踱几步过来。

    “那我随你坐。”

    乌向云没理他,跟着店小二径直走进二楼雅间,在靠着窗户的位置坐下。官之明朝旁边一满桌的众男子挥了一下手,也咚咚地跟着走上去。

    一桌的男人都十分诧异,看着他的背影忍不住议论纷纷……

    “稀奇啊,官大少也会乖乖跟女子走?”

    “那女子是谁?有点眼熟。”

    “切,就你这驴当家的,也会认识?”

    “看那身段,那小细腰,嗯,啧啧!还是大少主有福……”

    “你个淫贼!”……

    高艺手脚伸展,把门口堵个严实,怒视着官之明。

    “算了,让他进来。”她淡淡的,伸手取下面具,搁在旁边小几凳上。“让小二把菜牌拿来,再上两壶好茶。”

    既然都撞见了,也没啥好避忌的,当是老朋友重逢。自从听完余婆婆的故事,对他已没怎么太忌恨,说得来就多说两句,说不合就吃完走人。

    “小爵,可好?”

    官之明一愣,没想到“彪悍女”愿意跟他拉家常,不由直点头,“好。给他请了三个教书的先生,都会念三字经、背八股文,写书信了。”

    她咪笑了一下,小家伙果然聪明。

    “哪天放他到我族里来住几天。”

    官之明望着她,眉黛如春山,肌肤若冰霜,妩媚娇态间有种随意自若。

    “其实,我……”

    “官少主,喝敬亭绿雪可好?”她抬起头盈盈含笑,双眸如翦水。

    竟似相熟已久,这般大方自在……他抿嘴一笑,“随你意。”

    店小二乐呵呵地揣着菜谱跑进来,化解了房里的清淡气氛。看到乌向云当场怔住,果然不出所料啊,是一个天仙般的大美人呢。

    “拿来。”官之明忍不住拉下脸,一把抓过菜谱。

    小二终于回过神,马上哈起腰。“呵呵,大爷你要吃点啥?”眼睛不时朝旁边瞟过去,真是难得一见的佳人,倾国倾城就是说这种吧,不多看几眼一辈子都会觉得很亏。

    官之明刷刷几下,快点了五、六个菜,踢了小二屁股一脚,“滚,还不快去做!”

    乌向云掩嘴轻笑,他居然还记得我喜欢吃些什么,可不容易。举手帮他倒了一杯茶,挑了个简单的话题。

    “官少主,这次来停留几日?”

    “已经来了四、五日,过两天参加完宴庆就得回去。你三哥呢,怎么就你一个?”

    乌向云脸上有几分不自然,支吾着,“嗯……噢,大概还没到吧。”

    难道她又是自己溜出来的,真是一个不同寻常的“小妖物”。官之明不禁暗暗偷笑,“投宿了吗?你们禽族好像没在荻叶城里建过行馆。”

    “住在一个朋友府里。”

    “噢,还行吗?如果不方便,可以到我族里的行馆来,我会拨个精致的厢房给你,爱吃的菜也可以天天备,如若嫌……”

    怎么越说越暧昧,乌向云皱下鼻子,执起杯子喝了一口茶。

    不是醉眼看花,花也醉人。不是有心磨人,心却藏不住驿动。怪只怪,那缘来缘浅……

    她猛然眼睛一亮,轻唤一声,“绿幽,你来了。”

    他抬眼望去,如流风回雪般风雅出尘,心顿时憔悴几分。

    两个男人相互对望了一会,不等女主人发话,已经客气地寒暄起来……

    “哐……哐……”突然窗外传来响彻云天的敲锣声,乌向云赶快趴窗看出去,应该是花灯夜游开始了……

    一长队人走在五彩缤纷的花灯里,吹唢呐的、击皮鼓的、拉弦琴的,各类表演应有尽有。体积庞大、晶莹剔透的兔灯缓缓前行;后头是粉叶连天的荷花灯,有个美艳的浓妆女子在蕊中蹁然起舞;后头澄黄亮堂的应该是元宝灯,再后头……

    她呆住了。

    月色灯火里,香车宝辇旁,分明就是他。

    紫金发冠,月白锦袍,浅笑间金眸流转,一种浑然轩昂的贵气。

    还是那个他吗?让她哭也不厌,笑也不倦的他?

    不由微微摇了摇头,她猛然冲出去。

    到底是不是……

    “走吧,你找了快一个时辰了,满大街的人都停下来等你验身。”

    绿幽不停地劝着,额头快冒大汗。从来没被这么多人目光整齐地关注过,而眼前的这位,面具也忘了戴,一股脑冲出来就一个个男子拉着直看,象丢了魂似的。

    “这姑娘在找谁啊?”

    “天仙似的样貌啊,从来没见过……”

    “姑娘,在下就是你要找的人啊!”

    “咦,好像是绚兮……公主!”

    “姑娘,找我,就是我……!”

    “是绚兮,大名鼎鼎的绚兮公主啊!”

    “绚兮!……”

    人越聚越多,呼声越拉越大。她终于意识到什么,沮丧地停下来。

    “绿幽……”仰起芙蓉小脸,扁着嘴看着他。

    他叹了口气,轻揽住她。

    “走吧!”

    灯影里,无数的人看着一个身长纤美的绝色青衫少女,依偎着一个嫡仙般的白袍男子。恍然间,两个衣影飘摇,已悄然走远……

    “真是绚兮公主?”

    “什么,你说绚兮公主在荻叶城?”

    “你说绚兮公主大闹春元节夜市??”

    “绚兮在城里?”

    “胡闹,小妹怎能如此胡闹?”

    …….

    陵王珏眼眉一抬,沉吟着,听说那日泰和殿上一曲惊艳,风华绝代、颠倒众生。既然来了,禽族怎么也不知会一声,可别怠慢凤架。

    蓉二爷眸光大盛,一拍小几桌,兴奋地从黄梨木卧榻上跳起来。百闻不如一见,要见,一定要见!

    忌王孙韩玉敏直皱眉头,也不顾及下自己的身份,堂而皇之在半夜大街上跟一个男子约会搂抱。得快点接进皇家驿馆来,还得马上禀报宫里的帝爷和五皇子!

    花二门主眯了下眼睛,这次看你往哪里跑!

    乌啸峰又惊又喜,四妹也来了,不过也实在太招摇了点。

    “云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