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看到哪了,请查看

第二卷 百花杀 虎啸凤鸣游龙吟 章五 88 全力施展

    靠,她还来真的。

    乌向云眼珠滴溜一转,让一个小丫头在亵衣的夹层,拿出一颗莹白通亮的硕大夜明珠,说道:“两位姑娘,不如帮我个忙,这个就作为谢礼。”

    两个小丫头一直在山里做粗使活,何曾见过这么富贵夺目的东西,马上头点地跟鸡啄米似的。乌向云陆续了解到自己的处境,这里是均安县郊的铜鹿峡,村里住的绝大多数是家境破落,或无家可归的女子,当家的是那个叫惠英的女大王......

    “所以,她们是靠抢盗为生?”

    小丫头听她说得直白,眼神闪烁不敢回答。她叹了一口气,一直以来听到的是歌舞昇平、吉世万象,哪知天宇还有这么多可怜的女子甘心落草为寇。

    乌向云见她们不愿意再说,看到镜子里的自己,已经*了一头花花绿绿,侧过头说:“好了,你们去吧,记得我刚才说的事……”

    眼见日沉西山,天色越来越黑,却毫无动静,不由心里焦急起来,怎么搞的,难道没得手?

    “嘭”,门被突然推开了,对上惠王怒气冲冲的双眼,手一摊开,无比阴沉的声音:“这颗珠子是你的?”

    看来事情已败露,她只好点点头。

    “哼!好大的胆子,居然指使人在厅堂里放药害我们?”惠王猛地拍了下桌子,脸上的赘肉因为用力过度,有点微微颤抖。

    “其实不是什么致命的东西,只是让人无力地昏睡两、三个时辰而已。”她喃喃,这种“渺尘”粉粒幼微到几乎透明,散在空气里根本觉察不到,余婆婆临走的时候给她几小包防身用。

    “噢?”惠王凛然看了她一眼,“放倒我们?想跑?”说着,脸上浮起几丝淫邪的笑,走上一步把她打横抱起,扔上了大床,“来尝尝本王的手艺,保证你哪里都不想去……”

    乌向云无力地卷在床上,睁大眼睛看着她,心里fk、fk了好几遍。但身体受制,一时也没法子……“这位姐姐……要怎么个洞房嘛,嗯?”不管,为清白只好豁出去了,她仰起芙蓉小脸,撅了下嘴,挤出一丝娇美的笑,如花开云岚。

    惠王不由看呆,本来要摸她的手伸了一半,停在半空,顿了一下说:“咱的小心肝,真是让人冒火啊!”已经自行脱起衣服,脸上流溢出兴奋的红光。

    “其实,奴家……还不错的,要不,让奴家好好伺候姐姐吧?……”说完,又抛了个媚眼过去。

    惠王本是个穷苦出生,后来嫁了个农夫,不堪整天被丈夫拳脚相向,在一次扭打中失手把老汉砍死,只好离乡外逃。一路认识了几个命运可堪的女子,就结拜金兰,寻到这个清静的峡谷居住,又哀叹命运不公,仗着几分武功修为,做起打家劫舍的勾当。

    自从占地为王以后,都是让女子伺候吃穿衣寝。可惜肯屈从的女子要么太苦相,或太粗俗,哪能及上眼前曼妙的人儿一分。如今见乌向云主动示情,不由心花怒放、急不可待。

    嘴里连连哼着,已经脱到只剩下一件艳红色的亵衣,大次次坐在乌向云身畔,手在她背上游走起来……

    “姐姐,大王……不如松开奴家,让奴来伺候吧……”她低声说着,频频放电,全力施展。

    “好,好……”惠王已经被电到晕头转向,*焚身,脑子里只有她的轻吟和一个白溜溜扭动的身体,没多想就抬手解开她的穴道。

    霎那间,一双莹白玉手如闪电,封住她的三个大穴。

    “你?!”惠王突然被制,脑子也清醒过来:中了美人计!“我可抵估了你啊,原来是个火辣的刺头儿呢……”

    乌向云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明明封住三处大穴,但她却没事一样,摇头直叹,硕大的身体更欺上几分。

    “哼!本王如果就这点能耐,岂能坐稳山中。”惠王的笑容更深,象一只老谋深算的狐狸,“不是说要伺候咱吗?……那就快来吧!”音落下,手用力当胸一扯,把她的红绸喜裙撕成两片,一张大脸慢慢欺上来,眼看要覆上她的两瓣香唇......

    满是迫人的腥臊酒菜味,伴着xx的味道,逼得她额头都是大汗,几欲作呕,……

    侧过脸,慌叫一声,“绿幽!”

    一道金光大放,随着惠王的身体慢慢朝后倒下,看到绿幽白衣墨发,欣然当庭站着,俊美柔和的脸上满是辉光和笑意。

    “一定要我叫,你才肯出来吗?”乌向云气恼地瞪了他一眼,喂你吃又怕你伤,都白操心了。

    “你挑眉撅嘴再试一次我看看,”绿幽走过来,兴致勃勃地说着,一脚把惠王踢到旁边,。

    靠!原来你一直在。刚才矫作地差点脸抽筋,情不自禁出手拍了一下他的脑袋,恨恨的说:“没良心的家伙,就眼睁睁看着我被她调戏!”

    “我怎么尽觉得,是你在调戏她呢?”绿幽说得暧昧,带有几分促狭。

    乌向云咬了咬下唇,暗忖着,是不是刚才被逼得太急,表演有点过火,脸不由一红。

    “其实也不尽然,我猜着,有人教了她一些简单的法术,普通人的功夫不一定能降住她,所以就想多看一下到底是什么路数。”绿幽看着地上的人,思忖着又说。

    哦,她蹙了一下眉头。难怪……“可有发现?”

    绿幽一探手,掌心里多了根白色羽毛状的物什,对着惠王的身体扫过一下,只见一圈金光罩着个红黑色的浅淡影子,隐约看去象是一只狸猫。绿幽举起另一只手,手掌对正转了两圈,五指慢慢一拢,那道光影一下子被收了进去。

    “她中了猫妖的符咒,”绿幽缓缓地说,脸上有几分玩味。

    那是什么东西?潼文天宇还真是什么都出产啊,她眼巴巴地看着绿幽,有几分好奇,但是一想到刚才差点被侵犯,恶心劲还没过,又懒得再开口。

    “惠王,惠王,有急报!”忽然门外响起澈亮的喊叫……

    乌向云和绿幽不由面面相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