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看到哪了,请查看

第二卷 百花杀 虎啸凤鸣游龙吟 章五 91 红尘无色

    乌向云嘱咐王大娘给她弄些午膳,就匆匆地跑回昨晚住的屋子。在房里找了半天,也没看到他的踪影,不由地颓坐在床沿……

    想起他那张俊美邪乎的笑脸,还腼腆滑稽地自称“宠物”……心里有点空荡荡的失落。原来这么容易对人生出感情,相互依偎的温暖,不知不觉地迷恋。

    “突……突突……”梳妆台下的大抽屉好像有些异样的响动,冲过去急急拧开锁扣,一把拉开门。小兽整个卷曲在里头,一双绿眼睛望着她,看起来十分委屈……“扑哧”她一下笑出来,不知是为失而复得,还是看到他被关得如此狼狈。

    “绿幽,对不起,是女王疏忽大意,以后去哪里都带着你哦!”她抱起来嘀咕着。小兽舔下爪子,咕咕地叫了几声,象是在谴责她……又朝她怀里拱……

    “绚王,女王……饭来啦!”如花还没进来就大叫,自从被选中村干事后,对自己的满意度喜加三分,做事情也更风风火火。

    乌向云边吃着饭,边让王大娘她们把峡谷远近和村落都说清楚。听完不由得意地一笑,朝思暮想不如误打误撞,计划这么快就可以启动。于是把要建立女医馆的构想说出来,看到她们都把眼珠瞪到快要撑破,赶快安慰道:“别担心,我会教你们怎么做。”

    如花舔着下唇说:“师祖,这么说,咱以后不用去打劫啦?”大概发现这话说地寒碜,赶快又问:“那么我们可以找相公吗?嘻嘻……”

    喜儿白了她一眼说:“你倒是整天惦记着啊,当初惠王在不敢吱声,现在胆子却大了?!也不照照那撇黄泥脸,牛牯一样的身段,哪有人会看得上?”

    如花怯下嘴角,顿时瘪气。当年不就是气恼表哥嫌弃她不漂亮,娶了隔壁村的阿灵做媳妇,她才满腔怒火地跑出来,结果碰到惠王施舍了两餐饭,决定从此以后跟着她。心目中的佳偶,应该是个能耕地又能对她温柔的人,但肯定必须是个男人。

    “现在给你们先分工,春燕负责编一队人专门采买草药,喜儿负责一队人安置地方煎煮。王大娘你负责总管,并且把村里有特长的人都召集起来,比如,能歌善舞或针线纺布,做一个专门的队伍。”乌向云拿过一杯绿茶喝了两口细细说着。

    “那我干啥?”如花抬起头迷茫地看她。

    “负责跟外头联络,和所有村里人的安全。”

    “啊?那啥,不就是还要打架。”语气里似乎有几分失望,这个差事听起来不咋地。

    “不同以往,这次我要你去结盟。”乌向云悠悠地说着:“把附近村落和人都认识下,最好能让他们的族人认定两家的关系,以后可以多走动,顺便推销村里的东西。还有,我会让你在峡谷的重要地口都设置暗卡,以防危险来袭。”

    如花抓抓头,怎么这下听起来又特别复杂。不过,结盟?那不是可以认识很多大哥什么……不由脸上露出憧憬的神色。

    “哎!”

    “你叹什么气啊?!”乌向云奇怪地望一眼绿幽。

    帮着王大娘和春燕挑选采药队,又教她们一些基本的辨别常识,从早忙到晚累得只能靠在床栏上喘气。他倒好,除了吃喝就是睡,一现人形就大抒感情。

    “本来是瞎胡闹,让你可以太太平平地离开这里。想不到你还真有能耐,看来我就该赖着你,女王?!”

    她不由抿嘴一笑,这两天是不是喂得他太好,脸上的华光更显润泽,人却是愈发会数道道。垂着眼帘,调侃回去:“还没找你算账呢,赶鸭子上架似的,我还真能躲了过去?!”

    绿幽怔了一下,对她嘉赞的神情显得真实了些许,好一个兰心蕙质的姑娘,居然能猜到我心里去。望着她,大概太劳累,清丽的脸上有几分虚红,不禁走过去坐在床沿问:“怎么不让丫头弄一桶热澡泡泡,会舒服很多。”

    “好想要马杀鸡啊!”乌向云无奈地大叫一声。多么怀念半夜收工去洗脚房,胡乱翻着电视频道,享受热中药的薰香。

    “马杀鸡?”绿幽用无辜的眼神望向她,水汪汪的却更显得妖娆,“是什么?教我好不好?!”又讨好地把头凑过来,颇有几分虔诚的味道。

    倒也未尝不可呢?说穿了就是推拿,他在世间什么没见过,指不定一学就会。于是便摞起双袖,露出两根葱白的嫩手臂,在绿幽身上点动起来,“这里,一般肩头比较受累,还有这样可以跟着脊椎往下按。还有这里……”

    按了一会儿,发现绿幽背挺得笔直,人好像没任何反应,忍不住俯下身问到:“怎么样?难道不舒服吗?”

    绿幽慢慢侧过脸,眼中尽是银光流彩,这一刻莫名地生出一种奇异的感觉,让他通身麻痹到微醉。看着眼前的女子,黑发明眸,语笑嫣然,不由地伸出手抚摸她的脸,双唇也慢慢凑过去……

    乌向云瞪大眼睛,任由这张俊美的脸越放越大,带着沁人的气息轻拢着温柔,一时间不知所措。他的唇刚刚点上来,象一片轻飘的羽毛。突然,全身一颤,觉得有什么地方不对盘,一把推开他奔出屋子。

    绿幽失神地看着空空的手,有种郁涩涌上心头。曾经听说人间有一种感情,可遇不可求,得之永难弃……想必今日我已蹈入其中,一阵迷茫间,不由低头喃喃道:太上忘情……

    乌向云一口气跑到村子旁的小河边,在平坦的草地上坐下。望着皎洁的月色,湖面粼光闪烁,河畔虫语鸣叫……在一片幽静里心情放松不少。记得那双眼睛,是一尘不染的浅淡,偶然间的兴奋也是孩童般清澈……是不是该解释些什么,本该是红尘无色……

    越想越觉得需要赶快回屋去,霍然站起来,却隐约听到不远处有个女子的哭声。耐不住好奇,悄悄走前去探看一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