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看到哪了,请查看

第二卷 百花杀 虎啸凤鸣游龙吟 章五 82 同道共伴

    突然,屋里的温度骤冷。

    乌向云眨下眼睛,猛地打了个喷嚏说:“怎么搞的,难道要降温了?!”

    “麻衣姑娘,在下逸风观优颂离,无意冒犯,还请见谅。”他赶紧抱拳说。

    “哦。”麻衣低低一声,眼中恢复原有的水润光泽,欠了欠身,“原来是逸风观的,失敬。”又看了下一旁表情迷茫的乌向云说:“乌姑娘,我会照料小徒,今夜之事还请守密,后会有期。”

    乌向云看她脸色清冷,又断然下了逐客令,于是看着恢复几分精神的元官璇说:“六小姐多保重,后会有期。拜拜。”朝优颂离使了个眼色,一起走出去……

    他们俩这一夜折腾到丑时,回到屋里看着唯一的大床,也无心再睡,干脆各占一间房,开始打坐。

    天刚亮,就去跟元官智豪打招呼辞行,看到主人家言辞热情却又闪烁疏离,直到临出门也没见元官智冉。所谓家家有本难念的经,谁又管得清家务事,便一路出庄子上了官道……

    马车一路晃悠悠的,乌向云靠在车榻内的三个锦丝鸭绒暖枕上,有一搭没一搭地跟外头骑马同行的优颂离聊着天。

    “西兄,可是想以后投身杏林?”

    被这么一问,倒又勾起了心头事,松木篱笆、香花满庭、白墙黑瓦……悠游山林清溪间,过着自在的生活,或许再开个小医馆......美赞了,这是她的梦想生活啊,不由说:“优大哥,是不是做了居士,就可以到处自由行走,什么都不用管了?”

    “啊?”优颂离觉得此女子性格甚是奇怪,说出的话老是让他出乎意料。

    反正解释了,他也不会明白,又怕路上无话可说,乌向云决定开始玩十万个为什么,“优大哥,此去东界有两、三天的路程,不如你多跟我说说江湖上的事情吧?比如说,那个浮水泉是什么?逸风观是干吗的?还有,怎么才能精进武技,还有……”

    优颂离翘了下嘴角,嗯了一声,自忖,美人在畔如星月铺路,这一来是不会闷。

    “西兄可知,花族每年都有迎香节,最热闹的是荼芜花宴,邀请了天宇甚至宇空大陆内艳冠群芳的皇戚贵宗女子们参加,可谓雾鬓锦秀、莺燕成行,引无数男子欲跃观游,入境的花帖千金难求。”优颂离想了下,先挑点有趣的说吧。

    “噢?”想象一下都会是很热闹吧,乌向云眉头一挑,“每年何时举行?可有特别之处?”

    “每年的春分之后的五月初八,算来也就两月开外了吧。公……哦,西兄,肯定能收到金贴。”没错,以你的天姿容貌和声名,如果花族请不到,不是辱没了这盛宴的名头。优颂离肯定地说着。“而且,凡是被邀往的女子,都可以赠得花族的秘制花囊,听说很有用呢。”

    很有用?是不是天宇版的香水套装呢?乌向云想着,不由偷乐着,干笑了两声。如果不是在尘寰和天宇跟花族都有过胆颤心惊的过节,这场繁花盛景她还真有兴趣去参加,说不定又可以见到绾兰。太可惜……

    看着她没啥反应,优颂离换了个话题,开始回答关于浮水泉的问题。乌向云认真听着,联想到有个人曾提过的“赤雪甲姆”的神化,倒是有几分对得上版,不由一阵向往……又是在西边,看来值得去一趟。

    两个人边说边赶路,没一会就进了祝融宗族的集镇,看到四处来往的人群商贩,轻扬的尘烟和语声,觉得饥肠辘辘,才想起来还没用早膳。便挑了个看起来客人比较多,食物丰富的饭馆,走了进去……

    “嘿,两位爷,打尖还是住店呢?”一个戴着紫红色头巾的黑脸小二,热情地站在楠木大门口殷勤招呼着。

    “用膳。”优颂离说着,已经跨步进去,找了个角落的桌子,让乌向云一起坐下。

    “西兄,可愿意点菜?”优颂离说着,眼神诚恳,对她的喜好一点都不了解,不过,一个大宗族的小姐,总归会挑剔点吧。

    “嗯,给我上两小碗银鱼榄菜紫米粥,放几滴香油,不要盐;来一盘鸡脯鹿肉烩琼菜,再来一盘白鲍汁金缕丝拌松茸。”乌向云爽快地说着,半晌,发现旁边的两个人都目瞪口呆地望着她。

    “这……这位小哥,我们小店没这种菜啊。”小二满脸讨好的说着,这个人随口一张,说的菜我这辈子都还没见过。

    优颂离尴尬地笑了下,问说:“西兄……你要不凑合一下?”

    “唉,要不,优大哥看着点吧。”

    乌向云悻悻然,意识到帝都旺族和民间的差别。突然觉得自己十七年的人生,过得多么富足滋润,那些菜都是平时常吃的,才会下意识脱口而出……

    又想起这次东去的目的,她并没有告诉优颂离,一来跟他不相干,二来觉得自己开口艰难。只是有个可以信任的同伴一起赶路,如今看他对面坐着,满脸都是关切,一副很愿意妥贴安排的样子,不由有几分感激,怯下嘴角又补了句:“优大哥点的定然是不错的。”

    一会儿,看着走马灯般的小二,和摆了一桌子的菜,噗哧笑了出来。这人是太客气还是太老实,大概整个饭馆的菜都拿出来喂他们俩了,于是打趣着说:“优大哥,有点奢侈哦。”

    对面的男子满不在乎地笑弯了眉,示意她开动,边说着:“就怕不合你心意,只想把最好的都端给你!”

    大概话音有点大,旁边两桌的几个人齐齐看过来,眼神都充满了鄙夷。现在兔爷儿当道啊,吃顿饭也要打情骂俏,真不嫌害臊。

    他们不禁相视一笑,开始慢慢吃起来……优颂离不时点评着菜肴,又说点江湖趣闻,惹得她掩着嘴咯咯直乐,仿佛又回到尘寰,跟影棚里的小兄弟吃饭,简单而平和,是她最喜欢的真实。

    突然,听到一个清朗的男音在门口响起:“小二,楼上可有雅间?”

    乌向云怔了怔,眼里飘过一丝慌张。这世上真是有冤孽的,怎么又碰到,怎么他也来了?