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看到哪了,请查看

第二卷 百花杀 虎啸凤鸣游龙吟 章五 85 凤鸾金泽

    乌向云下意识朝身边一摸,那个小兽果然已不在。脑子“轰”的一声,颤颤悠悠地又问:“你,你是绿幽?”不由想起老和尚说过的话,天哪!我明明救的是个小动物,怎么变成个男人,这是在拍聊斋吗,还是哈里波特?

    “呵呵,绿幽?姑娘给我起了个好名字啊。”男子盯看着她,俯下身来,轻轻地说:“姑娘的怀抱真暖和,绿幽好喜欢呢。”

    乌向云看他说得张狂,眼中泛着莹莹绿光,一张笑脸在满屋的光芒里显得美治妖异。才发现脸上的易容不知什么时候已被揭掉,想着把他当胸抱那么久,还净说些疯话,不由脸红起来,忘记了害怕,只恨恨地说:“你究竟是人、是妖、还是人妖?”

    “姑娘莫怕,莫象那些平常女子怕了我,不然真是无趣呢。”男子在床边坐下来,看她这么快恢复语声,颇有几分欣喜。

    “你这副妖精样子,不怕才怪!”乌向云啐了一下,心里缓过一口气,“那你到底是什么?”

    “姑娘可知凤鸾族?”

    乌向云默默地摇了摇头,不好意思问他,是不是一只鸟。

    “凤鸾是仅次于凤凰的鸟,五百年成人形,八百年始成年。流传到后世,如今已有上万年,经过了风霜雪雨的洗礼,族人也大多是混血,我是成年的祖先跟神兽金泽交媾的后代。”

    哇,人兽恋?金刚啊!

    乌向云不由扑哧一笑,男子更是诧异,居然有俗世的女子听得笑出来,当真有勇啊。顿了顿继续说:“因为我尚是一个没有完成修炼的小仙,白天还是原形,只能在晚上现真身。”

    “那个和尚为何要抓你?”好奇心不由大增,“难道你真的坏了不少良家女子?”

    男子定定地看着她,不由自主地说:“若她们都长你这样,我倒不怕试一试。”

    乌向云见他神情友善,气度卓然飘逸,确定不会有危险,说话便随意起来:“你的伤可好?难道没特异功能的吗,怎么说你也算神兽,或神仙一族吧?!?”

    “还不都是为看你,恍了三分神,让老秃驴打中一镖。”他喃喃道,看她的绿瞳如一潭碧水,又扯下衣服,露出半边光溜溜的身体,用手指着前胸近腋窝处,朗声说:“就是这里,还有一点红,不过到明早就无碍。”

    乌向云装样瞄了一眼,嘴里说着,好、好,希望他快点把衣服穿起来……觉得头有点大,跟一只妖精相处,谁能教我该怎么做。

    “咳,咳,绿幽,哦,小仙,哦……你到底叫什么?”

    “绿幽,就叫绿幽。”

    “嗯,好吧。绿幽我扛不住,先睡了。”说完,朝屋顶打个哈欠,一头倒下去。

    如此?绿幽愣了一下,乐不可支,眼中不由泛起一圈柔情。从一个弱小的兽,到成形的半仙,修炼了几百年,从来没碰到一个人类的女子真诚待他。他虽藏匿凡尘,却仍是赤子之心,被一个温暖的怀抱溶化,觉得不再寂寞无依……

    “宠物?”那是什么,好像是很贴身的爱物?嘴角轻曳起一丝笑,小心地拨去她额头的覆发,甚至有点感激那个老和尚。

    低垂眉眼,就这么坐着,痴看了一会。心里暖洋洋的,也一头倒在她身边……

    “唔?……”什么东西在脸上扫来扫去,好痒!乌向云睁开眼睛,嗯,一条金黄色的尾巴!

    “小兽,哦,绿幽。”她骨碌一起身,看到小兽在身旁正望着她,绿色的眸子里满是期待。

    “唉,昨晚我是不是在做梦啊?”她揉着眼睛想,那个男子的样貌长得太好,要忘记还不容易。可是……不由朝小兽撅了下嘴,“怎么办,难道我得带着你上路吗?”

    小兽喉间咕咕了几声,贴着她的身体来回抚蹭,还不时在她身上跳上跳下,象是在做积极的恳求。

    就算不带着,也要好好安置他啊。人家修炼了几百年,慢功出细活,还真是不容易。一想到昨天那个威猛的和尚,下手毫不留情,实在让人心悸。也许可以带回族里,养在禽人殿也不错,那就没人敢打扰啦。

    “我找到一个合适的地方给你修炼哦。”她伸出手摸了摸小兽的头,开心地笑着,“不过,绿幽要乖。”说完又吐了吐舌头,觉得在发疯,他可是个大男人呢。赶快朝窗外看了看,太阳已经升到半空,得梳洗上路。

    突然,瞥见方桌子上摆着菱花小镜,和一套干净的麦穗黄男式外袍,不由愣了下,又看一眼小兽说:“这是绿幽准备的吧?嘻嘻,认识个神仙还真不错。”

    整装完毕,就把旧袍子撕成两片长条,做了一个简单的包袱,把小兽搁进去。唔?怎么有种做妈的感觉,乌向云对着手腕苦笑,又想着,不知道大叔是不是等急了。从怀里掏出来一个小盘指南针,慢慢走进了那片密林......

    还好当时穿越前来看过一眼,知道自己某日准会到处乱跑,干脆带一整套小型行军装备到天宇,平时出来也就只带两、三样,简单的用途还是能发挥。

    她沿着朝东南角的方向一直走,密林种植的树木挨得十分近,遮着太阳的亮光,穿过树叶的间隙在脸上裁成一条条光束。一路轻声哼着歌,走了一会,鼻尖就冒起了小细汗。在宫里待那么久没运动,加上生病又被大补一通,下意识摸了摸腰,好像确实肥了一点。

    随着阳光的亮澈越来越频繁,隐隐传来嗒嗒的马蹄声,马上就要到大路。她看了看挽在肩头的小兽,仿佛已经睡着,微微合眸窃笑,你还真能享受。

    “师兄,洒家昨日确实让那妖孽在林中走失了。”突然有个熟悉的男音传来,乌向云脚步一紧,那个大和尚又找来了,而且还多个帮手。又侧耳听一会,两个人大概在十几米开外,伴着沙沙的脚步声……

    不由心里十分地焦急,虽然今天自己换了容貌,但是小兽却是无处可藏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